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七十六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一千二百七十六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忽然有十余骑冒着凛冽的寒风,踏着厚厚的积雪朝济南城疾驰而,虽然风大雪急,但一行人的额头却已经见汗,看起似乎有十分紧急的事情。

“这伙人必然是从京城而!”刘辩一眼就猜透了这些人的历。

卫青、宇文成都、张良等人面面相觑,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还隔着百十丈呢,陛下何以见得?”

刘辩笑笑:“他们虽然都做了乔装打扮,但有人脚底下穿的靴子却是锦衣卫特制的,因此朕一眼就猜透了他们的身份。”

东汉锦衣卫的装备与服饰全部是由刘辩一手设计的,绣春刀、飞鱼服、黑斗笠是所有锦衣卫的标配。黑色靴子中间镶一条金线,显得既神秘而又尊荣,彰显了他们皇帝爪牙的身份。

虽然这些锦衣卫已经做了乔装打扮,但难免有人会疏忽或者懒惰,没有把锦衣卫的靴子脱掉,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之下不时的闪烁着金色的光辉,因此刘辩一眼就洞穿了这些人的身份。

刘辩当即下了城墙,返下榻的府邸接见这伙踏雪而的使者,果然不出所料,正是自金陵的锦衣卫。

为首之人身高七尺五寸,体型瘦削,鹰鼻深目,眸子里透着一股阴鹜的气息,见到天子后跪地施礼,双手呈上书信:“微臣锦衣卫千户俊臣拜见陛下,奉了朝廷七位顾命大臣之命与太后懿旨,从江东前给陛下送书信。”

“哦你就是俊臣?”

刘辩闻言,不由自主的蹙起双眉多打量了俊臣几眼,这瘦削的体格,阴险的眼神,几乎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虽然这家伙在历史上不是个好东西,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自己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各方面的人才都有需求,譬如上次在江陵抓住朱温的时候如果有俊臣在场的话就不需要陈平出手了;所以把这俊臣留在手底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听到天子竟然喊出了自己的名字,俊臣颇感意外,面色不由得一怔:“呃莫非陛下听过小人的名字?”

既然俊臣是锦衣卫千户,刘辩就顺手拉出李元芳做挡箭牌:“哦李元芳在写给朕的书信中曾经多次提到过你的名字,说你精明能干,在刑讯逼供方面有过人之处,锦衣卫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俊臣闻言面露喜色,稽首顿拜:“多谢陛下谬赞,也要谢谢李大人的提携之恩。臣那些歹毒手段只是对付顽固之徒,俗话说恶人尚需恶人磨,酷刑并非臣的本意。”

刘辩微微颔首,从俊臣手中接过书信麻利的拆开浏览了起,心中暗自思忖:俊臣说这封书信是便宜母亲何太后与七位顾名大臣联合所发,而且不是用飞鸽传书,而是特意派了一位锦衣卫千户跋山涉水送到青州,不知所为何?

看完书信之后刘辩的一颗心方才落地,其实并没什么大事,原是何太后把左右丞相王猛、刘基招到寿安宫,提议太子刘齐明年就十二岁了,而太子妃岳银瓶,也就是征西大将军岳飞的女儿过了年就十六岁了,已经老大不小了。因此请求天子返金陵主持太子的婚礼,正式迎娶太子妃入宫。

另外,王猛又在书信中提到,赵飞燕在九月中旬为天子产下一子,到目前还未满月,而赵美人迟迟不肯给王子取名,说是等陛下返金陵之后赐名。

刘辩是去年十一月底在成都纳娶的赵飞燕,因为身边没有别的女人,所以赵飞燕一个人独占雨露,夜夜承欢,被刘辩宠幸了将近两个月,并在去年腊月中旬有了身孕,掐指算算时间准确无误。

此外,王猛还在书信中提到,就在刘辩出征半月之后,美人乔氏身体欠佳,疲倦乏力,呕吐不止,经过太医孙思邈诊断,确认大乔已经有了一个半月的身孕。为了避免天子分心,因此乔美人叮嘱不要向天子透露,待生产之后再向陛下报喜,经过孙思邈再次诊断,确定乔美人将会在十月底临盆。

“好啊,想不到大乔竟然快生了,真是太好了!”刘辩忍不住击掌叫好,兴奋的手舞足蹈,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赵飞燕给刘辩生下了一个儿子,但却抵不上大乔即将临盆带给刘辩喜悦的十分之一。因为小乔之事导致大乔动了胎气,让即将临盆的胎儿夭折,再加上丧妹之痛,导致大乔从那之后郁郁寡欢,脸上再也没了笑容。

大乔从交州返金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五年,却依旧孑然一身,形单影只,每日愁容满面,与别的嫔妃逗儿弄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让刘辩心中倍感愧疚,每次返金陵都会多宠幸大乔几次,以求让她开枝散叶,生下一儿半女陪伴她打发宫廷中的寂寞时光。

头想想,除了唐婉与穆桂英之外,大乔是刘辩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第三个女人。彼时,大乔还只是个十岁的萝莉,因为刘辩的救命之恩发誓以身相许,而那时候小姑娘根本不知道刘辩的皇帝身份,所以也没什么贪图富贵的想法,纯粹的就是报答救命之恩。

当然,那时候刘辩的确算不上皇帝,只是被董卓废黜的弘农王,惶惶如丧家之犬般向江东逃窜,手底下只有穆桂英、花荣、甘宁、魏延等人,甚至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最后靠着刘繇善心大发赠送的秣陵县城才有了栖兵之处。

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女人,却因为刘辩的计谋而落得郁郁寡欢,因此刘辩一直心怀愧疚。现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刘辩的辛勤耕耘总算没有白费,不管大乔生下一个儿子或者女儿,心情肯定会好转许多。

听刘辩把书信内容叙述一遍之后,在卫青、张良的带领之下,满堂文武一起施礼祝贺:“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此乃大汉之福也,臣等深为陛下高兴!”

卫青又道:“太后与两位丞相所言极是,太子已经十二岁,而太子妃已经十六岁,是时候迎娶太子妃过门了。李药师已经率部抵达泰山郡,剧县又有秦叔宝、徐达等人,再加上天寒地冻,完全不用担心李世民进攻,请陛下尽快返金陵主持大局吧!”

刘辩微微颔首:“卫爱卿所言极是,有你和李靖坐镇青州,就算朕到金陵,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这天气如此寒冷,怕是转暖之前不会再起战事了,朕这几天安排一番,马上就启程返金陵。”

卫青以及其他的众文武一起作揖施礼:“陛下直管放心的京,臣等一定誓死辅佐李、卫二位元帅,待天气转暖之后戮力死战,将唐寇逐出青州!”

刘辩立即提笔修书一封给李靖,告诉他自己准备返京城,请他总督青州的军事,对抗李世民的入侵。同时告诉李靖,让刘无忌和凌统一趟济南,跟着自己返金陵,这孩子已经出闯荡了一年多,也该倦鸟返巢了。

给李靖写完书信,刘辩又给青州刺史萧何写了一封书信,让他派人把杨玉环从临淄送到济南,自己启程的时候带金陵。当初宣布的就是将于年底纳娶杨玉环入宫,虽然历经一番波折,但杨玉环总算完璧归汉,

刘辩书信写完之后,使者快马加鞭离开济南,分头赶往泰山、临淄等地送信。刘无忌接到书信之后,立刻带着凌统率领着本部五千兵马踏着积雪朝济南赶路,为了避免路上出现意外,李靖特地派了李存孝随行护送。(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