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五十 英雄所见略同

一千二百五十 英雄所见略同


                刘辩扫了满堂文武一眼,并没有直接将计划道,而是先征询李靖和张良的意思:“据斥候禀报,李牧与夏侯渊、荆布联合,从南皮方向杀奔邺城而;曹仁又在白马津一带集结兵力,准备与李牧、夏侯渊南北夹击,两位爱卿以为该如何应对?”

“臣以为”

“良以为”

李靖与张良几乎不约而同的向前一步,异口同声的抢在了一起,见此情景,俱都露出尴尬之色,马上又互相谦让起。

“李元帅先请,张凉洗耳恭听!”面对着战功赫赫的东汉头号大将,即使重生的张良也不敢有丝毫倨傲之意,鞠躬作揖示意李靖先说。

而李靖一向待人谦逊,在天子面前更是不敢托大,抚须笑道:“呵呵张大人客气了,陛下既然把你留在身边出谋划策,足见对你的器重,就由你先出谋划策吧!”

“元帅折煞晚生也,岂敢在元帅面前造肆!”

张良前世都能给素不相识的老头穿鞋,想和他比谦逊,一般人还真不行,当下长揖到地,谦虚的五体投地。

刘辩笑道:“两位都是我大汉智囊中的翘楚,而朕心中也有一个良策,既然两位心有灵犀,咱们君臣便写在掌心,看看是否异曲同工?”

“如此甚好!”李靖抚须赞成。

张良一脸谦逊“既然陛下有吩咐,张凉只好斗胆献丑,若说错的地方还请陛下海涵,请李元帅多多提携指教!”

当下由秦良玉准备了笔墨,由刘辩先在手心写了两个字,并不急于展示,然后命秦良玉端给李靖,同样在掌心写了几个字,最后才轮到张良,依然悄悄在掌心写了几个字,这才算完。

刘辩笑呵呵将掌心摊开朝满堂文武展示,却是“洛阳”两个大字,“呵呵朕的目标就是这洛阳!”

“臣与陛下所见略同!”李靖展颜大笑,将手心亮开,果然也是写着“洛阳”二字。

张良最后一个展示,竟然也是“洛阳”两个字,直让满堂文武一阵喝彩,纷纷叫好,“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看攻打洛阳真是没一点错了!”

关胜出列道:“陛下,唐魏联军已经摆出南北夹攻邺城之势,一场大战即将临,为何却分兵攻打洛阳,只怕不妥吧?”

刘辩抚须大笑:“张子方,我想除了关胜将军之外,肯定还有其他人感到疑惑,便由你为诸位讲解一番吧!”

“谨遵陛下吩咐!”

张良拱手答应一声,又对满堂文武施了一礼,高声说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用兵不能拘泥于一格,应该根据对手的变化而随机应变。如今邺城与我大汉疆域两地分隔,屯兵死守并非上策。”

听了张良的分析,满堂文武无不颔首:“确实如此,虽然岳元帅的兵团就在陈留,距离邺城不过三百多里路程,但中间隔着曹仁兵团,联络不便。继续屯兵死守,很可能会陷入包围之中,死守邺城的确并非上上之策。”

张良大步走到悬挂在墙壁上的巨幅地图面前,用手指画了一条进军路线:“诸位同僚朝这里看,从邺城到河内不过两百多里路程,沿途一马平川,全军疾行,三天左右便可以兵临孟津港。从孟津度过黄河之后,距离洛阳不过六十里路程,大半天的时间便可以兵临城下”

“好,真是好计划!”陈登忍不住击掌叫好,“伪汉的军队几乎倾巢而出,杨素死守虎牢关,朱棣守陈仓,皇甫嵩守潼关,长安、洛阳已经是两座空城,只要拿下洛阳,便可以向西直叩函谷关,攻破函谷关,便可以兵临长安城下,灭亡伪汉,指日可待。”

“如果杨素放弃虎牢关,援洛阳呢?”罗艺又站出提出疑问。

张良胸有成竹的道:“那么岳元帅的十几万大军便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虎牢关,与我军会师洛阳城外,两军合围,不出几日便可以全歼杨氏。”

刘辩霍然起身,高声道:“张子方的分析就是朕的意思,现在正是拿下洛阳的好机会,我军没必要在邺城和唐魏纠缠;先集中力量剿灭伪汉,再集中全国兵力向东猛攻,以百万之众用泰山压顶之势猛攻唐、魏,何愁天下不定!”

在李靖的引领下,满堂文武一起拱手领命:“请陛下调兵遣将,臣等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刘辩对李靖道:“洛阳空虚,邺城的十几万大军可以顺着黄河直捣洛阳,就算杨坚、杨素能够看透我军的战略意图,也是天乏术。李卿直管自行调遣兵马攻打洛阳,朕准备走一趟青州!”

“陛下要去青州?”李靖及满堂文武有些愕然。

秦琼、尉迟恭接连败在渊盖苏文的飞刀之下,再加上刚刚出世的后羿,还有随时都有可能会卷土重的李元霸,青州的压力十分巨大,刘辩决定带着宇文成都、文鸯、张良驰援青州。

目前黄河两岸你方唱罢我登场,地盘一会归东汉,一会归西汉,关卡早就荡然无存。刘辩一行快马加鞭,轻装简行,从魏军的眼皮底下进入青州并不困难,所以刘辩才做出了亲赴青州坐镇的决定。

一可以把拿下洛阳的大功让给李靖,让李靖攻破第三座都城,其次可以带着宇文成都去大战后羿,不就是个基础武力104的家伙么,就算擅长箭术又有什么了不起?

宇文成都的极限潜能爆发出可是能够接近130的家伙,怕什么后羿?实在不行自己把薛仁贵、养由基、黄忠、太史慈四人全部集结起与后羿互射,拼着被他射死一个,也要用人头堆死他!反正都是神射手,他后羿还能三头六臂不成?

虽然满堂文武都知道天子的武艺不在马超、高昂之下,但就这样在敌人境内穿梭,风险委实不小,在李靖的带领下一起苦苦劝谏:“陛下乃是万金之躯,万万不可冒险!”

刘辩一脸踌躇满志:“诸位爱卿直管放心,曹魏已经被分割的支离破碎,关卡荡然无存。从邺城到青州不过四百里路程,快马加鞭,一天半的功夫便可进入我军控制区,定然能够如履平地。”

李靖也知道刘辩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蹙眉思忖了片刻,拱手道:“如果陛下非要亲自去青州坐镇的话,那就带上马孟起的骑兵吧!洛阳空虚,表里山河,骑兵也派不上太大的用场。”

刘辩琢磨了片刻,颔首同意了李靖的建议:“李卿说得也有道理,那朕就带着马孟起的骑兵驰援青州吧!”

计议停当,刘辩亲自带了张良、宇文成都、文鸯,由马超、秦良玉率领三万骑兵随行,从邺城顺着黄河快速向东进军,争取在明日傍晚之前进入青州境内,与卫青、秦琼的兵马会合,与李世民决战青州。

在动身之前,刘辩又给陈留的岳飞修一封,命岳飞军团猛攻虎牢关,牵制杨素手中的七万兵马,为李靖渡过黄河进攻洛阳创造条件。

临行之前,刘辩又把刚刚抽取到的龙鳞火焰甲赠送给了李存孝,把落影追魂枪送给文鸯。又找了两个可靠之人分别把抱月乌骓给岳飞送到陈留,把“铁梨花”给黄飞虎送到贵霜去,好钢就要用在刀刃上,高手对决,哪怕1点武力差都有可能决定生死。

一时间,邺城周围人喊马嘶,旌旗招展,各路兵马各自依计行事。

就在刘辩率骑兵快速向东之际,李靖则率领着十五万兵马放弃邺城,朝河内郡水陆并进,准备由孟津港渡过黄河,直取洛阳。

邺城是曹操的老巢,因为漳河水流充沛,可以由水路连接黄河,所以邺城周围拥有斗舰、艨艟、走舸等大小不一的战船三百余艘,足够运输三万将士由水路进军。

当下李靖命花木兰、高昂、陈登率三万人马登上战船,把从邺城缴获的粮草辎重全部运上战船,而俘虏的卞夫人、曹彬、曹昂等俘虏也全部随军押解,虽然与曹操的谈判已经基本达成一致,但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交换地点与时机,所以交换人质还得过些日子。

李靖又命李存孝为先锋,亲自与关胜坐镇中军,命罗艺殿后,率领十二万马步混合军团顺着黄河与水师齐头并进,浩浩荡荡的杀奔河内,目标直指洛阳。

刘辩率领的骑兵快马加鞭,日夜兼程,用了一天半的时间便赶了四百多里路程,在彭越、郭淮的接应下由临邑渡过黄河,兵不血刃的抵达了济南,与卫青军团合兵一处。

李牧率领的唐军与夏侯渊、英布率领的魏军正在邺城北面的邯郸集结,密切联络白马津的曹仁,准备对邺城南北夹攻,与汉军戮力血战收复国都,没想到汉军竟然主动放弃了邺城,实在大出意料之外。

得到斥候的禀报之后,夏侯渊、曹仁想要追赶刘辩已经不及,而且两人也不打算追赶,由夏侯渊率兵进入邺城,总算把邺城收复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