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八十六 夺命冷箭

一千二百八十六 夺命冷箭


                赵名气虽大,但丁延平还不至于被吓住,扫视了一下双方的兵力对比,各自三百骑左右,旗鼓相当,半斤八两。

虽然赵身边还有程咬金和钟无艳助阵,但自己后面还有四千多步卒跟随,估计一个时辰就能追上,只要自己能够撑到援兵抵达,说不定还能把赵生擒活捉也不一定。

一念及此,丁延平决定用“拖”字诀对付赵,手中一对绿沉四尖枪舞起一团枪花,大声向赵叫阵:“赵子龙你休要在这里大言不惭,可敢与我单打独斗,大战三百回合?”

“这老匹夫身后还有数千贼兵,休要中了他的缓兵之计!”程咬金手中宣花斧挥舞的虎虎生风,就要上前厮杀,“子龙兄弟并肩上啊,将这老贼剁成肉泥!”

赵微微一笑,手中龙胆枪挡住了程咬金的战马:“他要战我便战,正好让他心服口服,看我十合之内将丁延平生擒活捉!”

话音落下,赵催促胯下照夜玉麒麟,挥舞手中龙胆夺魂枪,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阵去,马蹄未到,寒芒已至,“看枪!”

“叮咚……赵龙胆爆发,武力+3,坐骑照夜玉麒麟+1,武器龙胆夺魂枪+1,基础武力102,当前武力上升至107!”

看到赵长枪迎面刺,丁延平手中双枪急忙一个野马分鬃,左枪向外遮挡,右枪白蛇吐信奔着赵的面门还了一枪。

两人马踏连环,你我往,战有六七回合,赵卖个关子虚晃一枪,丁延平果然着道,使出浑身力气挺枪向前猛刺,却被赵在马上侧身闪开。

丁延平一枪刺空,险些把自己从马上诳了下,失去重心之下手忙脚乱,被赵轻舒猿臂,一把抓住束缚甲胄的腰带,怒喝一声,猛地从马鞍上提了起,“给我下马!”

“子龙兄弟好功夫,俺老程今儿个服你了!”

程咬金心服口服,挥舞拳头大声叫好,并眉飞色舞的向钟无艳显摆:“娘子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大汉虎将的实力!在我们金陵朝廷,像子龙将军这样的猛将有一百多个呢,所以你们洛阳朝廷输了也不冤!”

“一百多个?”钟无艳不由得咋舌,“可我怎么听说赵将军位列五虎上将,排名仅次于四象大将呢?”

看到丁延平被捉,后面的两百多骑兵群龙无首,顿时乱作一团,各自拨马回头落荒而逃,返回潼关禀报谢映登去了。

赵单手提着丁延平返回阵中,投掷于地,喝令亲兵上前捆绑了:“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洛阳朝廷已经土崩瓦解,丁将军为何还冥顽不灵,不识时务?”

“若非苏相举荐,先帝提携,我丁延平到现在也只是一介江湖草莽,我丁延平生是汉室的臣子,死是汉室的鬼魂!”

虽然被五花大绑,但丁延平还是极力挣扎,情绪激动,“士可杀不可辱,想要我归降门都没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请速速杀我,以全忠义之名!”

赵微笑着劝说:“丁老将军虽然忠义可嘉,但愚忠却不足取,既然你以汉室臣子自居,为何还与朝廷王师对抗?当今圣上乃是高祖后裔,灵帝嫡长子,那刘掣只是被董卓的余党册立的伪帝,怎能代表汉室?如今随着洛阳、长安被相继攻破,西汉伪朝廷已经土崩瓦解,老将军若能幡然悔悟,将功赎罪,为时未晚!”

“嘿……何必和这老头多费唇舌,差点害了俺们两口子的性命,让我一斧头劈死算了!”程咬金朝双手掌心啐口唾沫,挽挽袖子,抄起大斧就要动手。

钟无艳急忙阻拦:“夫君且慢,丁老将军虽然顽固,可是忠义有嘉,心地不坏,等到了洛阳让我父亲劝劝,说不定能够迷途知返,为大汉朝廷建功立业!”

听到钟无艳称呼自己相公,程咬金登时吓得合不拢嘴,对赵大笑道:“子龙将军,你听到了吗,她称呼俺夫君,今晚回到大营一定要喝俺的喜酒啊!”

钟无艳脸色大窘:“人家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嘿嘿……俺老程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啊!”程咬金盯着钟无艳傻笑,如痴如醉,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便是如此。

赵听了不由得哑然失笑:“呵呵……两位连彼此的姓名都不知道,便定了终生?看此乃天意!这位是我们大汉朝的‘积福’将军程咬金,表字知节,不知姑娘贵姓芳名?”

程咬金憨笑道:“俺的封号可是陛下特封的,说俺是大汉朝的福星,娘子日后跟着俺直管吃香的喝辣的便是!”

钟无艳抿嘴一笑:“小女子姓钟,名无艳,家父便是新归降朝廷的雍州刺史钟繇。”

“原是钟大人的千金啊,失敬了!”赵在马上抱枪施礼。

程咬金眉开眼笑:“嘿嘿……原俺岳丈是个当大官的啊,说起娘子也是名门闺秀了,你老爹可别嫌弃俺出身寒门,门不当户不对啊!”

赵大笑道:“知节将军直管放心,等拿下潼关之后,由赵给你做媒,这桩婚事保证板上钉钉!”

当下一行人押解着丁延平拨马向北,直奔数十里外的大营而去,一路欢声笑语,随着北风在夜幕中飘荡。

就在赵等人返程之际,丁延平的败兵退回潼关飞报谢映登、邓愈二将:“启禀两位将军,丁老将军在追赶钟无艳的时候遇上了东汉五虎上将之一的赵,被生擒活捉了!”

“啊?”

惊闻噩耗,谢映登不由得目瞪口呆,如遭雷击般端坐在帅椅上一动不动。

邓愈也不说话,扭头就走,径直出了帅帐,直奔潼关城门而去。

谢映登脸上掠过一丝诡谲的神色,从墙上摘了强弓,背着一壶雕翎箭尾随着邓愈出了门,犹如鬼魅一般紧追不舍。

邓愈策马扬鞭径直到潼关城门底下,召集了数百名心腹,大声宣布道:“洛阳与长安已经相继丢失,小皇帝刘陵被杨广害死,我等已经成为无根之萍,无主之军,再继续坚守下去又有什么意义?本将打算开门投降,弃暗投明,诸位兄弟意下如何?”

众将士齐声附和:“我等愿意跟随邓将军弃暗投明,只是那丁延平枪法了得,谢映登射术不俗,这二人不同意投降,我们也不敢胡乱说话,免得招惹祸端。只要邓将军一声令下,我等便唯你马首是瞻!”

邓愈拔剑在手,慷慨激昂的道:“诸位兄弟,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洛阳朝廷已经灰飞烟灭,丁延平与谢映登不识时务,我们不能再陪着他送死。我兄弟邓艾归汉之后受到了重用,诸位将士只要能够弃暗投明,不愁将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

听说邓艾受到李靖的重用,众将士更是群情激昂,一个个摩拳擦掌,齐声欢呼:“太好了,既然有邓士载将军的前车之鉴,我等愿意跟着将军降汉!”

“那丁延平出城追赶钟无艳,已经遭到东汉虎将赵子龙生擒活捉,城里只剩下谢映登一人,只要我等打开城门,迎接霍去疾大军入关,定然是大功一桩!”

邓愈又把丁延平被捉的好消息告知众将士,挥手下令:“打开城门,迎接霍去疾入关……”

邓愈话音未落,忽然一支利箭破空而,疾如流星。

邓愈猝不及防之下不及躲闪,被一箭射中咽喉,登时摇摇欲坠,用手中佩剑支撑在地上,嘶声下令:“开……开门,开门啊!”

“快快……快快开门!”

“快快……快快救人!”

邓愈的亲兵顿时乱作一团,有的人去召唤医匠救人,有的人去放吊桥,有的人打开城门,大声招呼汉军入城:“我等愿意归降,恭请霍将军率大军入城!”

躲在暗处的谢映登一箭射死了邓愈,自知大势已去,独木难支,便悄悄回到府中卸去甲胄,换了一身道袍,从潼关北门出城,悄悄消失在夜幕之中。

白起早就料到潼关里面的守军三日之内献关,因此命令三万将士夜间枕戈待旦,又命令许多斥候紧盯潼关城门,但凡有个风吹草动,立即火速报。

看到潼关城内火把晃动,喊声四起,吊桥落下,城门大开,全副披挂的白起手提佩剑,一马当先的率领众将士冲出寨栅,穿过吊桥,杀进了潼关城中。

霍去疾与樊梨花、贞德等人也早有准备,各自率领本部兵马尾随白起进了潼关,天亮的时候潼关城墙上飘扬着东汉的旗帜,关内的三万多将士全部缴械投降,改旗易帜。

霍去疾留下一员偏将率五千人守关,亲自统率本部兵马以及刚刚归降的三万多西汉降卒离开潼关,朝长安进发。在路上遇见赵、程咬金、齐国远等人,合兵一处朝长安进发。

傍晚时分,十几万大军便浩浩荡荡的抵达了长安城下,得到消息的孙武、钟繇、虞子期等人一起出城相迎,于霍去疾等人一起拱手寒暄,互道仰慕。

至此,西汉政权已经土崩瓦解,整个天下只剩据守陈仓一带的朱棣兵团,武将止有高思继、李文忠二人,谋士还有从汉中跟着逃窜过的杜如晦,以及人心惶惶的五万残兵剩卒。(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