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七十一 垓下之围

一千二百七十一 垓下之围


                “冲帅旗,斩吴起!”

得知连折兀突骨、先轸两员大将,项羽暴跳如雷,须发皆张,手中破城升龙戟朝远处的汉军帅旗一指,竟然做出了冲击汉军主将方阵的决定。

旁边的副将赛提斯急忙劝谏:“大王万万使不得,汉军人多势众,更兼吴起麾下的武卒乃是汉军精锐中的精锐,只怕不等接近吴起,反而把大王陷进阵中去了,此举断不可行!”

“让开!”

项羽催促胯下踢乌骓,撞开了赛提斯的战马:“去年对战亚历山大的时候本王就曾经单骑冲阵,若不是阿喀琉斯援,孤已经斩亚历山大首级而还了。如今我麾下还有六七万将士,铁骑两万,何惧之有?”

项羽话音未落,已经催促战马绝尘而去,引领着身后五千多铁骑朝汉军帅旗所在的方位席卷而去,骤雨般的铁骑踩踏的大地震颤,烟尘蔽日。

赛提斯手提长矛紧追不舍:“大王三思,其一亚历山大没有这么多兵马,其二巴比伦的武将也没有汉军这么勇猛,其三巴比伦的军队更不如汉军精锐,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啊!”

但项羽哪里还能听得进去,手中破城戟横砍竖劈,每次出手都会夺走一条性命,有时候甚至还能把并肩站立的汉卒双杀,一戟劈出将两人齐齐拦腰斩断,所到之处腥风血雨,残肢断骸在空中四处飞舞。

五千大夏最精锐的铁骑紧随着项羽的步伐,挥舞的手中的长矛猛刺猛戳,所到之处如同决堤的洪水,势不可挡。

“给我挡住项羽,休要让他靠近元帅!”

“杨”字大旗之下,首当其冲遭到项羽攻击的杨志急忙指挥部曲列阵,阻挡项羽从自己面前冲过去,以免伤害到主帅吴起。

只是项羽的勇猛已经超出人类,无论是谁向前都是白送人头,眼看着一颗颗头颅在项羽面前飞起,目睹一具具尸体被项羽的马蹄踏过,杨志麾下的将士已经逐渐胆寒。

虽然一个个咋咋呼呼,但腿脚却不听使唤,纷纷后退不迭,自相践踏之下反而将阵型冲撞的更加杂乱无序。被项羽身后的骑兵砍杀起更加轻松,导致伤亡成倍增加,逐渐出现溃散的局面。

“吃我一刀!”

杨志又怒又急,顾不得吴起不准斗将的命令,挥舞朴刀催马迎了上去,“欺世盗名之辈,冒用霸王之名,让我杨志……”

话音未落,忽然面前寒光一闪,项羽手中的破城升龙戟已经当头劈下,挟带着呼啸的风声,闪烁着无情的寒光,犹如泰山压顶。

“开!”

杨志已经避无可避,只能咬紧牙关,使出浑身力气挥刀向外格挡。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杨志的朴刀被拦腰砸断,刀头倒撞了回,正好砸在杨志的脑门上。这一击的力道何止千斤,登时将杨志头颅击碎,连闷哼都没得及发出就跌落马下,被项羽纵马踏过。

“不好了,杨将军战死了!”

随着杨志的战死,所部兵马更加慌乱,有的人惊慌四散,有的人各自为战,群龙无首,一团大乱。

吴起在高处听到杨志战死的喊声,脸颊微微抽搐了几下。

将军难免阵前亡,更何况是几十万人的大兵团作战,任何人都有战死沙场的几率,身为主将绝不能动了恻隐之心,必须做到冷血无情,哪怕是自己的至亲战死沙场,也要做到无动于衷!

正所谓“义不理财,善不掌兵”,身为主将不仅要对敌人冷血无情,在对待自己麾下将士的时候也要杀伐果断,不能有任何感情掺杂,以免影响了自己的判断。

“传我将令,命姜松火速接管杨志部曲!同时命前方队伍闪开道路,放项羽过自投罗网!”

吴起横刀立马,面色冷峻的如同寒霜,挥手喝令:“何元庆,率领武卒做好厮杀准备,一定要让项羽有无回!”

“诺!”

何元庆答应一声,催促胯下战马,手提一对八宝亮银锤,唿哨一声,引领了三个武卒方阵向前移动,心里欢喜不已,“嘿嘿……适才被姜松抢了功劳,没想到项羽竟然自己送上门,合该我何元庆立下大功!”

吴起的命令很快就传达下去,被项羽杀破了胆的杨志部曲更是不敢阻拦,望见项羽马蹄到处纷纷逃命,向西投奔姜松去了。

项羽一骑绝尘突破了杨志方阵,朝帅旗所在之处风驰电掣,不停地叱咤怒吼:“吴启,敢否与我一战?”

眼见距离帅旗愈愈近,已经只剩下五百丈左右的距离,项羽高举破城戟大声鼓舞士气:“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将士们鼓起勇气,只要能够阵斩吴起,定能反败为胜!”

“杀啊,杀吴启!”

项羽身后的大夏骑兵犹如惊涛骇浪,震颤的大地轰鸣。

吴起在高处挥舞绿色令旗,叱喝一声:“骑兵拦截!”

随着吴起令旗一挥,斜刺里人喊马嘶,从左右两侧各自杀出一支八千人的汉军骑兵,高高扬起马刀,从左右夹击大夏骑兵。

转瞬间两支骑兵厮杀成一团,犹如迎面相撞的两股潮水,激荡起冲天的浪花,呐喊声直冲霄。战马的悲鸣声,士卒的惨叫声交织成一团,彷如世界末日。

“挡我者死!”

项羽叱咤怒吼,升龙戟横砍竖劈,马前无人能敌,每一戟下去几乎人马俱碎,犹如猛虎肆虐羊群。

“叮咚……项羽‘叱咤’属性爆发,部分汉军士卒受项羽吼声震慑,武力下降2点!”

虽然项羽无人能敌,但汉军胜在人多,就在项羽斩首如麻之际,也有数不清的大夏骑兵被汉军骑兵砍下马,纵马向前,踏为齑粉。

一场血雨腥风的厮杀,项羽手刃了三百余骑汉军骑兵,项羽手下的骑兵砍杀了三千余骑汉军,多半都是新招募的贵霜人。但汉军骑兵凭借着人数优势,也同样砍杀了两千五百多大夏骑兵。

项羽一戟挥出,砍翻一员汉军偏将,猛回头发现身后的骑兵已经只剩下两千五百多骑,而汉军的骑兵回驰骋,依旧声势浩大,双方的兵力差距非但没有缩小,反而愈愈大。

“我项羽天下第一,谁能挡我?”

既然麾下的骑兵无法突破汉军的阻挡,项羽干脆舍了身后的将士,匹马冲阵。马蹄踏处,冲撞的汉军骑兵人仰马翻,一路血战逐渐突破了汉军骑兵方阵。

“围杀项羽!”

何元庆率领着三个武卒方阵一直在骑兵后面掠阵,打算等到骑兵坚持不住的时候再向前围剿,没想到项羽竟然单人匹马冲杀了出,急忙下令围剿项羽。

“杀啊!”

随着何元庆一声令下,汉军武卒踩踏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向前围剿,遍地冷森森的甲胄,将匹马单戟的项羽困在中央。

由卫卒当先冲锋,先用弩箭近距离扫射,飞蝗般的弩箭又快又疾,带着“咻咻”的风声,铺天盖地般朝项羽怒射。

项羽吼声震天,将升龙戟挥舞的风雨不透,拨打雕翎,逆着千军万马,依旧一往无前。

但汉军的弩箭实在过于密集,再加上近距离爆射,项羽百密一疏,胯下踢乌骓被射中颈部,剧痛之下人立而起,险些将项羽掀落马下。

好在项羽临危不乱,即便战马失去控制,也不忘挥戟遮挡,将后面骤雨般的弩箭纷纷击落,若是稍有不慎,少不得连人带马被射成刺猬。

也亏着项羽胯下的踢乌骓乃是万里挑一的神驹宝马,嘶鸣了一声便不在折腾,驮着项羽向前猛冲。升龙戟到处,砍落无数人头,直杀的卫卒阵脚渐乱。

“精卒、锐卒向前围攻!”何元庆催马提锤,在外围大声指挥。

密密麻麻的精卒手持长戈上砍下刺,上斩人下砍马,另一侧的锐卒手持长戟凌空猛砍,用滔天巨浪般的进攻,汪洋大海般的浪潮将项羽淹没在人海之中。

项羽在层层围困中奋力死战,回驰骋,半个时辰斩首千人,奈何三个武卒方阵多达一万五千余人,杀之不尽,斩之不绝,狂涛巨浪般接踵而至,让项羽渐生无力之感。

“武卒,抛掷手斧!”吴起在高处一挥令旗,敏锐的捕捉到了机会。

随着吴起一声令下,三千武卒齐刷刷的把手斧朝项羽当头砸了下去,黑压压的犹如群鹰俯冲大地,又似乌压城。

项羽挥戟格挡,挥舞的风雨不透,但终有漏网之鱼,一柄利斧穿过项羽铁戟构成的防护层,正中项羽后背,“哧啦”一声登时将甲胄撕裂,入肉三分,鲜血直流。好在只是皮肉伤,除了痛彻心扉之外,并没有伤及骨骼,对项羽的武力并没形成多少影响。

“哼……不知道吸取项藉的前车之鉴,光凭匹夫之勇就能称霸天下么?”吴起在高处连声冷笑,“韩信能打败项藉,我吴起一样可以做到!今天不是你项羽的彭城之战,而是你项羽的垓下之围。认命吧!”

看到身处层层包围之中的项羽连人带马全都挂彩,汉武卒士气更盛,用更凶猛的攻势向前砍杀:“下马投降,饶你不死!”(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