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三十三 朕一日不死,尔等终为太子!

一千三百三十三 朕一日不死,尔等终为太子!


                红泥火炉,木炭继续燃烧,大殿内愈发温暖如春。

刘辩继续教导长子:“不过,有些话父皇还要提醒你,傲骨可以让你活的顶天立地,不见得能够顺心如意,所以你必须不断的磨砺并完善自己,在保持铮铮铁骨的同时还要学会中庸之道。”

刘齐垂首道:“孩儿谨遵父皇教诲!”

话锋一转,继续道:“孩儿知道父亲是个重情之人,要不然母后已经去世多年,父皇也不会还留着她的尸身不葬。孩儿自幼丧母,父皇常年征战在外,孩儿无依无靠,而曹嬛长我三岁,自从来洛阳之后便对我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因此早生情愫。”

刘辩抚须道:“你能够始终如一,不因为岳银瓶是岳飞的女儿而变心,这足以证明你是重情之人。但你年龄虽幼,却已经临朝三年,也不是初出茅庐的雏儿,你当明白,岳氏是朕为你联络的外援,你不能加以笼络,便是不智!”

刘齐黯然道:“只因曹氏有了身孕,孩儿怕她有个闪失,所以不忍让她独守空房。”

刘辩并不打算深究这个问题,刘齐与曹嬛已经定了四年的婚约,早有夫妻名分,整日耳鬓厮磨,情到浓时难以自持也是情有可原。而且刘齐能够对曹嬛用情至深,并没有因为岳银瓶而喜新厌旧,这也说明了他是个用情专一之人。

刘辩重新回到床榻上坐定,沉声道:“就算曹氏有了身孕,那又如何?你才只有两个女人,便无法协调了么?将来如何坐拥三宫六院?一个好的皇帝应该做到雨露均沾,才能让后宫风调雨顺。一个皇帝可以拥有爱情,但不能痴情!”

刘辩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在父皇的心里是非常爱你母亲的,但我还是没有把她复活,因为父皇或许还有更加重要的时候需要使用这次复活特权!

刘齐垂首肃立,轻轻答应一声:“孩儿谨记父皇教诲!”

刘辩又道:“这次父皇迟迟没有表态,就是在等岳飞与薛礼的反应,我倒要看看他们会如何表态?”

刘齐一脸追悔的表情:“如今曹魏未灭,李唐猖獗,罗马来袭,大汉朝廷正是用人之时,孩儿这么一闹,岳飞、薛礼会不会对朝廷不满,倒是孩儿一时冲动,欠思量了。”

刘辩回到床榻上正襟端坐,举起茶杯呷了一口:“为何不满?太子无缘无故被打,他薛、岳两家还有礼了不成?君为臣纲,朕是他们的君,朕的儿子就是他们的储君,满朝文武见了都需要施礼参拜。莫说岳飞、薛礼的儿子,即便是岳飞、薛礼在此,安敢以下犯上?

纵观古今,哪有人敢对太子拳脚相向?这可是以下犯上的忤逆大罪,莫说朕还没决定如何处置薛、岳的儿子,就算从重惩处,他们也应该甘心受罚。”

刘齐脸上露出矛盾的神色:“难道父皇打算处置岳雷、薛丁山他们?我看算了吧,孩儿也有些过错,我只是心痛曹嬛腹中的孩儿……”

“哦……你说曹操的女儿么?”刘辩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的茶碗,“待会儿朕有东西要你捎给她!”

刘辩心中一喜,没想到父皇竟然有礼物要送给自己喜欢的女人,这对于躺在床榻上的曹嬛也算是因祸得福。

刘辩又重新把话题转了回来,正色道:“以岳飞的性格,倘若知道自己的儿子犯下这样的大错,根本不需要朕主动惩罚他,怕是会亲手把自己的儿子剁了,向天下人谢罪!”

“啊……岳元帅会这么心狠?”刘齐有些愕然,“孩儿还以为岳帅会因此记恨于我呢!”

刘辩笑笑,心道你是不知道岳飞辕门斩子的事情,好像这种事情薛仁贵也干过,“所以朕已经飞鸽通知岳、薛二人,试试二人如何反应?到那时你再出面替二人求情,不但可以赢得岳、薛二人的好感,还能赢得宽宏大度的名声。”

刘齐恍然顿悟:“多谢父皇指点密径,让孩儿如同醍醐灌顶!”

刘辩面色如霜,目光如炬,沉声道:“如果岳、薛二人能够主动认错,朕便退让一步,你出来替岳雷、薛丁山等人求情。反之,如果岳、薛二人不能坦诚认错,包庇子嗣,朕可要祭出杀威棒了。为一个皇帝,只有恩惠固然可以收买人心,但也容易滋长骄傲气焰,使得受宠之人恃功自傲,嚣张跋扈,只有恩威并用,才是真正的驭人之道!”

“孩儿记得了!”

听刘辩说到这里,刘齐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到底是自己的亲生老子,看来内心还是向着自己的。

就在刘齐垂首施礼之际,刘辩的内心却暗自叹息一声,觉得这个儿子有些可怜,有些秘密他永远也不知道!

论年龄,自己与这个儿子相差了不过十四岁;论体格,自己堪比马超、张飞,上马能驰骋,下马能开弓;论谋略,随着多年的戎马生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比的上自己?

若论东汉战功谁最大,既不是李靖,也不是吴起,更不是岳飞,而是自己这个皇帝!

抛开召唤系统这个金手指不说,当初定都金陵就是自己所挑选,初战击破严白虎,平定吴郡,相继扫平江东诸侯。虎牢关小试牛刀,用叠伏之计打爆贾诩,斩杀宋宪、魏续之流,让董卓的西凉军再也不敢小觑江东。

之后魏延在青州遭到袁绍十几万大军围困,依然还是自己制定了策略,跨海救援,在剧县大破袁谭,生擒张郃,阵斩高览,导致袁绍元气大伤。

这个时候刘辩手下还没有李靖,也没有吴起,更没有白起,靠的就是刘辩自己的能力调兵遣将,比起任何竞争对手来,刘辩的统帅才能都毫不逊色!

再然后利用张仲坚刺杀陶谦,兵不血刃的拿下徐州,继而进军襄阳与岳飞南北夹攻,歼灭孙策,平定荆州。

等到交州之战时,刘辩的谋略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打出了生涯中最辉煌的战役。利用小乔做诱饵,一战全歼四十万贵霜军,让蒙恬、王翦、周瑜等全史优秀统帅折戟沉沙,成为阶下之囚。

而交州之战也成为了目前东汉历史上最辉煌的一场大战,从出谋划策到人事安排再到诈死诱敌,甚至冲锋陷阵,全都是刘辩一手所为。

单凭这一战就足以让刘辩名垂青史,在兵家中占据一席之地,吴起的长平之战,韩信的背水之战,垓下之围,也不过如此罢了!

交州归来,西征巴蜀,刘辩策反刘封,谈笑间毒死刘备,将巴蜀文武尽收麾下;打的刘裕、赵匡胤落荒而逃,最终在雍州走投无路,被关入帝牢。从邺城偷袭洛阳,也是刘辩提醒李靖,才以雷霆之势迅速瓦解了西汉朝廷,就连李靖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想想自己十几年的戎马生涯,不知不觉间竟然立下了偌大的功绩,比起李靖、吴起、岳飞毫不逊色。刘辩完全相信,如果自己不是君主的话,凭十几年来立下的赫赫战绩完全可以与这三大统率并驾齐驱,甚至更胜一筹!

望着忠厚有余,奸诈不足的儿子,刘辩心中感慨万千:“若我的事迹有朝一日被写成故事,或许某些人认为我只是靠着金手指,却看不到我的成就!何妨?

目光短浅的人只会嘲笑鄙视嫉妒别人,光明磊落的人才会钦佩别人的长处。若说金手指谁没有?袁绍四世三公,曹操出身官宦之家,家族兴旺,嬴政一出生就是最强国家的君主,李世民站在李渊的肩膀上,而朕只是用了不同的金手指而已!”

对于刘齐来说,拥有自己这样出色的年轻父亲,甚至还有一次复活特权,刘辩不认为刘齐有太大的继位机会,用一句帝王的话来说,“朕一日不死,尔等终为太子!”

既然如此,刘辩又何必难为自己的儿子,只要刘齐不犯错,刘辩会让他一直待在太子的位置上老去,甚至先比自己老去……

只是现实太残酷,刘辩不忍心告诉这个儿子罢了,但刘辩也相信随着岁月的流逝,等到刘齐逐渐老去,四十岁,五十岁的时候就会慢慢明白这个道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郑和急促的声音:“陛下,大事不好了!”

刘辩目光如水,波澜不惊:“在朕的眼里,现在已经没有大事,慢慢道来!”

郑和喘了口气道:“刚刚又爆发了一桩命案,万年公主率薛府家丁与金陵府差役械斗,死了一百四十多人。此刻至少一半的文武正云集在乾阳宫门前,等候陛下处置此事。”

刘辩霍然起身,缓缓敞开殿门,肃声道:“传朕口谕,将万年公主刘伶羁押进天牢,把岳雷、薛丁山、薛刚三人囚禁起来,待朕纳娶樊氏完毕,三日之后,金殿御林审此案。”

三天三夜的时间,足够让岳飞与薛仁贵做出反应了!

“诺!”

郑和躬身答应,转身去了。有天子这番话,百官当可散去。

刘辩转身从厨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瓷瓶递给刘齐:“这个,拿回去喂曹氏服下。”

刘齐愕然:“这是什么?”

刘辩沉声道:“一种无色无味的奇毒,服下之后便可以一睡千年,永远不再醒来!”

刘齐如遭雷击,不由得颓然倒地:“父皇,你不是说要利用曹氏笼络曹魏的人心么?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刘辩冷声道:“此一时彼一时,朕已经告诉你了,身为帝王不能没有善良,但更不能没有残忍!朕这是在磨练你,要想君临天下,你的路还太长太长!如果不忍让曹氏服下,那就自己服下吧……”

“父皇……”刘齐稽首顿拜,嚎咷痛哭。

刘辩却已经轻拂长袍,大踏步离去,身后只留下被阳光拉长的身影。(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