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二十九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千三百二十九 山雨欲来风满楼


                相比于殴打太子,脚踹太子妾氏,导致皇孙流产这件事同样不小,甚至更严重一些,或许薛丁山、岳雷还没有意识到,但在官场上沉浸了多年的张居正自然一眼就能洞穿利害关系。

所以张居正并没急着关心逃走的另外一个罪犯是谁,而是蹙着眉头询问薛丁山:“薛公子,真是你对曹贵人下的手?”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当时为了劝架,一抬腿就把曹贵人绊倒了!”薛丁山嗫嚅着分辨,试图给弟弟扛下罪。

当时乱作一团,刘齐和岳雷互掐,甚至就连曹嬛以及周围的太监、宫女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遭到围攻的太子身上,除了薛丁山兄弟二人之外,别人还真说不清究竟是老大还是老二踹了曹贵人这么一脚?

张居正表情凝重,抚须道:“唉……薛公子啊,你再有半月就十三岁了,为何如此鲁莽,这事闹大了你知道么?就算是你爹在这里也保不住你!”

刘齐恨恨的指着薛丁山道:“薛丁山,你好啊,亏我把你当做兄弟,你竟然如此虚伪,表面上劝架,背地里朝我的爱妾下黑手,你真是阴险卑鄙!我要向父皇禀明此事,绝对不会和你们薛家善罢甘休!”

“我……太子啊,我真不是故意的。”薛丁山一脸苦水,已经是骑虎难下。

刘齐指责完了薛丁山,又对张居正、魏徵、包拯等人长揖到地:“诸位大人,岳雷受太子妃岳氏唆使,擅闯太子府,无辜殴打储君,并攻击曹贵人,导致见红流产,请诸位大人为我做主!”

魏徵气得脸色铁青,拍着胸脯道:“太子直管放心,我魏徵已经被罢了一次官,就算被再罢一次,也要替你讨回公道!”

“魏大人说得好!”包拯黑黝黝的脸庞满面怒容,“无故殴打太子,简直是目无法纪,不管他的后台多硬,不管他爹功劳多大,我包拯这次誓要与魏大人替太子讨回一个公道!”

岳雷一脸委屈,在旁边插嘴道:“我们也不是无缘无故就闹事,是太子宠爱逆贼之女,冷落了我姐姐,所以我们才替她讨个说法。是太子动手在先,不怪我们!”

“住口!”

魏徵直接拿手中的笏板抽了岳雷一个嘴巴,“岳飞是怎么教的儿子?曹氏虽然是曹操之女,但已经到了金陵五年,乃是陛下金口玉言亲自赐婚,你当以‘曹夫人’尊称,竟敢口口诋毁逆贼之女?果真是目无法纪,不知尊卑!”

包拯也是怒不可遏,跟着魏徵开喷:“退一步说,就算太子宠爱曹氏,也轮不到你们几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管。竟敢做出如此目无法纪之事,实在是不可饶恕!”

刘齐一脸委屈的道:“只因曹氏有了身孕,再加上我身体欠佳,所以这几日去的岳氏哪里少了一些,并无故意冷落之心。”

张居正抚须道:“本是小事一桩,太子妃心胸真是狭窄。君为臣纲,夫为妻纲,太子身体欠佳,不是应该做妻子的鞍前马后,床前床后的伺候着么?难不成要让太子巴结她,真是恃宠而骄,岳元帅的家教看起是有些问题了。”

听了几位大人的对话,岳雷心中登时一沉,看事情闹大了,这件事不仅牵扯到了自己和姐姐,现在这些文官的矛头已经隐约指向了自己的父亲,结局走向何方,已经不是自己这个小屁孩能够决定和预料。

魏徵气呼呼的道:“逃走的哪个又是何人?”

薛丁山低着头小心翼翼的道:“是舍弟薛刚,我们三个就他年龄最小。”

魏徵目光扫向李元芳和展昭:“两位统领大人,该怎么做就看你们的了,去薛家拿人吧!我与包大人、张尚书马上入宫面圣。”

薛仁贵的身份与地位倒还罢了,这薛刚还是皇帝的外甥,万年公主的唯一儿子,李元芳做官久了就有些圆滑世故,自然不愿意去接这烫手的山芋。

听了魏徵的话,李元芳露出装傻的笑容:“这件事应该还轮不到锦衣卫出手,金陵府治下,应该是由包大人衙门的差役前去捉拿。”

包拯可不管这么多,立即沉声大喝:“王朝、马汉、张龙、赵虎?”

四名寸步不离包拯左右的捕头立刻上前施礼:“卑职听令!”

包拯脸色铁青,声音激昂:“本府命你四人率领差役前往薛府捉拿疑凶薛刚前问罪,待禀明圣上之后,再做处决。同时在四门增派差役,严防罪犯逃脱!”

“诺!”

四大捕头答应一声,齐刷刷的领命而去。

与此同时,太子被打的消息迅速传到了正在麟德殿批阅奏折的刘辩耳中,不由得脸色微变,放下了手中的笔墨:“这些熊孩子还真能抢头条,今天下午大街小巷谈论的就不是明天樊梨花入宫的事情,而是太子被打了……”

“竟敢殴打堂堂的储君,这薛家、岳家的孩子真是胆大包天!”

旁边的大太监郑和一脸愤慨,一副恨不能踩死这三个熊孩子替太子出气的表情。刘辩御驾亲征的这三年以,郑和一直伺候刘齐,搭配的相得益彰,这也让郑和坚定不移的支持太子刘齐。

“嗯?”

刘辩双眸圆睁,眉毛蹙起,用凛然不可侵犯的目光瞪了郑和一眼,登时让郑和不寒而栗,深深感到天威难测。

“奴婢该死,是奴婢多嘴了!”郑和急忙躬身作揖,自己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刘辩并没有回答郑和,而是缓缓起身,在书案前回踱步,心中暗自沉吟:“御将之道,譬如养鹰;饥则依人,饱则飏去。天子之威,当恩威并用,这次是该挥舞起大棒树立一下皇权的神圣了!”

这次岳雷、薛刚擅闯太子府并殴打太子,还导致太子的妾氏流产绝对不是一桩小事,姑且先不说刘齐是否有错,如果满朝文武抓住这件事大做文章,对于岳飞以及薛仁贵的仕途绝对会造成巨大的影响,甚至让脚踹曹嬛之人偿命都毫不为过。

而这一次,刘辩决定先不急着表态,先听听群臣怎么说,先看看岳飞和薛仁贵究竟是个什么态度,以静制动,静观其变。

岳飞和薛仁贵有功归有功,他们已经得到了应得的荣耀和赏赐,但不能将功抵过,功就是功过就是过,绝不能混为一谈。就算自己要宽恕他们的子女,也必须让他们感恩戴德,而不是让他们包括其他的将士觉得我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就连皇帝的儿子也得让我们的儿子三分!

想到这里,刘辩伸手摸了摸下颚,肃声道:“马上让锦衣卫用飞鸽放出风声,传到长安岳飞军中,以及淮南薛仁贵军中,看看这两个当事人的父亲究竟是何态度?”

“诺!”郑和作揖答应,“奴婢马上去安排!”

刘辩微微颔首,走到房门前推开门,只见天空阴漠漠,冷风呼号,不由得裹了裹大氅,沉声道:“执掌一个朝廷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十年波澜不惊,只有一些小风小浪,驱使着这座庞大的战舰一往无前,朕也是不容易啊……”

郑和颔首道:“陛下平定诸侯,开疆拓土,文治武功,空前绝后。太子需要向陛下学习的还太多太多,但太子谦逊好学,待人和善,深得满朝文武拥戴,隐约间已经有陛下风范,若是加以栽培,必能不负陛下所望。”

刘辩微微颔首:“总体说,这些年齐儿表现不错,没有几个人能挑出他的毛病。但性格上还有许多弱点,需要加以磨砺,这次也算是机会,只有经历了风雨才能茁壮成长,温室的花朵哪里能经得起风雨的摧残?”

“陛下说得是,看得出陛下对太子一片慈爱,发自肺腑。”郑和跟在刘辩身后,小心翼翼的替太子说着好话。

刘辩又道:“你去秘密传太子麟德殿见朕,朕要与他促膝长谈。至于其他文武,就说朕身体欠佳一概不见。我倒要看看群臣这次对太子被打是个什么态度,这事就落在礼部、刑部、御史台、金陵府等几个衙门身上了……”

郑和心中暗自替刘齐高兴,不管怎么说毕竟是父子,这次皇帝摆明了站在太子一边。但又不站出,躲在背后静观其变,比起十年之前老道成熟了不止百倍、千倍……

“去吧!”

刘辩重新回书案后面坐定,目光如水,八风不动,让人直感到深不可测。郑和心中一凛,急忙作揖告退。

左丞相府。

因为太子被打,府邸大门前的侍卫明显增加了许多,一个个全副披挂,神色严峻。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太子惨遭薛、岳两家公子群殴的消息迅速在金陵的大街小巷蔓延,百姓们议论纷纷,对于结局如何,无不翘首期盼。

一辆马车在左丞相府门前停下,户部尚书糜竺跳了下,进了府邸之后与王猛相见,笑呵呵的道:“王公,你道下官为何而?”

王猛笑吟吟的命下人奉上茶水,分宾主落座:“本官愚昧,糜尚书请指教?”

糜竺大笑:“哈哈……王兄啊,咱们兄弟就别说官话了,若将侄女做了皇后,小弟还要靠兄长关照呢!”(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