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 三大泰山

一千三百 三大泰山


                孙尚香一语惊醒梦中人,刘辩恍然顿悟,伸手在弓腰姬雪白丰腴的大腿上拍了一巴掌:“唉呀你不提醒朕,险些都忘了,真是不该啊!”

“陛下,你打疼我了!”孙尚香撅嘴嗔怪,“恍然顿悟的时候不都是应该拍自己的腿么?陛下为何拍在臣妾的腿上,我看陛下是诚心占我便宜!”

刘辩却已经笑得合不拢嘴,心中暗自嘀咕一声“想当年,错过了双飞乔氏姊妹的机会,这次可不能再错过姑嫂哦!”

原孙尚香所说的关于孙伯符的事情并非其他,而是指虞芷若的婚事。

三四年前,孙伯符在襄阳跳城楼自尽,孙权与周瑜带着孙氏家眷向交州逃亡,企图依附嬴政的秦军,却最终在苍梧遭到吴起与霍去疾两面夹击,导致包括大小吴夫人以及虞芷若在内的女眷被婆媳一锅端。

每每想到此处,刘辩心中都有些忿忿不平,自己收了孙尚香、虞芷若,而吴起这个喜欢“自摸”的家伙却收了吴国太,变相的做了自己的泰山,平白无故的比吴起矮了一辈,真是气煞活人!

当然,这个在历史上被称作“吴国太”的小吴夫人彼时只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妇人,被老腊肉吴起盯上了也是情有可原。所以刘辩“皇帝肚里能撑船”,也就不和吴起斤斤计较了。

刘辩之所以决定纳虞芷若入宫,除了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妇姿色的确出众之外,还因为她和虞姬成了姊妹。只要刘辩娶了虞芷若,就和项羽变成连襟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刘辩才毫不犹豫的册封了虞芷若美人头衔,并让虞芷若给虞姬修书一封,派人送往安息联络虞姬,希望她能够成为连接大夏与汉朝的桥梁,只可惜收效甚微。

而当时虞芷若与孙策鹣鲽情深,孙策辞世不过半年的时间,所以虞芷若要求为亡夫服孝三年再出嫁,刘辩欣然从之。

自那之后,刘辩忙于南征北讨,每年冬季到京城之后政务一大堆,还要照顾嫔妃们的生理需要,广播雨露,因此早就把虞芷若忘到了九霄外,此刻得到孙尚香提醒,方才恍然顿悟。

孙尚香躺在刘辩怀中,幽幽的说道:“陛下,大哥去世已经将近四年,嫂子也为他守了将近四年的丧,算得上仁至义尽。陛下已经册封了嫂子美人头衔,却是再也没人敢上门提亲,若陛下不把嫂子娶进宫,怕是这辈子再也没人敢登门提亲了!”

刘辩轻抚孙尚香的香肩,豪气干的道:“孙伯符是个值得让人尊敬的豪杰,娶她的遗孀不丢人!明日早朝朕就吩咐礼部筹办婚礼,择日纳娶虞氏入宫。”

“那尚香就在这里替嫂嫂谢过陛下了!”孙尚香转忧为喜,喜滋滋的向夫君道谢。

刘辩却是坏笑一声:“不过你得答应朕一个条件,等洞房花烛之时与你的嫂嫂一块伺候朕。”

孙尚香大窘,挥起拳头捶在刘辩的胸膛上,撒娇道:“陛下真是可恶,姑嫂怎么好意思同船共枕”

刘辩大笑:“哈哈还是我的孙美人有情调,竟然能够想到同船共枕?对对对就是这个调,到时候咱们弄一艘大船,到玄武湖上船震去。”

孙尚香粉脸羞得通红,拳头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气:“臣妾一时失语,陛下休要大做文章。你去玄武湖船震去吧,还记得你我初夜之时出城射猎,被小乔冤魂索命的事情么?”

刘辩登时无语,赶紧收了邪念:“算了,算了,那夜都留下阴影了,咱们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宫中就好。”

次日早朝,礼部尚书张居正出班启奏道:“陛下,十日之后乃是黄道吉日,适宜纳娶,礼部已将婚礼所需用品全部筹备妥当,太**也已经装饰完毕,是否将纳娶太子妃之日定在此日?”

刘辩颔道:“准奏!”

过了年即将十三岁的太子刘齐已经成长为青年才俊,生的眉清目秀,身高七尺有余,连续三年临朝的阅历更是让他老成持重,有着远同龄人的稳重,言行举止丝毫不逊成年人。

在皇室良好的教育条件下,又有荀彧、王猛、刘基、魏徵、狄仁杰一大帮良臣栽培辅佐,还有吴道子、李白、6游、陈琳等文豪熏陶,还有拳宗金台指点武艺;十三岁的刘齐已经深谙治国之道,提笔能做赋,上马能开弓,算的上能文能武,深得满朝文武拥戴。

此刻听了父亲与张居正的对话,站在旁边的刘齐立刻上前一步作揖谢恩:“孩儿多谢父皇成全!”

刘辩微微颔:“太子啊,你虽然还不到弱冠的年纪,但娶了妻也算成家立业了,日后从乾阳宫搬出去无人监管,可要自我约束,休要辜负了朕与你祖母以及满朝文武的厚望!”

“儿臣谨遵父皇教诲,一定谦虚好学,善待王妃,做个好儿子,好丈夫,好太子!”刘齐长揖到地,说得无比诚恳。

刘辩目光扫向旁边的王猛,除了岳飞的女儿岳银瓶被许配给了刘齐之外,前年又派何珅去青州走了一趟,把王猛的女儿王蔷许配给了刘齐。这样以,刘齐至少有两大支柱做靠山,一文一武,地位可以说是稳如泰山。

“王卿女儿今年芳龄几何了?”刘辩目光扫向王猛,抚须问道。

王猛跨前一步,手捧笏板启奏道:“启奏陛下,臣女与太子一般年龄,过了年之后亦是十三岁。”

刘辩抚摸着下巴道:“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齐儿尚且年幼,也不能让他沉醉在温柔乡里,荒废了学业。今年冬天迎娶岳鹏举的女儿,明年冬季迎娶你的女儿,你看如何?”

王猛喜出望外:“一切全凭陛下裁决,小女随时待命入宫伺候太子。”

刘辩还未开口,刘齐忽然跪倒在地:“父皇,孩儿有个不情之请,还望父皇成全。”

“哦什么请求,说听听?”刘辩双眉微蹙,并没有急着答应。

刘齐跪在地上娓娓道:“曹孟德僭越称帝大逆不道,汉室臣子人人得而诛之。但他的子女却是无辜,父皇还记得五年前到金陵的曹嬛、曹懿姐妹么?”

经刘齐这么一提醒,刘辩很快就想起了当初和曹操的谈判,蒯良打算求刘辩的女儿联姻,却被薛仁贵、秦琼一路吊打,很快就逼得曹操服了软,反而把两个女儿送到了金陵做人质。

其中姐姐曹嬛被许配给了太子刘齐,而妹妹曹懿则被许配给了北海王刘恪,自从被蒯良、郭嘉送进乾阳宫里面之后,刘辩再也没有过问,也不知道近况如何?

“嗯经齐儿这么一说,朕自然记得曹氏姊妹之事!”刘辩颔说道,“天子一诺,重于九鼎,朕既然对郭嘉、蒯良说过不会为难这两个女子,便不会为难她们,许下的婚约依旧有效。”

刘齐脸上露出喜悦之色,躬身作揖道:“曹嬛姊妹因为背负叛贼女儿的名声,在宫中饱受白眼,时常受到礼仪老师的刁难。多亏了孩儿经常去探望她们,才不至于让她们的日子过于艰难。如今这曹嬛已经十五岁,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孩儿唯恐自己出宫之后她们姊妹受到难为,所以恳请父皇允许,让孩儿一道把曹嬛娶进太**吧?”

刘辩沉吟道:“难得你这孩子心底慈善,颇有你母亲之风。不过,朕得提醒你,一个合格的帝王不能儿女情长,必须当断则断,必要的时候拿出冷血无情的一面,保持你帝王的威严!”

“孩儿谨记父皇教诲!”刘齐稽顿拜,心中忐忑不安。

刘辩又道:“岳银瓶乃是朕当年为你定下的太子妃,不能与曹嬛同日迎娶,大婚之日先娶岳氏,另择吉日再纳曹嬛吧!”

刘齐叩谢恩:“儿臣多谢父皇成全!”

刘齐的大婚之日定下了,刘辩又对张居正道:“张卿,四年前朕讨伐交州,机缘巧合之下决定纳孙策遗孀虞氏入宫,因其要为亡夫守丧三年,因此迟迟未能入宫。如今已过去了四年,虞氏韶华渐去,你便再择个吉日安排一下嫁娶之物,派人把虞氏迎进乾阳宫吧!”

张居正躬身领命:“微臣谨遵圣谕,一定会尽快筹办!”

父子两个连续安排了三桩婚事,刘辩不好意思再提樊梨花之事,反正这个漫长的冬天还早,过几天再提不迟。

早朝结束之后,刘辩立即亲笔给岳飞修书一封,请他从洛阳返金陵筹办女儿的出嫁事宜,又给樊梨花修书一封,让她从长安金陵兑现诺言,当年约好的炮,迟早要打完不是?

此刻已是十一月初,寒风凛冽,北方的战事都已经完全停歇了下,包括汉、唐、魏三方人马都抓住机会休养生息,补充粮草,等待明年开春之后再战,神州大地陷入了暂时的宁静。

只是谁都知道宁静过后将是更加残酷方的血战,获胜方将会气吞万里如虎,失败方将会万劫不复!(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