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三十七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一千三百三十七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在太监的带领下,张良来到麟德殿御书房,施礼参拜:“臣张凉拜见陛下。”

刘辩颔首还礼:“张子方深夜入宫见朕,不知有何奇谋,说来听听?”

张良拱手道:“今日散朝之后闲来无事,臣便微服到市井间闲逛,听坊间正在讨论薛镇北会如何反应?被铡了儿子,死了妻子,薛镇北会不会心怀不忿,变节投敌或者率部反叛?”

“杞人忧天而已!”

刘辩冷笑一声,起身亲自向火炉里添了一块黑黝黝的煤炭,“妻儿闯下了这么大的祸端,朕依法处置,不严惩他薛礼,已经是法外开恩了,他薛仁贵有什么理由怀恨在心?”

刘辩说着话重新坐回书案:“不错,他薛仁贵的确替朕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也获得了应得的赏赐,堂堂的镇北将军,祁乡侯,享受真两千石的俸禄,食邑两千户,换来了子孙后代富贵荣华,朕也不曾亏待于他。有功赏有过罚,他有什么脸面造反,谁肯追随?”

张良也不争辩,双手抄在袖子里,弯着腰听天子侃侃而谈。

刘辩身姿坐的笔直,继续道:“论功劳,超过薛礼或者持平者不在少数,如果每个人的家眷都这么目无法纪,恣意妄为,定然会朝纲崩坏,国将不国。再者说了,薛礼此刻正担任诸葛亮副将,手中既无心腹又无兵权,他拿什么来造反?”

虽然儿子被铡了,妻子被逼的投井自尽,但薛仁贵与大汉天子的关系千丝万缕,既是刘辩的姐夫又是堂舅兄,因为他的堂妹薛灵芸还是刘辩的美人。

而且,薛仁贵的女儿薛金莲也与刘辩的儿子刘治结了姻亲,薛仁贵又和刘辩变成了亲家,再加上太子侍卫出身,身为大汉朝屈指可数的大将;结发妻子柳银环,以及长子薛丁山,以及三岁的幼子薛嵩都在金陵城定居,薛仁贵没有任何背叛或者造反的理由。

谁都能看的出来大汉一统天下之势已经不可逆转,曹魏已经是势穷力孤,灭亡只是迟早的事情,傻子才会因为一个犯了罪的儿子走上叛国之路,换来身败名裂,满门抄斩的下场。

如果现在曹魏占据上风,或者双方势均力敌,薛仁贵一怒之下起了叛逆之心或许还有可能,但在目前的这种局势下,刘辩没有半点担心薛仁贵会造反。薛仁贵可不是吕布那样有勇无谋的莽夫,作为一个智力不俗的统帅,刘辩相信薛仁贵绝不会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

张良笑笑:“臣自然知道薛镇北不会造反,可我们必须想方设法把他‘逼反’啊!”

听了张良的话,刘辩恍然顿悟:“子方的意思是利用薛仁贵诈降,引诱曹操入围?”

“陛下已经早早布下了局,只是在等待一个契机而已,这次万年公主与薛刚之死正是一个机会,引诱曹军入围的大好机会。”张良的笑容充满了自信,踌躇满志。

听了张良的话,刘辩也露出了笑容:“你的意思是在洛阳军团的这些降将身上做点文章?”

“哈哈……正是!”张良大笑,“光靠薛镇北一个人诈降肯定不成,但如果我们动员薛夫人、诸葛孔明、韩世忠等人密切配合,演一场大戏,再利用于禁来影响曹操,说不定曹操就会上钩!”

刘辩抚须沉吟:“不错,朕当初留下徐达、傅友德等降将镇守洛阳、许昌一带,为的就是让曹操的一颗心蠢蠢欲动,让他按捺不住,引诱他变守卫攻,我军好见机行事。”

经过刘辩重新调兵遣将之后,整个洛阳、陈留一带的守将已经大变脸,主将徐达与降将丁延平、张须陀率领十万人马驻守陈留,东拒屯兵谯郡的曹操,北面与黄河北岸的曹仁、杨素隔河对峙。

徐达又命军师徐庶与降将傅友德率兵五万屯兵洛阳,与河内曹仁兵团隔河对峙,命于禁、霍峻、夏侯兰率五万兵马镇守许昌,提防谯郡的曹魏主力入寇,继而南下进攻宛城。

整个洛阳兵团除了军师徐庶与霍峻之外,包括主将徐达在内,其他的傅友德、丁延平、张须陀、于禁、夏侯兰等人全部都是降将,这种用人方式不可谓不大胆,不可谓不冒险,换谁做对手怕是都会产生想法,尝试着策反这些武将,从中渔利。

张良沉吟道:“陛下的用人之道固然大胆,可是也很危险啊,万一……”

刘辩笑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些人也算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朕相信他们既然选择了归顺大汉,就绝不会朝秦暮楚。”

当然,刘辩对徐达、傅友德等人绝对信任,但手下的武将却还有防备之心。

譬如,掌管长安兵团的徐晃就派了甘宁、张辽率领五万兵马屯兵弘农,名义上说是为了震慑黄河北面的河东郡,但也不乏监视徐达军团的意思。

还有李靖,在东进青州的路上留下魏延、高昂镇守济阴郡治所定陶,虽然是为了保证粮道畅通,但也有观望徐达的意思,毕竟定陶和陈留之间只有不到二百里的路程。若徐达稍微有个风吹草动,魏延、曹昂等人随时都可以抵达陈留城外。

而关羽等四虎大将与孙武率领的十万兵马离开长安之后目前正走到虎牢关附近,每天只走四十里的路程,并不急于进入青州战场。反正到天气转暖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这样在洛阳、陈留境内缓慢行军,抓住机会伺机而动。

张良分析道:“徐达在小沛射杀了夏侯惇,和曹魏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忠诚度可以百分之百相信。而傅友德自刘备势力归降,张须陀、丁延平自伪汉势力归降,在目前我军明显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再朝秦暮楚,怀有二心。唯一让人不敢完全放心的是于禁……”

刘辩点头道:“于禁当初可是曹操手下的红人,地位仅在夏侯惇、夏侯渊、曹仁之下,为曹魏异姓第一大将。只是在许昌被擒之后为求活命,迫不得已投降了我们大汉,忠诚度的确有待检验。”

“所以,我们这次便利用于禁做些文章,让他来和薛礼将军一道降魏。有了于禁的说辞,将会使得曹操中计的几率大增。”张良信誓旦旦的说道。

刘辩抚须颔首:“曹操手下智囊云集,范增、郭嘉、贾诩、范蠡都是善谋之辈,若是让薛礼贸然诈降,肯定无法骗过曹阿瞒。如果再把于禁利用上,就会影响曹操的判断,倒是一步妙棋,只是该如何部署,张子方可有计划?”

张良当即上前一步,在灯影下对刘辩耳语一阵,最后道:“以薛镇北对陛下忠诚,再加上诸葛孔明智谋绝伦,臣以为定能引诱曹操中计。”

刘辩点头道:“此计可以一试,如果能够得手,足以全歼屯驻在谯郡的十几万曹军主力。”

张良摇头道:“君子不立于危檐之下,如今洛阳、陈留、许昌、淮南,甚至兖州的定陶、东平都在我大汉之下,谯郡快要成为一片飞地了,曹操却还留恋不走,被我军全歼还不是迟早的事情。”

刘辩道:“曹操应该是在等待青州大战的结果,而且徐州境内还有乐毅、郭子仪等人率领的十万兵马,这就是曹操坚持不肯放弃谯郡的原因。如果我军在青州大战输了,曹操势必可以集结徐州的兵马再犯合肥,剑指金陵,所以青州之战关系着大汉的存亡,绝不能输掉!”

商议停当,刘辩立即修书两封,分别用信鸽连夜寄给淮南的诸葛亮与薛仁贵,让二人依计行事。

张良辞别天子,离开乾阳宫后连夜去了一趟薛府,拜见了薛仁贵的妻子柳银环,谈话内容不详。

但次日天色甫一大亮,柳银环就带了长子薛丁山,次子薛嵩,以及女儿薛金莲秘密离开了金陵,前往淮南一带寻访薛仁贵去了。

宋县,汉军大营。

因为天气寒冷,所以汉魏两军都处在罢战的状态,诸葛亮率领的十二万兵马屯驻在宋县城外,与北面相隔八十里的十五万曹操主力大军南北对峙。

自从薛刚被铡、万年公主投井而死的消息传到宋县大营之后,薛仁贵就已经连续三天不去参加军议,每日在自己的帐篷中饮酒,看起来意气消沉,惹得将士们议论纷纷。

诸葛亮安抚众将道:“薛将军家中遭遇巨变,痛失爱子、爱妻,惹得流言蜚语,心情郁闷也是情有可原,大家也不必多想。过些日子,薛将军的心情自然就会好转了!”

忽有来自汝南的官吏来报:豫州刺史谢安筹备了二十万石粮食,准备送到宋县大营补充军需,因为曹军在谯郡虎视眈眈,为了避免出现差池,请派遣一员大将率军前往汝南押解粮食。

(ps:关于谋略、统率什么的,真叫一个难写!尤其是当写到谋略、统率越来越高之人出场时就越难写,因为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他的水平,殊不知这些都是由作者来构思的。

韩信、白起、张良也不会托梦告诉剑客这仗该怎么打,这计策该怎么制定,没有史料、没有记载,全靠作者瞎编。然后还有人嘲笑作者智商低,计策幼稚,对手变弱智光环。确实,如果作者有张良、韩信的水准,就不绞尽脑汁的写网络小说了,大家随便看看就是了,计策神马的也别当真!

说起来网上也没有几本像样的军事争霸文,因为谋略、统率这东西根本不适合网络小说,一本三国演义罗贯中不说写了一辈子,至少也花了半生的心血,一个计策还不知道想几个月。而网络小说明显不行,你今天想不出来也得更,一个计策想半年,你闹着玩呢?

我会说这章从梳理人物,统计任务,再到构思,下笔出炉,花了七个小时的时间,计策这东西吧,都是虚的,看看就行,还是那句话别当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