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二十一 汉军已略地,四面悲歌声!

一千三百二十一 汉军已略地,四面悲歌声!


                苏秦在见项羽之前还在犹豫是不是该见他,若是项羽听了刘邦的条件会有怎样的反应?但听说四十万汉军压境,苏秦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机会了,所以毫不犹豫的跑大夏王府求见项羽,没想到还是迎了断臂的厄运!

一截断臂跌落在地,手指还在不停的抽搐收缩,汹涌喷出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苏秦的衣襟,本谈笑风生的苏秦脸色瞬间变得蜡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整个人痛苦的跪倒在地,身体蜷缩了起,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啊”

项羽还想逼上前去,吕望急忙上前阻挡:“大王且慢,暂息雷霆之怒,万万不可意气用事!”

苏秦忍着剧痛破口大骂:“项羽,你这个有勇无谋的匹夫,嚣张倨傲,自以为是,用不了多久,势必会步你祖宗的后尘,被人乱刀分尸!”

“就算我死无葬身之地,也可以在此之前把你碎尸万断!”项羽脸色铁青,虬髯倒竖,提了佩剑就要上前把苏秦剁成肉齑。

吕望急忙拼命阻拦项羽:“大王万万不可,汉军已经猛攻蓝马关,如果没有外援,大夏势必灰飞烟灭。苏秦虽然可恶,但现在还不到杀他的时候啊!”

项羽咆哮道:“可是你听到刘邦的条件了么?竟然让我送女人过去!我项羽可以把虞姬杀了,可以把虞姬休了,却绝不能送她去做人质!”

“大王啊!”吕望颤抖着花白的胡须,声嘶力竭的苦谏,“舍一妇人,而救整个国家,有何不可?”

“老匹夫,你也这样说?”

项羽双眼圆睁,四个眸子瞪的滚圆,嘶吼一声,猛地把吕望提了起,就要摔出门外,“我视你做相父,你却这样对我?”

吕望没料到项羽竟然会有这样的反应,竟然会辱骂自己老匹夫,甚至还要把自己摔出去。自己多年为了大夏呕心沥血,夙兴夜寐,一手操持军国大事,却连说一句推心置腹的话都要受到辱骂,甚至遭受死亡威胁,心中顿时生出一阵悲怆,不由得泪湿眼眶

“吕望一心为了大夏,大王若要杀我,何须亲自动手?”吕望颤抖着花白的胡须,黯然说道。

“大王果然是铁血男儿!”

旁边的吕雉看的热血沸腾,落井下石的为项羽呐喊一声。这个男人虽然鲁莽,但的确有情有义,若是一把摔死了吕望这个老贼,再送走了虞姬,这大夏岂不就成了自己的天下?

刚刚到的耶律楚材与其他几个文官急忙跪地苦谏:“大王,相父一心为国,请切息雷霆之怒,万勿自毁长城!”

门外忽然响起虞姬的声音,只见一脸憔悴的她踉踉跄跄的到堂前跪倒在地,哽咽道:“大王,请勿伤害相父!臣妾对不住你,我与钟离昧暗生暧昧,愧对大王。我也是汉朝皇帝派的奸细,只为说服大王归汉并窃取情报,但这些年大王对臣妾恩宠有加,让我倍感惭愧,愿出使罗马,促成反刘联盟!”

项羽举着吕望的手在颤抖,想要仰天发出一咆哮,最终却化为一声呜咽,缓缓的将吕望放在地下,嘶声道:“孤去前线杀敌,与罗马结盟之事,全部委托相父一手处理!”

项羽话音未落,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大堂,一刻也不想停留!只是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高傲的战神在背对众人的时候,眼角潸然泪下。

就算自己力拔山兮又能如何?就算自己万夫难敌又能如何?就算自己能够徒手伏虎又能如何?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就连相父都不能全心全意的支持自己,凭一个人的力量又如何与天意抗衡?

“大王,等等我!”

看到项羽大步流星的出了议事厅,吕雉唯恐自己留下会遭到吕望的报复,急忙飞也似的跟了上去,“大王,等等我,无论你如何做,驹娥都会支持你。”

马蹄声“哒哒”,项羽手提升龙破城戟,胯下踢乌骓,引领了数十骑随从出了大夏王府,风驰电掣一般出城向南而去。吕雉也不管项羽怎么看自己,牵了一匹白马,犹如狗皮膏药一般紧紧追随。

“这女人不好对付啊!”吕望看着吕雉缠着项羽出门而去,不由得抚须叹息。

在耶律楚材的指挥下,已经有医匠过给苏秦紧急止血包扎,一阵手忙脚乱的治疗后,总算缓缓苏醒了过,脸色苍白的破口大骂:“项羽这个无谋匹夫呢?还不是最终接受了条件?你项羽算个什么东西,不仅仅是莽夫,而且还是懦夫!”

吕望用冰冷的目光盯着苏秦,沉声道:“你落得这般下场,也算是咎由自取!大王没有杀了你祭奠骆驼岭七万多将士的在天之灵,已经算是对你仁慈。你修养几日,待伤势好转一些便带着王妃踏上西去罗马的旅途吧!”

苏秦捂着伤口,咬着牙咆哮道:“现在就走,给我准备马车,配备你们大夏最好的医匠,最好的药物。如果我苏擒死了,你们整个大夏都要为我陪葬!”

“苏丞相何必急于一时,修养三五日再走吧?”吕望抚须沉吟道。

苏秦半是咆哮,半是惨叫:“有这么一个愚蠢的君主,我一刻也不想再停留!算我苏擒高看了他项羽,原是个和他祖宗一样的无谋匹夫!”

见苏秦说得如此决绝,吕望挑选了几个医术精湛的医匠,备足了上等的药物,准备了两驾舒适的马车,挑选了两百忠心耿耿的侍卫,以及十名婢女,吩咐他们跟着王妃踏上西去罗马的旅途。

苏秦被先被抬进了马车,换了一身素妆的虞姬跪倒在吕望的面前,垂泪道:“相父,妾身这就去罗马了,此去迢迢万里,不知有生之年还能否与大王相见。我不在的时候,请相父多多照顾大王,虽然他的脾气容易暴躁,可他的心底却比任何人善良”

天空隐晦不明,阴漠漠,呼啸的北风扑面而。

有零星的雪花沫子黯然跌落,落在虞姬的青丝上,落在虞姬的额头上,落在虞姬的嘴唇间,似乎是如此滋润,那般甘甜,可惜从今以后自己再也见不到大夏的雪花了!

虞姬忽然在雪花中翩然起舞,凄声绝唱:“汉军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忽然跪倒在地,泪水长流,一任飘扬的雪花落在身上,轻声呢喃道:“我虞婉白今日不能横剑自刎,却愿为大王远走西方,只为换大王绝地反击!大王心中,虞姬最重,虞姬心中,大王又何尝不是?为了大王,臣妾何惜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吕望亦跪倒在地,向虞姬叩拜道:“老臣今日在这里代大夏的所有子民感谢王妃的深明大义!若大夏不亡,王妃便是救国之母。吕望在此起誓,有生之年定然要还你公道!”

听了吕望的话,耶律楚材等文官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一起跟着吕望跪地叩首。然后所有的侍卫、宫女都跟着跪拜,纷纷扬扬的雪花中,所有人一起跪送王妃。

虞姬缓缓起身,尽量露出最美的笑容,向所有人挥挥手:“你们都起吧,日后要好好辅佐大王,我在罗马会等待你们的好消息!”

虞姬轻撩罗衫,钻进了马车之中。伴随着粼粼的马车声,在两百名侍卫的簇拥下缓缓离开了大夏王府,朝木鹿城南门行驶而去。

“呜呜王妃,你要保重!”

望着马车渐行渐远,伊人远去,所有的宫女们终于泣不成声,一个个泪如雨下。

吕望缓缓起身,将耶律楚材等人一一搀扶起,语重心长的道:“诸位同僚,难得虞王妃如此深明大义,我等可要尽心竭力的辅佐大王共渡难关,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如此才能不辜负王妃的这番牺牲啊!”

所有人都轻轻点头,面对着倾巢而的汉军,泰山压顶般的攻势,每个人都心中仓惶,实在难言有必胜的把握。

项羽带着数十骑快马加鞭,冒雪狂奔了两百余里,前方出现岔路口,项羽蹙眉思忖道:“小路比驿道近了八十余里,大伙儿随我走小路,一定要在明日天亮之前抵达蓝马关!”

随着项羽纵马当先,一行数十骑踩踏的泥浆飞溅,并没有选择走官驿大道,而是选择了相对崎岖,但路途却更近的小道,扬鞭策马,急驰狂奔。

就在项羽后方相隔一百多里的地方,就是苏秦、虞姬一行,正在苏秦的督促下顺着驿道向南疾行,准备从蓝马关城北十里的小镇向西,绕道喀山城再奔罗马。

一路上苏秦被痛的杀猪一般的惨叫,在马车里不停地咒骂:“项羽匹夫,有勇无谋,早晚必重走项藉之路,少不得被人五马分尸!我苏擒看着你,你的下场将会比我惨一千倍,一万倍!”

(ps:虞姬为了项羽不惜自毁清誉去罗马做人质,难道这不是爱情么?为何非得横剑自刎才叫爱情,真是无法理解

最后说一下游戏,上次青铜说去玩不败传说,不少兄弟齐声响应,28号风再起,青铜这次会抽出时间和大家一起玩,反正升级不需要经验,码字间隙玩一下,这次去逐日区赵国,名字还是带“青铜”二字,青铜在此拜谢。)(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