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二十四 无心插柳

一千三百二十四 无心插柳


                不得不说,苏秦的体质真是让人钦佩,甚至就连苏秦都有些佩服自己的毅力。

在被项羽斩断一条胳膊之后,经过医匠的包扎治疗,竟然能够立即踏上远去罗马的旅途,这让苏秦心中都忍不住道一声,“厉害了,我的苏丞相!”

比起快马加鞭的项羽一行,苏秦等人自然要慢了一些,但胜在驿道宽阔平坦。除了三辆分别拉着苏秦、虞姬以及婢女的三辆马车之外,其余的侍卫全部骑马,在苏秦的催促下倒也不算太慢。

苏秦之所以走的这般匆忙,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出大夏,最怕的就是项羽突然反悔,派人把虞姬追了去,那样自己将会前功尽弃,这条胳膊白断了。只要把虞姬带到罗马,甚至不需要那么远,只要和已经进入了安息帝国境内的刘秀大军会合,这桩联盟就算板上钉钉了。

到那时,即便刘邦这个盟主许诺自己的配五国相印无法实现,最起码自己也能在刘邦手下混个一官半职,不像现在这般落魄。洛阳朝廷已经灰飞烟灭,自己在大夏随时都有丢掉性命的危险,纵观整个天下,也只有罗马城才能容得下自己。

想到这里,苏秦就忍不住从马车里探出头:“快点,快点,再快一点!若是迟了,被汉军攻破了蓝马关,咱们就乖乖的做俘虏吧!”

虞姬在后面的马车里听到苏秦的吆喝,不由得秀眉紧蹙,忧心忡忡,心里不停的默念:“蓝马关是南方的重要屏障,大王已经亲自去镇守,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被攻破吧?”

队伍又向前走了三十余里,斜阳逐渐西沉,南面距离蓝马关还有四十里左右的路程,已经隐约能够听到厮杀声,可以想象战事该是何等惨烈?

道路逐渐狭窄起,两侧山峦起伏,山上不时有鸟鸣猿啼之声,光秃秃的树枝随着呼啸的寒风不停的摇摆,发出“噼里啪啦”的抖动声。

“嘶苏丞相啊,这气氛有些诡异啊!”为首的校尉一脸警惕的勒马带缰,与马车里的苏秦商量,“天色已经黑了下,要不咱们后退五里,在刚刚路过的小镇暂时盘桓一夜,明日再走如何?”

苏秦两眼一瞪,没好气的道:“若耽误了时辰,破坏了联盟,你担待的起么?我这个断臂之人还没有喊累,你倒是打起了退堂鼓,难道你们大夏的将士各个都是这般贪生怕死么?”

校尉碰了一鼻子灰,只能悻悻的道:“得了,苏丞相,好心当成驴肝肺,就当小人什么也没说。你说走,咱就走,反正有个三长两短大伙儿谁也跑不掉!”

校尉一声令下,两百名侍卫纷纷点燃松明火把,继续在黄昏中前进,准备直到蓝马关北面的路口右转之后再寻个地点休息。

风吹,驿道两侧的枯树杂草啪啪作响,偶尔夹杂着一声狼嚎,让人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

忽然一声“梆子”响,在此埋伏的三百名汉军弓弩手同时跃出,手持诸葛连弩朝脚下的大夏士兵猛射。顿时箭如雨下,犹如飞蝗一般密集。

一弩十箭,犹如连珠一般射下,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猝不及防的大夏士兵纷纷落马。

而且这些经过改良的诸葛连弩射击速度极快,一支接着一支,毫不停顿,三百名弓弩手所起到的杀伤力甚至要超过一千名弓箭手。一波爆射过后,两百名大夏侍卫至少被射杀了一百三十余人,只剩下六十余人勉强逃过一劫。

只是这些人已被吓破了胆,也不知道山顶上有多少伏兵,除了十几个死忠之外其他人见势不妙,纷纷拨马逃窜,朝木鹿城仓惶逃命。

“速速保护王妃撤退!”

十几个忠心耿耿的死士挥舞刀剑拨打雕翎,驱赶着马车就要掉头逃跑,情况紧急,一时间也没人顾得上另外一驾马车里的苏秦。

听说这支队伍并非项羽亲自统率,但是好像有个王妃在马车里,也算不虚此行,汉军当即呐喊一声从驿道两侧的山坡上冲了下,拦住了去路。

一阵血肉横飞的厮杀,剩下的十几名卫士全部死在汉军刀下,遍地尸体,除了逃跑的数十人之外,几乎全部团灭。

苏秦做梦也没料到居然在这里撞见了埋伏,灵机一动跳下马车,捂着伤口施礼道:“唉呀莫非诸位将士就是汉军吧?在下亦是汉人,在大夏国经商多年,被这些匪徒抢了财产不说,还砍断了我一条臂膊。若非诸位军爷搭救,只怕我命休矣!”

苏秦一边作揖拜谢,一边缓缓挪步,企图趁乱开溜:“小人家中还有妻儿老小在等我去,救命之恩,改日再报,改日再报!”

虞姬同样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上了埋伏,看自己这趟罗马之行是泡汤了,心中不由得喜忧参半。喜得是再也不用担心刘邦染指自己,忧的是如果联盟无法达成,谁又为大夏力挽狂澜?

忽然看到苏秦正准备开溜,虞姬不由得心头火起,撩开车帘大喊一声:“莫要放此人离开,他就是从洛阳跑到西域兴风作浪的苏擒,抓住他!”

带队的武将正是大汉国舅薛戟,也是美人薛灵芸的弟弟,听了虞姬的话,登时飞起一脚将苏秦踹倒在地,跌的鼻青脸肿:“好你个卖国逆贼,差点被你蒙混逃走!身为汉人,你竟敢吃里扒外,跑到西域勾引异族,当真是大逆不道,看我不把你送朝廷,处以五马分尸之刑!”

几名汉兵一拥上前,把只剩下一条臂膀的苏秦捆了个五花大绑,齐声叱喝道:“叛国逆贼,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则把你另外一条胳膊也砍断!”

苏秦仰天大笑:“哈哈你们才是叛国逆贼,你们的皇帝乃是僭越称帝,你们全部都是逆贼,我们洛阳朝廷才是正统!只可惜我苏擒无力天,不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却阴沟里翻船被你们这些小喽啰捉了,我死不瞑目!”

薛戟年少气盛,听了苏秦的话不由得勃然大怒:“你个汉奸卖国贼,竟敢辱骂我姐夫?我这个国舅不发威,你当我是菩萨?”

话音未落,薛戟一剑劈出,正中苏秦右臂,登时又将仅剩的一条臂膊斩断,跌落在地,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苏秦惨叫一声,两眼一黑,登时一跤跌倒,晕死了过去。

旁边的副将提醒薛戟道:“薛国舅,若这人真是苏擒,留着大有用处,可不能让他这么轻易死了。”

苏秦乘坐的马车里还有两名随行的医匠,此刻早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听了薛戟与副将的对话,急忙争先恐后的跳了下,哀求道:“将军饶命,将军饶命,我两人皆是医匠,愿意保住苏丞相的性命,只求高抬贵手,饶我二人不死。”

薛戟上下打量了两名医匠一眼,见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之辈,方才点头道:“若能保住这个汉奸的性命,饶你们不死!若是不能,全部陪葬!”

在汉军士卒的帮助下,两名医匠七手八脚的把苏秦抬进了马车之中,又是止血,又是包扎伤口,又是灌药救人,忙活了大半个时辰,苏秦总算悠悠醒。

连续的重创让苏秦脸色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几乎有气无力,在马车中呻/吟道:“士可杀不可辱,杀了我,杀了我,速速杀我!”

薛戟双臂抱在胸前,冷哼道:“你还真把自己当丞相了,你说杀了你就杀了你?像你这种叛国逆贼,必须送京城交给刑部审判,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两条胳膊都断了,倒是不怕你自杀。”

薛戟又上前打量着同样脸色憔悴,疲惫不堪的虞姬,不禁为她的绝世容貌所震撼,不由自主的恭敬三分,施礼道:“莫非这位夫人就是大夏王妃?在下汉将薛戟,这厢有礼了!”

虞姬为求自保,干脆直接将身份挑明:“敢问薛将军可知道你们大汉有个叫做虞芷若的美人?我是她的亲生姐姐,这些年与她一直信往,奉了大汉天子的旨意劝说项王归汉,只是未能说服项王。”

薛戟大出意料之外,对虞芷若的话半信半疑:“虞王妃所言是真是假,小将不敢妄下定论,我且将你暂时监押,头交给我家元帅处置。”

此刻尚且不知道蓝马关战事如何,为了避免大夏军前救人,薛戟干脆率部爬到山上躲了起。又派遣了斥候向南刺探战事的发展,联络本方主力大军,并设法把捕获大夏王妃与苏擒的消息禀报给吴起。

等到半夜时分,只见山坡下火把闪烁,马蹄轰鸣,震彻的地动山摇。

原是汉军已经攻破了蓝马关,得到斥候禀报的吴起喜出望外,急忙派遣张郃、章邯二将率领三万骑兵前寻找薛戟等人,并把无心插柳抓到的苏秦与大夏王妃带蓝马关审问,看看能否得到意外的收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