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六十八 围杀项王

一千二百六十八 围杀项王


                九月的秋风已经颇有寒意,八万大夏将士埋伏在漫山遍野的草丛中守株待兔,不经意间被夜晚的露珠湿透了衣衫,阵阵秋风吹让人冷不丁的打个寒颤。

天色将亮未亮,朦朦胧胧正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刻,数骑快马发疯一般疾驰而,狂奔的马蹄卷起一溜烟尘,在黑夜中犹如百鬼夜行。

斥候到项羽所在的千年松树之下,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气喘吁吁的将情报道:“大王,大王启禀大王,巴比伦军队三更就开始行军,目前已经过了赤水滩,距离骆驼岭还有二十多里路程,估计辰时左右便可抵达骆驼岭!”

项羽刚刚打了一个盹,听了斥候的禀报登时精神一震,一骨碌爬起:“得好,传我命令,全军火速用餐,吃饱喝足之后杀他个片甲不留!”

八万将士的时候每人携带了三天的干粮,咸菜干就着面饼,外加一壶溪水,这就是他们的早餐。

大敌当前,每个人也不说话,三五成群的默默吃着手里的干粮,漫山遍野发出沙沙的咀嚼声,在朦朦胧胧的清晨更是透着诡异的气氛。吃饱喝足之后迅速的刀剑出鞘,弓弩上弦,占据了有利地形只等押送粮草的巴比伦军队钻进口袋。

项羽亲自率两万人居中,季布与杨延辉各自率领一万五千人马盘踞在项羽的两侧,先轸则与兀突骨各自率领一万五千人在对面的山坡上埋伏,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巴比伦军队入网。

旭日自东方缓缓升起,天色逐渐大亮,草丛里的露水迅速的蒸发,被秋风吹了一夜的大夏将士慢慢感到了暖意。但每个人的心跳却在逐渐加快,因为所有人都明白,一场血肉横飞的大战即将拉开帷幕。

又过了一个时辰,巴比伦的先锋部队逐渐进入了伏击圈,押送着鳞次栉比的马车从骆驼岭的驿道上穿行,蜿蜒数里,犹如一条黑色的长龙。

项羽在千年松树下盘膝而坐,攥紧了手中长达两丈一,重达一百零一斤的破城升龙戟,犹如一头紧盯猎物的百兽之王:“传孤命令,待我击鼓为号,全军方可出击!”

项羽的命令迅速传遍骆驼岭的漫山遍野,八万大夏将士各自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但却将手里的刀剑攥的更紧了一些,将弓弦拉得更圆了一些,只等项王的鼓声响起。

巴比伦的军队押送着粮车继续向前,速度开始逐渐减缓,每个人都警惕的四处张望,如临大敌。毕竟恐惧是人的本能,大伙儿都知道有很大的可能会在骆驼岭遭到伏击,谁也不想稀里糊涂的做了冤死鬼。

“嘶似乎被敌军察觉行踪了!”项羽暗自沉吟一声,霍然起身,摸起鼓槌敲响了身边的战鼓。

“咚咚咚咚咚咚咚”

铿锵有力的鼓点在荒芜的山野上炸开,犹如平地里响起的一道惊雷,让人忍不住打个趔趄,惊出一身冷汗。

“杀啊!”

蓄势待发的兀突骨咆哮呐喊着第一个策马冲下山坡,挥舞着一百一十斤的开山斧犹如张牙舞爪的黑熊,引领着潮水般的大夏士兵冲下了山坡,猛虎下山一般杀向押送粮草的巴比伦士兵。

“将士们,随我冲锋!”

杨四郎不肯落后,催促胯下青鬃马,手提亮银梅花枪,率领着麾下一万五千将士踩着枯黄的野草,弓箭齐发,呐喊着冲下了山坡。

震天动地的杀声中,季布与先轸也各自率部杀出,与杨四郎、兀突骨分头围剿巴比伦军队,犹如滚滚而下的洪涛巨浪,仿佛可以将眼前的一切吞噬。

“嗖嗖嗖”

双方弓弩齐发,挟带着风声的雕翎箭在空中往飞舞,犹如大灾之年的蝗虫,乱哄哄的找不到方向,无数羽箭在空中碰撞,拦腰折断的不计其数。

“快逃啊!”

亚历山大早有吩咐,见了大夏军队劫粮调头就走,万万不可恋战。

一阵短暂的交锋之后,巴比伦军队丢下了上千尸体,将粮车丢弃的漫山遍野,一窝蜂般向南逃窜。

“吃我一斧!”

身高一丈二,虎背熊腰,脸庞漆黑犹如锅底,生的满脸虬髯的兀突骨举起大斧对着一辆马车狠狠的劈了下去。

只听“咔嚓”一声,马车的厢板顿时四分五裂,里面的小麦颗粒仿佛流沙一般淌了出。不等大夏士兵欢呼,忽然发现车厢里的麦子不过就表面的一层,底下赫然都是大小不一的砂石,装了满满当当的一马车。

“嘶这是怎么事?”数以万计的大夏士兵顿时一脸懵逼,巴比伦军队怎么会向前线运输石头?

“莫不是有人用石头冒充粮食,贪污军粮?”有人试着猜测。

“再一斧!”

兀突骨气的暴跳如雷,举起大斧横扫,又将一辆马车砍的稀巴烂,依然是顶部覆盖着一层金黄色的麦粒,底部装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压得马车沉甸甸的“吱呀呀”作响。

“狗娘养的巴比伦********兀突骨歇斯底里破口大骂,又挥舞起大斧连续砍翻了数辆马车,不过是徒劳无功,依旧与前面的两辆马车如出一辙,只有表层覆盖着一层麦粒,底部全都是砂石瓦砾。

几乎与兀突骨同一时刻,其他的将领也都发现了端倪。怪不得巴比伦军队不战而走,原马车里面装的全都是乱石,看十有**中了亚历山大的诱敌之计了。

“不好,中了亚历山大的诡计了,全军速撤!”项羽面色凝重,催马提戟下令全军紧急撤退。

就在这时,又有斥候发疯般疾驰而,径直到项羽马前滚落在地:“大王,不好了,有大批的伏兵围杀了过,已经形成了包围圈!”

项羽手中破城升龙戟狠狠的砍向千年松树,登时将一根成人手臂般的树枝砍落在地:“哼亚历山大这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跟我耍阴招?纵有埋伏,又有何惧,将士们准备作战,誓要阵斩亚历山大!”

斥候大口喘着粗气,惊慌失措的道:“大王你弄错了,的不是巴比伦军队,而是汉军,是汉军啊!”

项羽面色微变,不由自主的攥紧了长戟:“嘶吴起竟敢主动进攻我军?有多少人马?”

“大王的话,估计有有五五六十万,密密麻麻的犹如蚁群一般,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大规模的军队!”斥候说完双腿一软,登时跪倒在地。

“五十万?”

项羽的喉咙不由自主的微微抽搐,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