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百零一 项王的悲哀

一千三百零一 项王的悲哀


                安息帝国位于贵霜帝国正西方,疆域面积三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左右,最西方的边陲与罗马帝国的安条克州搭界,距离罗马帝国国都罗马直线距离大约三千里左右。

按照刘辩穿越之前的地图看,安息帝国囊括了二十一世纪的伊朗、伊拉克、土耳其、格鲁吉亚、土库曼斯坦、阿富汗等中西亚国家,与希腊、保加利亚等东欧国家毗邻。

现如今,包括整个印度半岛以及中南半岛上的泰国、越南、缅甸等国家,以及菲律宾、印尼群岛,日本西部地区已经全部纳入大汉版图,由吴起、苏烈率领的西征兵团已经开进阿富汗,剑指整个中东地区。

换句话说,吴起率领的五十万汉军距离罗马帝国只剩下一个安息,大汉雄师的铁蹄距离罗马已经不远,足以让罗马各怀鬼胎的诸侯为之一震!

比起大汉帝国的严寒,安息境内的气候要稍微暖和一些,只有在最寒冷的腊月河面上才会结一层薄冰,远远不到角弓难控的地步,因此在东亚地区偃旗息鼓,休养生息之际,安息境内的战火依旧在熊熊燃烧。

一个月之前的骆驼岭大战,吴起抓住亚历山大与项羽勾心斗角的机会,利用苏秦、庞统计谋的漏洞,出其不意的率领五十万大军倾巢而出。几乎一举全歼项羽率领的八万人马,斩杀了先轸、兀突骨两员大将,导致项羽元气大伤,折损了将近全国兵力的一半。

遭受重创的项羽对吴起又恨又怒,但也知道仅凭手中不足十万兵马根本无法抗衡气势如虹的汉军,只好退守蓝马关,召集吕望前共商对策。

对于项羽说,亚历山大是仇人,大夏与巴比伦之间的斗争迟早要分个胜负,但坐收渔翁之利的吴起更加卑鄙,如果在亚历山大和吴起之间选择一个先死,项羽必须选择吴起!

蓝马关内,项羽正在帅府和吕望、庞统等麾下文武共商对策。

项羽望着刚从国都木鹿城赶的吕望,痛心疾首的道:“相父,骆驼岭之战让孤刻骨铭心,更是让我大夏元气大伤,你认为接下该如何用兵?”

“事已至此,只能联合亚历山大共同抗衡汉军,等击退吴起,稳定了局势之后再和亚历山大秋后算账不迟。”吕望抚摸着花白的胡须,从大局方面指出了未的战略方向。

旁边的慕容恪插嘴道:“骆驼岭一战,亚历山大运粮的三万队伍全军覆没,前增援的阿喀琉斯也遭受重创,并且丢了前线要塞莎车城,情况比起我们大夏也好不到哪里去。单单联合巴比伦只怕已经无法抗衡吴起,必须派人赶往泰西封求见皇帝,联络各诸侯达成统一战线,共同抵御汉寇的入侵!”

整个安息帝国境内除了势力最大的巴比伦与大夏之外,皇帝沃洛吉斯五世掌握的朝廷还控制着十万军队,境内还有四个诸侯国,总兵力约在二十万左右,这就是整个安息帝国的兵力。

骆驼岭一战,吴起歼灭大夏军七万余人,巴比伦军近五万,几乎一战就把安息帝国境内最强大的两个诸侯打残了,更是让其他诸侯闻风丧胆,军心惶惶。

慕容恪话音刚落,庞统翻了翻酒糟鼻子,毫不客气的道:“没用,就连安息境内最强悍的大夏与巴比伦都无法阻挡汉军,指望心怀鬼胎的小诸侯抗衡汉军,根本就是螳臂当车。要想阻止汉军对安息的入侵,只有联盟刘邦把持的罗马帝国,才有希望击退汉军!”

吕望颔首道:“庞士元所言极是,当今世界,也只有罗马帝国的兵力与人口能够抗衡汉帝国。虽然罗马境内现在同样是诸侯割据,但至少中央朝廷掌控着七八十万人马,能够做到令行禁止,军法如山,的确比各怀鬼胎的安息诸侯更有战斗力!”

“可是罗马帝国的都城距离安息西陲三千里路程,再从最西边走到最东边至少两千里路程,刘邦有什么理由一定会帮我们对抗汉军?”

杨四郎站出提出质疑,不动声色的打击着大夏武将的信心,只有让大夏的将士丧失了信心,才有可能臣服于西汉,让自己的卧底变得有价值。

庞统扫了杨延辉一眼,冷哼道:“理由只有一个,御敌于国门之外!如果刘邦不出兵,那么汉军荡平安息之后将会更加强大,并把战火烧向罗马本土,到那时罗马帝国只有步贵霜、安息的后尘。因此,只要罗马朝廷的文武不是一帮蠢货,一定会出兵共同对抗吴起的。这个就不劳木易将军费心,你直管在沙场上厮杀便是,如何抉择自有大王与相父决断!”

项羽用一对深邃漆黑的双瞳扫了满堂文武一眼,顿时雅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他开口说话。

“说到与亚历山大联合,孤心中的疑团一直无法解开。”

项羽手抚颌下浓密的胡须,一脸疑惑,“亚历山大用石头伪装粮食引诱我军劫粮,而吴起却黄雀在后包抄我军,这场埋伏看起是亚历山大联合吴起设下的圈套。可为何紧要关头,亚历山大又突然派精兵援,孤一直大惑不解,相父可否为我解惑?”

吕望对项羽用眼神示意人多说话不便,咳嗽一声道:“也许亚历山大的精兵是伏击我军的吧,却没料到汉军倾巢出击,亚历山大唯恐唇亡齿寒,因此才主动救援我军。”

项羽叹息一声,挥手道:“罢了,罢了……事已至此,就暂时先放下和亚历山大之间的恩怨,共同对抗吴起吧,等击退了汉军再和巴比伦秋后算账不迟!”

项羽虽然已经动了与亚历山大达成联盟的心思,但高傲的性格注定他不会主动派出使者求和,因此决定继续等待。等待苏秦的消息,等待巴比伦派人求和,然后顺水推舟的要求做联盟的盟主,这才符合项羽的心理期望。

等到军议散去,夜深人静之时,吕望重新到项羽的帅府聊一些私密话。

项羽命与吕望从木鹿城一道赶的虞姬奉上茶水,分宾主落座,呷了一口茶问道:“相父白天之时用眼神向孤示意,不知是何用意?”

吕望手捧茶杯,叹息道:“得知骆驼岭大败的消息,老臣彻夜难眠,对这场战役做了深入的分析,里面的阴谋诡计基本上已经猜透了十之八九。”

项羽双眉一蹙道:“相父快说听听,是不是这件事与苏秦这个狗贼有关?”

吕望点头道:“十有八九就是苏秦策划的,其本意是想利用巴比伦军队引诱我军出击,再向吴起通风报信,让吴起进攻我军,惹怒大王,以便促成我大夏与巴比伦的联盟……”

项羽恨得咬牙切齿:“果然是苏秦这个狗贼,看我不把他碎尸万断!”

吕望摇头道:“苏秦这个人啊,阴险的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现在还不到除掉他的时候。”

“为何?”

项羽一脸愤怒,一拳砸在桌案上,硬生生的震出了几道裂纹,“苏秦这狗贼害死了我大夏七万将士,就算把他碎尸万断也难泄孤心头之恨!”

吕望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娓娓道:“其实苏秦的本意并不是想让大王遭受重创,只是想挑起我军与汉军的冲突,却没想到吴起竟然不按常理用兵,率部倾巢出击,所以又劝说亚历山大出兵救援我军。苏秦之所以这般煞费苦心,目的只有一个,为了促成他心目中的‘反刘联盟’,我军与汉军的仇恨已经结下,现在杀掉苏秦无济于事,不如留着他回奔波,促成反刘联盟,共同对抗汉军。”

项羽一脸愤怒,恨恨的道:“那就让这个卑鄙小人再多活几日吧,等联盟达成之日,就是孤砍下他的头颅祭奠七万亡灵之时!”

吕望又叹息一声:“或许这件阴谋还与庞统、石达开等人有关!”

项羽猜到了这件阴谋可能与苏秦有关,但却没有怀疑过庞统等人,此刻听了吕望的话不由得露出惊讶之色:“什么,相父觉得此事竟然有可能与庞统等人有关?”

吕望面色凝重的点点头:“包括石翼、庞统,甚至还有慕容恪、木易在内,这些汉人,或者从汉人土地上逃亡过的胡人,哪个不希望向汉人复仇?希望大王你率兵反攻大汉帝国?在杀死亚历山大与刘辩之间,这些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刘辩!”

项羽恍然顿悟:“所以当苏秦到之后,他们找到了共同目标?因此庞统、石翼等人和苏秦内外勾结,一起将本王戏弄于鼓掌之中?”

“为了逼迫大王和汉军开战,这个可能性很大!”吕望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盛怒的项羽再次一拳砸在桌案上,巨大的力道登时将木桌震的四分五裂:“这些汉人实在可恶,真是辜负了本王的信任,我要杀掉他们,以泄心头之(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