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五十五 乱世恶魔

一千二百五十五 乱世恶魔


                在杨广的纵容之下,这支穷途末路的队伍犹如三年未曾开荤的土匪,开始在洛阳南宫烧杀****,上演最后的疯狂,一时间宫女的哀求惨叫声此起彼伏,犹如人间炼狱。

红了眼睛的叛军但凡见到四处躲闪的宫女,便一个饿虎扑食冲上去,将宫女压在身下,手脚并用,将衣衫撕扯的粉碎,众目睽睽之下开始行禽兽之举。

宫女的哀求告饶声非但不能阻止叛军的暴行,反而将他们刺激的更加疯狂,一个个发出歇斯底里的淫笑,变着法子折磨被压在身子底下白花花的躯体。丝毫不忌讳周围一双双饥渴的眼睛,因为他们同样在排队等候着一泄****。

一时间洛阳南宫变成了一座不知廉耻的种马场,五千叛军将四门堵住,三五成群的把六百宫娥包围在中央,走廊下、大殿中、房里、御花园,遍地都是叛军亢奋的尖叫与****的笑声,宫女的哀嚎越凄惨他们就越疯狂。

有些****焚身排不上号的悍卒急的抓耳挠腮,团团乱转,情急之下瞅着相貌清秀的小太监摁倒在地,一把扯下裤子便个霸王硬上弓,把这些小太监吓得杀猪一般尖叫,场面充满了喜感,就连空气中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当然,也有许多恶卒更喜欢财宝,趁着那些好色之徒一逞****之时,挨个房间里翻箱倒柜,将全身口袋塞得满满当当,只恨爹娘没给自己生个三头六臂,将皇宫中的奇珍异宝挖他个掘地三尺,才不负这最后的疯狂。

他娘的,这可是抢皇宫,睡宫女,甚至有人把娘娘都睡了,搁在以前这可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这可是诛灭九族的滔天大罪,要疯狂就彻底的疯狂,死了也值了!

“哼哼贵妃娘娘也不过如此!”

杨广从曾经的贵妃现在的太妃身上爬了下,一边提裤子一边望着瘫软的如同一团泥,一动也不能动的太贵妃,嘴角发出轻蔑的笑容,心中充满了几乎就要爆炸的爽快感。

忽然想起太后也不过三十六七岁,正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年龄,顿时色心大起,心跳骤然加快。若是能把曾经高高在上的太后压在身下亵玩,任自己为所欲为,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让人血脉贲张?

一念及此,杨广手提佩剑,带着百十名亲兵杀奔太后的宫殿,一路放眼看去,到处都是半裸着丑陋的躯体将宫女压在身下疯狂发泄的叛军,尖叫淫笑声此起彼伏,根本不知廉耻为何物!

“哈哈兄弟们疯狂的发泄吧,跟着朕保证你们有吃有喝有玩!”杨广一边大步流星的穿梭在人群中,一边高举双手肆意的欢呼。

“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些陷入疯狂状态的叛军一边发泄着****,一边山呼万岁,答谢新皇帝的恩赐。

不消片刻功夫,杨广一行就抵达了太后的宫殿,红着眼睛的叛军挥舞刀剑杀散守门的太监,蜂拥而入,除了守寡的太后之外,其他宫娥俱都被拦腰抱住,或者就地摁倒,撕扯衣衫的声音与宫女的哀求尖叫此起彼伏,交织成一团。

“哈哈姜太后,你乖乖的不要反抗,否则朕便把你送给外面的将士享受!”

杨广一脚踹开房门,张开双手犹如老鹰捉小鸡一般扑向一脸怒容的太后,“刘掣已经死了两三年,想太后早已孤枕难眠,****焚身了吧?就让朕这位美男子慰籍你的相思之苦吧!”

“杨广,你祸乱宫闱,残害宫娥,万死难恕其罪!”姜太后手握一把匕首,咬牙切齿的大骂杨广,“汉室待你们杨氏不薄,你对的起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么?”

杨广飞起一脚踢落太后的匕首,一个箭步扑了上去,“哧啦”一声撕裂了太后的衣衫,露出了丰腴白皙的酥/胸,“那你惩罚朕啊?将朕吸干吧哈哈!”

“先帝啊,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乱世吧!”风韵犹存的姜太后惨叫一声,拼尽全力挣脱了杨广的拉扯,狠狠的一头撞在了大殿的柱子上。

只听“噗通”一声闷响,姜太后撞得头颅开裂,鲜血飞溅,梳着高高发髻的颅骨登时塌陷了下去,连闷哼都没得及发出,整个身子就瘫软成一团泥巴,眼见只有出的气再也没有进的气。

“我呸臭****竟然这么狠?”杨广单膝跪地,伸手试探了一下姜太后的鼻息,确认已经死亡之后不由得恼羞成怒,“你狠老子比你更狠!”

杨广喘息着把姜太后的躯体扛起扔到了床榻上,殷红的鲜血将洁白的帷幔染得片片斑驳,三下五除二便把尸体身上的衣衫脱了个精光,一番疯狂的发泄之后直觉的尸体越越僵硬,这才恨恨的作罢,意犹未尽的提着裤子走出了大殿。

“臭****不让老子过瘾,我便去糟蹋你的儿媳!”

杨广嘴角微翘发出一声魔鬼般的狞笑,小皇帝不过才六七岁,皇后九岁的年龄,糟蹋起肯定别有滋味。在同一天之内把太后、皇后、太妃都睡了,这样的成就怕是前无古人后无者了吧?

“哈哈不能名垂青史,那就遗臭万年吧!”杨广仰天大笑,手提佩剑带着亲兵杀奔小皇帝的寝宫。

因为突然发生的暴乱,刚才还打盹的小皇帝刘陵此刻被吓得钻到了床底下,大了两岁的皇后正蹲在床前安慰他:“陛下莫怕,你是真龙天子,九五之尊,他们不敢胡?”

“砰”的一声房门被踹开,杨广狞笑着走进了房间:“这天下有钻到床下的真龙天子么?出让朕验验你的成色!”

不等小皇帝夫妻发话,杨广已经弯腰把战战兢兢的刘陵从床下拽了出,怒吼一声狠狠的摔向寝宫中央,登时一声惨叫,瘫软在地再也没了动静。

“逆贼,你敢弑君?”小皇后指着杨广的鼻子大骂。

杨广仰天大笑:“我敢弑君?你太小看我杨广了,我都把皇帝他老妈睡了,我会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皇帝?,让朕告诉你什么叫真龙天子!”

杨广一个箭步上前,把九岁的小皇后摁倒在床上,掐着脖子发泄了一番,最后因为窒息的时间太长,不知何时已经气绝身亡。

当杨广走出宫殿的时候,五千暴徒也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了,杨广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嘎声嘶吼:“传朕旨意,血洗洛阳,能拿的全部拿走,不能拿的全部烧掉,一间房一粒粮一文钱也不能留给刘辩!”(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