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二十五 将计就计

一千三百二十五 将计就计


                蓝马关陷落之后,大夏国门户大开,汉军一路席卷落叶,张郃、章邯、田单等人分头进军,迅速的连下大夏七座县城,兵锋直指木鹿城。

继骆驼岭之战后项羽再遭惨败,丢失了要塞蓝马关不说,又折损了两万五千多兵马,以及大将季布,军师庞统也是不知所踪,更是让岌岌可危的局势雪上加霜。

连续的重创之下项羽情绪低落,之前的雄心万丈早已灰飞烟灭,收拢败兵退守盐湖城,扼守木鹿城最后的这道屏障。如果盐湖城再被汉军拿下,木鹿城将会无险可守,彻底暴露在吴起军团的刀枪之下。

危急时刻,吕望把从国内各地新征的两万兵马派遣到盐湖城助阵,使得城内的守军上升到五万人。但面对着连战连胜,士气高昂的汉军,项羽不敢贸然出城决战,只能闭城死守,等待刘秀军团进入战场搅乱局势。

保护虞姬、苏秦西去罗马的几十名侍卫死里逃生,侥幸从汉军伞兵的连弩之下逃了性命,但也不敢再回去见项羽。一丢了虞姬、苏秦,回去之后定然死罪难逃,二大夏已经摇摇欲坠,危在旦夕,还不如早做打算。

因此这些人要么悄悄回家躲了起,要么落草为寇,竟然无人把虞姬被劫的消息禀报项羽,还被蒙在鼓里以为虞姬被苏秦带着去了遥远的罗马。

刘秀大军已经进入巴比伦境内,距离苏烈、卢象升镇守的莎车城还有三百里的距离,另外安息皇帝沃洛吉斯组织了一支十万人的联军与亚历山大会合,正朝盐湖城进军,意在增援项羽。

为了避免战线拉得太长,被敌军各个击破,吴起下令大军在蓝马关附近集结,随时做好大战的准备。又在攻占的县城设置县令、县尉等官吏,留下小股队伍治理城池,若敌军犯,便弃城而走。

蓝马关下的汉军大营东西绵延十五里,营盘相连,森严壁垒,刀枪蔽日,旌旗遮天;远远望去巍峨雄壮,仿佛不可战胜的一支雄师劲旅。

吴起下令杀猪宰羊,犒赏三军,并在帅帐中宴请田单、黄飞虎、姜松等大将,为蓝马关大捷庆功。

“呵呵……本帅在这里多谢诸位将士戮力死战,方才一路势如破竹,连下莎车城、蓝马关等重镇,打的项羽、亚历山大抱头鼠窜,扬我大汉之威。若非刘秀前搅局,三个月之内,我军定然能够扫平夏国,击杀项羽!”

吴起端起酒杯向众将敬酒,扬起头颅,“吱溜”一声喝了个一干二净,“,吴启在这里敬诸位将军一杯!”

众将一起举杯回敬:“我军能够所向披靡,全赖元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兵将挡水土掩,反正我大汉帝国志在扫平天下,与西方大秦之间迟早必有一战,既然这些蛮夷主动送上门,便杀他个片甲不留!”

按照正常历史,汉朝对罗马帝国的正式称呼叫做“大秦”,只是自从刘辩掌权之后便给大秦帝国增加了一个“罗马”的称呼,因此汉人一直是“大秦”与“罗马”并用,有时称呼罗马有时称呼大秦。

吴起抚须道:“这帮家伙实在可恶,为首之人竟然用我朝太祖高皇帝的名讳为姓名,又给儿子取了世祖武皇帝的名号为姓名,并给臣子用我大汉的开国功勋为名,分明是羞辱我朝。吾等必须立下雄心壮志,直捣罗马,生擒刘邦这个逆贼!”

刘邦父子分别用汉高祖、汉世祖的名字为姓名,这让吴起等汉将非常难受,每次想要破口大骂又怕出言不慎授人以柄。只能言辞谨慎,一个个心里憋着火,恨不能一口气打到罗马,用鞋底抽刘邦、刘秀的大嘴巴子,“你丫的叫什么不好?偏偏用我们老祖宗的名讳当做姓名?”

“元帅说的对,我等必须打到罗马,把刘……刘邦与刘秀这父子二人碎尸万断,否则我大汉威严何在?”

众将俱都义愤填膺,但骂起的时候却又结结巴巴,不能酣畅淋漓的骂个痛快。此情此景不免让人觉得滑稽可笑,一帮臣子在酒筵上提着开国太祖的姓名破口大骂,也算是闻所未闻。

吴起又道:“方今天气日益寒冷,刘秀大军心怀叵测,安息皇帝也集结了兵力前增援项羽,我军必须暂时先稳一下局势,不能操之过急。”

旁边的田单举杯附和道:“都督所言极是,朝廷已经传书信,派遣了岳鹏举元帅率领三十万大军克日增援,所以我军不能操之过急。等岳帅的北路军抵达之后,两面夹攻,剿灭项羽易如反掌。只要项羽一灭,便能合围刘秀与其他安息兵团,毕其功于一役!”

就在这时,吴起派去求见刘秀的使者突然返回,施礼道:“启禀元帅,刘秀同意与我军结盟,东西夹击安息,事成之后平分土地。但要求我军先借给他一百万石粮食,等灭了安息之后再归还!”

吴起大笑一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刘秀净跟我瞎扯淡,不过他能随机应变,设下圈套蛊惑本帅,看是个善用兵法之人,并非项羽这种有勇无谋,靠着武力碾压之辈。本帅倒是想和他较量一番,看看这刘秀有多少阴谋诡计?”

田单举杯沉吟道:“刘秀的这一招投石问路非常高明,其一先礼后兵,其二怠慢我军军心,甚至让将士们误以为元帅不愿意和罗马军结盟,徒增伤亡,引起将士们对你的不满。其三就是激起罗马军的斗志,让罗马军误以为我军不愿意与罗马人结盟,轻视他们。”

吴起抚须微笑,计上心头:“田参军所言极是,本帅也是这般认为,刘秀这厮果然有些谋略。不过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还怕了他不成?马上给刘秀回书一封,就说本帅正在筹备粮草,只要准备完毕就给他送过去。另外放出风声,就说罗马人准备与我们大汉结盟,东西夹击安息,让他们彼此猜忌去吧!”

包括田单、黄飞虎、张郃、姜松等人在内,无不竖起大拇指称赞:“还是元帅技高一筹啊!”

田单又道:“苏秦、虞姬被俘之后,刘邦与项羽之间断了联系,而大夏的书信以及符节、信物全被我军缴获。元帅不如让人临摹一副虞姬的画像,派人分别送到贵州、泰州、交州,请三位刺史大人帮忙寻找相貌神似之人冒充虞姬,再从军中挑选一个能言善辩之人随行,前往罗马求见刘邦,伺机窃取情报并破坏联盟。”

“田参军这计划倒是不错,只是护送苏擒、虞姬的侍卫并没有被全部歼灭,倘若他们回去禀报项羽,这计划岂不是就会被拆穿?反而会给我们的使者与冒充虞姬之人带杀身之祸。”张郃性格素谨慎,此刻抿着酒杯提出了质疑。

吴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目光如炬:“张隽义大可不必担心,项羽的脾气何等刚烈?若是知道了虞姬被劫,怕是会把这些侍卫碎尸万断,这些人又不是傻子,岂会自投罗网?别说他们主动去禀报项羽,只怕早就逃得无影无踪,就算特意派人去找只怕也寻找不到。”

田单拱手致谢:“多谢都督肯定,末将亦是这样认为,这些侍卫丢了虞姬和苏擒,绝对不敢再去见项羽。只要这个计划能够成功实施,将会带巨大的利益,就算冒一番险也是值得。只不过出使之人必须胆大心细,能言善辩,一般人绝对承担不起这个任务!”

吴起颔首道:“你说的极是,我马上修书给荀文若、商扬、王守仁等人,让他们代为寻找能言善辩的辩士,以及貌似虞姬之人。如果运气够好,定然能够在刘邦身边插上一颗钉子!”

酒筵散去,吴起回到帅帐,吩咐卫兵把虞姬带进说话。

“小女子虞婉白,祖籍大汉荆州长沙郡,拜见吴都督!”虞姬向吴起肃拜施礼,一脸恬然,不卑不亢。

吴起还礼道:“虞王妃不必见外,说起咱们还是一家人呢!你的妹妹虞芷若曾经做过我夫人的儿媳,说起你当喊我一声叔父。陛下已经把你的故事修书告知于我,让我多加联络你,想不到却以这样的方式相见。虞王妃好生在军中修养,吴启必不刁难!”

虞姬闻言一脸欣慰,再次施礼拜谢:“多谢大汉皇帝,多谢吴都督!小女子别无所求,但求将兵戎相见之时,都督能够放过项王一马。”

吴起沉吟道:“项王乃是当世豪杰,怕是不肯屈居人下?项王是生是死,全靠夫人周旋,你就安心留在军中,见机行事吧!”

“多谢元帅成全。”虞姬再次施礼拜谢,总算看到了让项羽活下去的曙光。

自此之后,虞姬便在几个婢女的伺候下暂时住在了蓝马关中。而被砍断了双臂的苏秦再也蹦跶不起,整日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养伤,只等伤愈后再派人送回江东,由朝廷按律问罪。

(ps:今天下午,青铜在《不败传说》的家族已经建立,有老玩家带队这次的确不一样。青铜码完字就赶快进游戏看看,找书友们聚一下)(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