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七十九 惊天发现

一千二百七十九 惊天发现


                一口大瓮立于平阳的闹市,前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争相一睹“请君入瓮”的表演。

在青州的这场浩劫之中,包括蒙阴、费县、武阳等地在内,有超过两万的百姓惨死在唐军的屠刀之下,李克用这个屠夫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在平阳的百姓看就算用再残忍的手段惩罚他都不为过。

“把唐寇李克用押解上!”

身穿飞鱼服,腰悬绣春刀的俊臣背负双手,挥手朝差役吩咐一声。

片刻之后,伴随着脚镣碰撞地面的“啷当”声,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脸色铁青的李克用被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差役从衙门中推了出。

人群顿时一片沸腾,数不清的杂物好似骤雨般从天而降,愤怒的谴责声犹如滔天巨浪,“杀了他,宰了他,凌迟处死,千刀万剐!”

李克用倒也是一条汉子,将脊梁站的笔直:“成王败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恨未能屠尽整个青州!”

俊臣冷笑一声:“哼哼话休要说的太早,待会儿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人,把屠夫李克用放进大瓮!”

“诺!”

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差役答应一声,七手八脚的把李克用抬起,丢进了支撑起的大瓮之中。

俊臣亲自点燃木柴,并泼上松油,熊熊大火登时燃烧起,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火苗直冲起一人多高,声势骇人。

李克用刚开始还强忍着,但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就开始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随着大火越烧越旺,李克用的叫声越越惨,并散发出愈愈浓烈的肉皮焦糊的味道,让围观的百姓不由得直皱眉头,似这样的刑罚简直是闻所未闻。

大火持续了约莫三四分钟的时间之后,李克用的惨叫越越微弱,逐渐变成了“哼哼唧唧”的呻/吟,脑袋一歪,晕死在大瓮之中。半个时辰之后,李克用整个人已经被烤熟,发出焦黄的颜色,犹如烤熟的乳猪一般。

“把木柴熄灭,待大瓮稍稍冷却之后把李克用捞出,丢弃在大街上让百姓自行分尸,祭奠家中的亡魂!”俊臣大手一挥,冷酷无情的下达了命令。

但百姓们已经被吓破了胆,胆小者甚至脸色苍白,手脚不住的瑟瑟发抖,还有人尿了裤子依旧浑然未觉。等看到乳猪一般的李克用被从大瓮中捞出之后谁也不敢再上前,纷纷转身散去,不多时大街上便空空荡荡,自此之后俊臣“天下第一酷吏”之名人尽皆知。

安抚完了平阳的民心之后,刘辩再次踏上返金陵的路途。途径费县的时候看看地图距离王莽挖煤的蕃县只有一百二三十里的路程,刘辩决定改道去一趟蕃县,看看王莽挖了两年的煤,现在什么情况了?

一行人快马加鞭,清晨动身离开费县,晌午时分就抵达了蕃县境内。

蕃县就是刘辩穿越之前的滕州,底下遍地都是优质煤矿,在刘辩穿越之前是中国的重要煤炭基地,储藏量大,埋藏浅,易于挖掘。刘辩一行人刚刚进入蕃县境内就看到地面逐渐变成黑褐色,到处都是煤炭的扬尘,在积雪融化之后重新裸/露了出。

汉魏开战之后,曹将夏侯渊、陈子曾经多次派遣小股队伍入侵蕃县,都被王莽率部击退,重新组织工匠出城挖煤,并没有耽误煤炭的开采。而曹魏国都沦陷,诸葛亮、岳飞两大军团环伺在侧,曹操也无暇入侵蕃县,因此这块黄金宝地一直都在东汉的掌控之下。

旷野之中,不时能够看到用竹筐背着煤炭干的热火朝天的工匠,把从地下开采出的煤炭一筐又一筐的倒进马车之中。因为担心魏军随时会掠夺煤炭,所以王莽下令把每天开采的煤矿都集中运进蕃县城中,不许堆积在城外过夜,免得被魏军坐享其成。

驿道上往奔驰的马车络绎不绝,赶车的马夫,拉车的马匹,几乎都被煤炭污染的漆黑一团,遍地都是碎煤渣子。每个人虽然都忙的热火朝天,但脸上洋溢的笑容却是发自内心,原只有权贵富商才能用得起的“乌金石”走进了千家万户,极大的改善了民生,这就是他们的功劳。

直到刘辩一行抵达了蕃县城外之时,得到消息的王莽这才与县令从城西的一座煤矿后面快马返,心急火燎的跪倒在地:“不知陛下驾临蕃县,臣等有失远迎,还请陛下恕罪!”

“呵呵朕准备返金陵,途径蕃县特视察一番,并没有派人通知你们,不知者不罪!”刘辩翻身下马,笑容可掬的把王莽搀扶了起。

“多谢陛下体谅!”王莽深鞠拜谢,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

当下由县令在前面引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直奔县衙,到议事厅看座之后,由下人奉上茶水。屋内红泥火炉,温暖如春,在路上冻得手指僵硬的众人终于可以暖和一番。

刘辩端起茶碗滋润了下喉咙,直奔正题:“王爱卿啊,你到蕃县采煤已经两年左右了吧?把你这两年以的功绩向朕报告一番吧!”

“谨遵陛下圣谕!”

王莽小心翼翼的向前一步,把自己的功绩如实禀报:“臣自从到蕃县之后广招工匠,多开矿坑,陛下允许臣开设的‘青州矿务局’已经拥有超过五万的挖煤工。先后在蕃县境内开采了大大小小的矿坑十几个,现在每日可以挖掘出一万多石煤炭,一个月下产量超过三十万石,这两年以累计开采煤炭超过五百万石!”

“啧啧王大人真是不得了!”张良闻言不由得向王莽竖起了大拇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黄巾作乱之前,全国一年的乌金石产量也不过只有十万石左右,没想到王大人竟然把产量提高到了全国的三十多倍,实在不得了啊!”

旁边的县令帮着王莽邀功:“可不是嘛,王局丞开采出的煤炭运往了全国各地,不仅改善了民生,还大幅提高了朝廷的冶炼水平,使得各个兵器厂的产量大幅提升,质量也是改善了不少。”

刘辩颔首表示赞同:“张县令说的不错,这两年我大汉雄师南征北讨,兵力节节上升,而甲胄、兵器却按时供应,与我大汉锻造工艺的提升密不可分。而我大汉冶炼技术的提升与煤炭质量的改善,以及足够的供应密不可分。虽然王卿没有上战场,但功劳簿上必须给你记下重重的一笔!”

听了天子的赞赏,王莽心潮澎湃,当即跪倒在地稽首顿拜:“多谢陛下夸奖,此乃微臣分内之事!陛下对微臣如此大力扶持,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要物给物,臣如果不能做出点业绩,实在是愧对陛下的信任!”

刘辩肃声道:“王莽采煤有功,朕决定将青州矿务局改为大汉煤炭部,由王莽继续担任部丞,规划未的全国煤炭开采工作,并将级别提升为正二品,赐爵关内侯。”

刚刚停止了叩首的王莽再次稽首顿拜,以额头撞地,“砰砰”作响:“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陛下如此器重王莽,微臣岂敢不庶竭驽钝,竭尽所能,为陛下效犬马之劳?臣虽然不能像将士们一样驰骋沙场,为国家戮力死战,马革裹尸,但臣誓要呕心沥血,纵然死在矿坑中也不能报答陛下的器重之恩!”

刘辩弯腰搀扶王莽:“王爱卿快快请起,朕相信在你的领导之下,大汉的工业将会百尺竿头更上一步。”

王莽的脸上微微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臣还有个好消息禀报陛下!”

“哦王爱卿还有什么好消息,快快说听听。”刘辩登时喜出望外,一脸期待的询问王莽。

王莽跪在地上道:“臣上半年带了部分工匠去了一趟临淄北面的蓼城县,在那里盘桓了两个多月,从地下发现了‘石漆’的踪迹。等青州战事结束之后,臣将会组织大规模的工匠前往蓼城开采,说不定能够挖掘到惊人的石漆!”

“石漆?”刘辩一愣,差点失声询问这是什么东西?

还是张良最会揣摩圣意,抢着开口道:“石漆就是猛火油,一种能够燃烧的液体,只在一些奇中有记载。”

刘辩眉头微皱,不动声色的朝悬挂在墙壁上的地图看去,突然发现这蓼城不就是自己穿越之前东营么,就是胜利油田所在的位置,而王莽与张良所说的“石漆”与“猛火油”就是从地下开采出的石油!

“卧槽,这王莽竟然找到石油了?”刘辩这一下子惊讶大于兴奋,心中滋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王莽到底什么人?

看到刘辩的眼神飘忽不定,瞬息万变,王莽的眸子里流露出一股懊恼之色,转瞬即逝,咳嗽一声道:“咳咳臣觉得在蓼城有可能挖掘到石漆,一定会尽力而为,如果挖掘不到的话,也请陛下不要怪罪。”

(推荐一本三国类型的穿越小说,我在三国打直播,感兴趣的兄弟可以搜索下看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