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九十四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一千二百九十四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追风白凰撒开四蹄,奔驰如飞,千山万尽在足下。

从金陵到吴县四百多里路程,而象山又在吴县北六十里的方位。追风白凰全力奔驰之下,每个时辰能够狂奔一百四十里,比寻常马匹快一倍还要多些,刘辩晌午过后动身出发,在夕阳落山之前就抵达了象山脚下。

远远望去,只见象山巍峨高大,层峦叠嶂,其形似一只俯卧在地的巨象,凸出的山峦酷似象鼻,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果然如袁天罡所说,在象山的主峰上已经载满了槐树与柳树,间杂着红墙黑瓦的尼姑奄,以及白色大理石砌筑成的陵墓,在夕阳照耀下更是阴气沉沉。

刘辩策马徐行,很快就发现了一条青石铺就的道路直通山顶,想是陆氏的族人所修,为了方便修建陵墓,大兴土木。当即叱喝坐骑,养马扬鞭,拾级而上。

“站住,的什么人?”

刘辩刚刚向山上走了百十丈,就从道路两边涌出十几个手持刀枪棍棒的家丁,一脸警惕的堵住了刘辩的去路,凶神恶煞的喝问。

刘辩早有准备,从手里摸出一块腰牌,在众家丁眼前晃了晃:“奉了武皇后的懿旨,有紧急消息通知左慈道长!”

看到刘辩器宇轩昂,鲜衣怒马,手里又拿着一块看上去很牛逼的令牌,众家丁不敢怠慢,当即闪开一条道路:“原是自京城的使者,里面请!左慈道长应该刚从工地返回住处,劳烦使者自己上去询问管事的大人吧!”

刘辩也不废话,叱喝战马继续顺着青石台阶朝山腰飞驰,一路但见道路两旁全都是碗口粗细的垂柳与槐树,虽然因为寒冷变得光秃秃一片,但依旧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阴气。

走了三四里路程之后便到陵墓所在,只见由白色大理石砌筑而成的陵墓形似馒头,墓前矗立着一块石碑,用篆体字刻着“陆公之墓”,陵墓周围雕栏玉砌,气势不凡。

“者何人?”

就在刘辩打量陆康的坟墓之时,又有十几个家丁从四周钻了出,看打扮比山脚下的那些人身份高贵一些,为首之人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一身淡蓝色长袍,腰悬长剑,竖着高高的发髻,看上去有些身份。

“你又是何人?”刘辩并没有急于答话,而是拿出了京城上等人的傲气反问这名为首的蓝袍青年。

旁边马上有家丁跳出拍马屁:“大胆,这位便是陆压公子,当今陆国丈的堂侄,武皇后的堂弟!”

刘辩在心里冷哼一声“你们嘴里的武皇后可没少在朕的胯下浅吟低唱,********不知多少回了,就凭你们几个杂碎也敢在朕面前耀武扬威?”

但刘辩不是跟几个**丝家丁显摆的,自己睡过的女人一大把,武如意只是其中一个而已,找出左慈的藏身之处才是当务之急。

“奉了武皇后的命令,有紧要事情通知左慈道长!”刘辩也不下马,朝金陵方向一抱拳,算是对武如意的尊重。

陆压双臂抱在胸前:“我怎知你不是锦衣卫?可有凭证?”

刘辩一抖手把腰牌丢了出去:“凭证在此!”

陆压抬手接在掌中,端详了一会,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总之感觉是一块非常高大上的令牌,通体用黄金铸造,牌面上刻着稀奇古怪的图案,看起价值不菲。

“以前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令牌?”陆压把令牌攥在手中,半信半疑的打量着刘辩。

刘辩昂首挺胸,傲然道:“那是因为我没,你自然见不到这样的令牌!”

陆压被刘辩的气场压了下去,喉头不由自主的收缩了一下:“敢问下尊姓大名,现司何职?”

“你不需要知道,只需要告诉我左慈道长在哪便可!”刘辩用非常碉堡的语气回答陆压。

陆压一脸为难之色:“那为何皇后娘娘不派从前的使者?”

透过这句话,刘辩获得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就是武如意知道左慈在象山的所作所为,而且曾经派遣使者联络过左慈。虽然不能据此断定武如意蓄意破坏大汉的龙脉,但是依旧能够看出武如意心底的野望依旧还在,并不满足和甄宓平起平坐。

刘辩肃声道:“皇帝已经于今日清晨班师回朝,皇后娘娘为了避免引起锦衣卫注意,所以才改派我拜见左慈道长,传达重要消息。”

刘辩说的话合情合理,陆压不复多疑,当即施礼道:“既然如此,随我!”

当下陆压在前面带路,刘辩策马随后,离开陆康的陵墓继续向山上攀登,走了些许路程,便能看到许多工匠民夫扛着铁锹、锄头等工具收工归,不远处一座庙宇正在修建之中,看起已经有些规模。

既然袁天罡与何太后都说陆家在象山上大兴土木,有工匠住在山上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因此刘辩也不多问,跟着陆压一直到一座四合院前面驻足。

陆压示意刘辩稍等片刻,自己毕恭毕敬的上前拍门:“左道长,在吗?有自京城的使者要见你!”

连叫三声,不见有人应答,陆压只好回头对刘辩道:“使者的有些晚了,怕是左慈道长已经进尼姑奄了!”

陆压说着话朝头顶山峰上一指,借着夕阳的余晖,依旧能够看到在山峰上有两三座红墙黑瓦的庙奄:“念慈奄、影梅奄、拢翠奄,必在其中一家!”

刘辩蹙眉:“这天色已经黑了,左慈道长跑到尼姑奄做什么?难道就不避嫌么?”

“哈哈……”陆压闻言放声大笑,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刘辩微怒:“陆公子为何发笑?难道我的话真的如此好笑么?”

陆压笑罢,正色道:“左慈道长除了变化多端,神出鬼没之外,最擅长房中之术,能够夜御十女不累,这整个象山三座尼姑奄中的六七十个女尼,名义上修道,其实暗地里可都是左慈道长的姘头哦!”

“这个妖道真是可恶,我今夜既至象山,必取他首级!”

刘辩勃然大怒,这才想起史书中曾经记载过左慈尤其擅长房中术,像这种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不贪色才怪,就是不知道为何罗贯中把他描写的正义凛然,反而去戏弄奸雄曹操?

刘辩按捺住愤怒,肃声道:“有劳陆公子带我去寻找左慈道长!”

“这可万万使不得!”陆压一脸骇然,“只要天色一黑,这尼姑奄就是禁地,我等谁敢擅自靠近,便会死无葬身之地,我劝使者还是等到天亮之后再说吧!”

刘辩面色凝重:“不行,事关紧急,否则皇后娘娘也就不会派我了!”

陆压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要不然你就自己上山寻找吧,你是皇后娘娘派的使者,或许左慈道长不会难为你,我就不陪你去自讨苦吃了!”

刘辩皱着眉头问道:“这象山本是陆司徒的陵墓,是他长眠的地方,你们陆家在此瞎折腾不说,竟然还成了左慈淫乐逞欲的地方,你们难道就不怕陆司徒从坟墓里爬出骂你们这些不肖子孙么?”

“左慈道长虽然过分了一些,但神通广大,千变万化,伯父深信他能给陆家带好运,让陆家飞黄腾达,子孙出将入相,权倾天下,所以也就对左慈道长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陆压摊摊手,一脸无奈的说道,“再说尼姑奄在山顶,距离埋葬陆公的地方还远着呢!”

刘辩继续追问:“武如意是否知道左慈在象山的所作所为?”

陆压答道:“皇后娘娘远在金陵,自然不会事事过问。”

顿了一顿,陆压突然一脸警惕:“你到底是何人?竟敢直呼皇后娘娘的名讳?”

“睡过皇后的人!”

剑光一闪,刘辩腰间的赤霄剑画出一道银色的光芒,瞬间就撕开了陆压的咽喉,鲜血喷泉般汩汩冒出。

“你……是……?”陆压不甘心的捂着喉咙挣扎了几下,一头栽倒在地停止了呼吸。

“徒有一个牛逼哄哄的名字!”

刘辩收剑归鞘弯腰扛起陆压的尸体,大步流星的走到左慈的四合院墙外,用力抛进了院子里面。既然就连陆压都不敢踏入,想那些家丁更不敢轻易涉足,这样就不会引起左慈的警觉。

刘辩拍了拍追风白凰,示意它自己找个地方去休息,大步流星的向山顶的尼姑奄走去,用了一炷香的功夫终于抵达了第一个叫做“念慈奄”的尼姑庙。

庙门紧闭,刘辩敏捷的翻墙而入,穿廊过巷,悄悄的朝大殿摸去,逐渐听到了男女嬉笑之声,女子的声音风骚浮浅,男人的笑声淫/邪而苍老。

刘辩悄悄伸手在窗户纸上捅了个窟窿,只见大殿中红泥火炉,温暖如春,约莫二十几个女子近乎赤/身裸/体,只是披了一层薄纱,丰腴的胴/体一览无余,从三十岁到十四五岁都有,正陪着一个身材枯瘦,其貌不扬,年约五十余岁的老道喝花酒,一个个满面春色,乐此不疲。

刘辩抬脚踹开窗户跳了进,大笑一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左慈道长教我房中术如何?”(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