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五十一 大厦将倾

一千二百五十一 大厦将倾


                李靖沿着黄河水陆并进,兵行神速,用了不过三天的时间便从邺城抵达了河内郡治所怀县。

西汉朝廷的军队几乎全部集结在了虎牢、陈仓、潼关三个关卡死守,就连洛阳、长安也不过只有两万左右的新兵把守,更不用说河内郡治下的小县城,多则五六百县兵,少则两三百人,面对着浩浩荡荡的十五万东汉大军,就连螳臂当车也算不上,一路上望风而降,任凭东汉军长驱直入。

虎牢关地处荥阳境内,与河内郡隔着黄河相望,两地相距不过七八十里路程,登上高山向北远眺,甚至能够看到汉军的旌旗,正宛如长龙一般向西蠕动。

接到斥候的禀报之后,杨素还有些不太相信,亲自登上虎牢关西面的一座高山向北凭眺。

此时正值初秋,天高淡,晴空万里,目光所及,只见蜿蜒的黄河犹如一条巨龙般向东奔腾不息,河面上千帆竞渡,战舰如梭;黄河北岸旌旗招展,人喊马嘶,大队人马东西绵延十余里路程,蔚为壮观。

“完了,完了,大势已去,天乏术也!”杨素急火攻心,两眼一黑,幸亏左右的随从搀扶方才没有跌倒在地。

黄河北岸李靖大军正在快速向孟津进军,剑指洛阳。虎牢关外高宠、岳、高长恭、冯胜等四员大将正各自率领了八万兵马叫阵,左右皆敌,谁都能够看得出洛阳朝廷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就在这时,又有亲兵快马报:“启禀杨公,又有数千名将士冲开虎牢关内门,四散溃逃而去!”

杨素一脸失落,心灰意冷的道:“罢了,罢了天下雨娘嫁人,随他们去吧!”

杨素开春之时手中还有十几万兵马,今年流年不利,在岳飞手下连吃几个败仗,折损了三四万兵马,被岳飞从南阳境内穷追到颍川境内。

杨素本想鹊巢鸠占,以替曹操守许昌为名霸占了曹操的老巢,阻挡岳飞向洛阳推进。没想到刚刚从曹真手中接掌了一天的兵权,便被孙膑、岳飞策反了张须陀,导致大败而走,近十万兵马损失了一半。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张须陀念着旧情义释杨素,方才逃虎牢关聚拢败兵。只是从许昌逃出的西汉残兵大多数都已经看清了局势,明白西汉朝廷已经是穷途末路,苟延残喘,要么脱掉甲胄返故乡,要么就落草为寇,任凭杨素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过才聚拢了四万多兵马。

岳飞主力大军屯兵陈留,派遣高宠、岳、高长恭、冯胜四员大将提兵八万进军官渡,对虎牢关虎视眈眈。只要虎牢关一破,岳飞就可以兵临洛阳城外,杨坚只好命儿子杨广在洛阳境内强征了两万精壮入伍,派遣到虎牢关帮助杨素守城。

这些新兵大部分都是被强征入伍,刚到虎牢关的时候迫于杨素的铁血手段都服服帖帖不敢造肆,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开始不安分起。直到昨天晌午风传李靖大军准备攻打洛阳,整个虎牢关的军心便开始骚动了起。

杨素一开始还派了几个心腹偏将去弹压,但到了晚上,开始出现校尉带队逃跑的事情,甚至还把阻拦的偏将给斩杀了,一夜之间溃逃了三千余人,已经出现兵败如山倒的态势。

这不大清早杨素前脚刚刚出门到山上远眺军情,虎牢关内就开始出现大规模的骚乱,甚至有一名偏将冲开大门,率领了一千五百余人出了虎牢关西门,奔河内方向投奔李靖去了。

李靖拿下邺城之后,杨素已经意识到了洛阳有被攻击的危险,但虎牢关外有岳飞的十五万兵马虎视眈眈,就算杨素意识到了危险却也无能为力。手中只有区区六七万兵马,老兵人心惶惶,新兵各个充满了抵触情绪,根本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听闻李牧率十几万唐军联合夏侯渊、荆布从南皮朝邺城进军,曹仁又在白马津厉兵秣马,杨素心中暗自祈祷,希望三方势力杀个三败俱伤,最好李靖被全歼在邺城,这样洛阳便可以高枕无忧。

在杨素看,邺城乃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大城,人口多达三十万,仅仅次于洛阳、长安、金陵,富庶繁华程度排名天下第四,李靖绝不可能拱手相让,这一场大战势必在所难免。最好是把岳飞军团也卷进去,好让东汉得到喘息的机会。

但让杨素绝望的是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李靖毫不犹豫的放弃了邺城,弃之如敝履,根本不和唐魏联军厮杀,以最快的速度朝洛阳进军。对于杨素说,现在的局面已经无解。

兵向西死守洛阳,虎牢关外的岳飞军团马上就会跟进,与李靖军团合围洛阳。继续固守虎牢关的话,李靖可以在渡过黄河之后派遣一支兵马堵住虎牢关西门,与东面的岳飞军团把虎牢关里面的队伍堵死在关内,不用攻打直接饿死就行。

“杨公,接下该怎么办?”一员偏将惴惴不安的问道。

杨素叹息一声:“还能怎么办,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就算是神仙在世,这局面也无法起死生了。大家想家的就家,想落草为寇的就去做土匪,而我誓要与刘辩血战到底!”

邓艾上前一步,拱手道:“杨杨公,我、我还有最最后一个办法,现在还不到破、破罐子破摔的地步啊!”

“呵呵士载还有什么主意?”杨素苦笑一声问道。

邓艾结结巴巴的道:“把、把洛阳也放弃了,直接奔、奔函谷关,守卫长安的门户,与长安城中的兵马会合一处。”

杨素一脸黯然:“现在我们已经处在了东汉的包围圈中,西面有徐晃、关羽的二十万大军猛攻陈仓,孙武已经率领赵、黄忠提兵十万绕路安定,准备从西北方向进攻长安。

霍去疾的八万兵马就堵着长安的东南门潼关,李靖的十几万人马已经距离洛阳不到一百五十里,再加上虎牢关东面的岳飞兵团,将近六十万东汉大军已经把我们堵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算逃到长安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几天罢了!”

见杨素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邓艾这才把真实目的道:“杨公啊,末将还、还有一个去处,不知当讲不当讲?”

“直说无妨!”

“大大夏国君主项羽,号称是西楚霸王项藉的后人,正、正在广纳豪杰,招兵买马,听闻昔日刘备麾下的石翼、庞统等人就去投奔了,杨、杨公你不如趁着包围圈还没有合拢,率部北上并州,由草原向西投奔项羽去吧?”邓艾结结巴巴的将目的道。

杨素闻言勃然大怒:“大胆邓艾,我听闻吕布的女儿吕玲绮跑到大夏投靠项羽去了,又听闻吕布曾经打算把女儿许配给你,你这是打算跑到西域去重温旧情么?”

邓艾急忙单膝跪地:“杨公请暂息雷霆之怒,邓艾一片苦心为将士们谋划个生路,绝无私心,请杨公明鉴!”

杨素拂袖冷哼:“我弘农杨氏的后人岂能去投奔番邦蛮夷,惹人耻笑?你要去直管自己去吧,我杨素已抱定必死之心,誓要与洛阳共存亡!”

旁边的一名参军献计道:“杨公何不率军渡过黄河北上并州,进入曹操的疆域暂时栖身?只要东汉大军攻破洛阳、长安必然会挥师向北,朝并州进军,曹操一定会对杨公以礼相待。”

杨素抚须沉吟,目光中又燃起了斗志:“这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放眼整个天下似乎只有北上并州一条路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名参军拱手答道:“杨公的话,小人和你同姓,单字一个阜,祖籍天水冀县。”

杨素赞赏道:“在这军心惶惶之际,你还能如此冷静,实在难得。自今以后,吾一定会好生重用你!”

“多谢杨公提携!”杨阜拱手道谢。

由于粮草稀缺,杨素当即传下命令,将所有强征的新兵放走,只留下追随自己多年的亲兵,等到半夜时分悄悄放弃虎牢关向北,由武德县渡过黄河北上壶关进入并州栖身。

趁着杨素安排兵马之际,杨阜悄悄修一封,派遣了一名心腹提前离开虎牢关,快马加鞭直奔怀县,赶上李靖的大军,把杨素的行踪告密,作为自己的投名状。

虎牢关西门打开,被强征的新兵一窝蜂的出关溃散而去,又有一万多老兵趁机脱逃,留下追随杨素的嫡系兵马已经不足三万人,准备等到半夜时分悄悄放弃虎牢关,甩开岳飞兵团的追袭。

看到邓艾一脸犹豫彷徨,杨素沉声道:“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既然你有心去投奔项羽,便带了旧部去吧,我自向并州进军!”

“多谢杨公成全!”邓艾长揖到地致谢。

待到日薄西山,邓艾率领昔日三千多吕布旧部率先离开虎牢关,向西奔洛阳方向而去,准备由函谷关北上冯翊郡,走草原去遥远的西域投奔项羽。

杨素则率领着将近三万兵马,偃旗息鼓,人缄口马摘铃,出了虎牢关向北奔武德县境内而去,准备渡过黄河北上并州暂时依附于曹操,再图后策。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