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一十一 名将还朝

一千三百一十一 名将还朝


                “我还不想活了呢,今日杀一个赚一个!”

刘裕暴喝一声,一个箭步窜上前去,把站在最前面的一名锦衣卫踹倒在地,伸手夺了绣春刀,手起刀落,人头滚落在地。

“小心应付,这厮武艺了得!”

李元芳急忙后退一步,挥手示意锦衣卫向前冲锋。

“杀啊!”

虽然刘裕的身手大伙儿都看在眼里,但仗着本方人多势众也不怕刘裕一个人能够翻起多大的浪花,纷纷呐喊着举起绣春刀扑了上去,群起而攻之。

刘裕闪转腾挪,出刀如风,每一次刀剑交鸣之后都会砍翻一名锦衣卫,喷溅的血液在空中飞舞,从天而降落在李香香雪白的胴/体上,宛如一朵朵绽放的妖艳之花,凄美至极,妖艳至极!

“啊哇喔”

每次人头飞起,每次残肢乱舞,每朵鲜血落在身上,李香香都会闭着眼睛大喊大叫,比之前经历过的高潮还要高潮一万倍。

作为潇湘馆的头牌,李香香经历过得男人可谓数不胜数,但被剥光了看百十人大开杀戒,这还是头一次,简直是做梦都无法想象的场景!

一夫拼命万人难敌,穷凶极恶的刘裕将生死置之度外,一口绣春刀挥舞的寒光闪烁,拼着肩头中了一刀,连续砍翻了二十余名锦衣卫,直杀的尸横满堂,血溅遍地。

李元芳手持镶金绣春刀,并没有急于上前厮杀,而是站在门口观战,发现一时间奈何不得刘裕,遂大喝一声:“房间太小,我们人多的优势无法施展,兄弟们退出屋外!”

得了李元芳一声令下,锦衣卫们纷纷退出房屋,各自握紧了刀剑将“宋居”的客堂团团围住,另有部分锦衣卫掏出连弩在四周或蹲或站,将连弩拉得“吱呀呀”作响,只等刘裕出便乱箭齐发。

刘裕也知道自己倘若冲出门去,就会遭到锦衣卫群起攻之,猛虎难敌群狼,好汉架不住人多,反正今日横竖都是死,索性耗在房间里便是,这样还能多拉上几个垫背的。

“刘寄奴滚出!”

李元芳手握绣春刀大声吆喝,见房屋中没有任何动静,挥手下令:“向房间里投掷烟火,把刘裕逼出!”

“诺!”

锦衣卫答应一声,迅速的把冒着浓烟的火把丢进房间里,顿时浓烟滚滚。

刘裕在房间里咆哮道:“尔等每向房间里投掷一根火把,我便在这***的身上割一刀!”

刘裕话音刚落,房间里边响起李香香凄惨的叫声以及求救声:“李大人救命啊,这恶徒要把我凌迟了啊!”

李元芳面露为难之色,通过白天的表现,自知不是刘裕的对手;虽然锦衣卫人多势众,又有强弩助阵,可刘裕龟缩在房间里不出,人多也派不上用场。但如果这么多人眼睁睁的看着李香香死在刘裕的刀下,只怕传出去有损锦衣卫的威名。

就在李元芳左右为难之际,忽然一声叱咤,一个矫健的身影疾驰而,只见他手持一柄银色佩剑,身穿飞鱼服,足登鎏金皂靴,正是锦衣卫副统领展昭展雄飞。

“兄弟们让开,让我收拾这恶徒!”

看到展副统领抵达,锦衣卫们一片欢呼:“展统领的正是时候,小的们就等你出手了!”

展昭一个箭步冲进屋内,只见刘裕正手持绣春刀站在李香香身边准备行凶,叱咤一声,手中长剑裹挟着呼啸风声,一招金鸡独立,奔着刘裕咽喉刺,其疾如风,其迅若雷。

见展昭身影飘忽,出手如风,刘裕知道了劲敌,急忙舍弃了李香香,拉开架势,挥刀格挡,有惊无险的化解了展昭的迎面一剑。

“叮咚展昭特殊属性‘巷战’,于庭院、街巷、房舍等地形厮杀之时武力+3,基础武力96,当前武力上升至99!”

刹那间两人厮杀在一起,刀剑往,寒光闪烁,闪转腾挪,呼啸叱喝,直杀的难解难分,惊心动魄。

刘裕毕竟是马上的武将,更加擅长沙场冲锋,在房屋内对阵锦衣卫这些喽啰之时劣势还不会暴露,一旦遇见展昭这样擅长巷战的用剑高手,很快就将缺点暴露无遗。

两人你我往的缠斗了三十余招,展昭卖个破绽,身子滴溜溜一转,突然自桌子下面钻出,一剑刺在刘裕的腿弯,登时不支,单膝跪倒在地。

刘裕闷哼一声,反手一刀奔着展昭的脑门劈出,被展昭就地一滚闪开,同时左脚踹出,正中刘裕的另一只腿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按照大汉律法,杀人者偿命!”

一直守候在门外的李元芳抓住机会,一个箭步窜进屋内,手中绣春刀像一柄剑般插进了刘裕的胸膛,瞬间刺破心脏,透背而出。

“只恨未能战死沙场,却死在你们这些宵小之辈手中,我心实在不甘哪!”刘裕跪倒在地仰天怒吼,双手死死抓住插进胸膛的绣春刀,即便停止了呼吸也是不肯放手。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刘裕复活碎片一枚,目前拥有的复活碎片上升到10枚,复活点2690个,愉悦点45个,仇恨点68个。”就在刘裕咽气之际,正在乾阳宫准备入寝的刘辩同时收到了系统提示。

对于锦衣卫的效率刘辩表示满意,同时也掌握了赵光义与上杉谦信死亡的消息,真是让人啼笑皆非,看这个晚上可以踏踏实实的睡个安稳觉了。

在一下子除掉了赵光义、多尔衮、刘裕、上杉谦信这些冗余人员之外,帝牢内还有秦始皇嬴政、隋文帝杨坚、唐高祖李渊、宋太祖赵匡胤、明太祖朱元璋、清世祖皇太极,全部都是开国皇帝。多余的人员只有窝阔台与凯撒,如果下一次还需要拿人开刀的话,想就是窝阔台了!

后日就是太子纳妃之日,刘辩大清早起就得到消息:“启奏陛下,岳元帅从洛阳了,目前已经从风陵渡过了长江,正朝金陵快马驰!”

刘辩闻言精神一振,抚须感慨道:“哦岳元帅了?掐指算算,岳元帅从跨江征袁术之时就出征江北,先后攻克庐江、汝南、宛城、襄阳等重镇,扼守大汉门户将近十年。今年又连拔许昌、陈留、虎牢关等要塞,居功至伟,不在李靖之下。对于这位十年没有归京的大汉砥柱,朕必须给予最高规格的待遇!”

说到这里,刘辩挥手下令:“召集满朝文武,随朕出城迎接岳元帅!”

刘辩身穿龙袍,头戴帝王冕,乘坐六驾马车,率领着左丞相王猛、右丞相刘基、司空孔融、吏部尚鲁肃、户部尚糜竺、吏部尚张居正、刑部尚狄仁杰、工部尚长孙无忌、农部尚徐光启、学部尚步骘、署理医部尚顾雍、御史中丞魏徵、金陵府府尹包拯、兵部侍郎张良等文官,以及孟珙、张巡、廖化、宇文成都、文鸯等武将,并派人通知了岳飞家眷,浩浩荡荡的出了金陵城向北迎接。

刚刚出了金陵城向北走了三四里路程,便看到尘土飞扬,有一支数百骑的队伍簇拥着数驾马车自北方而,为首大将正是岳飞。

看到天子的銮驾亲自出城迎接,岳飞面容为之一动,急忙翻身下马,趋前几步跪倒在地:“微臣岳飞参见陛下,臣何德何能,竟敢劳烦陛下亲自迎接,真是诚惶诚恐!”

刘辩跳下马车,亲自扶起岳飞放声大笑:“哈哈岳元帅这话说的客气了,你与李靖、吴启都是朝廷的泰山北斗,扛鼎栋梁,不管是你们谁到金陵,朕都必须亲自迎接!”

岳飞感慨万千:“自襄阳破孙策之时与陛下分别,弹指间已经过了四年,陛下龙威更胜从前,实在让岳飞倍感欣慰!”

刘辩握着岳飞的手感慨道:“是啊,四年前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拿下襄阳,擒杀孙策。四年之后,我军已经鲸吞整个整个南方大陆,将贵霜帝国纳入版图,并把战线推进到了安息战场。而在国内也拿下了荆、益、雍、凉、司等各州,收复东西二京长安、洛阳,可谓功绩赫赫,震铄古今啊!”

岳飞抱腕道:“一切全赖陛下运筹帷幄,掌控全局,才让我大汉成为空前绝后的王朝!”

“呵呵岳爱卿谬赞了,朕虽然有些功劳,但还是靠着你与李靖、吴起的统率,以及百万将士的浴血奋战,才让我大汉的旌旗插遍四方!”

刘辩一边谦虚,一边扭头吩咐群臣道:“诸位爱卿,快拜见岳元帅!”

岳飞自十年之前跨过长江北伐袁术,自那之后再也没有还过朝,满朝文武认识这位天下名将的并不算多,也就刘伯温、廖化、孔融、鲁肃等早期的从龙之臣,其他的包括左丞相王猛在内,都没有和岳飞见过面。

此刻面对着这位威震天下,拱卫大汉门户的名帅,谁也不敢托大,在王猛的带领下一起作揖施礼:“吾等见过岳帅,这些年元帅辛苦了!”

岳飞急忙作揖还礼:“诸位同僚请勿多礼,岳飞这厢还礼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