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五十九 水战大神

一千二百五十九 水战大神


                清晨突然下起了滂沱的大雨,黄河水位骤然上涨,河面上波涛汹涌,水流湍急。

为了躲避李靖大军的拦截,杨素并没有选择距离最近的成皋渡河,而是顺着黄河向东走了一百多里,准备由武德过河。同时派人赶往邺城向曹仁求援,请求派兵接应。

“唐俭已在武德境内准备好了百十艘船只,全军冒雨急行,争取在天黑之前渡过黄河,免得被李靖的斥候发现了我军行踪,到时候谁也走不掉!”

杨素披着蓑衣,在雨中策马扬鞭,大声催促麾下将士加快脚步。

两万多士气低落的残兵败卒淋着滂沱的秋雨,踩着脚下的泥泞,朝位于武德县境内的黄河渡口急行军,只要渡过黄河与曹军唇齿相依就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最不济也能去太行山上落草为寇。

两万兵马走了一个半时辰,方才前进了十四五里路程,雨势总算稍微小了一些,黄河渡口上大小不一的船只已经隐约在望。

杨阜夹杂在队伍之中,心底忐忑不安,自己派出的心腹再也没有归,也不知道是在路上出了意外,还是李靖压根不相信自己?就算李靖不相信自己也不打紧,千万别被杨素发现了自己告密的事情,否则只怕下场将会很惨。

“富贵险中求,事已至此只能听天由命!”

杨阜蹙眉望了望前面相距不远的杨素,如果不是西汉已经穷途末路,用兵有方的杨素未尝不是一个好统帅。只是西汉朝廷已经是大厦将倾,病入膏肓,为了自己的前途,只能做一个小人了。

“咴”一阵人喊马嘶之声甚嚣尘上。

两万多兵马又向前走了一顿饭的功夫,方才抵达了黄河岸边,先锋大将唐俭急忙禀报杨素:“启禀杨公,末将奉命率骑兵提前筹备船只,从武德县造船所征调了斗舰五艘,艨艟十五艘,走舸三十艘,又从附近抢了不是,又从附近征集了三十多艘民船,一次性可以运输三千多人过河,天黑之前一定能把全体将士渡过黄河!”

“嗯我对你们水上作战的能力还是非常信任的,过河!”杨素翻身下马,站在岸边下达了全军渡河的命令。

洛阳虽然地处北方,但由于杨素精通水战,引黄河之水灌入颍川境内,又在司州建造了许多蓄水大坝,因此使得伊水、颍水、荡渠河等大河水流充沛,水系四通八达,洛阳将士在水上操练了三年五载,水战能力比起南方士兵毫不逊色。

雨势已经完全停了下,随着杨素一声令下,两万多残兵开始列队渡过黄河,在近百艘大小不一的船只运载之下,从黄河南岸向北岸输送。

周围的芦苇从中,不远处的丘陵沟壑里,正有四万汉军将士在高昂的率领下守株待兔。黄河上游不远处的芦苇荡里同样埋伏了一百五十余艘大小不一的船只,一万名将士在太史慈的指挥下蓄势待发,只等岸上的高昂朝杨素残部发起进攻之后便顺流而下,猛攻河面上的敌军船只,切断两岸敌军的联系,使之首尾不能相顾。

“全军进攻!”

高昂躲在一处土丘上,目测杨素残部已经有六七千人过了黄河,便翻身上马,手中霸王槊一挥,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杀啊!”

随着高昂一声令下,芦苇从里、丘陵沟壑间、树木茂林中鼓声大作,杀声震天,埋伏了一天两夜的四万汉军蜂拥而出,高举着明晃晃的刀枪,踩踏着脚下的泥泞,向刚刚渡过黄河立足未稳的杨素残兵发起了猛攻。

杨素在对岸见了,不由得一脸惊讶:“啊呀我军特意绕道向东走了一百余里,李靖是如何得知我军从武德县过河,并提前预设了伏兵的?”

杨阜的提议属于秘密计划,大军动身的时候除了部分高级将校之外,寻常的屯长、军候根本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因此通敌泄密的范围也就是三十人左右。

看到杨素向自己投询问的目光,杨阜灵机一动:“杨公,下官猜测此事十有八九是邓艾向李靖告的秘!”

“邓艾?”杨素一脸意外。

杨阜信誓旦旦的道:“且不说李靖大军已经过了黄河,从中原到大夏千里迢迢。雍凉境内又有徐晃、孙武、关羽三支兵团,将近三十万大军遍地驻扎,与石达开出走之时完全是天渊之别,邓艾自称去投奔项羽十有八九是借口,其目的很可能是去投奔李靖,并将杨公的行踪告密,以此换取荣华富贵!”

杨素闻言勃然大怒:“听你这么一分析,此事十有八九是邓艾告的秘!怪不得吕布打算选他做女婿,原是一样吃里扒外的货色,我当初待他也算不薄,竟然卖主求荣,实在卑鄙无耻,若将落在我手中,必不轻饶!”

黄河北岸杀声震天,高昂匹马当先,所到之处马前无一合之敌,率领着四万卯足了劲头的汉军猛攻猛打,杀的杨兵阵脚大乱,伏尸成堆,很快就遭到全面压制,只有挨打的份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我军被拦腰斩断,敌军势大,不可力敌,全军向东撤退!”

杨素翻身上马,勒令北岸的将士向东奔获嘉方向撤退,或许有可能遇到曹仁派的援兵,否则只有全军覆没的结局。

得了杨素指示,渡过了黄河的七千残兵且战且走,向东奔获嘉方向仓惶逃窜。高昂率领着四万将士穷追不舍,直杀的杨兵溃不成军,血流成河。

“将士们给我杀,生擒杨素者赏千金,封列候!”

太史慈披盔挂甲,手持强弓,立于一艘大船的甲板上,指挥着身后一百五十艘大小不一的战船驶出芦苇荡,顺流而下,朝正在河面上不知所措的****战船发起了进攻。

杨素大声指挥南岸的残部顺着黄河向东逃窜,既然无法渡过黄河,那就向东奔延津、白马津一带撤退吧,这支两万五千人的队伍看是无法保全了,只能剩下多少算多少,至少要比全军覆没好一些!

太史慈一船当先,顺流而下,瞄准了对面战船上的唐俭,拉得弓弦如满月,离弦之箭犹如流星一般急速飞出,“噗嗤”一声正中唐俭额头,登时惨叫一声跌进水中,在咆哮的河水中翻滚了几圈,旋即不见了踪影。

“杀啊!”

在太史慈的鼓舞下汉军士气大振,朝仓惶逃窜的****战船乱箭齐发,犹如雨点一般当头洒下,中箭落水者不计其数。

双方的船只很快接舷,两军展开了血肉横飞的肉搏战,汉军利用船只大吃水深,从上游向下游进攻的优势不断的撞击着****战船,导致许多小型走舸与民船土崩瓦解随波逐流,落水的杨兵旋即被浊浪卷走。

“砰、砰、砰”

一声声撞击此起彼伏,无数****小船沉入河底,浪花与人头齐飞,****战船被杀的阵脚大乱,调头向东仓惶逃窜,且战且走。

“哪家的水师敢在我杨素面前逞威?就是郑成功、戚继光、李舜臣在我面前也不敢这般放肆!”

目睹自己麾下的将士纷纷落水,杨素双眼喷火,喝令岸上的士兵把辎重车上的绳索全部解了,召唤了十余艘艨艟到岸边,不顾亲兵的阻拦亲自登上了战船。

“将士们,用绳索把战船连接起,再向汉军发起反攻!”杨素立于船头,一边挥剑拨打雕翎,一边传达命令。

“叮咚杨素水战属性开启,当于江河胡海之上作战时统率+5,基础统率98,当前统率上升至103!”

在杨素的指挥下,七十余艘****船只靠着一条又一条绳索把战船连接起,大幅降低了船只的晃动,在遭到汉军大船撞击的时候也能稳如泰山,将船只小处在下游的劣势完全抵消,迅速扭转了不利局面。

杨素亲自立于船头,挥舞佩剑与汉军厮杀,并下令将船只靠近南岸,把汉军战船吸引到岸边,利用岸上的弓兵朝汉军战船发起夹击。

太史慈率领着一万人马苦战不能获胜,反而被杨素的连环船逼迫的向上游后退,自忖占不到便宜,在折损了两千余人之后率部向上游撤退,并派遣斥候联络高昂,既然在水里斗不过杨素,那就在岸上分个高下。

杨素趁着太史慈撤退之际,在获嘉境内将南岸的一万三千人马火速运过黄河,一边奔朝歌方向撤退,一边派人联络被高昂穷追不舍的七千兵马。

当杨素抵达朝歌之时,前面出现了一支生力军,却是英布奉了曹仁的命令,率领了两万人马前接应,杨素方才心安,下令全军暂时驻扎,埋锅造饭。

次日晌午,斥候飞报,高昂与太史慈齐心协力将过了黄河的七千兵马几乎全部歼灭,幸亏曹仁带着巨无霸、阮翁仲杀到救援,才从汉军刀下救了八百余人,并将高昂、太史慈击退,目前正朝河内进军,准备沿着黄河布防,以免汉军渡过黄河攻掠并州。

望着一万三千疲惫不堪的将士,杨素心如刀绞,这就是自己现在仅剩的家当,但那又如何,只要自己还活着就有卷土重的希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