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五十四 欺师灭祖

一千二百五十四 欺师灭祖


                东汉有两大豪族,一个是汝南袁氏,四世三公,门多故吏,因此被袁绍、袁术兄弟天天挂在嘴边,在起事之处成了招揽人才的资本。

袁绍兄弟口里的四世三公并不是说袁家四代出了三个官拜三公的牛人,而是汝南袁氏连续四代有人官拜三公,从袁绍的高祖父袁安起,先后官拜司徒、司空;再到曾祖父袁京、祖父袁汤、父亲袁逢、叔父袁隗连续四代之中有五人曾经担任过司徒、司空、太尉等职位,因此名满天下,成为天下第一世家大族。

但比起汝南袁氏,弘农杨氏毫不逊色,只不过在正史之中袁绍和袁术更加牛逼,一个雄霸北方,一个当了皇帝,所以后人都觉得袁氏一家独大,没有任何家族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杨彪的先祖杨喜是东汉开国功勋之一,当然比起韩信、萧何只能算是个小人物,因功被封为赤泉候,正式拉开了弘农杨氏在汉朝舞台上的序幕。

要问杨喜最大的功劳是什么,那就是西楚霸王自刎乌江之时,官拜骑都尉的杨喜抢一条大腿,与抢到头颅的王翳、以及抢到另外一条大腿的吕马童,还有抢到两条胳膊的吕胜、杨武全部被刘邦封候,史称“裂尸五侯”。

汉朝建立之初杨喜只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但谁能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就在韩信、彭越、英布、卢绾等因功封王的大人物相继获罪下狱甚至惨遭灭门之后,弘农杨氏却悄无声息的在汉朝历史舞台上崛起。

在汉武帝辞世之后,杨喜的曾孙杨敞受到权臣霍光器重,官拜司徒,正式位列三公。之后杨敞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被汉昭帝任命为丞相,领衔满朝文武。

杨敞官拜丞相正式拔高了弘农杨氏的地位,一下子成为了名闻全国的望族,到了汉安帝时期,杨彪的曾祖父杨震先后官拜东莱太守、荆州刺史,之后又入朝担任司徒、太尉,成为弘农杨氏中第二个位居三公之人。

杨震死后,儿子杨秉在桓帝时期受到重用,先后历任豫、荆、徐、兖四州刺史,最终入朝担任太尉,成为杨家第三个三公。

杨秉死后,他的儿子杨赐在汉灵帝时期位极人臣,先后官拜少府、光禄勋、尚令、司空等职位,更是让杨家的声望空前,犹在汝南袁氏之上。

灵帝死后天下大乱,董卓进京把持朝政,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刁难杨氏,又把杨赐的儿子杨彪拉出撑门面,授予太尉之职,成就了弘农杨氏五代三公的显赫地位。

当然,在正史之中,杨坚、杨广父子就是弘农杨氏的后裔,是杨震的第十四代子孙,得喊杨彪一声祖宗,却因为刘辩穿越带的蝴蝶效应与杨彪变成了同一时代的人。

出世之后,杨素的身份成了杨彪的儿子,杨坚成了杨彪的侄子,杨广更得喊杨彪一声叔祖父。正是因为杨氏显赫的过往经历,所以年逾花甲的杨彪是绝对不允许杨广做出僭越称帝的大逆不道之举。

因为西汉局面每况愈下,忧心忡忡的杨彪身患重病,就连半夜的紧急会议也没有去参加,忽然听闻杨广聚集大批心腹将校与门客在齐王府闹事,便产生了不祥之感,于是拖着病躯前查看,竟然听到杨广的部将要簇拥他做皇帝,登时急火攻心,破口大骂。

“杨广,你这个不肖子孙,如果还是弘农杨氏的后人,我绝对不允许你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举!”杨彪冲开人群,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走到了杨广面前,指着鼻尖破口大骂。

杨广陪笑道:“叔祖父请勿动怒,孙儿岂敢产生非分之想,只是将士们非要拥戴我做皇帝,我能有什么办法?”

“谁敢推举杨广做皇帝,先砍下老夫的头颅!”杨彪手持拐杖,颤抖着花白的胡须,扫了众将校一眼。

杨广拱手赔罪:“叔祖父请勿动怒,房中有先帝辞世之时留给父王的遗诏,说是危急关头可以废帝立我们杨氏族人为帝,以求力挽狂澜!”

“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杨彪挥舞着袍袖,口沫横飞。

杨广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叔祖父若是不信,请随我看!”

当下杨广在前引路,杨彪拄着拐杖随后,祖孙二人一前一后进了杨广的房。

“遗诏何在?拿出给老夫瞧瞧!”杨彪一脸愤怒的质问杨广。

杨广从架上捧了一卷白绫,悄悄靠近杨彪:“先帝的遗诏在此,请叔祖父查看!”

杨彪还没伸手,杨广却已经暴起用白绫缠住了杨彪的颈部,一连绕了好几圈,死死缠住,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勒紧,“你这老不死的家伙,竟敢阻挠我做皇帝?我看你是老寿星吃砒霜,活的不耐烦了!”

杨彪已经是风烛残年,杨广年轻力大,不消片刻功夫便把杨彪勒死。

扔掉手中白绫之后自言自语道:“这老家伙倒是逼的我想起了一个好办法,我就按照适才所言伪造一封刘掣留下的诏!”

当年陈宫刺杀刘彻之时把传国玉玺摔得粉碎,杨坚又命工匠刻了一枚,为了便于处理国家大事,一直留在杨坚的齐王府房之中。当下杨广挥毫泼墨,以刘彻的名义写了一封遗诏,又在上面加盖了玉玺,然后拿着走出了房。

“将士们,这是先帝的遗诏,白纸黑字写着若是国家危急,我杨氏一族可以废除刘陵,另立皇帝。叔祖父已经验证完毕,此乃先帝的真迹!”杨广高举墨渍未干的信,大声蛊惑军心,反正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楚。

众心腹将校更是趁机起哄:“既然先帝有遗诏,便请世子登基称帝,以正大统,抵御汉军的入侵!”

杨广手按佩剑道:“现在正是危难之际,朕就不推辞了,我在这里宣布改国号为隋,定都长安,大赦天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杨广的心腹将校一起跪地叩首,山呼万岁。

远处的一些将士有些稀里糊涂,不知道大敌当前之际,杨广怎么忽然就当上皇帝了?但身边有什长、伍长、屯长带着节奏高喊“万岁”,也只能跟着叩首山呼万岁。

“叮咚杨广登基称帝,崩坏属性生效,除武力之外,其他三项属性减半,当前四维变化如下:杨广武力85,统率46,智力43,政治44。”远在青州的刘辩突然就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杨广宣布称帝之后,把拥戴自己的一帮人胡乱大封一通,用以收买人心,反正只是空头支票。西汉亡了就亡了,自己过把瘾再死也不亏,就算自己老老实实的也难以力挽狂澜,还不如放肆一番!

“将士们,随我包围南宫,文武百官敢有不承认者,格杀勿论!”

杨广册封完毕之后翻身上马,率领了七千将士及两千门客、族人浩浩荡荡的杀奔洛阳南宫,“将士们,反正洛阳守不住了,打开南宫之后里面的宫娥随便糟蹋,跟着朕保证你们快活!”

这支穷途末路的队伍犹如一支饥渴了许久的土匪,在杨广的刺激之下发出饿狼一般的嚎叫,“打开南宫,抢宫女抢财宝!”

杨坚正与董承、吴子兰等人商议迁都之事,忽然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甚嚣尘上,火把晃动,照耀的洛阳上空亮如白昼。人喊马嘶,鸡飞狗叫,怎一个乱字了得!

杨坚大惊失色,急忙派遣御林军查看:“速去查看发生了何事?莫非是东汉军打到洛阳了?”

片刻之后,御林军飞报:“启禀齐王,大事不好,世子他自立为帝了,正率领禁卫军包围了皇宫!”

“啊这还了得,这个逆子!”

杨坚与杨彪的想法一样,既然败局已定,能够保住弘农杨氏的名声也不错,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了这么一出,登时气的七窍生烟,差点晕倒在地。

亏着满朝文武的抢救,杨坚方才悠悠醒转,带着一帮人出了大殿迎接,正好与率领着禁军横冲直撞的杨广在午门相遇,不由得破口大骂:“你这不肖子干的好事?莫非要让杨氏背上万载骂名?”

杨广也不正面搭话,挥手道:“将士们,太上皇年老昏花,又受到这些官员的蛊惑,不辨是非,你们把他带下去好生伺候。”

得了杨广一声令下,众将士一拥上前,把阻挡的百十名御林军砍翻在地,把杨坚架起朝宫外走去,“请太上皇府休息,陛下自会妥善处置!”

“杨广,你这个不肖子胆大妄为,将会遗臭万年!”杨坚破口大骂,却无能为力,只能被叛军架起,越走越远。

杨广扫了董承、吴子兰等文武一眼,冷哼一声:“还不快快参拜天子?”

“杨广,你这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吴子兰破口大骂,扑上去用手里的笏板就要抽打杨广。

杨广拔剑在手,一剑刺穿了吴子兰的心脏,冷哼一声:“将士们,谁敢不服朕就是大逆不道,给朕格杀勿论!”

随着杨广一声令下,红着眼的叛军挥舞刀剑将董承等数十名文武砍倒在血泊之中,直到其他人跪地求饶,这才停止了杀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