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一十 狂收死亡碎片

一千三百一十 狂收死亡碎片


                “刘寄奴,你这话说得也太不讲理了吧?”

赵匡胤被刘裕咄咄逼人的气焰激怒,反手扭了刘裕的臂膊就了一个背摔,“大丈夫要赢得起输得起!怨天尤人,推卸责任,为失败找借口算什么英雄好汉?”

刘裕纵身一跃,将赵匡胤背摔的力道尽皆化去,咆哮道:“你赢得起输得起,可我失去了男人最重要的东西!你们兄弟可以在这里争风吃醋,而我只能饱受屈辱!”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昔日称兄道弟的盟友此刻怒目相向,拳脚如电,复杂多变的招式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兔起獾落,拳脚往,恶战了三十余招依旧不分胜负,多尔衮不敢轻举妄动,索性站在一旁静观其变,打算等刘裕累了之后坐收渔翁之利。

当支撑到五十招左右的时候赵匡胤逐渐落在下风,渐渐的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但看到双眼血红的刘裕仿佛一头准备噬人的猛兽,知道不让他发泄一番决计不会善摆干休。索性护住要害部位,暴露出臀部、背部、肩部等皮糙肉厚的地方让刘裕暴揍一番,一边挨打一边后退,“德舆兄弟,你发泄完了么?”

刘裕对赵匡胤一阵拳打脚踢,总算发泄完毕,突然飞起一脚踹向旁边蓄势待发的多尔衮,“胡狗,该你了!”

多尔衮猝不及防,被刘裕一脚踹中胸口,登时跌倒在地。幸好他自幼练习摔跤,在地上摸爬滚打的功夫远超常人,当下一个赖驴打滚爬了起,咆哮一声,迎着刘裕扑了上去,“寄奴小儿,休要猖狂!”

一时间风声霍霍,拳脚生风,刘裕功夫扎实,招式多变;多尔衮沉着应战,靠着摔跤的要诀耐心周旋,你我往,咆哮叱喝,周旋了四五十回合,难分胜负。

“看不出这鲜卑狗倒是极善肉搏,我当欲擒故纵,给他一个重创!”刘裕逐渐被激起了心头怒火,在心中暗自算计着该如何给多尔衮留下永生难忘的伤害!

刘裕心下打定主意,拳脚便不动声色的懈怠了下,眼看逐渐落在下风,让多尔衮愈战愈勇,慢慢控制了场上的局势,更是精神抖擞,吼声如雷。

“唉呀……难不成这场比试要被驴打滚拔了头彩?大哥快想想办法啊!”赵光义捂着肿胀的嘴唇,又急又怒,眼看着昔日的小伙伴扮猪吃虎即将抱得美人归,实在心有不甘。

赵匡胤挨了刘裕一顿老拳,遍体淤青,此刻听了赵光义的话不由得勃然动怒,抬手扇了赵光义一个大耳光:“不成器的东西,给我住口,今天要被你把老脸丢尽了!”

“哈哈……打得好,真是个惹人厌恶的苍蝇,就连自己的兄长都看你不顺眼,可知你的人品有多差了。”上杉谦信捂着红唇大笑,一脸嘲笑的表情。

“你给我等着!”

赵光义满腹委屈的转身就走,今天自己是没戏了,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帝牢里的锦衣卫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正在搏斗的刘裕与多尔衮身上,任凭赵光义自行离去,反正要想走出帝牢至少要过三层关卡,外面还有数百名全副甲胄的禁军把守,不怕赵光义插翅逃走。

赵光义恨恨的离去,片刻之后居住的“宋”已经遥遥在望,恰好途径上杉谦信居住的“日窝”,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的人妖今天竟敢屡次羞辱我,既然你住的地方叫做日窝,老子便让你如愿以偿!”

一念及此,赵光义瞅瞅四下里无人,而“日窝”的院门正好半敞着,便鬼鬼祟祟的钻了进去,直奔窑洞做成的居室,猫腰钻进了床底,静等上杉姐姐归。

“管他后果如何,先出一口心中的恶气再说!”

就在赵光义钻进上杉姐姐的床底之时,较武场上风突变,心怀仇恨的刘裕以退为进,欲擒故纵,趁着多尔衮以为胜券在握有些大意之际突然发难,右腿膝盖以千钧之力狠狠的撞向多尔衮的裆部。

只听多尔衮一声惨叫,***登时被生生撞裂,当场口吐白沫,瘫倒在地,整个人不停地抽搐,犹如癫痫发作一般。

刘裕一击得手,指着在场众狱友放声大笑:“哈哈……这下总算有人陪我做伴了,尔等给我记住,谁要是再敢取笑我,早晚让你们变一样下场。”

多尔衮生死不知,李元芳急忙派锦衣卫抬起送进“清舍”,并派人召唤御医紧急救人。陛下也没说怎么处置这些人,万一死了不好交代。

刘裕却不管这些,用凶狠的目光扫视在场众人:“还有人和我争么?这江东名妓今夜就是我的了!”

李香香明显被刘裕的凶恶吓坏,而且这还是一个变成太监的男人,还不知道这个夜晚会怎么折磨自己呢,急忙可怜兮兮的向李元芳求救:“李大人,这人太凶恶,我有些害怕,你放我回去吧?”

刘裕却大步流星的上前一步拦腰抱了李香香就直奔居处而去:“凭你一个千人骑万人睡的***也敢看不起我?天子一言九鼎,谁敢出尔反尔?”

刘辩在城楼上目睹了整个经过,虽然听不清这些人的对话,但却看出刘裕、赵光义、多尔衮这些武夫都会给帝牢带不安定的因素;而且这些人都不是开国皇帝,留着也没什么用处还要浪费朝廷的粮食养着他们,不如借这个机会除掉算了!

刘辩面色阴冷,附在郑和耳边叮嘱一番,郑和连连点头,马上下了城楼安排去了,而刘辩则抖了抖披风,下了城楼朝麟德殿返程而去。

冬天的白昼格外短,很快日薄西山,天色变黑。

多尔衮被刘裕打成重伤,生死未卜,包括嬴政、朱元璋等人在内的囚犯心有余悸,心中暗自沉吟,“这刘寄奴被阉之后性格已经有些变/态,日后可千万莫要招惹到他!”

李元芳忙着指挥锦衣卫把多尔衮抬回清舍救人,而其他的囚犯则在锦衣卫的监视下各回各窝,各自回家去撸,只有失去了能力的刘裕抱得美人归,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的嘲讽。

上杉谦信施施然走进院落,大门旋即被锦衣卫上锁,一脸阴郁的钻进自己的窑洞,掩了房门,恨恨的道:“刘辩,若我上杉谦信有生之年能够逃出去,定然将你对我的羞辱加倍偿还!”

赵光义蹑手蹑脚的从床下钻了出,从背后出其不意的抱住了上杉谦信,狞笑道:“哈哈……死人妖,让你嘲笑我,老子说过要把你先奸后杀!”

“何人?”

上杉谦信大惊,猝不及防之下被赵光义一个抱摔撂倒在床上,凭借着孱弱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想要放声大叫,却已经被赵光义捂住嘴巴,压在身下。

“唔唔唔……”

上杉谦信悲愤欲绝,拼命挣扎,奈何根本无法挣脱赵光义的魔掌,被扯破了衣衫,露出了雪白细腻的肌肤。

赵光义狞笑着褪去衣衫:“哈哈……让你再嘲笑我啊,老子x过不少女人,这还是第一次x人妖啊,哈哈……!”

一阵“啪啪”之后,赵光义如释重负,狞笑着望着瘫软在身下的上杉谦信,“嘿嘿……还别说,你这人妖身材真是不错,若换上女装定然能够招蜂引蝶……”

“无耻之徒,竟敢辱我!”

受到奇耻大辱的上杉谦信忽然暴起,从床榻下面摸出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破了赵光义的心脏,登时血流如注,犹如泉涌。

“你……你竟然……有胸器?”

赵光义捂着伤口踉踉跄跄,颓然无力的跪倒在地,双目圆睁,死不瞑目,呼吸却已经永远的停止。

“我上杉谦信好歹也是倭国一方诸侯,如今却遭到汉人如此羞辱,我活在世上还有何意?”

话音落下,上杉谦信举起带血的匕首狠狠的刺进自己的胸膛,一刀毙命,同样缓缓倒在了地上,结束了屈辱的一生。

“叮咚……恭喜宿主收获上杉谦信、赵光义复活碎片各一枚!”

正在后宫与嫔妃用膳的刘辩闻言不由得一脸惊讶:“不会吧?李元芳的动作这么快,一下就把赵光义和上杉谦信除掉了?”

刘辩的沉吟还未落下,系统的提示音再次响起:“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多尔衮复活碎片一枚!”

帝牢宋居之内,刘裕把江东名妓李香香剥光,用白绫绑在柱子上,嘴角狰狞的道:“江东名妓,你说我们该怎么游戏呢?”

李香香大惊失色,可怜兮兮的央求道:“大王饶命,只要你不伤害我,小女子随你处置!”

就在这时,一阵叱喝声,房门被突然撞开,李元芳带领着百十名手持刀剑的锦衣卫冲了进,声色俱历的叱喝道:“陛下有好生之德,饶过你们这些叛徒一命,并解决你们的需求。而你刘寄奴却好勇斗狠,生生殴死了多尔衮,我等依照大汉律例判处你死刑。左右何在,给我拿下!”(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