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七十四 威震西域

一千二百七十四 威震西域


                寒光一闪,杨七郎手中的素缨蘸金枪闪烁着金灿灿的锋芒,裹挟着呼啸的风声,如同闪电一般刺向杨四郎的咽喉。

杨四郎一动不动,引颈受戮。

就在枪尖距离杨四郎咽喉只剩下三寸的时候停了下,杨七郎鼻子微微抽搐了几下:“为何不挡?”

“愚兄愧对杨家的列祖列宗,七弟要杀我,四哥无话可说!”杨四郎勒马带缰,面无表情的答道。

杨七郎终究不忍下手,恨恨的将长枪插进地面,泥土飞溅:“铁木真的妹妹对你有救命之恩,你心甘情愿的为匈奴卖命还可以说是为了报恩。可为何铁木真灭亡之后你又为项羽卖命,你对的起父母的养育之恩,对得起杨家的列祖列宗么?”

杨四郎的喉头微微抽搐了几下,嘎声道:“四哥知道我此生不忠不孝,但我也有难言的苦衷。若非铁木真的妹子铁木耳搭救,四哥早就死在匈奴人的屠刀之下了。后她又不顾家人的反对下嫁给我这个俘虏,为我生下了两儿一女,四哥实在不忍心抛弃救命恩人,更不忍心妻离子散”

“唉”

终究是一奶同胞的兄弟,杨七郎叹息一声,眸子里的怒火逐渐散去,“我自出征交州以已经五年没有归家,也不知道金娥她们娘俩现在怎么样了?你不忍弃妻儿不顾,也是人之常情,可铁木真灭亡之后你为何又归顺了项羽?”

杨四郎木然道:“其一,兄长被项王亲手所擒,又蒙不杀之恩。其二,我的妻儿也全部做了项王的俘虏,我如果不归顺项王,她们的命运一定会很悲惨。其三,得知大汉的雄师已经进入贵霜境内,我知道与项王早晚必有一战,因此潜伏在项王身边,希望有朝一日能说服他与大汉化干戈为玉帛,也算四哥为大汉略尽绵薄之力”

杨七郎闻言肃然动容:“四哥此言当真?”

“七弟从小跟着四哥习武多年,你记得四哥撒过谎么?”杨四郎注视着七弟的眸子,言辞恳切的说道。

杨七郎缓缓策马后退,让开一条去路:“但愿四哥记得今天所言,不要辱没杨家的列祖列宗,你走吧嫂嫂和侄子、侄女还在家中等你!”

杨四郎鼻子一酸,在马上抱腕致谢:“多谢七弟,只要四哥一天不死,我就会为促成项王与东汉的联盟而奔走!”

话音落下,杨四郎双腿在胯下战马腹部猛地一夹,绝尘而去,渐行渐远。向北走了三四里路程,正好撞上折救援的项羽。

“木易,你没事吧?”看到爱将逃出了汉军的围困,项羽喜不自禁,策马迎了上去。

杨四郎身背数箭,肩部、腿部也有多处负伤,整个人仿佛刚从血浆里捞出一般,见到项羽之后露出喜悦的笑容,在马上拱手请罪:“大王,末将无能,折了全部人马,只逃脱了自己一人,请大王降罪?”

项羽在马上拍了拍杨四郎的肩膀,感慨道:“活着就好,你们都没有错,错的是大王我!”

两人一路向北,追上了季布率领的残兵败卒,粗略估计一下大概还剩下八千余人,的时候是浩浩荡荡的八万人,走的时候只剩下凄凄惨惨的八千人,这让项羽悲愤交加,仰天长啸。

“吴起,你给我记着,这笔账早晚要让你血债血偿!亚历山大你这奸贼,老子暂时先放你一马,早晚新仇旧恨一块算!”

杨七郎没有追赶项羽,但尚师徒却与章邯率部紧追不舍,幸亏吕玲绮、慕容恪率领了三万兵马出营接应,尚、章二将唯恐有诈,方才停止了追袭。

“项羽这混蛋竟然丢下我们撤退了,实在不够意思啊!”

阿喀琉斯大吼一声,奋力逼退恶战了将近一百合的黄飞虎,心急火燎的下令退兵,“退兵,全军速撤!”

就在项羽率部突围之际,阿喀琉斯带领的巴比伦骑兵却陷入了苦战,迅速的遭到汉武卒、汉军骑兵,以及黄飞虎方阵、姜松方阵的反击,被杀的节节后退。幸亏巴比伦骑兵只是与汉军迎面交锋,并没有绞杀成一团,因此得以退走。

但吴起哪里又肯舍弃,在高处挥舞令旗,指挥全军向南追袭:“给我尾随追杀,已经重创了项羽,接下再让亚历山大付出代价!”

“杀啊!”

黄飞虎一马当先,率领本部人马穷追不舍,“阿喀琉斯休走,你不是号称巴比伦第一勇士么,为何夹着尾巴抱头鼠窜?”

何元庆、姜松、卢象升也各自率部向南追赶,漫山遍野的鼓噪呐喊,声振寰宇,大地轰鸣。

阿喀琉斯不敢恋战,率领着剩下的一万五千多骑兵西南方向败退,并派遣斥候联络亚历山大,将项羽突围的消息告知,让亚历山大速速率兵退莎车城,免得遭到数十万汉军的包围。

“杀啊,休要放走一名蛮夷!”

就在骆驼岭上杀声震天之际,苏烈与张郃率领的人马也堵住了押运粮草引诱项羽的三万巴比伦军队,占据有利地形从左右掩杀出,直杀的措手不及的巴比伦军队阵脚大乱,溃不成军。

乱军之中,张郃率领一手组建的五千“大戟士”,手持长枪,催促胯下白马,引领着其余的四万多将士冒着箭雨向前冲杀。一把把锋利的大戟高高扬起,砍杀的巴比伦士兵人头滚滚,鲜血四溅。

对面的苏烈不甘示弱,催马舞刀,连斩百余名巴比伦将士,乱军中恰好与这支队伍的主将兰博尼狭路相逢,战无三合,一刀劈下马。

在苏烈与张郃的围剿之下,这支前引诱项羽的三万人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逐渐陷入了汉军的汪洋大海之中,被姜松、黄飞虎、何元庆、卢象升等人率部从后面包围上,迅速的一举全歼,不曾走脱一人。

阿喀琉斯率领的骑兵比亚历山大统率的主力提前了一个半时辰抵达战场,撤退途中撞见亚历山大,急忙禀报战况:“项羽已率残部突围,我军前往骆驼岭诱敌的三万人马已经全军覆没,汉军马上追过了,请国王速速退兵!”

亚历山大闻言目瞪口呆:“什么?我们诱敌的人马也被全歼了,呵呵这吴起实在太厉害了!”

“杀啊,生擒亚历山大,阵斩阿喀琉斯!”

北面杀声大作,苏定方、黄飞虎、姜松、何元庆、卢象升、张郃等各部人马尾随而至,数十万汉军漫山遍野的追赶而,声势浩大。

亚历山大不敢恋战,急忙下令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由阿喀琉斯与汉尼拔一起殿后,全军朝莎车城撤退。

“骑兵随我追袭,争取一举拿下莎车城!”

苏定方一声令下,亲自率领两万骑兵居中,黄飞虎率一万骑兵在右,姜松率领一万骑兵在左,其他的武将率领大队人马随后,咬着亚历山大的尾巴不放,从傍晚穷追到次日晌午,一直驱逐到莎车城下。

亚历山大见汉军咬的太紧,只怕城门打开后会被汉军尾随进城,反而个瓮中捉鳖,只能下令放弃莎车城向西撤退。

黄飞虎匹马当先砍落吊桥,砸开城门,第一个冲进了莎车城。潮水般的汉军蜂拥而入,迅速的占领了项羽花了一年没有拿下的前线要塞,让汉军的旗帜在莎车的城墙上迎风飘扬。

连续连天两夜的鏖战下,战斗终于落下帷幕,从骆驼岭到莎车城的这百十里路程,随处可见战死的尸体与残破的旌旗,遍地狼烟,在秋风中飘飘袅袅,直上九霄。

经过清点,汉军大获全胜,歼灭了项羽七万多兵马,并阵斩了兀突骨、先轸两员大将,包括项羽、季布、木易等主将全部挂彩,一战给予了大夏国巨大的重创,导致项羽元气大伤,剩余的兵力已经不足十万。

项羽吃了大亏,不敢再在旷野中驻扎,连夜拔营向北撤退了两百余里,退守蓝马关,以防项羽朝大夏国腹地挺进。

而亚历山大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除了诱敌的三万人马遭到全歼之外,阿喀琉斯救援项羽的骑兵也折损了五千多,自己率领的主力被汉军咬着尾巴穷追了一百多里路程,又折损了一万多人。

巴比伦军前前后后加起损失了五万多兵马,还丢失了前线要塞莎车城,比起项羽好不到哪里去,只能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向西退守塞班堡,阻挡汉军朝巴比伦境内推进。

而汉军这边除阵亡了七八个偏将之外,大将只有杨志战死,兵马损失了五万左右,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缺少经验的贵霜人以及半岛土著,战死的汉人不过四五千人,算是取得了对安息帝国开战的开门红!

(ps:看到有人说阿喀琉斯救援项羽怎么的这么快,难道有瞬移功能么?后面还跟着一大堆符合的。

只能说请不要一目十行,一支笔难道两家话,这种情节很多时候需要采用倒叙的手法描写另外一个场景,提到亚历山大的时候白纸黑字写着“三个时辰之前”,请先弄明白再下定论。

三个时辰之前,就是六个小时之前。阿喀琉斯率骑兵突袭救援,莎车城到战场一百里路程,难道骑兵六个小时还走不到一百里路?

评论区还有另外两种非常强烈并且互相抵触的声音,项羽要是输了我就不看了!吴起是垃圾吧,五十万人都被项羽走了,干脆太监算了!

只能说战场上千变万化,什么结果都有可能发生。项羽在乌江不也是被韩信逼得自刎了么?而曹操率领着八十三万大军,在长坂坡不也是被赵子龙单枪匹马杀了个七进七出么,被刘备跑了吗,项羽难道比赵还弱?小说而已,钻牛角尖大可不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