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二十 苏秦断臂

一千三百二十 苏秦断臂


                虽然已经是腊月上旬,但位于西亚的安息帝国气温要比位于东亚的大汉帝国暖和许多,最多也就是河面上结一层薄冰,远远未到甲胄难着,刀枪难控的地步。

随着吴起一声令下,四十万汉军离开莎车城杀奔蓝马关,为了加快攻城速度,吴起命姜松、黄飞虎、杨七郎三员大将率领五万骑兵先行,自己带着张郃、章邯、何元庆、尚师徒、田单等人率领三十多万马步混合兵团尾随其后,浩浩荡荡的杀向蓝马关。

为了避免亚历山大的巴比伦军趁机反攻莎车城,吴起留下苏烈、卢象升、沮授、蒯越等人率领十万兵马守城,面对着亚历山大麾下仅剩的十几万人马,就敌军算倾巢而出,也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大军刚刚启程,田单策马追上吴起建议道:“既然延嗣将军说情报是由杨家四郎提供的,应该不会有诈”

吴起一边策马一边抚须道:“杨家一门忠烈,七郎已经把杨延辉的事迹向我做了禀报,杨四郎可以做铁木真的妹夫,也可以为项羽效力,但我相信他绝不会拿着杨家的声誉做赌注诱骗我军。否则他不仅不忠,而且不孝!”

田单点头道:“元帅分析的有理,下官亦是认为此情报可靠。从莎车城赶到蓝马关大约两百五十里,而从蓝马关到木鹿城大约六百里。我军声势浩大,就算全力进军也需要两天才能抵达蓝马关城下;而项羽如果得到情报,快马加鞭,一天半就可以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军并无绝对把握拿下蓝马关!”

吴起傲然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军已在莎车城休养生息了三个月左右,在罗马军抵达战场之时,我军必须向大夏发起一次猛攻,就算项羽在蓝马关中也不会改变本帅攻城的决定!”

“可项羽身负万人之敌,千军万马中斩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如果有他在关上镇守,大夏军势必如虎添翼,士气大振,我军攻城的难度至少会增加一倍。如果没有项羽压阵,我军将会轻松许多,大大提高攻破蓝马关的把握!”田单手握马鞭,亦步亦趋的紧随吴起马后。

吴起双眸一亮,大笑道:“田参军既然这样说,想必有阻挡项羽返蓝马关的良策,快说听听。”

田单笑笑:“下官能有什么良策,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全军休养生息的这段时间我组织军中匠人制造了三百余盏孔明灯,并且勤加练习御空飞行的本事,已经能够做到收放自如。恰好今天刮起了西南风,我看不如让他们快马加鞭赶到蓝马关下,找个山头飞过关隘,在蓝马关通往木鹿城的必经之途设伏,能够射杀项羽最好,就算不能得手,阻挡一些时间也是极好的。”

吴起闻言大喜,满脸欢喜的向田单竖起了大拇指:“田参军干得好啊,关键时刻还是你能给本帅帮得上一臂之力!”

得到吴起的应允,田单立即将自己组建的伞兵队伍集合在一起,拿出玄奘大师绘制的地图,指着蓝马关西南方向的一座高山道:“此山名叫麦积山,山高约有三百余丈,尔等可以快马加鞭赶到山脚下,弃马登山,放飞孔明灯飞跃蓝马关,然后在木鹿城通往蓝马关的必经之徒伏击项羽。”

这支队伍答应一声,全都翻身上马,背着孔明灯,腰悬佩刀与诸葛连弩,在向导的引领下朝一百八十里的麦积山疾驰而去。

在派出了伞兵团之后,吴起率领的三十多万大军依旧昼夜急行,顶着凛冽的寒风杀向蓝马关,并于次日晌午逼近到距离蓝马关大约六十里的地方,而黄飞虎、姜松、杨七郎三员大将率领的先锋骑兵已经兵临城下。

蓝马关依山而建,城墙雄伟,东西绵延一百八十余里,犹如天堑一般截断了通往木鹿城的道路。要想继续向北进军,要么强攻拿下蓝马关,要么向西翻过笔架山,要么向东绕过怒海。

得知汉军突然大兵压境,守将季布、郭侃、慕容恪、石达开等人急忙吹响号角,率领了关内的五万兵马登上城墙,严防死守。

庞统则急忙修一封,由飞鸽送往木鹿城,向项羽禀报汉军兵临蓝马关城外的噩耗,看一切都如预料一般,吴起真的先向大夏国下手了!

蓝马关上五万大夏军弓箭上弦,刀枪出鞘,如临大敌。

六万汉军铁骑兵临城下后并不急于攻城,而是由弓骑兵在城下仰射,用密的箭雨骚扰城头上的守军,消耗其精力,为后面的主力大军攻城做好铺垫。

城墙下烟尘滚滚,人喊马嘶,数万汉军骑兵驰骋,用纷飞的箭雨攻击城墙上的守军。而大夏军也不甘示弱,用更加密集的箭雨应城下的汉军骑兵,一时间箭雨纷飞,犹如飞蝗一般在空中乱舞。

至傍晚时分,吴起率领的三十四万汉军主力终于抵达蓝马关城外,在城墙上远远望去,只见汉军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犹如蚁群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吴起亲自擂响战鼓,下达了进攻蓝马关的命令:“每十万人一队,持续攻城,不分昼夜,明日傍晚之前誓要拿下蓝马关!不破城池,决不收兵!”

“杀啊!”

随着吴起一声令下,黄飞虎、何元庆率领第一队攻城,姜松、张郃率领第二队,杨七郎、尚师徒率领第三队,爆发出震天动地的喊声,在弓箭手、冲城车、梯、霹雳车等各种武器的掩护下,犹如不可阻挡的洪水一般朝蓝马关发起了猛攻。

一瞬间,杀声震彻霄,弩箭在空中纷飞,滚石擂木从城墙上滚滚而下,霹雳车投掷出的巨石裹挟着呼啸的风声飞上城头,巨大的冲城车卷起飞扬的尘土,朝蓝马关的城门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撞击,声势骇人。

就在汉军猛攻蓝马关之时,庞统送出的飞鸽传送到了才返木鹿城不久的项羽手中,看完之后脸色顿时一变,就要离开木鹿城赶往蓝马关坐镇。

忽然侍卫报:“大王,苏擒丞相此刻正在门外求见!”

项羽双眉微蹙:“哦苏擒了?这段时间没有音讯,我还以为死在了去罗马的途中,带进看看他有何话说!”

片刻之后,一身便装的苏秦昂首阔步走进了大夏王府,朝项羽拱手施礼道:“项王在上,苏擒这厢有礼了!”

项羽冷哼一声:“哼我还以为你死在了去罗马的途中,倒是命大!”

苏秦发出一声诡笑:“呵呵看项王这话说的,苏擒为了促成反刘联盟,可谓煞费苦心,不惜奔波万里。大王这话说的,未免让人心寒啊!”

项羽亦是冷笑,忽然拔剑而起:“你休要在本王面前演戏,骆驼岭之战怕是与你脱不了干系,你信不信孤现在就把你剁成肉泥?”

苏秦一脸泰然:“大王要杀苏擒,易如反掌,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轻松。但苏擒死后,谁为大夏解围,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方才在王府门前得知吴起大军已经兵临蓝马关城下,若无罗马救援,大王又觉得凭大夏**万人马,还能支撑多久?”

项羽手中佩剑缓缓指向苏秦咽喉,一字一顿的道:“至少能够支撑到我一剑刺死你!”

“大王且慢!”

正在剑拔弩张之际,胡须花白的吕望大踏步的走了进,并上前夺下了项羽的佩剑:“大王暂息雷霆之怒,请以大局为重。”

项羽虽然恨不能将苏秦千刀万剐,以报骆驼岭之仇,但也知道在四十万汉军攻城的情况下不能凭意气用事,只能恨恨的收剑归鞘:“苏擒,你给我记着,我项羽迟早会替骆驼岭战死的将士讨一个公道!”

苏秦也不辩解,因为那没用,还不如开门见山的承认:“不错,骆驼岭的确是我和庞士元、石达开、慕容恪、杨延辉等人策划,为的就是让大王与刘辩开战。否则他们万里迢迢到大夏又有什么意义?只是苏某没料到吴起竟然倾巢而出,以至于给大王造成了巨大损失,这绝非苏擒本意,只是为了想让大王看清吴起的狼子野心而已。”

闻讯赶的吕雉在门外听了苏秦的话暗自佩服,只是一句话便让项羽和手下的武将心生嫌隙,这纵横能力实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吕望沉声道:“苏擒,你休要在这里信口开河,骆驼岭之事,我与大王自会彻查清楚,不会放过一个奸人,亦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既然你自称从罗马归,先把刘邦的条件向大王道吧?”

苏秦站的笔直,朗声道:“刘邦大人只有一个条件,请大王送王妃虞氏去罗马城做人质,如此方能证明大王的诚意。”

“你说什么?老贼安敢辱我!”

项羽忽然暴怒,刚刚归鞘的佩剑闪过一道寒光,瞬间就斩下苏秦一条臂膀,殷红的鲜血犹如喷泉般喷射而出,洒了一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