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六十三 最大危机来临

一千二百六十三 最大危机来临


                大夏国都,木鹿城。

苏秦带着百十名随从历时两个多月,一路饱经风霜终于抵达了这座大夏国都。

“苏大人,这一路风尘仆仆,走了七八千里路程总算到了大夏国都,你认为值得么?”

想起这一路上风餐露宿,多次与自然灾害以及各种野兽搏斗,苏秦的卫队长感慨万分,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土问道。

苏秦笑笑:“值得,只要能够打败刘辩就值得!”

“要打败刘辩,难道必须大夏么?”卫队长一脸半信半疑,“我们动身的时候,乐义、范离已经攻克了下邳,李世民率领的唐军也开始进攻徐州,唐魏兵力联合起多达一百万人,再加上我们洛阳朝廷近二十万兵马,未必会输给刘辩!就算刘辩要统一整个天下,只怕没有十年八载也休想做到!”

苏秦勒马带缰,放缓了速度,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遇见大夏的哨兵,“高兄弟啊,你还是太年轻了!”

这个一身尘土,因为日夜赶路而导致胡须杂草般丛生的卫队长浓眉大眼,身材高大魁梧,年约三十岁左右,胯下一匹栗色战马,手中一杆青铜长枪,看起颇有几分气势。

此人姓高名思详,乃是五代第一名枪高思继的弟弟,一杆青铜枪使得出神入化,比起白马银枪的高思继并不逊色多少。在高思继爆表出世之后,高思详一块跟着到了这个世界,但因为不满杨氏的飞扬跋扈,所以高思详拒绝为杨素效力,并离开洛阳前往长安游侠。

在刘彻遇刺之后,洛阳的大权逐渐被杨氏把持,苏秦只好离开洛阳前往长安经营,无意中遇见高思详,被他出神入化的枪术折服,遂加以笼络。高思详被苏秦的礼贤下士感动,决定追随苏秦左右效力,逐渐成为了苏秦的贴身侍卫。

这些年,苏秦之所以能够在巴蜀和长安之间奔波,游说刘备、刘裕、赵匡胤等各方势力联合对抗刘辩,就是靠着高思详在路上的护卫,方才安然无恙。

听了苏秦的话,高思详憨笑一声:“明年就到而立之年了,哪里还谈得上年轻?”

苏秦正色道:“其实动身之时我收到了一个非常不利的消息,方才下定了前西域游说各国的决心。生怕影响你们在路上的士气,所以我一直瞒着高兄弟及诸位将士。”

“什么消息?”高思详一脸惊讶的问道。

苏秦面色严峻的道:“听闻李靖在南皮全歼曹彬的五万兵马,正率部向邺城进攻。”

“邺城是曹魏的都城,李靖怕是不会这么容易攻下吧?”高思详这才放心,“再说了,就算李靖攻下邺城,头痛的也应该是曹操,和苏大人西域又有什么关系?”

苏秦徐徐策马:“有句话叫做唇亡齿寒,如果李靖拿下了邺城,很可能会跨过黄河进攻洛阳。在东汉各大军团的牵制之下,洛阳根本无兵可守,一击即破!”

“破了更好!”高思详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我早就看不惯杨氏飞扬跋扈的作风,将小皇帝视作傀儡,他们这种做法与董卓又有何异?如果不是面临着刘辩大兵压境的危险,说不定就会对苏大人你下黑手了!”

苏秦苦笑一声:“如果洛阳破了,长安就绝无守住的可能,到时候东汉大军两面夹攻,洛阳朝廷只怕连半年也支撑不住。”

“所以苏大人就千里迢迢跑到大夏了?”高思详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洛阳朝廷根本就不一条心,三大势力各怀鬼胎,灭亡也是咎由自取。苏大人干脆隐姓埋名算了,何必费这么大的力气千里迢迢跑到大夏?”

苏秦却斩钉截铁的道:“我不止要大夏,还打算去一趟巴比伦见亚历山大,再去一趟罗马帝国见刘邦,说服所有的国家联合起共同对抗刘辩!”

高思详苦笑:“苏大人这又何必,以你积累的财富足以让自己下半生衣食无忧了。”

“人活着总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嘛!”

苏秦举目远眺愈愈近的木鹿城,已经能够隐约看到一支哨兵疾驰而,“对我说,打败刘辩既是报答刘掣的知遇之恩,也实现了我的人生价值!”

高思详叹息一声:“苏大人确定能够说服这几个国家的君主?这项羽、亚历山大、刘邦等人的名字都透着古怪,只怕并非容易说话之人吧?我看要达成联盟,难如登天!”

苏秦一脸坚定的道:“尽力而为吧,能否说服这三大势力与李唐、曹魏以及我们西汉达成‘反刘联盟’,对我说是一次挑战。成之我幸,失之我命,我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好吧,我佩服苏大人的毅力!”高思详再次摇头叹息,“就算苏大人你能说服这些势力达成反刘联盟,又能挽救风雨飘摇的西汉朝廷么?”

苏秦脸色平静的道:“如果这三大势力联合围剿吴起兵团,应该能够占据上风,逼迫刘辩从中原派遣一支兵马进入西域增援,这样就能达到围魏救赵的目的。毕竟吴起兵团多达五十万人,我想刘辩应该不会见死不救!”

“我记得苏大人说罗马帝国有将近一百五十万的兵马?”高思详策马紧随苏秦,随口问道。

苏秦蹙眉忆斥候刺探到的情报:“据说康茂德继位之后,近年罗马帝国同样陷入了诸侯割据的局面,经过互相倾轧攻伐,整个罗马帝国境内的总兵力已经下降到一百二十万人左右。”

“由几个势力掌控?”高思继又问。

苏秦忆:“似乎有五六家诸侯,代表罗马皇帝的宰衡刘邦势力最大,可以调动七十万左右的兵马,罗马教皇拿破仑能够调动二十万左右,其他三四家总计三十万人。”

高思详点头:“看刘邦一家独大,只要能说服他与项羽、亚历山大联合,足以对吴起军团形成绝对优势,甚至能够反攻贵霜,破坏刘辩称霸天下的美梦!”

“不过这项羽性格固执,吴起已经大兵压境了,却还在和亚历山大顶牛,所以我才千里迢迢跑做和事佬!”苏秦苦笑一声,“既是为了他们,也是为了我们洛阳朝廷!”

高思详嘲笑一声:“看和他祖宗项藉一个样,有勇无谋,刚愎自用的武夫。等他和亚历山大拼个两败俱伤,吴起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苏秦一脸自信的道:“但现在我了,就一定能让他们化干戈为玉帛,齐心协力的共同对抗刘辩。”

顿了一顿,又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对我们西汉说,这是最后的希望,我此刻最担心的是已经离开中原两个多月,也不知道局势发展到何种地步?李靖是否拿下了邺城?拿下邺城之后是否会进军洛阳,洛阳、长安的同僚们能否坚持‘反刘联盟’达成之时?”

高思详安慰道:“苏大人也不必过于忧虑,就像你说的那样,尽人事听天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你能促成‘反刘联盟’就足以证明你的价值,就算西汉朝廷灭亡了,也不是你的过错!”

“了!”

就在苏秦和高思详边走边聊之际,身后的卫兵拔剑出鞘,如临大敌一般的提醒一声。

苏秦急忙抬头看去,只见一支约莫三四百人的队伍正疾驰而,嘴里喊着一些叽里呱啦的夷语,估计大概就是警告之类的话语。

“我们是出使的,所有人收起武器!”

苏秦面色平静的挥挥手,示意卫兵们把刀剑与弓箭全部收起,以免刺激到对面的大夏士兵。

不消片刻功夫,这支大夏队伍就到了苏秦一行的面前,看到这伙人都长着东方面孔,马上有懂得中原话的头目站出问话:“尔等是什么人?看起像是自东土,莫非是投奔项王的?”

苏秦在马上抱腕施礼:“呵呵这位将军的话,在下西汉丞相苏擒,这次千里迢迢到大夏,有重要事情求见项王,麻烦通传一声。”

这头目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并非什么将军,你自称西汉丞相,有何凭证?”

苏秦一挥手,喝令身后的士兵送上自己的印绶与准备的礼物:“这是我的印绶,以及孝敬项王的礼物!”

随着苏秦一声令下,身后的亲兵把苏秦准备的礼物展示了一番,大多都是黄金、翡翠、玛瑙等贵重的物品,在金灿灿的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项王目前正在南方和巴比伦人打仗,坐镇木鹿城的是相父姜尚,容我去禀报一声!”

大夏军队的头目吩咐苏秦一行在木鹿城外稍等片刻,自己带了几名随从策马城禀报姜尚去了。

在姜尚的治理下木鹿城空前繁荣,街巷上游人如织,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吕雉正在大街上闲逛,看到几名哨探兵行色匆匆的朝相府疾驰,急忙大声喝问:“喂你们几个站住,这么急匆匆的去相府,发生了何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