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四十七 悍将爆表

一千二百四十七 悍将爆表


                “全军冲锋!”

没想到一员籍籍无名的唐将身怀飞刀绝技,短时间内连伤秦琼、尉迟恭两员大将,徐达见势不妙,长枪一招下令全军向前掩杀。

孙子兵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只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己不知彼,百战百殆”。

徐达的确不知道渊盖苏文的飞刀如此厉害,但却知道本方阵中除了秦用之外,包括自己以及武松、麴义在内,都不是秦琼、尉迟恭的对手,现在就连这两个扛鼎的大将都负了伤,其他人料更不是对手。更何况号称唐国第二猛将,擅使一对擂鼓瓮金锤的完颜金弹子也加入了战团,那样斗将就更没有获胜的把握了。

虽然徐达不知道渊盖苏文和完颜金弹子谁更强一些,但既然金弹子号称唐国第二,最起码不会比渊盖苏文弱,一个渊盖苏文就连伤秦琼、尉迟恭两员大将,再加上一个金弹子,如果还是固执的和对方斗将,那纯粹就是自己找虐了!

“杀啊!”

随着徐达长枪一招,八万汉军爆发出一声山呼海啸般的呐喊,漫山遍野的向前掩杀,替处在不利局面之下的秦用、武松、麴义等人化解了危机,单挑虽然不是对手,但有士兵在旁边助战厮杀,至少不会轻易战死沙场。

“哈哈渊盖将军真虎将也,大唐的将士们,给我向前冲锋,杀汉军一个片甲不留!”

在渊盖苏文的鼓舞之下,唐军士气大震,李世民手提湛卢剑,飞纵夸下白龙驹亲自冲锋陷阵,率领十余万唐军向前迎战。

一时间,白蛇岭上杀声震天,人喊马嘶之声甚嚣尘上,双方加起超过二十万人马直杀的尘土飞扬,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人头滚滚,血肉横飞。

“嘿嘿李世民竟然亲自冲锋,真是自寻死路!”

刀光剑影之中麴义手提三尖两刃戟奋力厮杀,连砍数十名唐军士卒,并阵斩校尉、偏将各一人,瞅着李世民距离自己不过数十丈的距离,心中不由得暗自狂喜,“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了李世民,何愁唐军不退?”

一念及此,麴义拨转马头,不动声色的悄悄朝李世民所在的方位靠了过去,只要无人拦截自己,决不再主动进攻唐军将士,尽量缄口不语,免得引起李世民注意。

不消片刻功夫,麴义就悄悄靠近了李世民,也不出声,手中三尖两刃戟犹如毒蛇出洞一般奔着李世民的背后扎了过去,裹挟着一团劲风,声势非凡。

却不料李世民早就注意到了麴义的动作,猜透了麴义的意图,便装作浑然不知,故意引诱麴义上钩,“无知汉将,莫非把我当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生?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大唐皇帝的武功!”

耳听得麴义一戟刺,李世民忽然暴喝一身,敏捷的在马上转身,手中湛卢剑卷起一团寒光,使出浑身力气奔着麴义的戟柄狠狠砍了下去。

湛卢剑乃是战国著名铁匠欧冶子所铸,号称“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当然这些都是夸张之词,它的好处在于削铁如泥,吹毫断发,通体呈黑褐色,剑身优雅精致,因此自问世之后便成为世间珍宝,与泰阿、赤霄、轩辕并称为四大神剑。

湛卢剑自战国问世之后,辗转于各地之间,先后被齐国、燕国所得,最后流落到了辽东贵族手中,一直相传到东汉末年。在李世民征服辽东之后,拥有湛卢剑的赫连家族为了讨好李世民,遂敬献湛卢剑。

李世民得此剑之后爱不释手,随身佩戴,自此成了他的天子剑,就算沙场冲锋也是靠着这支湛卢剑斩将夺旗,甚是得心应手。

只见一团黑光闪过,“咔嚓”一声,麴义手中的戟柄应声断为两截,只把麴义惊的骇然变色,“唉呀大事不妙,李世民身手竟然如此了得?”

李世民一击得手,更是得势不饶人,手中湛卢剑一个力劈华山,奔着麴义的脑门劈了下,风声霍霍,又快又急。

麴义知道李世民手中的武器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剑,不敢拔剑格挡,急忙催马闪开,仓惶败走。

“休要走了这员汉将!”李世民催马提剑,紧追不舍,大声叱喝羽林卫拦截麴义。

麴义时轻松,此刻成了众矢之的,想要脱身就不那么容易了。被周遭数以千计,装备精良,盔明甲亮的羽林卫包围在中间,乱刀齐砍,乱枪齐刺,逼迫的麴义手忙脚乱,虽然奋力死战亦是无法突围。

远处的武松看到麴义陷入重围之中,挥舞着鬼头刀拼命搭救,奈何相隔太远,再加上麴义单骑深入,身边未带一兵一卒,虽然使出浑身解数,一时半会的也无法靠近。

麴义的长兵器被李世民砍断之后,仅仅靠佩剑肉搏,威力大减,虽然砍杀了十余名羽林卫,也被乱枪刺中了臀部与腿部,鲜血直流。

“自投罗网的汉将,还不下马投降?”唐军羽林卫蜂拥而上,一边围攻麴义,一边大声招降。

麴义自知今日已无生还的希望,挥剑砍下一颗头颅,扯着嗓子大吼道:“汉家将士唯有马革裹尸之辈,岂有贪生怕死之徒?大丈夫死则死矣,何须多费唇舌!”

“有骨气,就让朕成全你!”

李世民一直在策马游走,寻找破绽一击毙命,瞅准机会策马向前,坐骑闪电一般冲了上去,手中湛卢剑一个白蛇吐信,一下子刺穿了麴义的铠甲,刺透心脏,登时跌下马,当场毙命。

“吾皇万岁,天下无敌,文治武功,空前绝后!”

看到大唐皇帝阵斩汉朝大将,唐军士气更盛,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猛攻猛打,杀的汉军逐渐支撑不住。

“秦叔宝休慌,廉破前援你!”

危急关头,老将廉颇手持一柄大砍刀,率领着两万郡兵从斜刺里杀到,匹马当先,连续砍翻了数十名唐军士卒,奋力止住了汉军的溃败之势。

在廉颇的接应之下,汉军且战且走,虽然局面处在劣势,但总算没有形成溃败的局面。否则这样大规模的团战,一旦出现溃败的局面,死亡人数至少将会是两三万人的规模。

杨六郎在大营中得知汉军局势吃紧,遂留下副将率领一万人马守卫大营,亲自提枪上马,率领了一万人马杀出营寨向东接应。

双方一场混战,从清晨厮杀到傍晚,唐军大获全胜,以八千人的损失斩杀了一万五千多汉军,并且由大唐皇帝阵斩麴义,渊盖苏文连伤秦琼、尉迟恭二人,堪称一场鼓舞军心的大捷。

夕阳之下,汉军退入大营,凭借着箭楼、壕沟的阻挡乱箭齐发,李世民看看天色不早,遂下令鸣金收兵,明日再战。

金飒飒的阳光照耀在渊盖苏文身上,一脸的意气风发,催促胯下金眼玉花虬,手提金龟驼龙抓亲自殿后,当着士气高昂的唐军将士立下誓言:“诸位将士看好了,我渊盖苏文迟早要生擒刘辩,阵斩李存孝,迎太上皇,一血前耻!”

“叮咚渊盖苏文对宿主产生仇恨值,已经造成爆表,将会随机出世三人,请宿主仔细聆听,做到知己知彼。”就在渊盖苏文发出豪言壮语之际,远在邺城的刘辩也同时收到了系统爆表的提示。

此刻刘辩刚刚结束了半天的军议,正要准备食用晚膳。一整天下刘辩都被系统搅扰的精神不宁,为青州的战场牵肠挂肚,现在军议结束了,刘辩总算可以集中精神和系统交流一番了。

“秦琼和尉迟恭的门神技能为何未能克制渊盖苏文,反而连续被他的飞刀射伤?”刘辩在房里闭目凝神,用意念询问系统。

“叮咚系统释疑,秦琼、尉迟恭的‘门神’针对的是持续性提升武力的技能,而飞刀、流星锤、飞石这类暗器属于偷袭技能,只是瞬间提升武力,因此不受门神克制。同样的道理,所有弓箭类技能同样不受门神克制!”

刘辩双眉微蹙:“好吧,原如此,朕还以为门神技能可以封锁一切技能呢!”

“举个列子,如果对方使用热兵器时代的枪支你能封锁么?假设你能封锁,那么对方使用炮弹你能封锁么?要想克制对方的枪炮,只能在对方出手之前完成,一旦发射便无法被克制,所有远程攻击类技能都是这样的原理,因此不受门神技能克制。”

刘辩微微颔首:“好吧,算你说得有道理,庆幸的是没有收到秦琼、尉迟恭阵亡的提示,看并无性命之忧。”

顿了一顿继续问道:“对了,适才系统说渊盖苏文已经造成系统爆表,将会随机出世三人,那么为何同为99武力值,又有神兵宝马的秦琼到现在迟迟未能爆表?”

“叮咚系统释疑,因为秦琼是后天提升的武力值,而愉悦值在此之前已经产生,所以只能在两种情况下产生爆表。一种是刚刚提升之后立刻爆表,如果不能产生,那就只会在再次产生愉悦值之后才能爆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