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六十六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一千二百六十六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项羽虽然召见了苏秦,但态度却不像吕望那么客气,并没有给这个西汉丞相面子,干脆利索的拒绝了苏秦的提议。

“祖上的土地我项羽有生之年一定会收复的,被刘氏夺走的江山,我项羽发誓会拿!但绝不是现在,我更不会与亚历山大联合,因为是他先挑起战争进攻我们大夏,对于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孤就是要打的他跪地求饶!”

苏秦苦劝:“项王,亚历山大进攻大夏的确是他不对,但现在对大夏威胁最大的并非巴比伦王国,而是近在咫尺的吴起军团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不招惹吴起,他敢主动进攻我?”项羽双目一瞪,杀气毕露,“先祖力拔山兮气盖世,本王也能做到,我一根手指就能把吴起碾死!”

项羽突然伸手,用右手食指一下子勾住了苏秦的衣襟,竟然硬生生的把身高七尺八寸,体重一百五十斤的苏秦给提了起,“莫非你瞧不起本王的武艺?”

苏秦咽了一口唾沫,解释道:“苏秦岂敢,天下人都知道项王乃是霸王再世,天下无双,就是李元霸也未必是你的对手。可现在的东汉日渐庞大,在吞并了中南半岛的部落小国以及贵霜帝国之后,东汉的百姓已经接近五千万,军队多达一百五十万,而且每天都在增加。项王虽勇,一个人能战胜十万,百万么?”

听了苏秦的话,项羽双眉微蹙,陷入了沉吟之中。

最终缓缓将苏秦放到地上,沉声道:“你想让本王和亚历山大联合也可以,必须让他先给孤献上降,臣服在我大夏的统治之下,然后再谈联盟。”

“这亚历山大也是一方枭雄,又没有战败,这个条件怕是不能接受吧?”苏秦双手一摊,一副大王实在强人所难的样子。

项羽一抖披风,冷哼一声:“哼那你就你的洛阳,不要再痴心妄想的组建‘反刘联盟’。再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就会砍下亚历山大的脑袋,祭奠大夏战死的将士,让巴比伦臣服在我大夏的脚下!”

在项羽这里碰了个钉子,苏秦颜面尽失,幸好项羽手下的文武已经不乏汉人,除了吕雉、吕玲绮姊妹之外,还有石达开以及庞统、杨四郎等人。而且苏秦出使成都的时候也与庞统有过一面之缘,因此庞统在自己的帐篷中设置私筵款待苏秦,推杯换盏,一直喝到夜深人静。

瞅瞅四下里已经无人,庞统附在苏秦耳边压低声音道:“苏丞相啊,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与石达开对项王也很失望。我们从中原跋山涉水前大夏投靠,就是希望项王有朝一日能够进军中原打败刘辩,可是他却唉!”

“呵呵恕我直言,就凭大夏的国力和人口,要想打败刘辩简直是蚍蜉撼树!”

苏秦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对项羽的自大嘲笑不已,“如果项羽依旧刚愎自用,等到和亚历山大两败俱伤之时,就是被吴起坐收渔翁之利,再次上演乌江自刎之日!”

庞统端起酒壶给苏秦斟满杯子:“现在的东汉国力太强盛了,亘古以世界上还没有这么强大的国家,任何势力已经无法与之抗衡。要想战胜刘辩,只能天下各国联合起才有希望”

“可是项王提出的条件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苏秦再次愤怒的将杯子里的酒喝干,“项羽根本没占到便宜,亚历山大凭什么臣服?彼此互相尊重才能达成联盟,像项羽这样高高在上,盛气凌人,怎么会有人和他合作?我苏擒也游说了不少势力,还没有人像他这么目中无人!”

等苏秦吐槽完了,庞统露出诡谲的笑容:“苏丞相莫急,我有一个办法能促成项王和亚历山大以及刘邦结盟,共同对抗东汉。”

“哦久闻庞士元乃是刘玄德在世之时最器重的军师,不知计将安出?”苏秦喜出望外,急忙摸起酒壶给庞统倒酒。

庞统用手指轻轻敲着酒杯,低声道:“项王之所以现在一心对付亚历山大,原因无非就是还没有与汉军发生冲突。只要咱们想个法子让吴起出手给项王一个教训,把项王打疼了,就会改变项王的想法。让他明白并非吴起不敢打他,只是在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罢了。”

“嗯庞士元这主意不错!”苏秦眯起双眼,转动着手里的酒杯沉吟道。

庞统继续将计划道:“苏丞相身份特殊,你去见亚历山大,他一定会高看一眼。你见了亚历山大之后将我的计划告知,让亚历山大佯装从骆驼岭运输粮草,并把消息泄露给大夏的斥候,项王一定会半途设伏。

咱们再把项王伏兵的地点告诉吴起,引诱吴起出兵从背后偷袭项王。只要项王挨了打,定然会恼羞成怒,决定向东汉开战。到那时候苏丞相再重提联盟,定然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万一吴起这只狐狸不出兵呢?”苏秦皱眉反问道。

庞统笑道:“所以才需要苏丞相对亚历山大晓以利害,说服他搭上一定的代价,用足够的粮草引诱项王派遣重兵出击。看到有利可图,我想吴起一定会出手!”

“好那你我可要好好合作!”苏秦大喜过望,举杯向庞统敬酒,“干了这杯!”

此刻的项羽已经在帅帐中沉沉入睡,做梦也没想到就在隔着自己不远的帐篷之中,正有两个家伙在算计他。所谓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想就是这般了!

次日清晨,苏秦前辞别项羽:“项王,虽然苏秦不才,但我还是决定去拜见亚历山大,说服他与项王达成反刘联盟,共同对抗刘辩。”

项羽的口气依旧强硬:“要想让我与亚历山大合作,别无他法,只有让他献上降臣服于大夏这条路可走。”

“苏秦尽力而为吧!”苏秦拱手告辞。

一身戎装的吕玲绮亲自把苏秦送出大营:“苏伯父保重,如果实在不能促成联盟,就听天由命吧,或许刘辩是天命所归!”

苏秦笑着拍了拍吕玲绮的肩膀:“贤侄女放心,就算为了替奉先兄弟报仇,伯父也要促成联盟。你直管在军中等我的好消息便是!”

“伯父,我在大夏待了两年,已经精通安息帝国许多部落的语言,我便陪你去见亚历山大,顺路给你做翻译。”吕雉毛遂自荐,再次请求跟随

苏秦正需要一个翻译,再加上吕雉机智聪敏,苏秦自然不会拒绝,当即一口答应下。在高思详以及百十名随从的护卫下离开大夏军营,向西南方的巴比伦控制地区疾驰而去。

苏秦等人赶了一百余里路程,晌午时分便被一支五百人的巴比伦军队包围。经过吕雉的交涉,道明意,这支队伍押解着苏秦等人在一个城堡外等候了半个多时辰,最终有亚历山大的亲兵快马赶到,宣布召见苏秦。

在吕雉的陪同下,苏秦进入了城堡见到了巴比伦的国王亚历山大,施礼参拜,开门见山的道明意,希望能够促成天下诸侯达成“反刘联盟”。

比起项羽的骄傲自大,亚历山大则谦逊了许多,面带笑容的道:“我非常希望与项羽达成联盟,共同对抗东汉大军,而且我也早就派使者与项羽议和,告诉他继续厮杀下去只会让吴起坐收渔翁之利。可项羽却坚持让我献上降,让巴比伦承认做大夏的附属国,这是亚历山大无法做到的。”

“请大王屏退左右,苏秦有一计献上,定然能让项羽低下高傲的头颅。”苏秦一脸尊敬的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旁边一个身高近丈,魁梧雄壮,一头金发的大将手抚佩剑提醒亚历山大:“国王殿下,这苏擒是不是耍什么花招?谨防他对你行刺!”

亚历山大笑呵呵的道:“阿喀琉斯你放心好了,通过苏丞相的言谈举止,我相信他的确是西汉的丞相,怎么会跋山涉水跑到西域做刺客?你们直管退下吧?”

望着阿喀琉斯高大的身躯,苏秦不由得望而生畏,悄悄询问吕雉:“这铁塔一般的武士是何许人也?”

吕雉用汉语答道:“他的名字叫阿喀琉斯,是巴比伦王国的第一勇士,武艺不在项王之下哦!”

苏秦闻言喜出望外:“好啊,太好了,想不到西方也有这样的猛将,有他和项王联手何愁不能打败吴起!粉碎刘辩统一天下的梦想大有希望,大有希望啊!”

在亚历山大的吩咐下,阿喀琉斯带着所有的卫士退出了客厅,只剩下苏秦和亚历山大,以及充当翻译的吕雉。

看看四下里无人,苏秦这才把自己昨夜和庞统的计划娓娓道,通过吕雉转达给了亚历山大,最后信誓旦旦的道:“只要国王您肯配合,我相信项王一定会受到教训,选择和你达成联盟,共同对抗汉军的入侵。”

亚历山大闻言大笑:“哈哈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国王我非常乐意看到项羽吃点苦头,苏丞相放心好了,我一定会依计行事。项羽和吴起那边就包在你身上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