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四十八 瓮中捉鳖

一千三百四十八 瓮中捉鳖


                典军校尉夏侯渊,三日五百,六日一千。

也许夏侯渊的用兵能力在三国排不上号,但其长途奔袭的能力绝对首屈一指,就连薛仁贵都被深深折服。就在郭嘉离开许昌的第三天下午,夏侯渊便出人意料的率领五万曹军出现在了许昌城外。

望着城下随风飘扬的“魏”字大旗,薛仁贵挥手下令:“开‘门’,诸位将士随我出城迎接夏侯将军!”

随着“吱呀呀”的声音响起,吊桥在寒风中颤巍巍的落下,高大厚实的城‘门’缓缓敞开,全副披挂的薛仁贵腰悬佩剑,昂首阔步的在前引路,于禁则带着宋琦、陈腾等一干偏将众星拱月般簇拥在周围。

“咴……”

一声雄壮的嘶鸣,夏侯渊胯下的五‘花’马人立而起,仿佛他的主人一般骄傲。面对着一员降将,即便是威震天下的薛仁贵,依旧让夏侯渊的内心不由自主的产生了骄傲。

“夏侯将军!”薛仁贵站得笔直,拱手施礼,“薛仁贵率许昌城的一万三千将士恭候多时!”

夏侯渊翻身下马,与比自己高出半头的薛仁贵对视了片刻,忽然大笑一声:“哈哈……薛将军,只要你好生为我大魏效力,陛下绝不会亏待于你,更不会像刘辩那样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呵呵……日后还要靠夏侯将军多多提携。”薛仁贵‘露’出讨好的笑容,恭维一声,尽量打消夏侯渊的戒备。

夏侯渊目光扫向略显尴尬的于禁,脸‘色’登时拉了下来,冷哼一声:“于文则啊,看起来大汉朝的伙食不错啊,阁下似乎比从前发福了。”

于禁憋得满脸通红,羞愧的无地自容,叹息一声:“只恨当初未能以死殉节,真是无颜面对陛下。”

韩擒虎在旁边圆场道:“呵呵……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从前的事情不提也罢。文则将军虽然有错,但能够策反薛将军,也算是功过相抵。妙才将军就不必揭人伤疤了,我相信经过这次‘波’折之后,文则将军一定会为大魏戮力死战,以死报国!”

于禁低头道:“‘蒙’陛下宽恕重罪,既往不咎,于禁岂敢不以死相报?不求建功立业,惟愿马革裹尸。”

“哼……但愿你能记住今天的这番话!”夏侯渊冷哼一声,翻身上马,趾高气昂的进了许昌城。

夏鲁奇、韩擒虎、单雄信三人各自与薛仁贵施礼相见,尾随着夏侯渊进了许昌城。薛仁贵已经在府中设下酒筵,为夏侯渊等人接风洗尘,席间推杯换盏,气氛稍稍融洽了一下,唯有夏侯渊时不时讥讽于禁几句,直让于禁无言以对,羞愧的无地自容。

酒筵过后,夏侯渊吩咐韩擒虎率领一万五千人马登上城墙,接替跟随薛仁贵归顺的降兵防御城池,以免出现了差池,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就在夏侯渊率兵离开谯郡的时候,接到了密旨的徐达拍案叫绝,心头的疑云一扫而空,对张须陀、丁延平、王平等人大笑道:“我就说薛镇北忠心耿耿,岂会轻易反叛?原来这是陛下与张子方、诸葛孔明等人设下的苦‘肉’计,循序渐进,环环相扣,实在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从许昌逃回来的霍峻抚‘摸’着背部的箭伤,‘露’出欣慰的笑容:“呵呵……我就说嘛,薛镇北箭术天下无双,若是真心‘射’我,又怎会让我活着离开许昌?”

张须陀、丁延平等人感慨不已:“比起岳元帅的‘精’忠报国,薛将军的忍辱负重更是难能可贵。儿子被铡,妻子投井自尽,薛将军非但没有心怀怨恨,竟然还能以大局为重,上演了一出苦‘肉’计,骗过了曹阿瞒及手下的幕僚,真是高风亮节,光风霁月。这份‘胸’襟实在让吾等叹为观止,大汉有这么多的忠臣猛将,何愁天下不定?”

徐达霍然起身,用坚毅的目光扫了众将一眼:“既然曹军已经钻进口袋,我等当火速出兵,配合诸葛孔明把曹军堵死在许昌!”

“谨遵徐天德将军调遣!”众将一起抱腕领命。

徐达当即发下令箭,留下张须陀、霍峻率领四万人马守卫陈留,自己带着丁延平、王平二将,率领陈留城里的六万人马,以及从许昌城中逃出来的三万多将士星夜兼程,杀奔许昌。

随着徐达一声令下,九万人马迅速的离开许昌,冒着凛冽的北风,披星戴月,浩浩‘荡’‘荡’的杀奔许昌。

就在徐达出兵的时候,已经抵达了济阳县境内的关羽军团也收到了刘辩的飞鸽传书,命孙武与养由基率领三万人马继续向东进入青州辅佐李靖,命关羽带着张飞、赵云、黄忠、关平、关铃、关银屏、周仓等人提兵七万调头向南,朝三百里左右的陈郡进兵,截断夏侯渊的退路,并阻击驻扎在谯郡的魏军主力增援。

得知薛仁贵诈降的真相,关羽、赵云等武将俱都喜出望外,放声大笑:“哈哈……原来薛将军降魏乃是陛下与孔明设下的苦‘肉’计,这真相实在让人欣慰啊!否则若是与他兵锋相见,当真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情!”

孙武当即与关羽分道扬镳,与养由基率领了三万人马继续朝青州进军,而关羽、张飞、赵云、黄忠等四大虎将则拔营向南,朝陈郡星夜疾行,力争合围夏侯渊后兵团。

接到夏侯渊提兵五万进入许昌的消息之后,诸葛亮立即下令拔营向西,朝许昌全力进军,尽早与徐达会师许昌城下,瓮中捉鳖,全歼夏侯渊所部。

一时之间,中原大地上风云‘激’‘荡’,徐达率领了九万人马自陈留方向而来,关羽率领了七万人马自济阳方向而来,诸葛亮则与韩世忠率领十万人马自宋县向西,踩踏的烟尘滚滚,遮天蔽日。

就在夏侯渊进入许昌的第二天晌午,徐达的先锋大将丁延平率领两万人马已经‘逼’近许昌城下,一路颦鼓动地,杀声震天。

夏侯渊得知消息,立即召集薛仁贵、夏鲁奇、单雄信、韩擒虎、于禁等人前来共商对策:“徐达已经率部前来反攻,诸位有何御敌之策?”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