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一十五 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千三百一十五 竹篮打水一场空


                “就凭项羽骄傲的性格,如果听说刘邦的条件是索要虞姬,姑且不说能否答应,弄不好会把我撕成碎片。还是暂时先找吕智商议一番,看看这个足智多谋的女子可有良策?”

苏秦在蓝马关城外略作思忖,决定暂时先不见项羽,借着夜幕的掩护,率领随从悄悄向西准备绕道海城去大夏国都木鹿城,先找到吕智商议一番,看看能否想出一个说服项羽的好办法?

苏秦一行快马加鞭,顶着寒冷的北风连夜驰骋,狂奔五百余里,于次日傍晚抵达了木鹿城外,并把随行人员安排在城外的一家驿馆中,孤身一人顺利的通过了卫兵的检查进入了木鹿城,直奔吕智居住的府邸。

一回生二回熟,这是苏秦第二次项羽赐给吕雉的府邸,轻车熟路,不过半个时辰便到了吕雉的家门前,翻身下马拍响了门环。

“天色这么晚了,何人敲门?”吕府的家丁听到敲门声,马上开门查看。

苏秦笑容可掬的抱腕施礼:“我乃西汉丞相苏擒,与你家主人吕智小姐是故交,这次找他有要事相商,麻烦通传一声。”

苏秦第一次木鹿城的时候就是住在吕雉家中,相隔不过才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吕府的家丁自然识得,急忙作揖道:“原是苏丞相,小人也是从凉州逃到大夏寻个活路的汉人。吕小姐早有吩咐,只要是您敲门,无论早晚直管带着去见她,请随我。”

项羽赠送给吕雉的府邸规模不菲,除了前院、后院之外还有花园,廊亭轩榭一应俱全,光房屋就有百十间,并安排了十名仆人,十名丫鬟听候差遣,因此吕雉的小日子倒也算是过得舒坦。

吕雉正在书房中观看地图,听闻苏秦回了,不由得喜出望外,急忙放下地图迎出门:“哎呀……苏伯父你回了啊,怎么不派人提前通知一声,侄女也好出城迎接。这都进了家门侄女方才知道,真是失礼了!”

苏秦面色凝重的道:“我这次去罗马见刘邦,情况不容乐观,因此回之后也没敢贸然求见项王,而是绕路返回了木鹿城先与你相见,商议个说服项王的良策。”

吕雉急忙转身推开房门,把苏秦让进了房间,吩咐下人奉上茶水,试着猜测道:“莫非是刘邦要求做联军的盟主?虽然项王性格高傲,但汉军的力量实在过于强大,再加上项王一心要报骆驼岭的血海深仇,也许会答应刘邦的条件。”

苏秦摇头苦笑:“哪有这么简单?刘邦这个家伙与野史中描述的太祖高皇帝几乎一模一样,不仅名字相同,就连一身流氓习气都是如出一辙,岂会如此轻易就答应了联盟?”

吕雉点头:“苏伯父说的倒也极是,毕竟现在刘邦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既可以帮助安息抵御汉军,也可以趁火打劫,落井下石。想绝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敲诈的机会,他到底是想勒索粮草呢还是辎重,抑或是马匹、甲胄?”

不等苏秦回答,吕雉又自言自语的道:“真是巧合,我的名字叫吕智,他叫刘邦,我倒是想找个机会会会他,看看他到底如何难缠?”

苏秦呷了一口茶,一脸郁闷的道:“如果刘邦只要求这些就好了,就算狮子大开口,勒索的再多,也可以慢慢的斡旋,慢慢的讨价还价。”

“那刘邦到底想要什么呢?”吕雉一脸疑惑,“莫非想要……”

苏秦面色凝重的点点头:“正是,刘邦的条件是索要虞姬去罗马做人质,你说凭项王的性格岂会轻易答应?”

“这刘邦还真是个难缠的家伙诶!”吕雉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项王对虞姬用情至深,我当初百般勾引……哦,不对,是试探,项王都不为所动,甚至决心为了虞姬终身不再另娶,你说他怎么会轻易答应把虞姬送出去啊?”

“是啊,我要是为此忧心忡忡,生怕惹得项王暴怒,才没有去贸然见他,而是先一趟木鹿城与侄女商议一番,看看可有办法说服项王?”苏秦端着茶杯,唉声叹气的说道。

吕雉伸手轻抚又粗又黑的麻花辫子,在苏秦的面前回踱步:“如果不能说服项王,联盟就无法达成;联盟无法达成,就无法战胜汉军,就不能替父亲大人报仇。所以我们必须设法说服项王,争取促成反刘联盟,若不然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就没有任何意义。”

“可项王的脾气你也知道,能有什么办法说服他呢?就连我这个自诩顶级纵横家的家伙也是束手无策,甚至是黔驴技穷咯!”苏擒转动着手里的茶杯,一副自嘲的语气。

吕雉沉吟道:“要不然我乔扮虞姬,去罗马做人质?”

苏秦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蹙眉沉吟,片刻之后摇头否决:“此计绝无成功的可能,既然刘邦打定主意索要虞姬做人质,肯定早就掌握了她的相貌。你的外形与虞姬截然不同,非但不能瞒过刘邦,弄不好反而会弄巧成拙!而且以项王的脾气,也绝不会答应让别人冒充他的妻子去异国他乡做人质。”

吕雉悻悻的道:“苏伯父说的也是,看这个办法行不通了,只能再谋良策。”

“伯父我是无计可施了,所以才悄悄跑木鹿城见侄女你,看看你有没有好办法?如果没有,伯父只好启程回洛阳了,就算无法促成联盟也比枉送了脑袋好!”苏秦将杯中的油茶一饮而尽,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

吕雉忽然双掌一拍,,欢天喜地的跳了起:“有了,我有一个好主意!”

“哦……我就知道侄女诡计多端,嘿嘿……这个词语真不是贬低你,快快说让伯父听听。”苏秦精神大振,身板挺的笔直,洗耳恭听。

吕雉悄悄附在苏秦耳边耳语一阵,最后道:“若此计成功,很可能会让项王动怒,十有八九会让项王答应送出虞姬。只是这个主意歹毒了一点,有些对不住虞姐姐哦!”

苏秦却连连点头:“无毒不丈夫,妇人心要毒。只有这样才能促成联盟,才能为奉先兄弟报血海深仇,才有希望为洛阳朝廷续命。而且虞姬被送出去之后,侄女你还可以成功上位登上大夏王妃的宝座,到时候我与庞士元、石达开、杨延辉等汉人全心全意的帮助你,说不定将可以再现吕后一幕。”

听了苏秦的话,吕雉更是怦然心动,把牙一咬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管能否成功,我都要试一次。为了避免引起吕望的警惕,看破了我们的意图,伯父你今晚立即出城,先带着随从找个地方躲起。等我的离间计生效之后你再站出求见项王,提出刘邦的条件,便能够水到渠成。”

苏秦颔首道:“侄女说的极是,那吕望老谋深算,若是被他发现了我的行踪,很有可能识破我们的计划,所以我必须尽快出城。”

吕雉眨了眨眼,吞吞吐吐的道:“苏伯父啊,最近国内发生了一桩大事,可能你远在罗马还不知道,侄女思前想后觉得必须告诉你。”

苏秦面色骤变:“可是战事对我洛阳朝廷不利?”

吕雉苦笑:“何止不利,洛阳被攻破了!”

苏秦闻言做了一个深呼吸:“洛阳一直被杨氏控制着,丢了洛阳对杨坚、杨素一定是个沉重的打击,陛下可曾逃出?”

“你说的是小皇帝刘陵?”吕雉的笑容比刚才还难看,“被杨广摔死了,传闻太后与皇后也都遭到了玷污。”

“啊?”苏秦闻言呆若木鸡,一屁股蹲在了地上,“怎么会这样?杨氏这些逆贼,简直是大逆不道,天理不容!对了,长安怎么样了?”

吕雉耸耸肩膀:“长安也被攻破了,皇甫嵩悬梁自尽,钟繇献城投降,朱棣下落不明,包括潼关、陈仓的兵马已经全军覆没!”

“这样说,我们大汉朝廷岂不是灭亡了?我苏擒真是愧对先帝的信任啊,九泉之下无颜见大汉朝的诸位列祖列宗啊!”苏秦忍不住捶胸顿足,嚎啕大哭。

吕雉笑笑“苏丞相你也不必内疚,现在做皇帝的也是刘家的子孙,所以你大可不必愧对汉室列祖列宗。”

苏秦仰天长叹:“唉……我辛苦奔波一场,本想为洛阳朝廷续命,谁知到头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今大汉亡了,我再处心积虑的有何意义?”

吕雉笑吟吟的道:“虽然洛阳朝廷亡了,可我们还在啊,如果我的计划能够成功,把虞姬送出去,让我得到项王的宠爱。我们便借助大夏的力量东山再起,将我的孩子便是大夏的君主,你们辅佐着他打回长安,你们便是开国功臣。”

苏秦叹息一声道:“我已经无路可走,也只能如此了,但愿项王能够容得下我。骆驼岭一战弄巧成拙,给大夏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只怕会被吕望看穿,项王定然容不下我。”

吕雉笑道:“伯父尽管宽心,就算吕望看透了这件事情是你从中作梗,现在也不敢翻脸。因为他们要借助你的力量达成联盟,否则大夏将会危在旦夕,随时都有亡国的可能!”(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