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六十 大义灭亲

一千二百六十 大义灭亲


                得知杨素前依附,坐镇谯郡的曹操手舞足蹈,亲自修一封,让杨素继续维持西汉朝廷授予的韩王封号,率领残部与荆布驻守朝歌,与屯兵河内的曹仁互为犄角,提防东汉军卷土重再犯邺城。

曹仁则率领着司马懿、司马错、曹真、赵普、巨毋霸、阮翁仲、郝昭、王凌等人统兵八万坐镇河内郡治所怀县,与黄河南岸的洛阳遥相对峙,如临大敌。一防备东汉军反攻邺城,二还要阻挡东汉军北上进攻并州。

有曹仁与杨素在前线顶着,夏侯渊兵团则继续驻守邺城,招募新兵,修建损毁的城墙,恢复元气。

虽然邺城沦陷让曹魏元气大伤,但至少现在缓了过,让领土重新归于完整。曹操也不知道到底是应该感谢李牧的救援,还是感谢洛阳朝廷分解了压力,但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挡住东汉灭掉洛阳政权之后的大举入侵,那才是关系着生死存亡的决战!

杨素逃走的消息传到洛阳,让李靖不由得摇头叹息:“唉是我轻视了杨素,以至于放虎归山,实在是惭愧啊!”

岳飞宽慰道:“李药师莫要自责,你的安排已经毫无破绽,按照正常实力说,太史子义、高敖曹都是勇冠三军的猛将,以两倍的优势兵力伏击杨素的残兵败卒本应该是一场大捷。但这杨素的水战实在厉害,就不能按照常理推断咯!”

“哦杨素的水战能力果真如此了得?”李靖蹙眉问道。

岳飞苦笑颔:“我这两年在水上没少吃杨素的亏,要不然很可能早就拿下洛阳了。”

李靖抚须沉吟:“就连岳帅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太史慈、高昂没能拿下杨素也是情有可原,是我虑事不周啊!”

洛阳虽然已经拿下,但以苏秦、朱棣为的残余势力依旧盘踞在西京长安,而青州的汉唐大战一触即,所以现在还远远不到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的时候。

从大清早起,李靖与岳飞这两位军团的主帅就召集了包括李存孝、花木兰、高宠、岳、陈登等人在内的所有文武前共议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除了陈登、花木兰之外,李存孝、高宠、岳等人都是一些武夫,上阵杀敌毫不含糊,真让他们出谋划策,制定战略那就是赶鸭子上架,因此岳飞已经于前天傍晚通过飞鸽传送往陈留,邀请孙膑、刘晔两位军师前洛阳共商对策。

从洛阳到陈留将近四百里路程,孙膑与刘晔接到岳飞的飞鸽传之后于昨日清晨动身,一路风尘仆仆,终于在军议召开了半个时辰之后抵达了洛阳。

“呵呵我二人姗姗迟,让两位元帅与诸位同僚久等了!”一进入议事厅,孙膑与刘晔就一起施礼赔罪。

“孙尚、刘大人言重了,看两位一身风霜,就知道已经竭尽所能!”

李靖起身拱手寒暄,把麾下众将向二人一一作了引荐,军议继续进行。

巨幅地形图在大堂上展开,清晰的标注了东汉各军团目前所在的位置,以及面对的敌方兵团,可谓翔实细致,一目了然。

在雍州战场,目前徐晃正与傅友德、张宪二将,以法正为军师,率领了十万人马进攻陈仓;而关羽则率领了张辽、甘宁、关平、关铃等人,以徐庶为军师,统率七万兵马,再加上伤愈复出从成都前助战的张飞、严成方、养由基率领的五万兵马,目前正在猛攻陈仓的侧翼散关。

而对面死守陈仓的则是从汉中撤退的朱棣,在赵匡胤被歼灭之后便从汉中撤退到陈仓据险死守,自己与李文忠率三万人马死守陈仓,让高思继与杜如晦率两万人马死守散关,互为犄角,阻挡着东汉数十万大军的进攻。

由于秦岭险峻,山势巍峨,陈仓与散关都是一夫当关万夫难开的天险,所以孙武已经于三个月前与赵、黄忠、虞子期、吴懿四将提兵十万北上安定,准备绕过陈仓进攻长安。

另一个进攻长安的便是攻打潼关的霍去病军团,遭到了老将皇甫嵩,以及丁延平、邓愈、谢映登等人的死守,迟迟拿不下。得知孙武已经绕道进攻长安,便不急于叩关,以免造成巨大伤亡。

只要孙武的兵马从安定进入关中地区,陈仓、潼关、散关这三座关隘便不攻自破,甚至连打都不用打,派兵堵住关卡的后门,前后包夹在里面,饿也能把守军饿死。

孙膑的手指落在长安头顶的漆县上面:“据斥候禀报,目前孙吴将军的十万兵马已经抵达了漆县,距离长安还有四百里路程,既可以直叩长安,也可以分兵从后面包抄陈仓、潼关、散关的后路,将朱棣、皇甫嵩等人一网打尽”

“这么说根本不需要我们再去攻打长安咯?”李存孝一脸遗憾,现最近自己攻国都几乎上瘾了,看这次要与长安失之交臂了。

正襟危坐的李靖点头道:“不错,雍州境内已经集了我方四十万大军,已经没必要再投入兵力了,否则会造成兵力臃肿。而青州大战一触即,必须尽快分一支兵马增援青州!”

岳飞手抚胡须表示赞成:“以关长、徐公明、霍去疾、孙吴等诸位将军的能力,定然如泰山压顶,最迟两个月内就能拿下长安,的确不需要再向雍州投入兵力。”

刘晔拱手道:“既然刘陵已死,洛阳朝廷所拥立的刘氏血脉已经荡然无存,可派人前往潼关招降皇甫嵩。”

李靖颔:“刘子扬此言极是,当派遣一能言善辩之人赶往潼关游说皇甫嵩,若能说服皇甫嵩开关投降,拿下长安更是指日可待!”

众人商议到最后,由李靖与岳飞一致做了决定,留下岳飞率领本部兵马继续坐镇洛阳、陈留、许昌一带,与黄河对岸的曹军隔河对峙,伺机进攻并州,同时还要阻截雍州境内的西汉残部向并州逃窜,免得让曹操坐大。

而李靖则率领本部兵马克日启程,向东出虎牢关,穿过兖州进入青州支援刘辩亲自统率的青州军团,力争挫败唐军的围攻,将敌寇逐出国门。

军议完毕,众人正待各自依计行事,忽然听到府邸门外一片聒噪之声愈愈大,渐渐有甚嚣尘上之势。

李靖急忙与岳飞走出府邸查看,只见齐王府周围的街巷上挤满了前请命的百姓,密密麻麻,乌泱泱的犹如蚁群一般,整齐划一的举手呐喊:“请李元帅处死杨广父子,为死去的乡亲们报仇!”

看到李靖与岳飞走了出,数以十万计的百姓们齐刷刷的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请两位元帅下令将杨广这个恶贼千刀万剐,以慰九泉之下的冤魂!杨坚纵子行凶也应该处以极刑,请两位元帅替洛阳的百姓主持公道!”

李靖与岳飞一起弯腰搀扶跪在地上的百姓:“诸位桑梓快快请起,杨广祸乱宫闱,残害百姓,僭越称帝,罪大恶极,朝廷绝对不会宽恕他们父子,待战事告一段落之时,定然会以法绳之!”

百姓们却不依不饶,近十万人齐刷刷的磕头哀求:“杨广害得洛阳太惨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妇人惨遭为何还要让他再多活几天?请两位元帅当着洛阳百姓的面处以极刑,以慰九泉之下的冤魂!两位元帅若是不答应,我们就跪在这里不起!”

任凭岳飞与李靖费尽唇舌,好话说了几箩筐,百姓们就是跪着不起,将道路死死堵住,僵持了一个时辰。

就在这时,陈登匆匆报:“被关押在囚牢中的杨坚求见两位元帅,请求亲手凌迟杨广,一为洛阳的百姓伸冤雪恨,二洗刷杨家的清白,证明杨广作乱之事并非杨氏本意。”

听了陈登的话,百姓们顿时情绪激动,纷纷呐喊着冲击齐王府大门:“杀杨广,杀杨广,请两位元帅把杨广碎尸万断!”

看到民意如此激愤,李靖与岳飞对望一眼,反正天子在信里只是说要保全杨坚的性命,并不关心杨广的死活,那就把这个恶徒拿出安抚洛阳的百万百姓吧!

“呵呵这杨坚能够在危急关头组织百姓救火,可见还能分辨是非,既然他要大义灭亲,那就成全他好了!”

李靖叹息一声,挥手示意陈登去把杨坚父子押解出,并由李存孝、关胜两员大将率领一万精兵现场维持秩序,免得愤怒的百姓把杨坚也给砸死了。

“大汉万岁,吾皇万岁,两位元帅英明!”

听了李靖的吩咐,大街小巷的百姓们欢声雷动,这才纷纷后退,让出一大片空旷地带给杨坚大义灭亲,看他亲手把自己的逆子凌迟处死。

李存孝与关胜立即拨开人群,各自去军营点起五千兵马到齐王府门前维持秩序,确认万无一失之后,陈登这才带着差役去牢狱中吧杨坚父子分别押解到了曾经的齐王府面前,让杨坚手刃逆子向洛阳百姓谢罪。(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