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九十五 斗法左慈

一千二百九十五 斗法左慈


                对于刘辩的突然出现,左慈显然没有心理准备,骇然变色之下拍案而起:“你是何人?”

左慈的表现反而让刘辩悬着的一颗心落地,如果他真有役使鬼神,飞剑取头的本事,又岂会有这样的反应?再说了,自己不是还有召唤系统这个金手指么,左慈有多大本事一测便知!

“给朕检测一下左慈的能力值!”刘辩一边飞快打量着大殿里的布局,一边悄悄向系统下达了指示。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左慈——统率53,武力82,智力83,政治56。特殊技能:幻术——身怀各种魔法技能,千变万化,善于蛊惑人心,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

“这是什么狗屁检测?左慈到底是会魔法啊还是不会啊,你倒是说个明白啊!我看系统大爷分明是揣着糊涂装聪明,十有八九连系统也搞不清左慈到底会不会变化?”

刘辩一边在心中吐槽,一边直接在左慈不远处的一张桌案后面坐了,早把几个仅披薄纱的女尼吓得逃之夭夭。

“肉眼凡胎,岂能窥视仙人变化?”刘辩端起桌案上的酒一饮而尽,先和左慈对个暗号,看看能否接上头?

左慈怒容更甚,狠狠捏住面前的酒杯:“你到底是何人?报上名!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看你不知道贫道的道行有多深!”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在摸清左慈的实力之前,刘辩决定先个假痴不癫,用深情款款的歌声回答左慈的提问。就算你道行再深,老子也能让你丈二道士摸不着头脑!

左慈霍然起身,动作敏捷的系了腰带,招呼众女尼道:“穿衣服,拿我的拐杖!”

“哎哎……道友有话慢慢说!”刘辩急忙起身阻止左慈,“这么大好的春光,小弟还没看够呢,君子动口不动手,师兄有话慢慢说!”

左慈目光落在刘辩腰间的赤霄剑上,目光微微一凛,脸上的怒容缓缓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笑容:“嘿嘿……这么说,这位兄弟是同道中人咯?”

刘辩拱手道:“正是,正是!久仰师兄房中术天下无双,空前绝后,特向兄台求教!”

“好说,好说!”

左慈微微一笑,重新盘膝坐下,并示意众女尼保持镇定,笑吟吟的盯着刘辩:“既然这位兄弟自称同道中人,不知你会那些变化呢?”

众女尼齐声起哄:“对啊,对啊,你有什么本事敢在道长面前夸口,道长可是会千变万化呢!”

恰好刘辩面前的桌案上摆着一盘柑橘,众女尼纷纷起哄:“道长可以让你面前的柑橘空空如也,而道长亲自剥壳,便果实盈盈。敢问你会什么仙术?”

刘辩霍然起身,拍了拍裤裆扫视了一圈众女尼:“我这里有条蟒蛇,可大可小,可长可短,可粗可细,可硬可软,敢问诸位女师父,这仙术如何啊?”

众女尼一个个面红耳赤,露出忿忿之色:“无耻之徒,卑鄙下流!”

刘辩在心里嗤笑一声:“切……这些骚尼姑都在这里和左慈玩起了群屁,竟然还和老子装白莲花?莫非这些女尼都被洗脑了不成!”

左慈抚须大笑:“有意思,有意思,这位兄弟有点意思啊!”

刘辩大笑:“我于西川嘉陵峨嵋山中学道十三年,忽闻石壁中有人呼我之名,寻之不见。如此数日,忽有天雷震碎石壁,得天书三卷,名曰《遁甲天书》。上卷名‘天遁’,中卷名‘地遁’,下卷名‘人遁’。天遁能腾跨风,飞升太虚;地遁能穿山透石;人遁能游四海,藏形变身,飞剑掷刀,取人首级……师兄要不要跟我学学?把你的女尼分我一半即可!”

左慈闻言一脸郁闷,用一句话表达就是“还能不能好好玩了?”

“万物苍生,幻化由心!”刘辩趁着左慈发愣之际,端起酒杯潇洒的透了一杯,“好酒啊好酒,美人斟酒!”

左慈用眼神吩咐旁边的女尼给刘辩斟酒,陪笑道:“这位兄弟,天干物燥,不知道你想吃什么?天上的龙肉,地上的驴肉,师兄都能给你取!”

“踏马的,果然就是一个神棍,还是要变化龙肉,且让我戳穿他的把戏!”

刘辩想起后汉书中记载左慈参加曹操的筵席,询问曹操想吃什么,曹操答曰“龙肝”,左慈遂在墙上画一条龙,以手剖腹,取出了一颗血淋淋的肝脏献给了曹操。

“嗯……要不只龙肝小弟尝尝?”刘辩笑吟吟的欲擒故纵。

左慈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起身就要去墙壁上作画:“这有何难?贫道在墙上做画一幅,能以手剖之,取龙肝呈于兄弟面前!”

“等等……”刘辩忽然伸手阻止了左慈,“适才倒是忘记了,我的血压过高,不宜吃肝脏,要不然师兄给我一只大象腿如何?”

左慈怫然不悦,看的出在强忍怒意,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大象何辜,你要吃它?”

刘辩大笑:“象山象山,到象山当然要吃象了!哦……对了,估计道长你不懂得血压什么意思,回头咱们慢慢交流,你传授我房中术,我告诉你什么叫血压,你看如何?”

左慈强忍怒火,强作欢笑道:“如今天气渐寒,草木枯萎,兄弟可否想要一睹百花之艳?国色牡丹,清淡菊花,艳丽海棠,清白荷花,贫道都能让兄弟一饱眼福!”

“那就盆牡丹吧!”

左慈命女尼去搬一口花盆置于大殿中央,起身走到花盆前装神弄鬼一番,嘴里念念有词,然后浇灌上水,片刻之后果然长出一株牡丹。

“道长好本事,道长太神啦!”

看到左慈在这寒冬季节变出了一株鲜艳的牡丹花,一众女尼顿时欢呼雀跃,顶礼膜拜之情溢于言表。

刘辩打个呵欠:“在下凡夫俗子,粗人一个,忽然发现自己欣赏不了牡丹花,道长还是给我变一株狗尾巴花吧?”

左慈的脸色阴密布,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变它何用?”

众女尼纷纷站出替左慈解围:“既然这位先生自称修道多年,还看过《遁甲天书》,何不变化一番给我们开开眼界?”

刘辩霍然起身:“变就变!”

刘辩袍袖一抖,麻利的遮在脸上,以鬼魅的手法揭去了脸上这张清秀英俊的面具,露出一张粗犷豪放的脸颊,直让左慈和众女尼看的目瞪口呆。

刘辩袍袖在一抖,又把脸上的这张面具揭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忠厚木讷,皮肤黝黑的面具。袍袖再次一抖,又换成了东方不败那张不男不女,娘气十足的面容……

刘辩在军中闲无事,便用系统奖励的十张面具练习“变脸”,多年下自学成才,熟能生巧,竟然掌握了川剧变脸的精髓,此刻正好拿出表演,直把左慈唬的目瞪口呆。

刘辩变化到最后直接露出了本尊,反正左慈也不认识自己,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呵呵……献丑了!”

众女尼一脸崇拜之色:“哇……原也是位世外高人,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左慈起身拍掌道:“这位兄弟真是好本事,好本事啊!愚兄能够饮五斗酒不醉,吃一头羊不饱,敢不敢陪贫道喝个一醉方休啊?”

刘辩鼓掌:“求之不得!”

左慈又道了:“尼姑奄乃是佛门净地,不能用荤破戒,咱们就不食荤了,只喝酒如何?”

“卧槽,这道士真不要脸,都干起了群屁的勾当,现在竟然谈起了戒荤!”刘辩在心底咒骂一声,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有酒便可,何须食物!”

片刻之后,有几个女尼拎了几个酒坛,刘辩抱起一个走向盘膝而坐的左慈:“小弟诚心向道兄求教房中术,先为兄长斟一杯酒,以表敬意!”

“你坐回……”

看到左慈想要起身,刘辩忽然暴起,用手中的酒坛狠狠的朝左慈的脑门砸了下去:“雷公助我!”

只听“噗通”一声,左慈猝不及防之下被一酒坛砸在脑门上,酒坛登时碎裂,浊酒泼了左慈一身,湿漉漉的犹如落汤鸡。

若是换了寻常人,这一下少不得砸的眼冒金星,一脑门子黑线,但这左慈看起竟然毫发无损,脸上露出狰狞之色,暴喝一声:“鼠辈,竟敢伤我?”

说时迟那时快,刘辩忽然拔剑在手,寒芒一闪,奔着左慈的脖颈砍了下去“赤霄宝剑在此,管你邪魔外道,给我统统受死!”

剑光一闪,锋利的赤霄剑竟然硬生生的砍下了左慈的脑袋,一股黑色的鲜血自尸体腔子里蹿出,犹如喷泉一般冲起半丈之高。

“啊……竟然是赤霄宝剑,贫道死不瞑目啊!”落在桌案上的左慈首级放声大叫,骇人听闻。

刘辩挥剑乱砍:“以我之真气,合天地之造化!我乃真龙天子,用赤霄宝剑斩杀一切魑魅魍魉,妖道受死!”

刘辩吼声如雷,赤霄剑犹如剁馅,一阵乱砍硬生生的把左慈的首级剁的血肉模糊,一团肉酱,这才放声大笑:“哈哈……取汝首级,犹如探囊取物!妖道,再给朕变一个看看啊?”(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