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五十五 独眼恶来

一千三百五十五 独眼恶来


                “咚咚……咚咚咚……”

得了韩世忠吩咐,一身戎装的梁红玉带着五十名亲手调教的鼓手寻找了一块空旷的高地,将五十口牛皮大鼓一字排开,并亲自带头擂鼓助威。

北风吹来,裹挟的梁红玉大红披风猎猎作响,青丝迎风飞扬,端的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一对浑圆的鼓槌有节奏的敲击在鼓面上,发出抑扬顿挫的声音,登时让数十万汉军将士热血沸腾,斗志高涨。

“叮咚……梁红玉击鼓属性发动,鼓声覆盖范围之内汉军部分将士武力+1。”

“叮咚……张飞受梁红玉击鼓属性影响,武力+1,当前武力上升至109!”

“吃俺一矛!”

张飞吼声如雷,在战鼓的助威之下斗志更盛,抡圆了膀子挺起蛇矛奔着夏鲁奇的胸口刺去,同时叱喝黄忠、徐达后退,“你二人直管去帮助孔明和二哥,夏鲁奇交给我一人便是,以多欺少,胜之不武!”

黄忠与徐达充耳不闻,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各自挥舞起刀枪夹攻夏鲁奇,力求速战速决。

千军万马之中,赤兔马犹如一抹燃烧的火焰,驮着薛仁贵迅速穿越厮杀的人群,隔着两百丈左右开弓搭箭,奔着夏鲁奇的面门就是一记怒射,“吃我一箭!”

猛虎抵不住群狼,好汉架不住人多,更何况夏鲁奇面对的全都是猛虎,张飞、黄忠、徐达随便拎出来一个都够他喝一壶,更何况再加上薛仁贵的冷箭。

等夏鲁奇听到风声之时急忙扭头躲闪,却已经有些迟了。

利箭破空而来,“咄”的一声穿透夏鲁奇的甲胄,正中左臂,剧痛之下再也使不上力气,正在招架张飞蛇矛的长枪登时被压了下来,巨大的力道凌空而下,弯弯曲曲的蛇矛恰好击打在夏鲁奇的头盔上,发出“铛”的一声脆响。

尽管夏鲁奇脑袋上罩着的头盔是由青铜锻造而成,坚不可摧,但巨大的撞击力还是让他眼冒金星,晕头转向,两眼一黑跌下马来。

当张飞发现夏鲁奇突然力气不支的原因是臂膊中箭,不由得一脸扫兴,摇头叹息:“唉……以多欺少本来就算不得好汉,现在竟然还有人暗箭伤人,真是胜之不武,胜之不武啊!”

就在张飞懊恼之际,薛仁贵催马杀到,手中青龙戟一闪,已经把昏迷坠地的夏鲁奇人头砍下,在马上俯下身子轻舒猿臂,将人头抢在手中。

“沙场争锋,胜者为王,又不是比武切磋,哪有这么多道义可讲?”薛仁贵将夏鲁奇的人头挂在马颈下面的倒钩上,从张飞的眼前掠过,留下一串铿锵的话语。

看到薛仁贵眨眼间取了夏鲁奇的人头,这可是曹魏四灵大将之一,非一般武将可比,许多汉军将士忍不住张大了嘴巴惊叹:“哇喔……薛将军又摘下了一颗大将的人头,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想来也不过如此吧?”

薛仁贵策马提戟向北冲锋而去,同时大声提醒徐达、张飞:“我去协助关云长将军抵挡曹仁,请徐天德带张、黄两位将军向东增援孔明,挡住曹操率领的主力!”

看到薛仁贵绝尘远去,徐达收了长枪,询问张飞、黄忠:“有薛仁贵、关云长、赵子龙等三员大将出战,足以正面扛住曹仁,两位随我去支援诸葛将军吧?”

被黄忠、徐达扫了兴,又被薛仁贵抢了风头,张飞心中闷闷不乐,催马就走:“战场上那么多魏将,你们想打谁就打谁,别跟着我!”

张飞话音落下,挥舞蛇矛,催促胯下战马消失在烟尘滚滚的沙场之中,再也看不见踪影。

“这张三将军倒是个性情中人!”

徐达和黄忠对视一笑,各自提了兵器,率领着身后数万将士呐喊着向东掩杀,准备和诸葛亮的兵马会合一处,抵挡曹操主力的进攻。

“薛葵,你去帮助诸葛将军,我去给关云长将军助阵!”

韩世忠在高坡上看到夏鲁奇所部已经被全部歼灭,便和薛葵兵分两路,命薛葵率领两万人马去增援诸葛亮,自己带着两万人马去增援关羽,留下一万人马由梁红玉带领着见机行事,根据战事的变化随时驰援。

猎猎的北风吹得曹操胡须飘扬,脸上的自责与愤怒之色掩饰不住,当听说夏侯渊被薛仁贵射死在许昌城外的时候,不由得发指眦裂,咬牙切齿:“薛贼,若不把你碎尸万断,我曹孟德誓不为人!”

看到汉军阵中央还有部分魏军在厮杀突围,曹操手中马鞭一指,厉声叱喝:“给我全军冲锋,哪怕被困的将士只剩下最后一人,也要给朕拯救出来!”

“杀!”

随着曹操一声令下,典韦手提一双各重四十斤的镔铁大戟,徒步向前冲锋,犹如一往无前的洪荒猛兽。

“杀啊,替夏侯将军报仇!”

看到主公悲愤欲绝,许褚感同身受,手中虎头大刀一扬,策马越过徒步冲锋的典韦,一马当先的冲锋陷阵。

史建瑭不肯落后,催马提戟,引领着一支骑兵在前,步兵随后,踩踏的烟尘滚滚,与典韦、许褚二将齐头并进,朝对面的汉军发起了凶猛的冲锋。

旷野之中到处人喊马嘶,两支队伍很快就碰撞到一起,杀的难解难分。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惨叫声此起彼伏,每一瞬间都有人倒在血泊之中。

典韦手提一双镔铁戟在千军万马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但凡迎面相遇者,只需一戟便砍翻在地,斩首如麻,易如反掌,不过片刻功夫,死在典韦戟下的汉军已经超过百人。

看到典韦如此骁勇,史建瑭不肯落后,挥舞凤翅亮银戟奋力厮杀,杀的迎面相撞的汉军纷纷后退,止不住阵脚。

汉将马岱并不认识史建瑭,见他生的年轻,催马舞刀截住去路:“魏将休要猖狂,吃我马岱一刀!”

“无名之辈,换马超来还差不多!”

史建瑭冷哼一声,手中凤翅亮银戟使出浑身力气,猛地向外横扫而出,势挟风雷,声势骇人。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马岱双手虎口迸裂,十指瞬间肿胀了起来,大刀脱手飞上天空,掠出十几丈方才坠落近人群之中。坠地之时砍翻了一名倒霉的魏军士卒,一刀落下,登时把脑袋开了瓢,露出了白花花的脑浆,让人望之欲呕。

“纳命来!”

史建瑭一戟震飞马岱的大刀,得势不饶人,一招力劈华山,高高举起亮银戟,奔着马岱的脑门劈了下来,恨不能把这员汉将一分为二。

“薛葵在此,魏将休要猖狂!”

危急关头,一员大将自斜刺里杀了出来,手中一对八棱鎏金锤横扫而出,硬生生的把史建瑭的亮银戟荡开,来的正是汉将薛葵。

马岱侥幸逃得性命,急忙催马逃开,内衣已经被冷汗湿透,远远的扭头向薛葵致谢:“薛小将军,多谢救命之恩,改日必报!”

“许褚在此,汉将哪里走?”一声叱咤,许褚突然从斜刺里杀了出来,拦住了马岱的去路。

马岱不由得叫苦连天,急忙拨转马头,在乱军中落荒而逃,许褚催促胯下战马,紧追不舍。追了数百丈之后撞上前来增援的黄忠,也不答话,各自挥刀向前,厮杀成一团。

“挡我典韦者必死无疑!”

身高九尺的典韦徒步死战,一双镔铁戟挥舞的虎虎生风,杀起汉军士卒来犹如砍瓜切菜,所向披靡。

而自从被薛仁贵射中左眼之后,典韦拔睛啖目,变成了一只戴着黑色眼罩的独眼龙,配上狰狞的面孔,更是让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

“叮咚……典韦‘独龙’属性发动,方圆百丈之内降低部分汉将1~3点武力,受典韦独龙属性影响,薛葵武力-2,当前武力值下降为98!”

典韦冲开人群,眼看距离薛葵越来越近,当即一个箭步猛地向前蹿出,将手里四十斤重的镔铁戟抛了出去,犹如一颗重型炮弹般破空飞出,呼啸着射向正在与史建瑭厮杀的薛葵头顶……

“叮咚……典韦‘恶来’属性发动,步战时武力+3,基础武力102,镔铁双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06!”

“叮咚……典韦‘掷戟’属性发动,武力+7,当前瞬间武力飙升至113!”

就在典韦掷戟偷袭薛葵之时,北面的赵云也已经与巨毋霸狭路相逢,大喝一声:“傻大个,想不到你又骑着猛虎来了,我常山赵子龙最不怕的就是猛兽,直管放马过来吧!”

一声叱咤,赵云催马挺枪,寒光一闪,手中龙胆枪奔着巨毋霸的咽喉刺去,又快又疾,势若雷霆。

“叮咚……赵云龙胆属性发动,武力+3,基础武力102,坐骑照夜玉麒麟+1,武器龙胆亮银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07!”

“叮咚……五虎破军组合技发动,赵云武力+3,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10!”

看到赵云毫无惧色的迎面冲了上来,巨毋霸不由得放声大笑,手中绞神剪鬼魅一般迎了上去:“哈哈……来得好,上次被你侥幸刺死了我的猛虎,今日便新仇旧账一块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