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九十九 龙生龙,凤生凤!

一千二百九十九 龙生龙,凤生凤!


                得了刘辩吩咐,系统应声启动:“叮咚系统正在检测中,宿主请稍等!”

“叮咚巅峰刘霸统率97,武力91,智力92,政治88。”

“嗳哟这儿子属性不错嘛!”

听完系统对刘霸的分析,刘辩不由得在心中暗自叫好,情不自禁的多瞅了刘霸几眼,越看越是喜爱。

到目前为止,刘辩对所有儿子之中印象最深的自然首推武力逆天的刘无忌,统率最高的则是卫梓夫所生的河东王刘征,拥有高达96的统率值。智力最高的则是冯蘅所生的北海王刘恪,拥有95的智力;政治属性最高的是太子刘齐,在荀彧、魏徵等人的辅佐之下已经由93提升到了95。

而刘霸的出生刷新了刘辩所有儿子的统率上限,高达97的统率值即便放在全史中也排得上号,像那名垂青史的岳飞、徐达初始统率值也不过只有98,刘辩相信只要经过悉心栽培,完全可以把刘霸的统率培养到满百甚至破百的境界。

如果只比较三国时代,刘霸的统率更是可以冲击前五名,也就是比曹操、诸葛亮、周瑜、陆逊稍微弱一些,更何况刘霸的武力与智力都突破了90,政治属性也逼近90大关。可以说刘霸的四维是刘辩所有儿子之中最全面的,绝对的统帅之才,如果在历史上找个模板的话,刘辩觉得有点像弱化版的刘裕。

想起气吞万里如虎的刘寄奴,刘辩忽然隐隐有些担忧,生怕这刘霸长大了会威胁到刘齐的地位,毕竟他的母亲是当朝皇后,如此全面的一个人才难道会心甘情愿的屈居他人之下?

虽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刘辩绝对不允许其他的儿子觊觎太子的地位,除非刘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其一,兄弟阋墙争权乃是王朝大忌,稍有不慎便会给国家带灭顶之灾。其二,因为对唐婉的感情和承诺,也让刘辩不忍让长子受到为难。

“阿宓啊,这几天有臣子私下里给朕上,希望能够把霸儿和业儿的王爵改封一下,由二字郡王升为一字王,不知你怎么看?”

刘辩暂时退出系统,抿了一口酒,试探甄宓的心意。

“陛下,你尝尝臣妾亲手为你做的豆鼓鸡!”

甄宓笑吟吟的夹了一块色香味俱全的鸡块放到了刘辩面前的小碟里,接着蹙眉沉吟道:“陛下,臣妾说句推心置腹的话,我是绝对不支持给两个孩儿升王的。”

不得不说甄宓的厨艺的确出类拔萃,堪比乾阳宫里的御厨,刘辩吃的津津有味:“哦说听听!”

甄宓端起酒壶给刘辩斟酒:“其一,现在皇后是两个,如果给霸儿和业儿升为一字王的话,那么武姐姐的两个孩儿是否也应该升为一字王呢?”

“的确!”刘辩又抿了一口酒,洗耳恭听。

甄宓继续侃侃而谈:“其一,王爵封的太多,会造成中央集权困难,景帝时期的‘七王之乱’,陛下应该引以为戒。其二,王子们都是陛下的骨血,霸儿和业儿升为一字王,也容易引起其他兄弟的嫉妒甚至是仇恨,造成兄弟不和。”

刘辩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对甄宓的话听得很是入神,频频颔首作为应。

“其三,封的王爵太多了会造成朝廷负担过重,日后这些孩子们子子孙孙,家大业大,都需要朝廷的俸禄赡养,将会慢慢变成积疴,给以后的皇帝带巨大的财政包袱。”

甄宓一边给刘辩夹菜,一边将自己的见解娓娓道,“当然,这些都是臣妾的妇人之见,我是不敢妄议朝政的,一切全凭陛下做主。”

听了甄宓这番推心置腹的话,刘辩悬着的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有这样一个明事理的母亲调教,刘霸应该不会去觊觎兄长的位置,如果把甄宓换成武如意,刘霸成人后会是什么心态还真不敢妄下结论。

“呵呵阿宓这番话说得不错,能够设身处地的为大汉着想,朕甚感欣慰!”刘辩举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趁着甄宓给孩子夹菜之际,刘辩再次向系统下达了指示:“再给朕检测一下刘业的四维,看看刘霸的这个孪生兄弟能力如何?”

“叮咚系统正在检测中!”

“刘业统率79,武力58,智力96,政治”

听完刘业的属性,刘辩突然感慨万千,没想到这对孪生兄弟的属性如此碉堡,一个能兵一个善政,刘霸在统率方面拔的头筹,而这刘业的智力与政治更是鹤立鸡群。自己到底应该为此感到骄傲呢还是担忧?

到目前为止,除了今年刚出生的常山王刘荡、柴桑王刘思之外,刘辩的其他十三个儿子已经全部检测完毕,除了刘泽这个纨绔子弟,以及焦仲卿这个滥竽充数的冒牌货之外,其他人都算得上可用之才。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刘辩儿子的成材率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帝王,既有刘御、刘登这样的猛将,又有刘霸、刘征这样的统帅之才,亦有刘恪、刘业这样的善谋之士,而太子刘齐的属性也足够全面。

当然,刘辩并不以为这些都是自己的功劳,而是被自己征服的这些女人足够优秀,武如意、卫子夫、穆桂英、赵飞燕、陈圆圆、貂蝉、杨玉环、甄宓这些女人哪个不是历史上响当当的人物?

既然母系基因如此强大,生出的孩子足够优秀,自然就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事情,要不俗话怎么说“龙生龙,凤生凤”呢?

用膳完毕,趁着甄宓哄两个孩子入睡之际,刘辩在寝宫里胡乱溜达,消化一下腹中的食物。无意间发现衣橱中叠着一些陈旧的衣衫,便拿出查看,发现大多数都打了补丁,或者浆洗的有些脱色,但却洗的干干净净,叠的板板正正。

待甄宓哄睡孩子归之时,刘辩心疼的道:“阿宓啊,你好歹也是朕的皇后,一国之母,怎么可以如此节俭?”

甄宓嫣然一笑道:“这些衣服都还能穿,丢了岂不可惜?大汉朝麾下一百六十万将士,哪个不需要发军饷吃饭?臣妾没有本事为陛下赚钱,只好给陛下节省一点开支咯!”

甄宓说着话蹁跹起舞,展示着自己身上的衣衫:“陛下你看,臣妾也有几件漂亮的衣衫,外出的时候我是不会给陛下堕了颜面的。那些旧衣服只在宫里做粗活的时候穿,穿不到的也可以赠给娘家人穿啊!”

刘辩叹息一声,将甄宓揽入怀中,轻抚玉背:“唉真是难为你了,以前听说过某某皇后节俭如斯,朕还有些不信,没想到却发生到朕的身上。你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后宫之楷模,足以为天下表率,朕果然没有看错你!”

夜色已深,帝后相拥而眠,鸾凤和鸣,伉俪情深。

接下的几天,刘辩白天处理政务,晚上就去其他嫔妃的寝宫夜宿,尽可能的做到雨露均沾,不偏不倚。

这夜在穆桂英的长春宫住宿,雨过后,闲聊一番,话题自然都围绕着刘无忌。年幼的孩儿已经两年没有归家,穆桂英自然牵肠挂肚,听了刘辩的描述之后,方才露出欣慰的笑容。

而刘辩的目光却落在不远处酣睡的一岁女儿身上,在穆桂英入睡之后向系统下达了指示:“再给朕检测一下女儿刘霓裳的四维如何?这小妮子才一岁多点,就已经健步如飞,弄不好又是一个打女!”

“叮咚系统正在检测中,宿主请稍等!”

“叮咚巅峰刘霓裳统率89,武力96,智力79,政治63!”

刘辩闻言嘴角微翘,在心中暗道一声:“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这霓裳公主真有其母之风,日后谁要是做了朕的驸马可就有苦头吃了,弄不好一言不合就要被公主修车啊!”

隔了一天,刘辩又到孙尚香的寝宫,依旧是老一套,吃饭闲聊睡觉,找个机会又向系统下达指示:“再给朕检测一下丹阳公主刘琳琅的四维,这个小妮子整日和霓裳在一起玩耍,蹦蹦跳跳,不认识的还以为一奶同胞呢!”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检测完毕,刘琳琅84,武力91,智力86,政治85。”

刘辩心中暗自偷笑一声:“真是物以类聚啊,怪不得这两个小妮子玩的这么投机,原都是走的暴力路线啊,日后谁惹到这姐妹了,怕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幸亏有从左慈哪里弄的御女心经,刘辩才能让自己的嫔妃久旱逢甘霖,阅尽人间美色,不负这大好后宫。

雨住收,孙尚香躺在刘辩的怀中,幽幽的道:“陛下,臣妾有件事要提醒你,怕是陛下已经忘到九霄外去了吧?”

刘辩愕然:“朕曾经答应你过什么事,然后食言而肥了么?可朕怎么一点也想不起呢?”

孙尚香努嘴嗔怪:“陛下再想想?”

刘辩绞尽脑汁,依旧想不起:“朕实在毫无印象啊!”

“陛下不是随口说说吧?”孙尚香露出愠怒之色,“我给陛下提个醒,此事是关于我兄长伯符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