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四十四 割须弃袍

一千二百四十四 割须弃袍


                徂徕山脚下,将近三万唐军与两万汉军厮杀成一团,人喊马嘶之声响彻霄。

唐军人多,占据了兵力优势,汉军人少,但占据了地形优势,一时间谁也占不到便宜,直杀的血肉横飞,难解难分。

千军万马之中,冉闵单挑史敬思,不过十个合便打的史敬思虎口迸裂,兵器险些脱手,危急关头大喝一声:“赵王救我!”

冉闵还以为李元霸杀到,急忙扭头扫视,史敬思趁机双腿猛夹胯下坐骑腹部,在千军万马中落荒而逃,眨眼间便逃开了十余丈。

“贼将竟敢戏弄于我?”冉闵勃然大怒,催马紧追,气得咬牙切齿,恨不能一矛将史敬思刺于马下。

“杀啊,救援史将军!”

史敬思平日里对待麾下的白袍兵视若至亲,除了亲自教导他们的武艺之外,还对衣食住行照顾的无微不至,因此深得将士们拥戴。此刻看到史敬思被冉闵紧追不舍,纷纷呐喊一声,高举陌刀朝冉闵围了上。

“挡我者死!”

看到唐军士卒上前拦路,冉闵暴喝一声,手中黄金矛挥舞的光芒万丈,奋力刺杀。

只听“铛、铛”的声音此起彼伏,刀枪相交之声不绝于耳,让冉闵感到意外的是这些撞上自己兵器的陌刀竟然没有一柄被震裂或者折断,大部分唐卒都牢牢的握紧了手中的大刀,只有小部分人被震的虎口迸裂,脱手飞出,让冉闵对唐军兵器的质量惊讶不已。

“嗖嗖嗖!”

陌刀砍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团团寒光不离冉闵周身左右。

让冉闵意外的不仅仅是白袍兵手中陌刀的质量,而且他们的武艺竟然也是有板有眼,配合的井然有序,在冉闵攻击其他人之时,旁边的白袍兵挥舞起陌刀从左右夹攻,上砍人身下斩马腿,让冉闵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

若是遇上普通士卒,冉闵不敢夸口一矛一个,但刺出十矛,至少能挑杀七八个。但遇上这些白袍兵,冉闵刺出十矛能杀死三个就算不错,而且还得时刻留心提防着他们的反攻。

这些白袍兵个个悍不畏死,仿佛与冉闵有不共戴天的大仇一般,明知冲上去会死在冉闵的矛下,但却毫不犹豫的冲了上,给旁边的同伴争取到挥刀砍伐马腿的机会。

就在一个个白袍兵倒在冉闵马前的同时,一把把裹挟着寒光的陌刀从前后左右砍向冉闵坐骑的四肢,也幸亏冉闵左钩右矛,可以同时发力,才在进攻的同时将周身上下防御的滴水不露。

“好一支精悍的队伍,倒是冉闵小瞧你们了!”

冉闵咆哮一声,抖擞精神,奋力杀伐,在白袍兵阵中闪转腾挪,左右驰骋,一番恶战下,刺杀了四十余名白袍兵。其他人逐渐遭到震慑,看看史敬思早就去的远了,便不再恋战,向东追赶史敬思的脚步去了。

冉闵虽然奋力杀散白袍兵,但却被史敬思趁机脱身,心中不由得懊恼不已:“想不到唐军阵中竟然有这样的精锐之师,我大汉有吴起的汉武卒,有霍去病的大汉龙骑、马超的枪骑兵、岳飞的背嵬军、张郃的大戟士等等都是精锐之师,将我冉闵也要训练一支打上自己烙印的王牌之师!”

就在冉闵大战史敬思之际,魏无忌率领着一支善于攀爬的小股队伍占据了高处,用威力强大的诸葛连弩朝唐军扫射,直射的唐军阵脚大乱,中弩倒地者不计其数。

一把强弩可以连发十支,总共八百名弩兵,凭借着有利地形朝脚下的唐军扫射,片刻间就是八千支弩箭倾洒而下,仿佛倾盆暴雨一般从天而降,瞬间就让唐军死伤大增,痛苦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响彻山谷。

在魏无忌的指挥下,依靠着诸葛连弩的强大威力,短时间内射杀了一千七百多名唐军,再加上史敬思战败仓惶逃窜,唐军终于支撑不住,露出了溃败的迹象。

“退兵!”

李克用眼见大势已去,军心涣散,一边挥枪死战,一边下令收兵,“全军调头向东,走临朐奔平寿投奔陛下去!”

“杀啊,休要放走一名唐寇,替无辜的父老乡亲们报仇!”魏无忌见唐军开始溃败,手持佩剑登高一呼。

魏无忌成功的撩拨起了汉军的复仇*,纷纷红着眼睛,操着刀枪,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朝溃不成军的唐军头顶砍去。

刹那间,人头滚滚,残肢乱飞,从无头尸体中喷出的血液分外妖娆,一颗接着一颗的唐军头颅被砍下,一具又一具尸体被长枪刺穿。事实就是如此难测,就在几天前他们也曾经这样屠杀过青州的百姓,没想到不过才几天的时间就迎了现世报,就以几乎同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眼看兵败如山倒,也不知道史敬思去了哪里,李克用只能催马扬鞭,奋力逃命。一路上箭矢纷飞,不时的有冷箭从四面八方射,李克用只能放缓速度,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挥枪拨打雕翎,且战且逃。

“看准马蹄,休要走了李克用!”

包裹了肩头伤口的徐盛再次上阵,率领着一支钩镰兵隐藏在草丛之中,只等李克用到。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李克用果然率领一支败兵仓惶逃窜了过,随着徐盛一声令下,草丛中的钩镰兵此起彼伏,犹如毒蛇出洞一般收割着马腿。

“咴”

李克用猝不及防,胯下坐骑的一对前腿被镰刀钩中,登时切断,战马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鸣,匍匐在地,将李克用从马上掀翻下。

说时迟那时快,李克用反应敏捷的出乎所有汉军的预料,只见他落地之后一个鹞子翻身,迅速的爬了起,手中银枪飞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续刺倒了十余名钩镰手,一边厮杀一边徒步逃命。

忽听得身后马蹄声起,冉闵飞纵夸下飒露紫,手提黄金矛,风驰电掣一般疾驰而,一边驰骋一边大声喝问:“李克用何在?”

唐军钩镰手纷纷指着李克用的背影大喝道:“那身披银色战袍的家伙就是李克用!”

冉闵纵马挥矛紧追不舍:“屠夫李克用,还想走么?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或许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李克用听到汉军士卒的喊声,急忙脱下银色战袍罩在一名校尉身上:“你替我去引开冉闵,掩护本将逃命!”

李克用前脚刚刚逃离,冉闵就气势汹汹冲杀了过,这员唐军校尉急忙脱下银色战袍跪地求饶:“冉天王饶命,这战袍是李克用强迫我穿上的,你去追赶前面那留着长胡子的家伙,那才是李克用!”

冉闵下令汉军齐声大喊:“留着长胡子的就是屠夫李克用,休要让他走了!”

李克用大惊失色,只能拔出佩剑割掉胡须,继续仓惶逃命,在乱军中且战且走,急于寻找一片战马脱身。

有眼尖的汉军看到李克用割须弃袍,再次齐声呐喊:“那个只穿甲胄,没有穿战袍,留着短髯的家伙就是唐军主将李克用!”

李克用被追的走投无路,眼见冉闵相距不过十余丈,情急之下举剑自刎:“士可杀不可辱,大唐只有战死的将军,绝无屈膝求饶之辈!”

“杀我汉人,岂能让你死的这么舒服?”

看到李克用横剑自刎,冉闵咆哮一声,将手中长矛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不过十余丈的距离,长矛带着呼啸的风声,准确无误的刺中了李克用的胳膊,登时再也使不上力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