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四十一 他日封王

一千三百四十一 他日封王


                曹操并没有当着麾下文武的面接见使者,而是在曹氏祖宅秘密接见了文稷派来的使者,并对这位桑梓的情报深信不疑。

“回去告诉文公达,他立下的功劳,朕定然不会忘记,将来等我大魏定鼎天下之时,朕必然以县侯相授!”曹操对文稷的使者礼遇有加,态度和蔼,丝毫没有一国天子的傲慢。

文稷的使者感激涕零,再三拜谢:“小人代文公达多谢陛下,我与文稷乃是发小,情同手足,陛下对他的恩赐就是对小人的恩赐。我们兄弟二人一定会竭尽所能,为陛下提供有价值的情报。”

曹操看完文稷的书信询问使者:“为何诸葛亮没有派遣薛礼押解粮食,而是派了姜维出马?”

“据说因为薛刚被铡之事,惹得薛礼情绪低落,每日在军中酗酒,对刘辩颇有怨言,已经连续多日不曾参加军议。”使者毕恭毕敬的拱手回答。

曹操闻言露出欣喜之色:“看来薛礼也不是愚忠之人,被铡的毕竟是他的亲儿子,老婆又被逼的投井自尽,心怀不忿也是人之常情。我这就给薛礼修书一封,等你回到汉军大营找个机会,趁人不备,把他丢进薛礼的营帐之中,试试能否将他策反?”

曹操当即提笔研磨,亲自给薛礼写了一封书信,先是对他多年来的战功不吝溢美之词,又对他的武艺推崇的五体投地,最后对薛礼的遭遇表示同情,感慨最是无情帝王家,像刘辩这样不顾姐弟情义的暴君实在让人发指。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几乎在刘辩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若是薛礼肯弃暗投明,对汉军反戈一击,将来当以异姓王相授。

曹操笔走龙蛇,很快就修好了书信,并加盖了大魏皇帝的玉玺。等到墨渍晾干之时用信笺封了交给使者,并赏赐了一锭金灿灿的大元宝,好生安抚:“小心行事,待事成之日,孤绝不亏待!”

使者将曹操的书信揣进怀中,欢天喜地的接了赏赐,作揖拜别,悄悄离开谯郡返回汉军大营而去。

送走了文稷的使者之后,曹操重新返回议事厅,对范增、郭嘉等文武道:“适才接到秘密情报,说是豫州刺史谢安筹备了二十万石粮食准备押解到诸葛亮军中,但薛礼因为妻儿之死意气消沉,对刘辩心怀怨恨,因此拒绝押运粮食。诸葛亮已经派了姜维出马,悄悄赶往汝南押解粮草去了。如今谯郡与河北的联系已经处在半切断状态,我军正是缺粮之际,可趁着薛礼不在出兵劫粮。”

“这是不是诸葛亮的诱敌之计?”老成持重的范增并没有轻易赞同曹操的提议,轻捻胡须提出了质疑,“以薛仁贵对刘辩的忠诚,怕是不会这么轻易的自暴自弃,臣为何心中总是觉得忐忑不安?”

司马穰苴拱手道:“或许丞相多虑了,正是因为薛礼从前对刘辩忠心耿耿,又立下了汗马功劳,突然被刘辩铡了儿子逼死了妻子,所以心生怨恨,此乃人之常情,凡事过于猜疑反而会坐失良机。”

曹操抚须道:“朕在汉军中安插的卧底绝对忠诚,朕相信他绝不会欺骗于我。薛仁贵对刘辩心生不满究竟是真是假,派军劫粮一试便知。如果能够顺利的劫回粮食,此事便是真,反之则是薛礼使诈。”

郭嘉颔首赞许:“陛下所言极是,可派军一试!”

曹操目光转动,落在韩擒虎、夏鲁奇、史建瑭三人身上:“据卧底提供的情报,姜维一共带了一万五千人马前往汝南押解粮食去了,朕命你三人率领两万轻骑走鹿邑、项县,饶过宋县汉军大营,在固始县内劫粮。能夺回一部分固然更好,若是不能便纵火焚烧!”

“臣等遵命!”韩擒虎、夏鲁奇、史建瑭三员大将一起出列,躬身领命。

曹操又吩咐道:“薛仁贵不在,汉军中并无骁将,你三人望见‘文’字旗号休要相逼太急,免得破坏了朕的计划。”

三将会意,异口同声的答应下来,一起去军中点起两万精锐骑兵,在向导的带领下,趁着大雾的遮掩,悄悄离开谯郡向西朝鹿邑县城出发。

两万骑兵轻装简行,仅带五天的粮草,冒着严寒一路疾行,专门挑选人烟稀少的旷野行军。不消两天的功夫便穿过了鹿邑、项县,进入了固始县境内,在汝南通往宋县的必经之路上设伏,守株待兔。

次日晌午,曹军斥候快马来报:“启禀三位将军,南面二十里的地方发现了汉军踪迹,大约一万五六千人的规模,外加五千多民夫,押解着一千三百多辆马车,正逶迤而来。”

夏鲁奇与韩擒虎兴奋的击掌相庆:“哈哈……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等果然没有白等一场。既然发现了汉军粮草那还等什么?一鼓作气的杀上去吧!”

骑兵人喊马嘶,尘土飞扬,容易暴露目标,不能像步兵那样悄无声息的埋伏。固始县内一马平川,遍地都是平原,最适合骑兵冲锋不过,夏鲁奇与韩擒虎各自翻身上马,下达了朝汉军发起冲锋的命令。

“将士们,随我杀!”

夏鲁奇催促胯下青鬃马,挥舞手中丈八滚云枪,匹马当先,率领着七千铁骑犹如潮水一般向南席卷而去。

身高八尺八寸的史建瑭生的浓眉大眼,器宇轩昂,胯下催促一匹白色大宛战马,手中挥舞凤翅亮银戟,同样一马当先,率领着六千骑兵与夏鲁奇并驾齐驱,漫山遍野的向南掩杀而来。

两万曹军骑兵分作三支,夏鲁奇率七千骑居中,史建瑭率六千骑在在右,韩擒虎率六千骑在左,踩踏的尘土飞扬,大地震颤,好似狂涛怒浪一般在大地上奔流纵横,势不可挡。

很快的,两支队伍便短兵相接,汉军阵脚大乱,一片惊慌。

在这一马平川的旷野上,以步兵对阵骑兵,即便是最精锐的汉武卒,怕是也没有多大的胜算。更何况曹军骑兵数量占优,汉军还要负责押运粮食,胜算更是微乎其微,不要说保住粮食,能够全身而退不被全歼就已经是难能可贵。

“放弃粮食撤退!”

看到曹军铁骑席卷而来,姜维并没有恋战,当机立断的下令放弃粮食保存兵力,“曹军势大,不可恋战,放弃粮食朝汝阴方向撤退!”

好汉不吃眼前亏,得了主将姜维一声令下,汉军急忙放弃了粮车,调头向南朝汝阴方向撤退。面对着汹涌而来的铁蹄,跑的稍微慢一些便会被踏成齑粉,尸骨无存,谁也不敢恋战,仓惶向南撤退。

漫山遍野的旌旗、甲胄丢了一地,一千多辆马车犹如长龙般散落在驿道上,车夫们吓得纷纷跪倒在地,抱头投降。惊慌失措的驽马发出不安的嘶鸣,眼看着对面铺天盖地的尘土愈来愈近,逐渐把整个运粮队伍裹挟其中。

汉军虽然逃得够快,但曹军骑兵来势汹汹,还是很快就被咬住了尾巴,史建瑭匹马当先,在汉军阵中左冲右突,亮银戟高高举起狠狠劈下,大开大阖,直杀的血肉横飞,人头乱滚,马蹄踏处无人能挡。

“拒马枪何在?给我挡住魏军骑兵的冲锋!”

看到史建瑭所向披靡,率领着曹军铁骑在本方阵中横冲直撞,大肆收割着人头,汉将宋谦心中不忿,绰了一口镔铁刀,率领着数百名长枪兵高举拒马枪,企图阻挡魏军骑兵的冲锋。

史建瑭嘴角微翘,发出一声鄙夷的冷笑,策马向前,长戟挥舞,马蹄所到之处犹如波开浪裂,转眼间便杀到了宋谦面前。咆哮一声,手中凤翅亮银戟当头劈下,犹如万钧雷霆,势不可挡。

宋谦大惊失色,急忙挥刀格挡,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震的正在厮杀的无数将士耳膜嗡嗡作响,双手虎口登时被震裂,镔铁大刀脱手飞出十余丈,落在乱军之中不见了踪影。

“人头拿来!”

史建瑭一声虎吼,长戟划出一道寒光,登时将宋谦的人头斩于马下。在马上俯身探出猿臂捡起,悬挂在马前,同时大声鼓舞军心,“汉将已经授首,将士们给我杀!”

就在史建瑭阵斩宋谦之时,夏鲁奇也是率军猛冲,远远的看见前面的汉军打着“文”字旗帜,便放缓了追赶的速度,转而收兵劫掠粮车。

趁着曹军劫粮之际,姜维收兵败走,一路向南逃进了汝阴城,闭门死守。清点损失,折损了三千余人以及偏将宋谦,而二十万石粮食被悉数劫走,急忙派人飞报诸葛亮,请求派兵前来夺回粮食。

夏鲁奇、韩擒虎等三将劫了粮食之后也不追赶姜维,顺着来路返回,一路平安无事的过了项县,这时候才有韩世忠、马岱率领着四万马步兵团前来夺粮。

夏鲁奇等人护送着粮草且战且走,虽然被汉军烧掉了一多半,但在司马穰苴、单雄信的接应下,仍然把近十万石粮食运回了谯郡曹魏大营,让曹操与麾下的文武无不笑逐颜开。(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