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一十二 双喜临门

一千三百一十二 双喜临门


                “孩儿拜见爹爹!”

一个十一岁的少年,穿着一身劲装,长得虎头虎脑,等岳飞与众文武寒暄完毕之后上前跪地参拜。

岳飞急忙弯腰扶起:“唉呀……我的雷儿长得这么高了啊?”

岳雷点头:“孩儿与庐江王一般年龄,而小王爷已经驰骋沙场多年,孩儿到现在还不知道沙场长什么样子,这次父帅出门的时候一定要带上孩儿去建功立业啊!”

看到兄长施礼,八岁的岳霆也怯生生的凑了上,“砰砰砰”的磕了一串响头:“孩儿岳霆拜见父亲大人!”

岳飞一脸慈爱的扶起两个儿子,仔细端详了一番,感慨道:“好啊,为父三年没有见你们了,现在都长大了啊!”

在杨素反攻之前,岳飞的妻子李孝娥每年都会带着孩子去宛城和丈夫团聚,但由于近年战事加剧,所以岳飞就不再让妻子带着孩子去宛城了,因此一别就是三载有余。

“长大是长大了,可雷儿与庐江王一般年龄,从个头到武艺实在没法比啊!”就在爷仨叙话之际,打扮得体,一身贤惠气息的李孝娥领着一个两岁的男孩凑了上,“这里还有一个自打出生就没有见过爹的呢!”

岳飞哑然失笑:“呵呵……庐江王乃是天赋异禀,数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一般人哪能相提并论啊!”

说着话将两岁多的男童抱了起:“莫非这孩子就是夫人在书信中说得霖儿?”

“我叫岳霖,我爹叫岳飞,你是不是叫岳飞啊?你要是叫岳飞就是我爹!”两岁的男童操着稚嫩的语气,说着童言无忌的话语。

岳飞大笑着在幼子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是啊,我就是岳飞,岳飞就是你爹!”

“哈哈……这孩子真是有趣,岳元帅家真是人丁兴旺,享尽齐人之福啊!”众文武一起陪笑,为岳家的团聚感到由衷的高兴。

站在李孝娥旁边一个身着乳白色棉裙,身材修长,面容端庄秀丽的妙龄少女,正是明日即将出嫁的太子妃岳银瓶,因为当着公公的面所以显得有些拘谨,直到岳飞与几个弟弟亲热完毕,这才上前施礼拜见:“女儿见过父亲大人。”

刘辩站在旁边笑吟吟的观看岳家人寒暄,今天这场戏的主角是岳飞,所以自己不能抢了他的风头,趁着众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岳飞一家人身上之际,悄悄用意念向系统下达指示:“给朕检测一下岳霖的潜力值,再顺道检测一下这个儿媳妇的四维如何?”

“叮咚……系统正在检测中,宿主请稍等!”

“岳霖——统率87,武力86,智力72,政治”

“看岳飞的儿子之中也就岳拥有超一流的武力,其他的包括岳雷、岳霆在内,三兄弟的资质都很一般。不是每种牛奶都叫做做特仑苏,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朕这样特能生!”刘辩眉头微蹙,在心中对岳雷三兄弟做了点评。

“叮咚……岳银瓶——统率38,武力32,智力75,政治63,魅力”

听完系统对岳银瓶的检测,刘辩不动声色的用眼角瞟了一下这个儿媳,心中暗自思忖:“女人没有统率、武力不要紧,只是这岳银瓶的智力和政治也很一般,魅力也不算高,若是将做了皇后,这属性只怕不一定能够镇住后宫啊!”

但一辈人不管两代事,更何况这是刘辩金口玉言亲自和岳飞联的姻,将刘齐继位后让谁做皇后那都是他的事情了,所以刘辩也不想再为此事劳心费神。

“孩儿岳拜见母亲大人!”

就在岳飞和李孝娥母子寒暄之时,生的身高八尺八寸的岳跨前几步,向母亲跪地施礼。

岳飞这才把怀里儿子交给李孝娥,向刘辩等人介绍:“我这次回,还带了杨老将军的家眷京城定居,且容我为陛下及诸位同僚引荐一番。”

刚才这帮随从跟着岳飞一起施礼参拜之时,刘辩就认定这个满头银发的老妪十有八九可能是杨继业的妻子佘赛花,并猜测站在她身后的几个年轻貌美的夫人极有可能是杨家将的妻子,只是不认识哪个是六郎的妻子,哪个是七郎的妻子,听了岳飞的话,便笑吟吟的等着岳飞介绍。

岳飞一脸郑重的把杨门女将介绍给天子及众位大臣:“这位便是佘老夫人,这位是六郎的妻子柴氏,这位是七郎的妻子杜氏,那个是杨延瑛姑娘。这位是杨老令公的女儿杨妙真,是个不让须眉的巾帼豪杰,我军能够拿下陈留,击败曹仁,功劳犹在岳、吕蒙之上!”

“老妪在这里率众媳妇给陛下请安了!”佘赛花中气十足,不慌不忙的施礼参拜,“下邳之战给陛下添麻烦了,老妪心中甚感不安,多谢陛下全力营救,使得我们婆媳重见天日。”

刘辩拱手还礼:“呵呵……佘老夫人言重了,你们杨家一门忠烈,家眷被俘,朕岂能坐视不救?更何况下邳沦陷乃是朕部署失当,是秦琼、魏延、徐达等人的过错,焉能怪罪在你们头上?能够安然无恙的回就好啊!”

佘太君再次施礼致谢,肃声道:“老妪有个请求,希望陛下成全!”

刘辩眉头微蹙:“哦……佘老夫人有话直说无妨。”

“我与继业膝下有七子两女,到现在妙真尚未许配人家,而继业他看上了岳公子,因此老妪今日斗胆请求陛下赐婚,让我们岳杨两家结为秦晋之好。”佘太君手扶拐杖,肃拜请命。

刘辩放声大笑:“呵呵……朕方才已经察觉到妙真姑娘不时的偷窥岳,而我们岳将军的目光也是含情脉脉。君子成人之美,朕乐意做这个月老,成全杨岳之好,不知你们两个可有意见?”

杨妙真爽快的答应下,目光中满是喜悦之情:“小女谨遵陛下圣谕!”

倒是二十二岁的岳瞬间脸红了,不好意思的挠头笑笑:“一切但凭陛下做主,我要是敢抗旨,父亲大人不得罚我面壁三个月么?”

杨妙真一跺脚,撅嘴嗔怪道:“哦……合着听你的意思,要不是陛下赐婚,君命难违,你还看不上我咯?”

“我……”岳被问的哑口无言,一脸无奈的向母亲和妹妹投去求援的目光。

李孝娥急忙上前挽了杨妙真的手,亲热的道:“杨姑娘啊你别生气,我这儿子虽然在沙场上勇猛善战,但在儿女之情上却是比大姑娘还要腼腆,你莫要和他一般见识。能够娶到你这样美丽贤惠的姑娘,真是儿一辈子的福气啊,也是我们岳家的福气啊!”

杨妙真这才露出羞怯怯的表情,肃拜施礼:“谢谢岳夫人的褒奖,我手笨的紧,家务活做的不是很好,还望夫人日后多多担待。”

刘辩插嘴道:“还喊什么岳夫人,应该改口称呼婆婆了!”

群臣在王猛、刘基的带领下一起向岳飞抱腕祝贺:“恭喜岳元帅,贺喜岳帅,当真是双喜临门啊!”

岳飞同样笑得合不拢嘴,先向天子作揖谢恩,又接着向诸位同僚还礼:“同喜、同喜,儿大婚之日,岳飞定然在府中设下酒筵,诸位可要都捧场。”

“呵呵……岳元帅家的大喜事,我等谁敢不至?”众文武一起抱腕应诺。

刘辩又吩咐张居正道:“岳元帅公务繁忙,岳应详也不能在金陵久留,你们礼部速速择个良辰吉日,让岳元帅把聘书六礼下了,择日迎娶杨妙真过门。”

“臣遵旨!”张居正躬身领旨。

当下刘辩乘坐六驾马车,岳飞策马紧随其后,文武百官犹如众星捧月,浩浩荡荡的返程回了金陵。刘辩已经命郑和在紫微殿设宴,为岳飞父子接风洗尘,而佘太君一家则由贤妃穆桂英另设女筵款待,已经成为美人的杨玉环自然要出席奉陪。

明日就是太子大婚的吉时,金陵城热闹非凡,乾阳宫里悬灯结彩,一片喜庆,满朝文武在紫微殿上共同举杯,庆贺这桩婚事。大伙儿推杯换盏,开荒畅饮,喝的不亦乐乎,直到晌午过后方才散去。

次日天色未亮,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吹着喇叭唢呐,抬着一顶十六人的大红花轿,到岳府门前将身穿大红霓裳,一身凤冠霞帔的岳银瓶迎上花轿,一路吹吹打打抬进了太子宫。

沿途街巷看热闹的百姓夹道欢呼,齐声赞扬太子,送上诚挚的祝福,欢天喜地的孩童们顾不上冬天清晨的寒冷,欢呼跳跃着追逐迎亲的队伍,争抢着从花轿上撒下的喜糖、栗子、果脯的喜庆物。

虽然新娘娶进了太子宫,但筵席依旧设置在乾阳宫紫微殿,群臣再次共同举杯向天子和岳飞祝贺,一个个开怀畅饮,大快朵颐,喝的兴高采烈。

就在满朝文武喝的酒酣耳热之际,忽然郑和拿着一封飞鸽传书疾步走到天子面前,附在耳边低声道:“启奏陛下,有自贵州前线的飞鸽传书,是吴启元帅送的!”(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