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一十八 无事不登三宝殿

一千三百一十八 无事不登三宝殿


                “姐姐,虽然你我情同姐妹,但你不能这样污蔑我!”

吕雉一脸震惊的样子,“信虽然是我拿出的,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本想替你遮掩,只是没有瞒过大王,你怎能贼喊捉贼!”

项羽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在桌案旁坐定,挥手道:“去给我把钟离昧带,并搜家!”

“诺!”

项羽的心腹武将项充答应一声,率领了三百名卫士离开大夏王府,直奔钟离昧府邸而去。

虞姬面如死灰,凄然道:“大王,难道你怀疑臣妾对你的忠诚?”

项羽正襟端坐,双目微闭,面如寒霜:“我现在只相信证据!你是汉人,我是楚人,所以你一直没有放弃过劝我归汉,孤不计较,可你现在竟然了这么一出实在让孤想不到啊!”

虞姬一脸悲伤的道:“臣妾愿意以死明志!”

“等钟离昧了再说不迟!”项羽手抚桌案,面无表情,“人,去请相父议事!”

有心腹侍卫答应一声,迅速的赶到相府,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向吕望禀报,请他火速赶往王府帮助裁决。

“哦我正要去拜见大王,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尽管吕望年龄已高,但听完事情的龙去脉还是深感震惊,“钟将军乃是忠义之辈,岂会做出这种事情?王妃贤惠善良,更不会做出这等有悖伦理之事!我这就去一趟王府,问明事情的经过。”

吕望急忙放下手里的文,穿戴整齐出了府邸就要去大夏王宫,忽然看到街巷尽头迎面走一人,昂首阔步,大步流星,不是西汉丞相苏擒又是何人?

“吕相,苏擒这厢有礼了!”苏秦昂首阔步,向前施礼。

吕望一脸疑惑:“苏丞相何时归的?”

苏秦笑吟吟的道:“我何时归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与吕相商议,可否单独一叙?”

吕望略作思忖,转身道:“随我!”

当下吕望前面带路,苏秦紧随其后,到客厅分宾主落座。

吕望急于去大夏王府,也不吩咐下人奉上茶水,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我看苏丞相这副打扮,绝非刚刚归,无事不登三宝殿,苏丞相有话直说!”

苏秦不疾不徐的道:“特为王妃之事而。”

“果然是有人从中作梗?”吕望手抚胡须,微微沉吟。

苏秦颔首“不错,正是我一手策划。”

吕望大笑:“苏丞相倒是好胆量,敢作敢当,你这般处心积虑的陷害王妃,离间她与大王的感情,意欲何为?”

“为了救你们大夏,为了让你们大夏避免亡国,为了让项王避免再次自刎!”苏秦气定神闲,应答如流。

吕望蹙眉:“此话怎讲?”

苏秦肃声道:“我此去罗马求见刘邦,意图促成联盟,刘邦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项王送王妃去罗马做人质。”

“项王绝不会答应!”吕望倒也沉得住气,抚须答道。

苏秦双手一摊:“所以我才说这么做是为了避免大夏亡国,我知道吕相老谋深算,慧眼如炬,我策划的这个伎俩瞒不过你的眼睛。但大夏是生是死,全凭吕相一念之间!”

吕望轻抚花白的胡须,沉吟不语。

苏秦继续游说:“在王妃与大夏之间,吕相到底要选择哪一个?戳破吕智的把戏容易,杀死苏秦也简单。但如果联盟无法达成,罗马军将会作壁上观,甚至是落井下石,趁机发难。而从地理位置上看,吴起的五十万大军势必会先灭大夏,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向西进攻巴比伦”

吕望忍不住叹息一声,苏秦说得他早就预料到,如果没有外援的话,吴起的五十万大军下一个攻击目标百分之百就是大夏。

苏秦继续侃侃而谈:“骆驼岭之战后大夏还有多少人马?我想吕相比任何人都清楚吧?八万,就凭八万人能挡的住吴起的五十万虎狼之师么?”

吕望依然沉吟不语,一脸忧心忡忡。

骆驼岭之战已经完全将汉军的实力展现出,吴起能征善谋,麾下猛将如,五十万大军如狼似虎,如果没有救援力量,就凭大夏的八万人马,只怕连三个月也支撑不到。

苏秦继续道:“我想吕相也知道洛阳朝廷已经灭亡的事情了吧?我苏擒现在已经只是一介布衣,所以吕相也不必称呼我丞相!但如果吕相不能做出正确选择,不出半年你会和现在的苏擒一样下场。”

吕望沉默不语,辩无可辩,自己不是神仙,整个大夏国只有一百八十万人口,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征募到足够抗衡五十万汉军的队伍。

“而且,洛阳朝廷灭亡之后,汉军很可能会分出三十万左右的队伍西征,与吴起遥相呼应,到那时只需一个月,便能把大夏扫平!”苏秦说得铿锵有力,斩钉截铁,“是选择大夏还是王妃,我想吕相一定不会犯糊涂,苏擒言尽于此,告辞。”

吕望总算开口,用略显苍老的声音道:“苏擒,你难道不怕达成联盟之后,老朽会把你除掉?”

苏秦大笑:“刘邦许诺我配罗马相印,如果吕相要想杀我,悉听尊便,看看联盟还能否达成?如果项王连我这样一个处心积虑为他着想的人都要杀掉,为了一个女人而不顾整个国家,又有几人肯为他卖命?苏秦就住在驿馆里,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苏秦话音落下,拂袖离去,走的从容自若,吕望虽然怒火中烧,却无可奈何,只能目送苏秦离去。

就在苏秦造访吕望之时,不明就里的钟离昧被项充率领的卫士捉拿了起,并搜到了一封虞姬修给她的信,因为吕雉也就冒名了一封,以及虞姬亲手缝制的香囊。

当钟离昧被押解进虞姬的寝宫之时,看到项羽脸色阴沉,虞姬脸色苍白,吕智一脸无辜,不由得一头雾水,嗫嚅着问道:“大王这、这是怎么了?”

项羽冷笑,眼神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钟离昧你好啊,好大的胆子!”

看到吕智无辜的眼神,钟离昧忽然爆发,一下子挣脱了卫士的控制,与项羽对峙道:“大王,一人做事一人当,喜欢你的女人是我不对,可你沽名钓誉,金屋藏娇算什么英雄?”

“喜欢我的女人?该死!”

项羽暴怒,一脚踹出,将钟离昧踹倒在地,咆哮道:“你觊觎主母,侮辱主公,你又算个什么好汉?”

钟离昧被一脚踹出数丈,五内翻滚,口角溢出鲜血,半跪在地上:“主母?没有名分,也算主母么?”

虞姬跳下床挡在项羽身前,一脸焦急的询问钟离昧:“钟将军我和你话也没多说几次,为何污蔑我与你有苟且之事?”

钟离昧这才恍然顿悟,半哭半笑道:“我何时曾经给王妃修过信?我这信明明是写给吕姑娘的,怎么就变成了觊觎主母呢?”

虞姬向项羽跪拜,垂泪道:“大王,你听到了么?这一切都是吕智这个女人从中作梗,我待她亲如姐妹,她却算计于我,真是人心隔肚皮啊!”

吕雉也跪倒在地,哽咽道:“大王,我是个汉人,我知道说的话你也不会信,可我为了大王不惜远走罗马,我怎会与钟离昧互通信?一切有铁证如山,钟离昧的信明明是写给虞婉白的,事情败露之后却把责任推给了我!吕智绝不辩解,要杀要刮,全凭大王裁决!”

钟离昧气得倒抽冷气,指着吕智道:“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原你一直在玩弄于我!”

吕雉用深仇大恨的眼光瞪着钟离昧:“姓钟的,我与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与主母**败露,为何却要污蔑于我?”

“我有吕智的信为证!”钟离昧恨恨的起身,大声挣扎,“让我家把信找。”

旁边的项充上前把信交给项羽:“启禀大王,从钟离昧的房中搜到信一封,香囊一个。”

项羽接过端详了一遍,脸颊微微抽搐,双眼血红,一下子仍在虞姬面前,叱喝道:“虞婉白,白纸黑字,你的信,你的香囊,还有何话可说?”

跪倒在地的虞姬向前爬了几步,把信捡起看了几遍,露出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这信绝不是我写的,这香囊虽然是我缝制的,但是我送给了吕智,是她栽赃陷害我,请大王明鉴。”

吕雉亦是哀求:“大王,铁证如山,他们还能空口狡辩,心有灵犀的把脏水泼在我的身上。如果大王相信他们而不相信证据,吕智但求一死,免得让大王为难,就把所有黑锅背在吕智身上好了!”

钟离昧咆哮道:“我有证人,我家的童子小鹿与吕府的仆人可以作证!”

(ps:在主角面前,不管你是项羽,还是嬴政,抑或是李世民,最后终究都要灰飞烟灭,这是小说万变不离其宗的主题。

有人说项羽与虞姬的感情不容离间,项羽也绝不会怀疑虞姬,那只是此一时彼一时,历史上项羽也没被人离间过,真要是遇上这种事情,结果如何,不得而知。

而现在的项羽与虞姬和历史上大不相同,身份不同,处境不同,之前早就铺垫了心生芥蒂。在苏秦与吕雉的离间下,就算感情破裂,也是合乎逻辑,不要把历史上的事迹带进,用你的上帝视角评判。你看了情节,知道了龙去脉,但项羽不知道啊,你怎么就知道项羽不会中计?)

而且你又怎么知道下一步如何走势?虞姬下一步如何安排,项羽下一步结局如何?

一个好的读者应该看作者怎么写,而不是整天去威胁作者,试图让作者按照你的想法写,然后逼问作者什么时候完本。剑客可以在这里说,我从都不会被威胁,有人看我就写,没人看就结束,就这么简单!

也许还写一百万字,也许五十万字,也许五百万字,那都不一定。不想看走人就是,天天问作者什么时候完本也是奇葩!

可以这么说,像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大杂烩,除了我之外绝对没人会写的这么长,也不会有大神涉足,倒不是说我写的多好,只是太难写。

两年下,模仿这本的不下几百,但出成绩的又有几本?我随便开本新,成绩都会比这本好的多,继续写下去,只是为了善始善终,我从一万字就开始被威胁,到四百万字了还会怕威胁么?)(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