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九十八 后继有人

一千二百九十八 后继有人


                大乔的生产非常顺利,诞下了一个十斤出头的男婴,折合到刘辩穿越前大约六斤多点的样子,小脸蛋儿生的粉雕玉琢,煞是惹人疼爱。

已经为刘辩接生了十几个儿女的虞稳婆抱着婴儿在刘辩眼皮底下逗弄:“恭喜陛下又添新王子,你看这孩子长得天庭饱满,地方圆,将定有一番作为!”

刘辩朝虞稳婆作揖施礼:“唉呀……说起朕也得感谢虞婆婆的操劳,从太子刘齐开始,直到这个孩儿降世,朕已经有十五子八女,几乎全是您老一手带到了这个世界。朕无以为谢,只有册封你的儿子为列候,以示嘉奖,回头你择一孝子,带着去吏部补全资料,自本月起领取俸禄!”

虞稳婆喜出望外,急忙把孩子交给旁边的宫女,稽首顿拜,叩谢天恩:“唉呀……陛下如此圣恩,老妪不知何以为报?唯有将此老弱之躯交于皇室,有生之年保证各位娘娘生产之时母子平安。”

躺在床上的大乔虽然一脸疲惫,但笑容却透着初为人母的喜悦和幸福,满脸慈爱的抱着儿子请皇帝赐名:“陛下,请给咱们的孩儿赐名吧?”

刘辩在床榻边坐了,欣慰的笑容中夹杂着几分愧疚:“为了追思在交州辞世的孩儿,朕给这个孩子取名刘思,赐爵柴桑王。希望日后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陪伴着爱姬长大。”

至此,包括被上官婉儿抱入宫中滥竽充数的焦仲卿,刘辩名义上已经拥有十五个王子,八个公主,算得上广开枝叶,后继有人。

这十五个王子从长到幼分别是太子刘齐,生母为已故文德皇后唐婉,再有几天转年后即将十三岁。次子北海王刘恪,生母是由淑仪被贬为美人的冯蘅,年龄比太子小一岁。

排行第三的便是天赋异禀,小小年纪便名动天下的庐江王刘御,生母贤妃穆桂英,与刘恪同年所生,只因晚了几个月因此排行第三。

排在第四位的是渤海王刘治,西宫皇后武如意所生,今年九岁。老五是河涧王刘泽,就是那个脑袋不太灵光,经常被亲生哥哥刘恪当枪使的家伙,今年八岁。

排行第六的是河东王刘征,生母淑妃卫梓夫,今年七岁。向下排在第七的则是鲁王刘念,也是已故皇后的唐婉临死之前产下的儿子,子凭母贵,成为了太子之外的唯一一个以国号为封地的一字王。

老八则是貂蝉所生,今年五岁,姓刘名烈,赐爵武陵王。排行第九的依旧是武如意所生,与刘烈同岁,取名刘渊,赐爵陈王。与鲁王刘念不同的是,刘渊这个“陈”并非以国为封号,而是以陈郡为封号。排行第十的是南阳王刘登,今年三岁,生母张出尘,经系统检测属于猛张飞一样的类型。

排在第十一和第十二的则是东宫皇后甄宓所生的孪生兄弟,分别是兄长襄阳王刘霸,以及小弟胶东王刘业,算上虚岁,转年之后即将年满两岁。被朝野一致看好子凭母贵,极有希望晋升一字王。

排名第十三的就是上官婉儿与何太后从外面抱回的焦仲卿,孔雀东南飞中的悲剧男主,被刘辩取名刘准,赐爵安定王。

排在“刘准”这个伪王子后面的则是今年七月份赵飞燕所生的儿子,因为赵飞燕刻意邀宠,一直迟迟没有取名,直到刘辩归的这几天才给取了名字叫做刘荡,并把他舅舅赵子龙的出生地常山国赏赐给了这个外甥,赐爵常山王。排名老幺的就是大乔刚刚生下的这个孩子,被刘辩取名刘思,赐爵柴桑王。

当然,刘辩一直没有忘记自己在宫外还有一个叫做潘安的私生子,掐指算算今年已经四五岁了,在李元芳的照顾下倒是衣食无忧,可惜不能公开相认。

除了以上十五个儿子之外,刘辩尚有八个女儿,分别是长女昭阳公主刘诗,同样是已故皇后唐婉所生,明年即将十一岁了,近年已经有许多大臣托媒入宫,打算和皇帝联姻,刘辩一直还没有抽出机会决定女儿的终身大事。

在刘诗下面还有舞阳公主刘逸菲,生母貂蝉;以及步练师所生的一对孪生姐妹,城阳公主刘涛与清河公主刘璇。再向下便是陈圆圆所生的金城公主刘珂。

排在第六的则是被尊称为“针神娘娘”薛灵芸所生的平阳公主刘喜,再向下就是弓腰姬孙尚香所生的丹阳公主刘琳琅;最后一个则是与刘无忌一奶同胞,由穆桂英所生的永乐公主刘霓裳,今年俱都已经年满一周岁,早早能够下地走路,表现出了良好的母性基因。

“多谢陛下给孩儿赐名赐爵!”

听到刚刚出世的儿子被册封为柴桑王,大乔喜极而泣,泪流满面,在床上挣扎着就要施礼谢恩。

刘辩急忙扶住大乔的双肩不让她起身:“爱姬刚刚产子,身体虚弱,就不要再动弹了。”

顿了一顿,刘辩又感慨道:“自你十二岁那年在柴桑与朕相逢,约定以身相许报答朕的救命之恩,到现在弹指间已经过了十余年。论姻缘,你仅仅比唐后与穆贤妃晚了一些,可到今日依旧只是一个美人,朕有愧于你啊!朕决定,自今日起赏赐你德妃头衔,搬入景宁殿居住。”

大乔闻言泣不成声,泪落如珠:“陛下如此大恩,臣妾无以为报,只有生死相随!陛下在,臣妾在,陛下若是……有个不测,臣妾第一个为你陪葬!”

听了大乔的话,刘辩的心仿佛被针尖扎了一下,既有些心酸又感到欣慰,自古最无情者是帝王,最寂寞者也是帝王,堂堂的九五之尊可以翻手为覆手为雨,几乎能够得到想要的一切,但最遥不可及的却是人心,尤其是女人的心!

刘辩的后宫中佳丽集,争奇斗艳,貂蝉、杨玉环、陈圆圆、赵飞燕……等等,哪个不是国色天香,长袖善舞,既温柔乖巧,又善解人意?

但刘辩却知道她们更畏惧的是自己的帝王身份,爱慕的是自己的权势,能像大乔这样对自己生死相许,至死不渝的怕是仅有两三人!

已经辞世的唐婉算一个,眼前梨花带雨的大乔算一个,或许穆桂英也算一个,其他还能够对自己用情至深的怕是只有张出尘这个花痴了!

至于其他的嫔妃,刘辩并不认为对自己没有感情,但肯定不如唐婉、大乔这样纯粹,这样至死不渝,不因为自己的身份和贫贱而转移。

望着梨花带雨的大乔,刘辩情不自已的想起了躺在玄武湖边水晶棺里面的唐后,喃喃自语道:“朕自从回京之后还没有去看看结发妻子呢,真是不该!”

看到大乔露出疲倦之色,刘辩叮咛了几句“好生修养”之类的话语,便起身告辞。离开大乔的寝宫之后,刘辩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麟德殿,而是直奔玄武湖边的“念婉堂”。

此刻已是隆冬时节,玄武湖上结了一层薄冰,道路两边的桃树已经变得光秃秃一片,这些都是刘辩为发妻唐婉栽下的。

隐晦不定的天空忽然飘起了雪花,沾在刘辩的衣襟上脸颊上,刘辩呢喃着伸出手触摸着入手即溶的雪花:“唐婉啊,这是你的眼泪么?莫非是你在责怪朕太久没有到?你放心,等朕平定天下之后会每天都看你!”

“念婉堂”建在正对玄武湖的地方,建造的朴素典雅,庄重而不奢华,雕栏玉砌,飞流丹,周围簇拥着数之不尽的桃树。

看到天子面色凝重,守卫的太监俱都小心翼翼的垂首站立,连大气也不敢喘。

刘辩推开檀木门,缓缓走进大殿,便能看到水晶棺中的唐后容貌如昨,仿佛沉沉入睡一般,不由得瞬间泪湿眼眶。

缓缓上前轻抚水晶棺,呢喃道:“唐婉,朕看你了,看到你睡得如此香甜,朕就安心了!朕许诺你的千里桃花还未兑现,待朕平定天下之时,会在金陵通往你的故乡颍川的道路上载满桃树,亲自驾车带你去看这盛世美景!”

旁边的郑和红着眼睛上前把一件貂裘大氅披在刘辩身上,低声道:“陛下,雪越下越大,湖边风大,还是早点回麟德殿休息吧?”

刘辩微微颔首,吩咐道:“告诉工部尚书长孙无忌,自明年春季在金陵通往颍川的道路上广栽桃树,到天下太平之时,朕要看到千里桃花的美景!”

“奴婢遵旨!”郑和躬身答应。

回到麟德殿处理完了政务之后,天色已经渐黑,斜阳西沉,刘辩决定前往甄宓居住的椒房殿过夜,顺道检测一下两个儿子刘霸和刘业的四维,看看是否是个可塑之才?

得知天子前过夜,甄宓自然喜不自禁,静心梳妆一番,打扮的容光焕发,亲自下厨烧了一桌美味佳肴,准备了美酒款待良人。

筵席之上,刘辩一边品尝美味,一边逗弄两个一岁多的双胞胎儿子,同时向系统下达指示:“给朕检测一下刘霸与刘业的四维,看看这两个孩儿潜力如何?”(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