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八十一 斧劈李元霸,锤震巨无霸!

一千二百八十一 斧劈李元霸,锤震巨无霸!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坐落在三秦大地上的长安城气势恢宏,规模庞大,楼台轩榭,殿宇巍峨,一场薄雾过后,烟雾缭绕,更显壮观。

自张骞出使西域以,欧亚商道逐渐开通,长安成为了“丝绸之路”的,无数商人骑乘骆驼从遥远的西域到长安。虽然还没有达到盛唐时期万邦朝的地步,却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

到了灵帝时期,长安城的人口突破一百万,犹在东京洛阳之上,全国各地的英雄豪杰、贩夫走卒咸集于此,更是热闹非凡。

即便黄巾起事之后天下大乱,但由于长安地处关中平原,四周除了崇山峻岭之外就是雄关险塞,南有武关,东有函谷关,西有散关,北有萧关,堪称固若金汤,因此二十年以一直没有大规模的战事发生。

在这烽火连天的二十年内,长安城的人口非但没有下降,反而因为难民纷纷涌进城中谋生,竟然又上涨了十几万。导致长安城更是人满为患,大街小巷上的行人络绎不绝,摩肩接踵,店铺鳞次,青楼栉比,欢歌笑语,彻夜不眠。

但这一切,伴随着孙武大军的兵临城下都戛然而止,就算百姓们并不在乎改朝换代,抑或是江山易主,但最起码在尘埃落定之前都收敛了许多,纷纷躲在家中紧闭大门,不敢再像从前一般纸醉金迷。原本喧嚣热闹的街道犹如闹瘟疫一般,瞬间就冷清了下。

北风劲吹,旌旗猎猎作响,不时有枯草被卷在空中打转。

庆幸的是自北方的寒流并没有波及到长安,比起白雪皑皑的青州,长安的气温还算暖和,至少将士们还能拔剑出鞘,还能挽弓控弦。

先锋大将赵胯下照夜玉麒麟,手提龙胆枪,率领三万先锋队伍径直到长安西门叫阵:“城内的守将听着,洛阳已经被攻破,杨坚已经被生擒,潼关的皇甫嵩也已经悬梁自尽,陈仓的朱棣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尔等还不快快开门投降,也算是将功赎罪!”

三万汉军齐刷刷的举起兵器大喊:“开门投降,将功赎罪,打破城池,悔之晚矣!”

出乎汉军预料的是,震彻霄的响声还未落下,厚重的长安城门竟然缓缓敞开,高大的吊桥在凛冽的寒风中“吱呀呀”的落下,城墙上的守军纷纷缴械。

“雍州刺史钟繇率部归降,请赵将军善待将士们与长安的百姓!”

在刘彻遇刺之后被委任为雍州刺史的钟繇将印绶举过头顶,带领着大大小小的数百名官吏排列着整齐划一的队形,缓缓走出了长安城门。

赵立马横枪,面色凝重,沉声道:“难得钟大人能够为民着想,主动打开城门投降,避免了无辜的伤亡,赵自会向朝廷如实禀报,将功抵过。朝廷的军队乃是仁义之师,绝不会侵犯百姓一分一毫,钟大人直管放心!”

赵亲自下马接过钟繇呈上的印绶,指派一名校尉带人暂时把钟繇以及部分官吏看押起,好生款待,等候朝廷发落。

随着钟繇的开门投降,长安城里的两万手守军纷纷放下武器,主动出门投降。小皇帝已经被杨广杀了,国都洛阳也被攻破了,再坚持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

赵一面收编降卒,派人维持秩序,严厉打击趁乱劫掠的不法之徒,一面派遣使者禀报紧随其后的主帅孙武。

得知钟繇主动开门投降,兵不血刃的拿下了长安城,黄忠、虞子期、程咬金、吴懿、孟良、齐国远等人纷纷抱拳祝贺:“恭贺孙将军拿下长安城,或许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比肩三大元帅了!”

孙武在马上抱拳谦虚:“诸位同僚谬赞了,拿下长安城乃是整个大汉将士群策群力的事情,我等断不可居功。若不是岳鹏举牵制杨素,若不是霍去疾强攻潼关,若非徐公明、关长压制朱棣,若不是李征东攻克洛阳,我等又怎能兵不血刃的拿下长安?”

“嘿管他呢,反正我们军团是第一个进入长安的,头功肯定是要记在孙将军的头上!”

程咬金扯着嗓子咋咋呼呼,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孙将军表奏的时候莫要忘了给俺程咬金多写几笔,让俺也多领几辆赏银。只可惜先锋大将被赵子龙抢去了,却是白白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旁边的孟良与齐国远这对“哼哈二将”马上跳出拆台:“姓程的还要脸不?当初孙将军挑选先锋的时候,是谁捂着肚子跑出了帅帐?”

程咬金气得吹胡子瞪眼:“你们兄弟俩几个意思?咱们还并列逗什么三将呢,有这样拆台的吗?真是羞于与你们为伍!我可不像你们一样到处坑蒙拐骗,程大爷可是有真本事的人!”

“我呸,吹牛的本事吧!”齐国远与孟良各自将双臂抱在胸前,一脸鄙夷之色。

程咬金登时大怒,将宣花斧挥舞的虎虎生风,犹如风车一般旋转:“,休要逞口舌之利,手底下见个真章!”

齐国远扭头去自己亲兵驾驶的马车上,摸起一对前些日子刚刚用纸糊的银锤,个头犹如水瓮一般巨大,在太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若是不明就里,少不得被吓一大跳。

“,姓程的妖精,打就打,谁怕谁?我神威无敌天下无双征北镇南安东平西勇猛盖世车骑骠骑骁骑齐国远大将军难道会怕你不成?”

齐国远拎着一对大锤拦住了程咬金的去路,气焰嚣张的叫阵,“姓程的,马王爷不发威你不知道长几只眼,今天就让你尝尝我这对各重八百八十斤的开天辟地霸王锤的厉害!”

程咬金啐了一口吐沫:“我呸,死骗子,你给我等着!”

程咬金策马直奔本部而去,片刻之后踩着高跷卷土重,手里拿着一根长五丈的竹竿,竹竿的头部学着齐国远扎了一柄椅子般大小的纸斧,呲牙咧嘴的咆哮:“姓齐的骗子休要猖狂,斧劈李元霸脚踢巨毋霸天下第一的程咬金大爷在此,你尝尝我一千八百斤大斧的厉害!”

“哇呀呀”

“吼哈哈”

两人隔着三四丈对峙,光动嘴不动手,吐沫横飞,手里的武器却是一动也不动,这可是碰上就露馅的玩意,谁先动手谁傻逼!

孙武一直策马旁观,直到此时方才叱喝一声:“你们两个闹够了吧?黄汉升何在?给我拿下,各打五十大板!”

“啊”

齐国远和程咬金登时目瞪口呆,大眼瞪小眼,一个比一个嘴巴张的更大。

周围的数万将士再也憋不住,突然发出一声大地轰鸣般的爆笑,笑声直冲霄,如同风雷激荡,“两位将军真是太逗了,简直要被笑破肚皮了!”

程咬金急忙扔掉“一千八百斤”的大斧,从高跷上落地;齐国远也放下各重“八百八十斤”的大锤,单膝跪地,齐刷刷的请罪。

“嘿嘿嘿嘿孙元帅,俺们哥俩开玩笑呢!听说兵不血刃的拿下了长安城,特地逗将士们一乐!”

两人说着话互相拥抱,犹如同生共死的兄弟:“元帅你看,俺们兄弟的感情要多铁有多铁,怎会当真格的动手呢?就是为了给将士们庆功助兴!”

孙武冷哼一声:“既然你们一个能够斧劈李元霸,一个能够锤震巨无霸,镇守潼关的皇甫嵩虽然悬梁自尽,但那丁延平依旧和邓愈、谢映登二人死守潼关,阻挡霍去疾军团入关。本将拨给你们二人两万兵马从背后杀奔潼关,与霍去疾前后夹攻,彻底剿灭这伙顽徒!”

程咬金和齐国远对望一眼,争先恐后的领命:“得令!”

程咬金与齐国远各自选拔了一万人马向西南奔潼关而去,孙武又召唤黄忠、吴懿到面前,吩咐道:“长安已经拿下,本将拨给你们二人三万兵马克日向西,从背后进攻陈仓、散关,接应徐公明、关长两大军团进入关中!”

“诺!”

黄忠与吴懿一起拱手领命,点起三万人马向西而去。

孙武率大军直奔长安城下,浩浩荡荡的开进长安,委任差役,出榜安民,整顿地方。并下令将钟繇释放,委任他暂时担任京兆尹,治理长安,直到朝廷派人接掌长安为止。

钟繇大难不死,喜出望外,连连作揖拜谢:“多谢孙将军不杀之恩,钟繇定然誓死相报,把长安治理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孙武安抚道:“久闻钟大人治国有方,长安地区全赖你支撑,此番又主动开门投降,让长安免遭破坏,功大于过,陛下一定会公平相待。”

钟繇再次拜谢:“多谢孙将军宽慰,钟繇之女无艳粗通武艺,略晓兵法,目前正在潼关据守,下官这就修一封,让她打开城池弃暗投明!”

钟繇当即提笔研磨给钟无艳写了一封信,派遣了家中亲信快马加鞭赶往潼关送信。孙武唯恐程咬金、齐国远二将不靠谱,又命赵率本部人马离开长安,向南奔潼关增援,争取尽早攻克潼关,将守军一网打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