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三十九 骄兵必败

一千三百三十九 骄兵必败


                谯郡,曹魏大营。

自从西汉朝廷被灭亡之后,曹操就意识到若想保住自己的地盘,就只有与李唐密切合作;青州大战若唐军胜,则曹魏危机化解,若汉军胜,唐军势必会退出青州撤到黄河以北,汉军必然会跨过黄河向冀州、并州发起进攻。

也就是说,青州大战不仅关系着李唐的兴衰成败,同样关系着曹魏的生死存亡,正是在这种局面下,曹操才不敢轻易放弃谯郡这片土地,誓要坚守到青州大战结束。

自从重新夺回邺城之后,趁着汉军猛攻洛阳、长安之际,曹操对魏国的兵力做了新一轮的部署调整,以求在稳固防守的同时,抓住机会反攻东汉控制的疆域。

在徐州方面,曹操命乐毅、陈子云、郭子仪各统一军,以范蠡为州刺史提供后援,率领贾复、王彦章、李通、荆嗣、鲁智深、达奚长儒、曹刿等人,统兵十四万,在巩固徐州防御的同时,与唐军南北呼应,配合作战,力争获得青州之战的胜利。

又命曹仁率十三万兵马屯兵河内,以司马懿、赵普为军师,率领荆布、杨素、阮翁仲、巨毋霸、司马错、曹真、夏侯尚、司马炎、贾逵、张绣等武将,与黄河南岸的徐达军团抗衡,伺机渡过黄河偷袭洛阳、荥阳、陈留等重镇。

见徐达将麾下兵马分作三支,命傅友德、徐庶守洛阳,亲自镇陈留,而且关羽、张飞等四虎大将率领的十万兵马离开长安后穿过函谷关、弘农等地,一路向东直奔虎牢关,意图不明。

曹仁唯恐关羽意在进攻邺城,急忙分给杨素一支兵马,命他率领荆布、张绣、贾逵、夏侯尚四将,提兵五万离开河内郡治所,移师黄河沿岸要塞延津,严防汉军渡河北上。

对于曹操、曹仁的信任,杨素非常欣慰,拍着胸脯发下誓言,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汉军渡过黄河,威胁到邺城。

洛阳朝廷的灭亡,让曹操及麾下的幕僚压力大增,失败的阴云笼罩在心头无法散去,唯恐释放出来的四五十万汉军会北上进攻并州,到那时曹魏几乎难逃灭亡的结局,甚至就算唐军在青州大战获胜也救不了魏国。

就在曹操寝食难安之际,忽然得到来自西方的消息,刘秀率领的三十万罗马军队已经进入安息境内参战,为了避免吴起陷入困境,刘辩已经委任岳飞为主将,率领三十万兵马西征安息。

“哈哈……苏擒诚不欺我也!”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曹操几乎欣喜若狂,仰天大笑,对苏秦感激涕零,就差立塑像供奉起来顶礼膜拜了。

范增、郭嘉、贾诩等曹魏幕僚同样喜出望外,俱都长舒了一口气。

范增指出:“这刘辩现在已经有些得意忘形,刚愎自用,犯了西楚霸王项羽一样的毛病,未能将剩勇追穷寇,斩草除根,给了我大魏喘息之机啊!”

“现在的陛下就是鸿门宴上的刘邦,而刘辩就是志得意满的霸王,这一次派岳飞西征安息而不是北上进攻并州,就像放刘邦入蜀,以至于才有后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事,这刘辩早晚骄兵必败。”郭嘉亦是对范增的话深以为然。

贾诩双手揣在袖子中分析道:“即便岳飞西征之后汉军在长安、洛阳一带的兵力依旧强大,总兵力仍然超过了三十万,再加上淮南的诸葛亮兵团,对我大魏保持攻势的兵力依旧多达四十余万,或许刘辩以为会稳操胜券吧?”

曹操颔首赞许:“论兵力与国力,在岳飞西征之后,汉军的确还要胜出一筹,但在武将的能力上却大打折扣,这对我们大魏来说就是绝地反击的机会!”

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己不知彼,每战必殆。所以在刘辩搜集曹魏武将情报的同时,曹操一样在搜集汉军武将的情报,只是曹操不能像刘辩掌握的这样详细,但对于东汉文武的实力还是略知一二的。

在岳飞出兵西征之后,对抗曹魏的三大汉军兵团分别由诸葛亮、徐达、徐晃三人统率,谋士有陈平、陈宫、朱升、徐庶等人,武将有薛仁贵、韩世忠领衔,其他的还有甘宁、张辽、李严、姜维、马岱、霍峻、卫疆、扈三娘、程咬金、孟良、齐国远、钟无艳、梁红玉、朱桓等人,以及傅友德、张须陀、丁延平、于禁、王平、夏侯兰等降将。

在这里面,唯一能够对曹军形成震慑力的只有薛仁贵一个人,其他的包括徐晃、韩世忠、张须陀、傅友德等人都算不上超一流猛将。

而曹操这边除了贾复、王彦章不在之外,荆布、夏鲁奇、典韦、许褚四大猛将都在,又有阮翁仲、巨毋霸这对巨人加入,猛将实力堪称飙升,单论武将质量,已经可以碾压对抗的汉军三大兵团。

唯一让曹操拿不准的是,关羽与孙武搭档,带着赵云、张飞、黄忠三大虎将从长安一路缓慢向东,到底是要进攻邺城还是来攻打谯郡,抑或是向东进入青州参战?

一来不能判断关羽军团的动机,二来天气寒冷,所以曹操才按兵不动,否则早就开始向汉军发起反攻了。

除了命令曹仁、杨素守卫河内,拱卫邺城之外,曹操又命被交换回来的曹彬带着朱灵、董平、吴用前往河东坐镇,会合壶关的郝昭、王凌,保卫并州,防止徐晃军团北上攻掠太原。

国不可一日无君,亦不可一日无储君,太子曹昂被俘,曹操只好任命曹植为太子,在荀攸、程昱、满宠、任峻等人的辅佐下坐镇邺城,稳定军心。不管怎么说,至少曹魏的国都还在,朝廷还在。

迫于关羽军团距离谯郡愈来愈近,曹操唯恐被切断归路,急忙调遣夏侯渊率庞德、曹彰、乐进三将,提兵四五离开邺城自白马津渡过黄河,驻扎在陈国治所睢阳,与谯郡互为犄角。

就在曹操紧张的调兵遣将之际,忽然得到大汉太子被殴,薛仁贵之子被铡,妻子投井自尽的消息,顿时让曹操及麾下的幕僚乐开了花。

扫了一下两旁的文臣武将,曹操抚须大笑:“哈哈……铡的好啊,若是把薛礼一块铡了就更能彰显刘辩的帝王之威咯!”

在曹操脚下,左面的谋士由范增领衔,下面依次站着郭嘉、贾诩、司马穰苴等人。而这其中,能文能武,又能统兵作战的司马穰苴更是让曹操如获至宝,器重有加。

在武将方面,由典韦、许褚领衔,向下依次站着夏鲁奇,断了一臂的单雄信,韩擒虎、文聘、史建瑭、乐羊等武将。经过这些年的招募,曹操连续获得了司马穰苴、司马炎、史建瑭、乐羊等青年才俊,这让曹操对魏国的人才储备很是满意。

典韦抚摸着虬髯替薛仁贵抱不平:“薛礼这些年给刘辩立下了汗马功劳,不说首屈一指,却也是屈指可数,刘辩竟然真把他儿子给铡了,真是冷酷无情啊!若俺是薛礼,就反了刘辩他娘的!”

郭嘉双手揣在袖子里,笑眯眯的道:“所以你不是薛礼,而薛礼也不会反!”

司马穰苴道:“能不能想个法子,使用离间之计把薛仁贵策反了?如果薛仁贵反了,诸葛亮手下无人可用,对我军来说绝对是个利好消息。”

范增道:“薛仁贵不仅是刘辩的姐夫,而且也是刘辩的堂舅兄;其女儿薛金莲又许配给了刘辩的三子刘治,自己又身居高位,岂会这么轻易就造反?再说他儿子无辜殴打太子,妻子纵仆行凶,纯属咎由自取,怕是薛仁贵也无脸造反!”

贾诩建议道:“派个人悄悄联络一下薛仁贵又有何妨?如果能够成功,自然是天大的利好,就算不能成功,也可以离间一下他们君臣之间的关系,引起刘辩的猜忌。”

曹操颔首道:“贾文和说得有理,朕这就亲自修书一封,找个能言善辩之人悄悄联络薛礼,施行反间之计。若是能策反薛仁贵自然最好,就算不能策反,离间一下也是有有百利而无一害。”

就在这时,守门的校尉匆匆来报:“启奏陛下,门外有人求见,自称有秘密情报呈上。”

曹操眉毛微蹙:“哦……马上带来见朕!”

【ps:最后就文中郭嘉、范增等人的分析说几句,若是正常历史中,换谁做君主,十有**都会选择向北进攻并州,等灭亡曹魏后,再向西增援吴起。而在这里,作者强行改变了刘辩的决定,设计了罗马加入战场,岳飞增援的剧情,间接把锅背在了刘辩身上。

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作者不打算深入写西方战场,因为没有任何资料,包括人文、地理、政治什么的统统没有,根本没法深入展开,就像现在提到的蓝马关、木鹿城全都是虚构的。

那为什么又攻打西方哪,原因只有一个,主角手下云集了这么多历史上的精英,如果地盘仅限于国内战场,未免是一种遗憾,所以才把西方元素添加了进来。

如果先统一了国内战场,而国外战场寥寥几章结束的话,难免有烂尾之嫌,所以我才决定同时展开东西战场,以东方战场为主,穿插着描写小幅西方战场,等东方战场结束的时候西方差不多也完了。嗯,就是这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