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九十六 遁甲天书和御女心经

一千二百九十六 遁甲天书和御女心经


                左慈到底是死了。

刘辩手持赤霄,如临大敌,唯恐左慈像演义中那样死而复生提着头颅打自己。但等了片刻始终不见动静,蹑手蹑脚的上前朝左慈的无头尸体踹了几脚,纹丝不动,看起死的不能再死了。

“呵呵……看这左慈就是会点幻术而已,什么魔法仙术,全都是欺骗世人!”刘辩在左慈的衣襟上把赤霄剑拭干血渍,收剑归鞘。

众女尼早就吓得蜷缩成一团,看到刘辩走了过,纷纷跪地求饶:“大仙饶命,大仙饶命,我等愿意自今以后服侍大仙,还望大仙手下留情!”

这些女尼上至三十下至十五,其中不乏姿色出众者,如果刘辩不是曾经沧海难为水,还真有可能在此住下不走了。

刘辩双目圆睁,朝大殿门外一指:“滚,都给我滚!马上从象山消失,今夜发生的事情不许向第二个人提起!”

众女尼千恩万谢,跌跌撞撞的去各自收拾行囊,唯恐下一刻刘辩就变了卦。

“站住?”刘辩果然变了卦。

众女尼面如土色,在神通广大的刘大仙面前也不敢造肆,只能苦苦哀求:“大仙还有何吩咐?”

刘辩双手抱在胸前,正义凛然的问道:“左慈真能夜御十女?”

众女尼脸上露出害羞之色:“左慈道长神通广大,十几个不在话下哩!只要大仙饶过我们的性命,我等愿意像服侍左道长那样伺候大仙。”

“朕岂是这种无耻之人?朕这是在批判你们!”

刘辩在心里悄悄嘀咕一声,一脸正气的训斥道:“你们啊,真不知道洁身自爱,一个个凡心未退,欲壑难填,速速下山找个人家嫁了吧,莫要再让我看见你们。”

这次众女尼连行囊也顾不上收拾了,一窝蜂般夺门而出,发疯般朝象山脚下狂奔。

“这左慈真是艳福不浅!”刘辩一边嘀咕一边在左慈的尸体上胡乱摸索,“这些幻术失传也就算了,但夜御十女的功夫要是失传了,实在可惜啊!”

一番摸索之后果然找到了一个小手册,刘辩麻利的伸手掏了出,只见这是一个类似工作手册一般的小本子,上面写着左慈的未计划。

第一步:蛊惑以武如意为首的陆家,以象山为据点,借助陆氏的力量破坏汉室的风水,为道友张角复仇。达成状态:正在进行中!

第二步:以象山为据点,修炼房中术,采阴补阳,早日成仙。达成状态:正在进行中!

第三步:利用陆康的陵墓做引子,最终惹怒刘辩,导致陆家满门抄斩,诛连武如意,为道友于吉报仇。达成状态:正在进行中!

“嘶……这左慈好歹毒的心机,就连武如意也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啊!”看到这里,刘辩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本刘辩还在心里盘算回京之后如何处罚武如意以及陆氏,现在看这一切都是左慈的圈套,左慈敏锐的抓住了武如意的野心,不动声色的给陆家挖了一个大坑,一个足可让陆家万劫不复的大坑。

如果不是自己心血潮之下亲自一趟象山,又看到了左慈的手册,说不定哪天一怒之下真就把武如意和陆氏给灭了,那样左慈就算死了计划也完美的实现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虽然武如意的野心还在,但总归没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一日夫妻百日恩,算了,这次就放武如意一马吧!”刘辩叹息一声,打消了重创陆氏的念头。

“第四步:待房中术大成之日,勾引武如意,使之珠胎暗结。再以武如意为跳板,结识其他嫔妃,以我之御女术蛊惑其心,效仿吕不韦篡汉。达成状态:尚未实施!”

看到这里,刘辩不由得勃然大怒:“卧槽,朕还以为你这妖道只是个好色之徒,没想到竟然下的好大一盘棋,好大的脑洞,好大的野心!”

刘辩愤怒之下再次拔剑出鞘:“竟敢想淫朕的女人,抢朕的江山,真是狗胆包天!你不是仗着器大活好么,老子让你在这里做春秋大梦!”

刘辩挥剑挑开左慈的裤裆,果然见那玩意儿长得雄伟不凡,世间少有,怪不得把这些女尼迷得神魂颠倒,看左慈的房中术的确有过人之处。

刘辩出剑如风,将这秽物斩为数截,又挥剑把左慈的尸身大卸八块,方才长出一口心中恶气。又把大殿四周青铜油灯里面的燃油都泼洒在门窗上,纵火点燃,只见大火熊熊燃起,将左慈的尸体与整个尼姑奄埋葬在冲天的火光之中,这才转身离去。

左慈身死的消息已经在象山迅速传开,其他几个尼姑奄中的女尼以及半山腰里的几百个工匠还有陆家的家丁已经吓破了胆。就连神通广大,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左慈道长都不是对手,大伙儿上去还不是白白送命,当即一窝蜂般下山逃命。

天干物燥,大火熊熊,北风呼啸,火借风势,很快就把念慈奄化为灰烬,并将周围的树木引燃,漫山遍野的火光冲天而起。

“可惜了陆康的坟墓啊,死后也不得安宁!”刘辩唿哨一声,招呼追风白凰到身边,就要上马下山。

忽然想起自己还没去左慈的住处搜素一番,说不定能搜到有价值的东西。一念及此,刘辩当即策马扬鞭朝脚下不远处的四合院疾驰而去。

火势虽旺,一时半刻也烧不到左慈居住的四合院,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刘辩就到门前翻身下马。

山顶上火光冲天,照耀的半山腰及山脚下亮如白昼。刘辩抬脚踹开房门,忽有暗箭迎面射,急忙就地一滚,方才躲过了机关。

“嘶……这妖道竟然还在住处暗设机关,果然是居心险恶?”

刘辩小心翼翼的踏进院子里面,扫视了一圈,发现陆压的尸体依旧还在。当即蹑手蹑脚的摸索着靠近,弯腰搬起朝房屋门前抛了过去,“有无陷阱,一试便知!”

只听“噗通”一声,尸体落地之后果然砸下去一个陷阱,尘土弥漫。陷阱中的竹枪、鹿角,在火光照耀下依稀可见。

刘辩得意洋洋的拍拍手:“朕就知道你这妖道在门前设置了陷阱,只要仔细观察,就能看出你淫/棍每日都是绕着屋檐进门的,这点雕虫小技还难不住朕!”

刘辩绕到屋檐下,贴着墙根到房门前,伸手推开了房门,并没有急于进屋,而是先观察了一圈。

有了前车之鉴,刘辩并不急于进屋,而是把陆压耷拉在陷阱边缘的尸体重新拽回,再次丢进了房屋中央,“麻烦兄弟给朕探探路!”

尸体坠地之时,只听“咔嚓”一声,果然自房顶坠下一个方形铁笼把陆压的尸体罩在其中,同时墙壁四周弩箭乱射,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许多弩箭撞击在铁笼上,火花四溅。

“行了!”

刘辩估计试探的差不多了,这才手提赤霄剑小心翼翼的踏进房屋之内,借着山上的火光掏出火折子点燃了墙壁上的油灯,四下里搜寻起。

一阵翻箱倒柜之后,刘辩果然从一个箱子里找出两本书籍,一本写着《遁甲天书》,另一本写着《御女心经》。

刘辩胡乱的翻看了几下,遁甲天书记载了如何修炼幻术,差不多就是如何使用障眼法,作者佚名。而《御女心经》乃是左慈亲笔所做,里面详细记载了房中术,只可惜还没完本,想就算刘辩全部参悟了,估计也只能学到左慈的一半本事。

山上火势渐旺,燃烧的树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屋子里被照耀的亮如白昼,状况骇人。

刘辩不敢久留,当即把两本经书揣进袖子里,小心翼翼的退出左慈的房间,原路撤出了这个诡异的四合院,招呼坐骑到面前,翻身上马顺着青石铺就的道路朝山下疾驰而去。

冲天的大火越烧越旺,刘辩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大火已经吞噬了左慈的四合院,并以燎原之势席卷整座象山,很快就把陆康的陵墓也埋葬进火海之中。

象山地处偏僻,周围荒无人烟,距离陆氏所在的吴县至少六七十里路程。大火又有北风助阵,即便陆氏的人现在救火,也是回天乏术。

“就让这火海吞噬陆氏的风水与气运吧,在朕的面前你们孱弱的就像一只蚂蚁,朕可以随时碾死你们!”

刘辩冷哼一声,策马扬鞭,顺着路朝金陵狂奔而去。

追风白凰撒开四蹄,足下生风,经过大半夜的奔驰,在清晨四更的时候返回了金陵城。有腰牌开道,刘辩畅通无阻的回到乾阳宫,直奔麟德殿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美美的补了一个觉。

一觉醒,天色已经大亮,刘辩起床梳洗完毕,郑和附在耳边悄声道:“启奏陛下,从吴县方面传消息,昨夜象山失火,到现在还未扑灭,陆司徒的陵墓以及陆家修建的陵园,已经被付之一炬!”

“哦……是吗,谁这么大的胆子?”刘辩一脸惊讶,拍案道,“竟敢纵火焚烧陆司徒的陵墓,真是胆大包天,让李元芳去查个水落石出!”(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