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零九 先奸后杀

一千三百零九 先奸后杀


                站在众帝王面前的李香香身材窈窕修长,冰肌玉骨,明眸皓齿,巧笑嫣然,果然远非前几次的庸脂俗粉所能相提并论,就连赵匡胤、凯撒也是眼前为之一亮。

并非这些帝王没有见过女人,而是有句话怎么说着,从军三年看到老母猪都觉得俊俏,更何况在牢狱里被软禁了几年。正常男人都是血肉之躯,就连圣人都说“食色性也”,所以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惺惺作态。

“小女子潇湘馆李香香,这厢有礼了!”

李香香朝众帝王娉婷一礼,落落大方,赢得一片喝彩,当然也就是赵光义、多尔衮这几个家伙起哄,嬴政、凯撒等人俱都是一脸威严,努力的保持着往日的尊严。

“这个女人我收了,谁敢和我争?”

赵光义摩拳擦掌,第一个跳了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在李香香之前,李元芳已经组织了五次“武考”,赵光义获胜三次,多尔衮获胜一次,窝阔台获胜一次,这让赵光义愈发的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自己身旁还有拳脚了得的大哥助阵,谁怕谁?

正在远处城楼上眺望的刘辩沉吟一声:“咦似乎到现在一直没有检测过赵光义的四维,不知这家伙因何如此嚣张?给我检测一番,看看他有何资本?”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检测完毕,赵光义统率86,武力81,智力89,政治”

刘辩听完后冷哼一声:“切武力81的渣渣,基本上全牢垫底的货色,也就是欺负欺负杨坚、李渊几个文人,竟然还在这里耀武扬威,岂不知其他人大多数都在扮猪吃虎么?”

“顺便把其他在场的帝王数据挨着检查一遍,让朕猜猜谁能抱得美人归?”刘辩裹了裹裘皮大氅,悄悄向系统吩咐一声。

“李渊统率86,武力68,智力91,政治”

“68的武力,怪不得被赵光义、窝阔台觊觎呢!”刘辩给李渊做了品评,并打算对其他人一一评价。

“嬴政统率95,武力86,智力95,政治105。”

“105的极限政治能力,还有86的不俗武力,完全可以打爆赵光义,或许只是不屑为之罢了!”

“朱元璋统率98,武力80,智力95,政治98。”

“朱重八的武力并不输赵二多少,要是玩起阴招,赵二未必是对手!”

“刘裕统率99,武力97,智力88,政治82。”

“99的超级统率,97的一流武力,刘寄奴才应该是真正的狱霸吧?只是被朕一怒之下阉了,怕是对女人没兴趣了!”

“凯撒统率100,武力78,智力97,政治96。”

“罗马大帝实在牛叉,100的统率值冠绝全牢,我中华皇帝只有李二才能抗衡啊!”

“赵匡胤统率93,武力94,智力92,政治98。”

“这叛徒应该感激朕对他的仁慈,你能过得像今天这般滋润,说起得感谢系统发布的任务。怪不得赵光义有恃无恐呢,这是有大哥在背后撑腰啊,准备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吗?”

“窝阔台统率85,武力80,智力88,政治92。”

“武力值和赵二在伯仲之间,发起狠,鹿死谁手实在难以预料!”

“皇太极统率92,武力88,智力80,政治95。”

“作为野猪皮的祖宗,乌桓族的勇士,皇太极还是很有实力的!”

“多尔衮统率94,武力92,智力88,政治92。”

“看这家伙在欲擒故纵啊,之所以让赵光义连续赢了三次,原是一直在扮猪吃虎,若这厮发起狠,运气好了能把赵光义给秒了。或者两人已经狼狈为奸,沆瀣一气了!”

“上杉谦信统率96,武力65,智力94,政治95。”

“可怜的上杉姐姐,除了武力之外其他的三项属性真的很华丽,而且你的相貌真的很诱人,可惜是个人妖!”

听系统把在场帝王的四维挨着禀报了一遍之后,刘辩已经对结果了然于胸:“如果刘寄奴不出手,赵大、赵二联手的话,只怕还真要花落赵家了,鹿死谁手,朕且拭目以待!”

就在刘辩用系统摸底之时,窝阔台已经跳出与赵光义动起手:“赵二,话别说的太满了,往日都是让着你,今天这女人老子要定了!”

赵光义双眉一蹙,一脸轻蔑:“臭胡狗,往日老子没少照顾你,别自讨苦吃啊!”

“看拳!”

窝阔台懒得和赵光义废话,当面一拳黑虎掏心奔着赵光义的面门捅了出去。

赵光义不敢怠慢,拉开架势,见招拆招遇式化式,和窝阔台缠斗了起,恶战了四五十合,窝阔台稍不留神被一脚踹中腿弯,当场跪倒在地。

“臭胡狗,不识抬举,竟敢和我抢女人!”

赵光义得理不饶人,从背后一脚把窝阔台踹了个狗啃泥,仰天大笑,“谁还敢和我抢?”

旁边的多尔衮怒从心头起,一个箭步蹿了出:“狗娘养的赵二,你一口一个胡狗分明是在指桑骂槐,老子以前都是让着你,今天必须让你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少歇”

赵光义示意多尔衮等会儿再打,这样对自己不公平,但多尔衮却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赵光义的衣襟,咆哮一声猛地举过了头顶,“不过一合之敌,歇又如何不歇又如何?”

赵光义吓得魂飞魄散,大吼一声:“兄长救我!”

赵匡胤本还没打定主意,到底出手还是不出手,此刻见到赵二陷入险境,不及多想,纵身一个飞脚朝多尔衮踹了出去:“趁人之危,赢了也不算好汉!”

皇太极哪里肯看兄弟吃亏,同样大喝一声迎上前:“听说赵大棍棒无双,拳脚了得,就让我领教一番!”

赵匡胤虽然拳脚不俗,但仓促间也奈何不得皇太极,那边多尔衮已经咆哮着把赵光义狠狠的摔在地上,“让你小子再猖狂,从前老子只是让你三分而已!”

“痛死我也!”

作为乌桓人,多尔衮摔跤功夫了得,这一下摔了个结结实实,只把赵光义摔得眼冒金星,七荤八素,连声惨叫。

看到平日里嚣张跋扈,耀武扬威的赵二遭到教训,凯撒、朱元璋、上杉谦信等人都笑的合不拢嘴,尤以“上杉姐姐”笑的最为妩媚。

赵光义勃然大怒,挣扎着爬起大声骂道:“你这死人妖,信不信老子把你先奸后杀了!”

上杉谦信在帝牢待了多年,整日耳濡目染,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听了赵光义的辱骂,不由得一脸怒容:“无耻之徒,怎么没有被摔死?”

赵光义退一旁,一边轻揉腰部一边呻吟:“哎呦没想到驴打滚竟然深藏不露,真是小觑他了,大哥你可要加油打败这两个胡狗,把李香香嬴咱们宋啊!”

赵匡胤虽然拳脚有力,步伐多变,但皇太极孔武有力,善于摔跤,一时间却也占不到任何便宜。你我往,拳脚去的缠斗了三十多招,才出其不意的一腿将皇太极别倒在地,抬脚踩在胸膛上:“服也不服?”

赵光义精神稍微恢复了一些,大声挥拳发泄:“大哥干得好,再虐暴多尔衮,替小弟出一口心中恶气!”

皇太极好汉不吃眼前亏,主动认输退出,换多尔衮上前较量。现在已经不关能否赢得李香香,而是两对兄弟的狱霸之争。

较武场上赵匡胤和多尔衮缠斗成一团,一个身影飘忽,拳法精妙。一个凶猛剽悍,擅长摔跤,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时间谁也占不到便宜。

李元芳击掌大笑道:“精彩,精彩啊,今天才看到诸位的真正实力,看还是美人能够鼓舞诸位的斗志啊,机不可失,诸位请努力!”

李元芳话音刚落,一直脸色阴沉的刘裕忽然跳了出,大喝一声:“,我不占你们的便宜,以一敌二,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我赢了,李香香就是我的!”

赵光义也听说过刘裕勇冠三军,甚至能和关羽、张飞等猛将掰掰手腕,要是他出手,大哥还真没有必胜的把握,弄不好这秀色可餐的江东名妓就要失之交臂了。

“刘寄奴啊,大哥以前和你可是盟友啊,你为何出横插一杠子?这不够意思啊,你说你都没了那玩意,你把这娇滴滴的美人弄去,岂不是暴殄天珍?”赵光义一脸悻悻的劝说刘裕,希望他能高抬贵手。

刘裕勃然大怒,一个箭步蹿上前去,飞起一脚踢落了赵光义两颗门牙:“无耻之徒闭嘴!”

上杉谦信再次妩媚一笑:“踢得好,对这样的无耻小人就应该好好教训!”

赵光义气得将满嘴血渍咽下,恶狠狠的发誓道:“死人妖,老子早晚把你先奸后杀了!”

见到刘裕出手,赵匡胤主动退出战团,拱手道:“寄奴兄弟,大哥知道自己的斤两,我认输了!”

刘裕却一把抓住了赵匡胤的肩膀,恶狠狠的道:“我今天就想暴打你一顿,以泄心头之恨!若是你当初随我一起反攻绵竹关,你我也许不会落得这般下场,今天就让我好好发泄一番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