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五十二 天下无弓

一千二百五十二 天下无弓


                唐国,海州,白翎岛。

这里是唐国最西部的沿海港口,与青州的成山角隔海相望,两地相距不过一百五十余里,扬帆入海,顺风顺水的话两天左右的时间便可以抵达彼岸。

此刻一艘大船正在海岸边停泊,船上旌旗招展,无数唐军士卒正在翘首期盼,等待一个重要人物到。

岸上无数唐国文武同样翘首以待,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个眸子里逐渐流露出或者焦虑或者不耐烦的神色,只有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身材修长,气度不凡的文官正胸有成竹,气定神闲的等待。

“李大人,这司羿到底还不?可别是耍着我们寻开心!”一个头戴帻帽的文官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朝这气定神闲的文官施礼问道。

被称作“李大人”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常茂爆表出世的晚清内大臣李鸿章,植入身份为李世民族人,因为内政手段了得,因此被委以重任,地位相当于汉朝的三公,在李世民出征的情况下与秦桧领衔满朝文武。

李鸿章闻言抚须大笑:“呵呵金大人请稍安勿躁,有本事的人大多一身傲气,这司羿不仅射术冠绝全岛,而且一身武艺也是仅次于赵王。能够得到这样的猛将辅佐,胜过千军万马,我等为国求贤,多等待一个时辰又有何妨?”

金大人一脸半信半疑:“江湖传言未必可信,要说他射术了得或许是真,但如果说武艺仅次于赵王,未免有些言过其实!”

李鸿章笑笑:“得了,金大人我也不和你争吵,我这是得了奇人指点,亲自前往太白山招揽,三顾草庐才把司壮士说服,答应下山辅佐吾皇征战天下。为了显示朝廷对他的器重,本官才邀请诸位同僚为他送行,诸位就忍耐片刻吧!”

旁边的秦桧插嘴道:“呵呵两位不必争吵,是骡子是马拉出遛遛,真金不怕火炼,有没有真本事到沙场上一试便知!”

“全罗王驾到!”

随着一声清脆嘹亮的呐喊,一个年约二十岁出头,相貌英俊,体格健硕,浓眉大眼,英姿勃发的年轻人身穿绣金蟒袍,披着一袭白色披风,催促胯下白马,在一支百十人的队伍簇拥下到岸边。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些年被康熙大帝爆表出世的唐玄宗李隆基,植入身份为李世民的堂弟,父亲与李渊一奶同胞,因此被李世民册封为王,以全罗县为封地,被称作“全罗王”,在李世民出征的情况下与李鸿章、秦桧一起执掌朝政。

“参见王爷!”在李鸿章、秦桧的引领下,岸边的众文武一起上前参拜。

李隆基勒马带缰,翻身下马,朝百官还礼:“诸位卿家不必多礼!”

此刻已是八月初,海岸上的风格外的大,吹得李隆基披风猎猎作响,青丝飞扬,双手叉腰询问李鸿章:“李大人,你确定这司羿一定会么?”

李鸿章拱手道:“王爷的话,微臣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说服了司羿,让他下山辅佐陛下。他的岳丈已经亲口答应,应该不会变卦!”

“哦李大人乃是京城文武之首,以上将之位许诺,就这么没有吸引力么?”李隆基蹙眉问道。

李鸿章拱手答道:“这司羿醉心于箭术,对功名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告诉他普天之下箭术最强的都在中原,名震天下的要数薛仁贵、杨游击、太史慈、黄忠等人,只有打败了他们才能证明自己的箭术天下无双,方才成功挑起了司羿前往中原的兴趣。”

李隆基颔首道:“李大人的激将法不错,皇兄前几日修于我,说二哥受到长孙无垢的蛊惑,已经从青州乘船朝大唐返程。青州大战在即,正是用人之时,有司羿助战,定能让我军轻松许多。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劝服司羿为我大唐效力就好!”

听了李隆基的话,李鸿章、秦桧、金大人以及其他的文武不由得面面相觑,心道这长孙无垢不是陛下曾经喜欢的女人么,怎么和赵王搞到了一起?但这种事情谁也不敢多问,一个个只好揣着糊涂装明白,决口不提此事。

又等了片刻,依旧迟迟不见司羿的踪影,金大人又开始抱怨:“李大人啊,这司羿到底靠不靠谱?竟然摆这么大的架子,让王爷在这里等了这么久,真是大不敬!”

“无妨,为国求贤,就算等上三天三夜又有何妨?”李隆基在岸边站得笔直,任凭海风吹得衣衫猎猎作响,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

李鸿章向李隆基施礼赔罪:“微臣无能,让王爷久等了。我去寻访司羿之时得知他将在近期大婚,依照司羿岳丈与未婚妻的意思,希望司羿成婚之后再去中原。但臣琢磨着青州大战在即,正是用人之际,便费尽唇舌说服了司羿与他的岳丈,让司羿现在就去青州助战,等凯旋归之后再迎娶未婚妻。或许临别之时依依不舍,这才耽误了时辰!”

李隆基大笑道:“哈哈此乃人之常情,大伙儿稍安勿躁,耐心等待便是!”

又等了半个时辰,只见东面一匹黑色的骏马疾驰而,马上驮着一个身高八尺五寸,年约二十五六岁,浓眉大眼,虎背猿臂,一身青衫的男子疾驰而,马蹄卷起一溜烟尘,疾驰如风。

“了,了,司壮士了!”李鸿章喜出望外,大声提醒不耐烦的同僚。

眨眼间后羿策马到岸边,勒马带缰翻身下马,朝李鸿章施礼道:“李大人,因为家中私事耽误了时辰,还望海涵!”

“呵呵无妨,无妨!”李鸿章陪笑施礼,转身介绍李隆基,“这位是全罗王,等候多时!”

后羿朝李隆基微微抱拳,连个“王爷”也没有叫,就算是施礼了。

旁边的金大人露出不悦之色:“还真是无礼啊!”

“山野村夫,在山中练箭多年,因此不懂得礼节。”后羿昂首挺胸,声音洪亮的为自己辩解。

李隆基笑笑:“呵呵无妨,不必在乎礼节,只要司壮士能为大唐建功立业,就算见了陛下不施礼又有何妨?”

“这可是王爷说的,司羿记在心中了!”后羿面无表情,不客气的抓住了李隆基的话柄。

旁边的秦桧插话道:“司壮士不是号称射术冠绝大唐么,为何既无弓又无箭?”

司羿一脸失落道:“我能开十石弓箭,可寻遍大唐求之不得!普通弓箭对我说没有区别,一石弓、两石弓、三石弓毫无区别,所以我干脆不带弓箭了!”

秦桧冷笑一声:“好大的口气,你能开十石弓?只怕这天下还没有工匠能够造的出!我大唐最强劲的弓是五石的,花了御赐铁匠一年的时间才制造出,除了赵王之外,到现在还没人能够拉开。人,把那张弓取给司壮士试试!”

司羿一脸傲色,背负双手道:“那我就见识见识!”

半个时辰之后,一名羽林卫偏将取了一张大弓,只见这张弓的弓弦长约七尺,几乎和后羿一样高。因为除了李元霸之外没有人能够拉开,所以也没有配套的羽箭。

后羿接过这张大弓掂量了几下,然后放在地上,用脚踩住弓底,猛地一用力,暴喝一声,将弓弦拉得如满月。却由于用力过猛,“咔擦”一声,将弓弦拦腰拽断。

“果真神力啊!”

包括李隆基在内,在场的文武无不骇然变色,被后羿的力气折服。

只有秦桧暗自冷笑:“看这家伙脑子比李元霸好使不到哪里去,既然没有十石的弓,你先拿这张五石的凑合着用啊!竟然硬生生扯断了,看脑筋缺一根弦!”

就在众人被后羿的神力折服之际,一匹白马从东面疾驰而,马上驮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裙,钟灵毓秀,明眸皓齿,宛转蛾眉,肌肤胜雪,惊红颜绝,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的少女快马到岸边。

“羿哥哥,你要去中原为何不告诉我一声?”白衣女子不仅相貌惊世骇俗,就连声音也是清脆婉转,如同天籁之音。

后羿还没有说话,旁边的李隆基却已经惊讶的合不拢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白衣少女,仿佛魂魄都被勾走了一般。

看到白衣少女追了上,后羿叹息一声:“嫦娥,请原谅我!我不辞而别是怕你伤心,我这次去中原要寻找薛仁贵、黄忠、杨游击、太史慈等人,证明我的射术才是天下第一!”

“李李大人,这女子何人?”李隆基勉强过神,心跳骤然加快,强做镇定询问李鸿章。

李鸿章作揖答道:“王爷的话,此女乃是司羿壮士的未婚妻。姓姬,名嫦娥,年方十八。本打算月底和司羿完婚,为了我大唐社稷,只好将婚事推迟了!”

李隆基在心底惊叹道:“此女只应天上有,为何贬落在凡尘?若是能够一亲芳泽,皇帝也不换,死亦无憾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