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二十二 强势碾压

一千三百二十二 强势碾压


                攻城战从昨日傍晚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一日一夜,汉军在城墙下累计填上了将近三万条性命,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虽然其中大部分都是贵霜人以及东南亚土著,但毕竟是吴起一手训练出的士兵,面对着如此巨大的伤亡,吴起的双眼几乎在喷火,亲自擂鼓助威:“给我不惜一切代价攻城,就算再填上三万性命,也在所不惜!此番誓要攻破蓝马关,屠尽大夏蛮夷!”

“杀啊!”

黄飞虎、姜松、何元庆、尚师徒等猛将各自挑选了三万精兵同时投入了残酷的攻城战中。

城墙上箭如雨下,滚石如雹,羽箭裹挟着“倏倏”的离弦之声洒向前赴后继的汉军头顶,巨大的滚石带着呼啸的风声犹如炸弹般砸进人群之中,惨叫声此起彼伏,遍地血肉模糊。

而汉军亦是不肯示弱,仗着本方人多势众,光专业的弓弩兵就有五万之众,每一波弩箭倾洒上城头,都如骤雨一般密集。

虽然仰射的威力远远不及在城墙上府射,但胜在密度大,密集的箭雨几乎全方位无死角覆盖,因此也对城墙上的守军造成了巨大的杀伤力。

除了专业的弓弩兵远超守军之外,汉军还有威力强大的霹雳车以及井栏助阵,三百余架威力增强的霹雳车将一块又一块巨石抛上天空,带着呼啸的风声砸向城头,此起彼伏,一块接着一块,对守军造成的杀伤力丝毫不在滚石之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每一块巨石从天而降,都会砸死砸伤一到两名大夏士兵。

井栏则是一种形似信号塔的武器,高度在五丈左右,底部安装了车轱辘,可以在战场上移动。每台井栏上面可以站立十余名弓弩兵,与城墙的高度几乎持平,极大增强了弓兵对城墙上守军的杀伤力。

五百多艘井栏运载着五千多名弩兵,一个个手持诸葛连弩,犹如机枪一般朝城墙上扫射,对大夏军造成了巨大的杀伤力。

面对着超过本方八倍的汉军,面对着武器先进的汉军,面对着各兵种协同作战的汉军,城墙上的大夏守军同样伤亡巨大,一天一夜的鏖战下,已经累计伤亡两万人左右,还能够负隅顽抗的将士仅剩三万左右。

随着兵力的减少,城墙上的防御力量正在逐渐减弱,对城墙脚下漫山遍野的汉军威胁正在减小,汉军一波又一波的攻势正在摧毁守军的信心,距离攀上城墙已经为时不远。

田单一身戎装,寸步不离主帅吴起左右,此刻觉得时机已经成熟,拱手请求道:“元帅,末将制造的床弩可以投入战场了,争取在项羽返之前一鼓作气登上城头,绝不能让城墙下的将士白白牺牲!”

吴起抚须大笑道:“蓝马关已经摇摇欲坠,就算项羽在此也是天乏术!韩信可以逼死项藉,而我吴启同样可以让项羽折戟沉沙!不过,你发明的床弩费了不少心血,是时候展现一下威力了!”

随着吴起一声令下,田单在高处挥舞令旗,指挥由自己设计监制的一百余艘床弩出阵攻城。随着“吱呀呀”的车轴声,一百余艘高大的床弩被推到了距离城墙十五丈左右的地方,一字排开,将弩洞对准了城墙。

“蓬、蓬、蓬”

随着巨大的射击声,由田单改良强化的床弩爆发出了巨大的威力。将长达半丈犹如缨枪一般粗细的长弩****出去,深深的凿入墙壁之中,烟灰弥漫,尘土飞扬。

而且这种床弩能不断的提升高度,把射进城墙里面的长弩高度也提升了起,密密麻麻,犹如乱刺。

那么田单研发的这种床弩不射人,却专门用射城墙,究竟是何用意?

答案就是利用钉进城墙中的长弩作为支撑物,不断的向上攀登,这样要比梯安全了许多,不会轻易被城墙上的守军推倒。而且头顶上的凸出部分长达半丈,密密麻麻,还能够起到遮挡滚石擂木,保护攀登士兵的作用,对于汉军的攻势说,简直是如虎添翼。

黄飞虎一身镀金甲胄,手持紫金摩杵,踩着长弩敏捷的向上攀登,犹如猿猱一般进退自如,嘴里不停地叫好:“太好了,田参军发明的这种床弩比梯安全多了,此番先登城墙者必是我黄飞虎!”

“叮咚黄飞虎本月内攻拔巴比伦、大夏城池各一座,因此受‘夺关’属性影响,武力+4,基础武力105,武器紫金摩杵+1,当前武力上升至110!”

黄飞虎挥动武器,卷起一团紫色的金光,将周身上下防御的滴水不露,不断的向上攀登,并第一个登上城墙。一声虎吼,手中紫金摩杵挥出,便一下子砍翻了三名大夏士兵,骇的守军纷纷后退。

另一边的姜松不甘示弱,挥舞着八宝玲珑枪奋力攀登,击落密集的雕翎,荡开冰雹般的滚石,同样一跃而上,长枪如电,瞬间就将数名大夏士兵挑落城头。

“杀啊,把汉人赶下城头!”季布手提一柄重剑大声嘶吼,歇斯底里指挥守军围剿黄飞虎。

“得好!”

黄飞虎气冲牛斗,吼声如雷,每一杵下去都会砍翻一名大夏士兵,朝着季布迎面冲杀了上去。

在黄飞虎捷足先登的引领下,无数先登死士左手擎着盾牌,右手拎着明晃晃的大刀鱼贯而上,呐喊咆哮着奋勇杀敌,将大夏军逼得步步后退,给随后的汉军冲开更加空旷的地带。

另一边的姜松长枪使得出神入化,几乎是神挡杀神佛当杀佛,每一枪刺出都会带走一条性命。身后的汉军死士同样陆续登上了城头,挥舞起刀枪猛砍猛劈,杀的大夏军节节后退,阵脚逐渐呈献溃败的态势。

就在黄飞虎、姜松相继率部登上城墙之时,杨七郎、尚师徒等人亦是纷纷攻上了城墙,斩关落锁,打开城门迎接大军蜂拥入城。

章邯、张郃、何元庆等大将各自身先士卒,率领着蚁群般的汉军穿过城门,犹如潮水一般冲进了蓝马关,四处追杀仓惶撤退的大夏士兵。

“大势已去,传我命令,全军速退!”

被项羽委任为主将的郭侃见此情景,只能翻身上马,下令全军放弃蓝马关自北门撤退,后退至盐湖城重新布防。

“唉项羽大势已去,骆驼岭之战乃是因我与苏秦而起,不想却弄巧成拙,导致项羽损失惨重。怕是瞒不过吕望的火眼金睛,不如趁此机会投靠刘秀去吧,反正他们父子自称高祖之后,说不定会比项羽更加厚待于我!”

庞统一念及此,翻身上马,自蓝马关北门抢着逃出了城池,快马加鞭向北疾驰了十余里。继而折返向西奔巴比伦王国的疆域而去,然后再朝西南寻找刘秀率领的罗马军,谋一条生路。

兵败如山倒,在潮水般的汉军蜂拥入城之后,慕容恪、杨延辉前面开路,吕玲绮、石达开居中,郭侃与季布殿后。郭侃勉强冲出了城池,季布却由于被黄飞虎紧紧缠住,左冲右突,却是无法出城。

“蛮将哪里走?何元庆在此!”

季布靠着手下亲兵拼死阻挡,总算摆脱了黄飞虎的纠缠,刚刚走到北门底下,便被手拎一对亮银锤的何元庆拦住了去路。

“今日唯有死战而已!”

季布咬牙切齿,催促胯下战马,挥舞手中长矛直取何元庆。

何元庆挥舞大锤,催马相迎:“我军搭上了这许多将士的性命,安能不砍下一员大将的头颅?若识时务乖乖下马投降,或许可以留你一个全尸,如若不然,一锤砸成齑粉!”

季布长矛如风,奋力死战:“大丈夫死则死矣,何须饶舌!”

两人矛锤往,马踏连环,战有五六合,黄飞虎已经从后面徒步追杀了上:“番将哪里走,且吃我黄飞虎一杵!”

只见寒光一闪,锋利的摩杵已经将季布的坐骑砍翻在地,并把季布掀翻马下,黄飞虎一个箭步踏上前去,打算将季布生擒活捉。

季布自知绝无突围可能,手中长矛高高举起,奔着自己的胸口猛的刺了过。只听“噗嗤”一声,长矛洞穿胸口,嘶嘶的寒风自缝隙中灌入,鲜血汩汩流出,整个人摇晃了几下,轰然倒地。

“大王,季布不能随你重返楚国,死不瞑目啊!”季布趴在地上嘶吼数声,逐渐变得悄无声息,脑袋一歪,气绝身亡。

随着季布的战死,数十万汉军蜂拥入关,黄飞虎、姜松、杨七郎等人率兵穷追郭侃不舍。吴起则与田单收编俘虏,调兵遣将,准备一鼓作气再向北连下他数座城池,方才对得起蓝马关下战死的三万将士。

郭侃与慕容恪率领着从蓝马关中撤退出的两万五千多人马,被黄飞虎等人随后追杀,又阵亡了五千余人,正为如何甩开汉军而发愁,忽见斜刺里数十骑杀出,为首之人胯下乌骓马,手提破城升龙戟,不是项王又是何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