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四十六 天下第一飞刀

一千二百四十六 天下第一飞刀


                就在李世民走神之际,秦琼已经催马出阵,大声叫战:“李世民,,有种的出与我历城秦叔宝一决死战!”

不等李世民搭话,一员大将催促胯下一匹相貌奇特的战马杀出阵,只见这匹战马身材高大,四肢健硕,但身上的鬃毛却十分古怪,由棕色和肉色组成,搭眼一瞧,似乎就像鬃毛成片成片的脱落掉了一般。

别看这匹战马相貌丑陋,但一双眼睛却是绽放着金灿灿的颜色,远看就像镶嵌了黄金饰品一般,此马名唤“金眼玉花虬”,善于短途冲刺,短距离冲杀起当真是疾如雷霆,快似闪电,乃是唐国屈指可数的宝马。

这员大将不仅胯下坐骑相貌奇特,手中兵器同样十分罕见,名唤“金龟驼龙抓”,兵刃部分锻造成了一只金光闪闪的乌龟,四只利爪与探出的头部都锋利尖锐,既可以锁拿对方的兵器,又可以像长戟一样砍伐杀戮。

不等秦琼搭话,这员唐将自报姓名:“我乃唐国大将渊盖苏文,秦琼你休要猖狂,我大唐天子岂会与你一介莽夫动手?看我取你性命!”

秦琼勃然大怒:“就算我是一介莽夫,杀你也是易如反掌,吃我一枪!”

秦琼话音未落,手中金纂提炉枪一个仙人指路奔着渊盖苏文的面门刺了过,裹挟着一阵寒风,闪烁着一团寒光,声势非凡。

渊盖苏文不敢大意,手中金龟驼龙抓一个横扫千军向外格挡出去,兵器相撞,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声,碰撞的火花四溅,惊心动魄。

“好家伙,倒是有些本事!”

硬拼了一合之后秦琼收了轻视之心,将一条长枪挥舞的光芒万丈,使出浑身解数穷追猛打,一心要把渊盖苏文刺于马下。

渊盖苏文握紧了金龟驼龙抓,沉着应战,见招拆招,遇式化式,与秦琼马走连环,你我往,酣战了三十回合难分胜负。

“这渊盖苏文倒是有些本事,既有力量又有速度,招式稀奇古怪,变化多端,看不用杀手锏很难赢他!”

秦琼打定主意,突然虚晃一招,拨马败走。

“哪里走?”

渊盖苏文看起毫无警觉,催促胯下金眼玉花虬,扬起金龟驼龙抓穷追不舍。

“吃我一锏!”

秦琼一边佯装逃命,一边在马上偷瞄渊盖苏文,看看相距不过两丈左右,突然暴喝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背上抽出一支四棱金装锏,奔着渊盖苏文的面门投掷了出去。

“叮咚……秦琼特殊技能‘杀手锏’发动,瞬间武力+5,基础武力99,坐骑呼雷豹+1,武器金纂提炉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06!”

“吃我一刀!”

让秦琼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用杀手锏暗算渊盖苏文的同时,对方竟然也抖手射出一枚飞刀,又快又疾,犹如一枚寒芒般迎面射到。

“叮咚……渊盖苏文特殊技能‘刀绝’发动,刀绝——渊盖苏文特有技能,随身携带九口飞刀,第一次出手降低对手2点武力,第二次提升自身2点武力,第三次出手降低对手3点武力,第四次出手提升自身3点武力。

第五次出手降低对手4点武力,第六次出手提升自身4点武力;第七次降低对手5点武力,第八次出手提升自身5点武力,前后两次均可以叠加效果。第九次出手自身武力瞬间增加12点,但不可叠加,且因为是偷袭型技能,因此不受任何技能克制。”

秦琼没想到渊盖苏文会用飞刀偷袭,渊盖苏文也没想到秦琼的杀手锏竟然如此犀利,两件兵器在空中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之声。

秦琼的金锏重达十余斤,在力量上远超渊盖苏文的飞刀,因此轻而易举的撞飞了渊盖苏文的飞刀,但自身遭到阻击之后速度变慢,飞行的轨迹也有所改变,威胁已经大大降低。

“再一刀!”

一刀未能击落秦琼的杀手锏,渊盖苏文暴喝一声,再次抬手掷出一把飞刀拦截迎面飞的金锏。

“叮咚……渊盖苏文连发两刀,降低秦琼两点武力,下降至104;提升自身2点武力,基础武力99,武器金龟驼龙抓+1,坐骑金眼玉花虬+1,瞬间武力上升至103!”

“叮当”又是一声脆响,金锏再次和飞刀在空中相遇,这次金锏变成了强弩之末,而飞刀力道正足,此消彼长之下互相抵消,齐齐落地。

这还是秦琼的杀手锏第一次被人化解,惊讶之下又有些恼怒,抬手抽出第二支金锏再次朝渊盖苏文的脑门砸了过去,“别以为你飞刀多,老子还有金锏!”

第二支金锏在秋阳照耀下发出金灿灿的光芒,犹如一枚流星般朝渊盖苏文的面门飞,迫使的渊盖苏文不敢大意,再次抖手连射三枚飞刀,方才将秦琼的第二支杀手锏击落在地。

“我还有飞刀,你还有杀手锏么?”

渊盖苏文一脸得意之色,将驼龙抓插在地上,左右两手同时出手,再次连射两把飞刀,“让你尝尝我天下第一飞刀的厉害!”

“叮咚……渊盖苏文射出第六刀,瞬间提升自身武力4点,当前武力上升至105!”

“叮咚……渊盖苏文射出第七刀,瞬间降低秦琼5点武力,当前武力下降至96!”

“****的算你狠!”

没想到渊盖苏文竟然身背这么多飞刀,而且一刀快过一刀,攻击的部位又各不相同,要么面门要门胸口,要么颈部要么坐骑,变化多端,防不胜防。秦琼登时被逼迫的手忙脚乱,使出浑身解数方才堪堪击落在地。

“别急,还有呢!”渊盖苏文放声大笑,抖手又是一刀飞出,“看你怎么挡?”

秦琼的招数已经用老,想要抽回枪格挡已经不可能,只听“咄”的一声巨响,飞刀正中秦琼肩部,巨大的穿透力一下子刺破了秦琼的青铜护肩,扎进了右肩肩头,刺穿了胛骨。

“唉呀……”

秦琼猝不及防,在巨大的冲击力面前身体后仰,一跤跌下马。

“纳命!”

渊盖苏文见一击得手,不由得喜出望外,催马挺抓直取秦琼。

“番将暗器伤人算什么好汉?”

危急关头,尉迟恭飞纵夸下踏雪乌骓,卷起一溜烟尘,挥舞着降龙伏虎鞭杀出阵搭救秦琼。

“再一刀……中!”

渊盖苏文嘴角微翘,抖手又是一枚飞刀,疾如雷霆,迅若流星,甚至让人无法看清这一刀的光芒。

“叮咚……渊盖苏文第九刀出手,瞬间武力+12,当前武力提升至113!”

“卧槽……还有啊?”

尉迟恭千算万算,没想到渊盖苏文身上竟然还藏着飞刀,猝不及防之下被一刀射中左肩,同样刺穿铠甲,穿透了胛骨,惨叫一声失足坠马。

“哈哈……真是一对废物!”

渊盖苏文狂喜不已,举起金龟驼龙抓奔着刚刚坠地的尉迟恭当头砸了下去。

幸亏尉迟恭出马救援,才让失足坠马的秦琼缓过神,眼见尉迟恭陷入危机之中,急忙摸起长枪单臂迎战,“唐将休要猖狂!”

“铛”的一声巨响,两把兵器撞击在一起,秦琼单手持枪吃了大亏,被一下子震裂了虎口,金纂提炉枪险些脱手飞出。

不过亏了秦琼这么一阻挡,尉迟恭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拖着中了飞刀的左臂,靠着右手摸起一把钢鞭朝渊盖苏文的马腿扫了过去,“狗娘养的阴险之徒,你先人是卖飞刀的么?”

于是战场上出现了滑稽的一幕,两个门神一个伤了左肩,一个伤了右肩,而且各自插着一把飞刀,看起十分般配,如果贴在大门上,怕是最好的画匠也描绘不出这种效果。

“义父大人后退,让我会会这贼将?”

一声叱喝,大锤公子秦用手提一双镔铁狮吼锤冲出阵,拦在渊盖苏文马前,掩护秦琼和尉迟恭撤退,“狗娘养的,你还有飞刀么?”

“再吃我一刀!”

渊盖苏文咆哮一声,又是一抖手,吓得秦用急忙在马上俯身躲闪,才发现渊盖苏文是虚张声势,这才鼓起勇气,挥舞起双锤,小心翼翼的厮杀成一团。

李世民一直没有见过渊盖苏文的真正实力,此刻亲眼目睹这员悍将连伤两员东汉大将,登时喜出望外,将长孙无垢带的不快抛到了九霄外,挥手喝令金弹子、李嗣源一起向前冲锋:“汉将想要靠着车轮战依多取胜,两位将军出马助渊盖将军一臂之力!”

“得令!”

金弹子与李嗣源齐刷刷的答应一声,一个手提各重九十斤的擂鼓紫金锤,一个挥舞镔铁柳叶刀,双鬼拍门一般杀出阵,“渊盖将军莫慌,我二人助你一臂之力!”

看到秦用陷入以多打少的局面,武松手提鬼头刀徒步冲出阵,而麴义亦是催促胯下战马,挥舞三尖两刃戟冲出助阵。

“唐将武艺非凡,不可力敌!”

徐达见势不妙,命士兵接应了秦琼、尉迟恭归阵,抢回了武器和马匹,长枪一挥下令全军冲锋,既然斗将不行,那就拼士兵的战斗力吧!(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