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七十 完全吊打

一千二百七十 完全吊打


                树倒猢狲散,兀突骨所部人马本就比黄飞虎少了三倍,在兀突骨遭到阵斩之后更是群龙无首,被蜂拥而上的汉军杀的阵脚大乱,潮水般向后退却。

黄飞虎飞纵胯下一身梨花斑点的“铁梨花”,挥舞手中紫金摩杵,几乎是人挡杀人佛当杀佛,就连主将兀突骨也不过只是三合之敌,更何况兀突骨麾下的其他将士,每一杵下去定然带走一条性命。

“杀啊,杀蛮夷,斩项羽!”

在黄飞虎的鼓舞之下,汉军士气大振,就连那些刚刚从军不久的贵霜以及半岛土著也深受汉朝文化的影响,以自己成了天*朝上邦人引以为傲,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把本还是邻居的安息人称之为“蛮夷”。

寒光闪烁,一把把大刀奋力的向大夏士卒砍伐,一柄柄长枪向敌军刺杀,刀剑撞击声,甲胄破裂声,惨叫哀嚎声,此起彼伏,在苍穹之下回激荡。

“吃我天水姜松一枪!”

与黄飞虎军团相邻的是姜松军团,催促胯下白色大宛战马,挥舞手中八宝玲珑枪在千军万马中左冲右突,犹如引路的头狼一般,所到之处尽皆披靡,马前之敌纷纷授首。

在姜松的引领下,人数处在绝对优势的汉军士气如虹,挥舞刀枪奋勇冲锋,杀的对面先轸率领的大夏士卒节节后退,犹如倒灌的河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阵脚。

“给我顶住,谁敢后退立斩无赦!”

乱军之中先轸手提佩剑大声呵斥,纵马向前连砍数人,都是慌不择路的贪生怕死之辈,提着血淋淋的人头大声鼓舞军心:“谁敢再退便是这般下场!”

在先轸的弹压之下,大夏士兵后退的脚步略有放缓,既然后退也是死,冲锋也是死,那干脆死战到底吧,还能换回烈士的名誉以及朝廷的抚恤。于是纷纷呐喊着彼此鼓舞,红着眼睛举起武器和咄咄逼人的汉军血战到底。

一时间,“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声骤然密集起,哀嚎惨叫声也更加惨烈起,双方的士兵犹如伐树一般成片成片的倒下,每一脚踏下去几乎都会踩到人尸。

“蛮将受死!”

忽然遭到了大夏军的顽强阻击,姜松登时怒不可遏,引领着一支两千人的骑兵当先冲锋,奔着先轸的大旗冲杀过。所到之处犹如波开浪裂,转眼之间就杀到先轸面前,抬手奔着咽喉就是一枪。

先轸长于统率,短于临阵厮杀,在远处搭眼一瞧就知道自己绝不是姜松的对手,只怕连一枪也接不下。为了避免影响军心,所以先轸一直强做镇定立于帅旗之下指挥,此刻被姜松虎入羊群一般杀到面前,吓得拨马就走。

倒不是先轸贪生怕死,因为先轸明白如果自己被姜松一枪刺死,那样对军心的打击更是致命性的,与其被姜松一枪戳死还不如夹着尾巴逃窜,即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又不会让军心受到致命性的打击。

“驾……”

看到姜松一枪刺,先轸双腿在坐骑腹部猛地一夹,用手中佩剑当做马鞭朝坐骑臀部狠狠抽打下去,“速走!”

先轸胯下战马吃痛,嘶鸣一声,四蹄腾空,拼命向前逃窜,堪堪闪过姜松的致命一枪。

“哪里走?”

眼见大鱼即将上钩,姜松怎会让煮熟的鸭子飞走,叱喝一声战马,手中八宝玲珑枪挥舞的寒光闪烁,风雨不透,盯着先轸的背影紧追不舍。

“杀啊,掩护将军!”

先轸的亲兵看到主将被追的慌不择路,纷纷举起刀枪奋力阻挡,被姜松一杆长枪杀的七零八落,被挑飞在空中的不计其数。

紧跟在姜松身后的两千铁骑呼啸而至,迅速的对先轸亲兵形成碾压之势,刀砍枪刺,直杀的人头乱滚,血肉横飞。

但就是这么稍稍被阻拦了一下,先轸就从姜松的枪下逃脱了性命,只是走了还不到两三里路程,迎面又是一员大将拦住了去路。

“我乃大汉上将卢象升,吃我一刀!”卢象升跨马提刀,奔着先轸就是一招力劈华山。

吴起兵团已经对安息帝国虎视眈眈了大半年的时间,双方迟早必有一战,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因此先轸对吴起军团的大将也略知一二。论统帅能力较强的除了吴起之外还有苏烈、章邯二人,论武艺较强的有黄飞虎、姜松、杨延嗣等人,这卢象升算是哪根葱?

“休要欺人太甚,我先轸也不是好欺负的!”

先轸叱喝一声,收剑归鞘,挥舞起单刃戟一个苏秦背剑,有惊无险的把卢象升大刀架开。紧跟着一招毒蛇出洞,长戟由下向上斜刺,直插卢象升的小腹。

卢象升冷哼一声,催马躲闪,大刀挥舞的风雨不透,与先轸马走连环,你我往,厮杀的烟尘滚滚,酣战十余回合,先轸逐渐落在下风。

“贼将哪里走?姜松也!”

就在先轸遭到卢象升拦截之时,身后一声叱咤,杀散了先轸亲兵的姜松已经挥舞着八宝玲珑枪追了上,眼见只剩下十余丈的距离。

“这卢象升竟然也骁勇善战,汉国的武将实在不可胜数!我大夏只有项王一人,双拳难敌死手,看难以与之争锋啊!”

先轸在心底发出一声哀叹,虚晃一枪逼退了卢象升,拨马就走,朝项羽大旗所在的方位奔逃。汉将人多,汉军人更多,漫山遍野全都是敌人,被这个叫做姜松的家伙盯上了,只有项王才能救得了自己!

“这名敌将的首级就落在姜永年身上了,某去率部杀敌!”

看到姜松从远处追了过,卢象升也不争功,打声招呼,径自率领本部人马继续围杀其他的大夏士卒去了。

旷野之中,两军直杀的血肉横飞,尘土遮天蔽日。

汉军势大,再加上有将近二十万南征北战多年的汉军助阵,其中还有吴起一手调教的三万武卒,再配上二十万从贵霜以及中南半岛招募的新兵,很快就占据了绝对优势,直杀的大夏军尸横遍野,惨叫连天。除了项羽亲自统率的兵团略占上风之外,其他的四个兵团完全处在被动挨打的份。

“将士们干得好,把项军分割包围,分头歼灭!”

吴起在一处高坡上驻马观战,任凭秋风吹拂的衣袂猎猎作响,一脸踌躇满志,“一人之勇终究是匹夫之勇,就算你项羽能击败对面的我方军团,又怎能保住其他军团?待我将其他军团歼灭之后再对你合围,难不成还有三头六臂?”

先轸被姜松追的慌不择路,盯着项羽的大旗拼命逃窜,不料斜刺里冲出一员汉将,胯下青鬃马,手提一对八棱亮银锤,怒吼一声,当头砸了下。

“吃我何元庆一锤!”

先轸慌忙举枪招架,只听“咔擦”一声,枪杆应声折断。吓得先轸在马上一纵身,滚落马下,侥幸逃过一劫。紧接着响起一声战马的悲鸣,胯下坐骑被何元庆双锤砸中头颅和脊梁,登时瘫软在地,眼见再也不能动弹。

“人头是我的!”

先轸惊魂未定,身后又响起一阵暴风骤雨般的马蹄声,追赶了半天的姜松悄然杀到。一声长啸,一枪刺出将先轸透胸而过,硬生生挑在空中,策马而去。

“哎……姜永年,你这样可不够意思!”

何元庆还没反应过,人头却已经被抢走,只能在马上大声吐槽抱怨,只可惜姜松已经策马远去,渐行渐远。气得何元庆只能挥锤砸向身边的大夏士卒,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姜松一枪刺死先轸,在乱军中挑着尸体回驰骋,打击大夏军的士气:“先轸、兀突骨已经相继授首,项羽也离死不远了,尔等速速放下武器,饶你们不死!”

大夏军一片悲歌,有人迅速的把战况禀报给项羽:“项王,局势不妙,先轸、兀突骨两位将军相继战死,全军处在绝对劣势,请下令突围吧?”

项羽怒发冲冠,发指眦裂,手握破城升龙戟仰天嘶吼:“我要汉军血债血偿,待我杀几个汉将再突围不迟!”

(ps:最后再聊几句吧,之前听老作者说过,几乎每本书都会出现后期乏力的瓶颈,剑客现在总算体会到了,精神乏力,身体乏力,更新乏力,情节乏力。今天又输了两瓶液,头脑昏昏沉沉,状态差的一塌糊涂,昨天还盘算着今天两更,看是做不到了。

这本书写了将近两年了,这好像是剑客第一次因为生病耽误更新吧?感觉好像是。连续三天只能一更,耽误了兄弟们看书,剑客也少赚了银子,其实我比你们更着急,但这大脑昏昏沉沉的不给力,实在码不动字啊!

两年的时间坚持下,越越感到劳累,身心俱疲的感觉。可能有的书一天猛更过万,连续十天也好,甚至半月也好,但写得快结束的也快,回头看看要么太监要么一百多万字就完结了。

我回头翻了翻,和我14年同期开书的大概上千本,现在还在坚持的只剩下凤毛麟角,大概还有四五本吧!

21个月的时间写了400万字不能算快,但也算得上中规中矩,尤其随着数据库越与庞大,出场人物越越多,剑客写起也是越越吃力,这比吃个饭都好几章的都市书难写多了。

好在一切都按照大纲,还有一百多万字,大约400章左右的篇幅就结束了,一切按部就班,既没有拖也没有烂尾,不管部分读者怎么评价,剑客都在按照自己设计的剧情发展。爆发怕是没动力了,但也不用担心太监烂尾,万里长征已经走完了百分之八十,剑客一定会善始善终结束的。

今天早睡一会,养足精神,明天起码字赚钱啊,耽搁了三章更新,馒头都快要吃不上了。剑客现在有经验了,下次开书之前一定要攒好多好多好多……的稿子!)(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