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五十三 我要做皇帝

一千二百五十三 我要做皇帝


                海风扑面而,吹得后羿长发飞扬,轻抚未婚妻俊美的脸蛋,柔声道:“嫦娥你放心,我这次去中原,迟则半年快则一月,待我射死了薛仁贵、太史慈等人就返大唐娶你!”

见后羿说的如此决绝,嫦娥只能微微颔首:“羿哥哥,我知道你最大的愿望就是做天下第一射手,既然你心意已决,嫦娥不再阻拦。但请你答应我,一定要安然无恙的归!”

旁边的李隆基笑吟吟的上前施礼道:“司壮士请放心,你走之后,姬姑娘一家的衣食住行就由朝廷负责,若有差池,你找本王问罪便是!”

“多谢王爷!”后羿向李隆基抱腕致谢。

女人都是敏感的,嫦娥悄悄瞥了李隆基一眼,只见这位王爷虽然生的玉树临风,相貌堂堂,但眉眼之见却有股不易觉察的轻佻之色,当下微微肃拜施礼:“多谢王爷费心,但我们太白山上不缺衣不少食,所以不敢叨扰朝廷。”

见嫦娥开口和自己说话,李隆基不由得喜上眉梢,按捺着心头的兴奋拱手还礼:“呵呵姬姑娘客气了,司壮士为国征战,于情于理朝廷都应该厚待他的家眷,此乃天经地义之事,姬姑娘不必客气!”

正说话之间又有一匹栗色战马疾驰而,从马上跳下一个与后羿年龄相仿,个头稍微矮一些的男子,插话道:“王爷说的极是,师兄为国效力,家眷领取俸禄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师姊不必推辞!”

嫦娥扫了这男子一眼,发现是后羿的师弟逢蒙,和后羿一样师承自己的父亲,不由得蹙眉问道:“逢蒙师弟,你怎么了?”

逢蒙陪笑道:“师父他老人家遍寻你不到,猜测你十有*是追赶师兄了,便命我前查看。”

李隆基扫了逢蒙一眼,负手问道:“这位壮士何人?”

“王爷的话,这位是司羿壮士的师弟逢蒙,同样精通射术,有百步穿杨的本事。”李鸿章在旁边拱手搭话道。

李隆基颔首道:“哦既然本领如此高强,为何不与司壮士一起为国效力,博取功名?”

逢蒙笑道:“李大人过奖了,我的本事与师兄相比简直就是烛火比之皓月,学艺未成,不敢下山。”

后羿使劲的拍了拍逢蒙的肩膀:“时辰已经不早,师兄该上路了!我不在大唐的时候你要帮我照顾师父和嫦娥师姐。”

“师兄直管放心,我一定会像对待‘亲嫂子’般照顾师姐!”逢蒙拍着胸膛向后羿打包票。

后羿纵身一跃上了船舷,大手一挥,喝一声“起锚!”

大船扬帆向西缓缓驶入波涛浩渺的大海,后羿笔直的站在船头,踌躇满志的向西眺望,自始至终没有再头看一眼岸上的嫦娥。

望着大船劈波斩浪,渐行渐远,始终没有等到心上人头看一眼,嫦娥满眼失落,幽怨的叹息一声,招呼逢蒙道:“师弟,咱们太白山吧?”

就在这时,有士兵指着海中道:“西面了一艘小船!”

现在唐汉激战正酣,从青州成山角到全罗道白翎岛不过一百五六十里路程,李舜臣的唐军水师与郑成功的青州水师在海上捉迷藏一般厮杀,连番大战,所有的渔船早就销声匿迹,忽然了这么一艘小船,让岸上的唐国官员很是诧异。

片刻之后小船靠岸,一个身高丈二的身影率先跳下岸,憨态可掬的伸手招呼船上的人:“娘子,我扶你下船!”

众人定睛一看,这不是西府赵王李元霸吗,急忙一起上前参拜施礼:“臣等见过赵王殿下!”

李元霸也不头,嘟囔道:“快去给我准备两辆马车,我要带娘子与两位弟弟宫。”

诸葛诞抢先一步跳下船,与李元霸一左一右把长孙无垢搀扶了下,耀武扬威的对唐国官员叱喝道:“赵王妃在此,尔等还不快快参拜!”

众文武不由得面面相觑,惹得李元霸勃然大怒,双手叉腰道:“你们这些该死的狗官,敢对我娘子不敬,信不信我挥起大锤把你们全部砸成肉饼,丢进大海里喂鱼?”

吓得众文武急忙施礼:“赵王请息怒,臣等拜见王妃娘娘!”

待众文武施礼完毕,李隆基这才满面笑容的上前与李元霸相见:“小弟见过王兄,目前青州大战在即,王兄不留在哪里助战,为何突然返大唐?”

长孙无垢趋前一步,冷声道:“怎么?堂堂的大唐赵王,太上皇的儿子,大唐皇帝的亲兄弟,竟然没有权力决定自己该干什么?”

“呵呵王嫂言重了,小弟岂有此意!”李隆基急忙施礼赔罪。

长孙无垢的目光缓缓落在嫦娥身上,纵然身为女子亦是眼前一亮,开口问道:“这位姑娘何人,竟然生的这般美貌?”

李隆基陪笑把嫦娥的身份说了一遍,长孙无垢听完双眸转动,上前一步牵了嫦娥的手道:“姐姐我与你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初大唐人生地不熟,你陪我几日聊天解闷,以解姐姐的相思之苦如何?”

嫦娥双眉微蹙,心中暗自琢磨道:这个全罗王虽然一表人才,言谈举止温文尔雅,我为何总是觉着他的眼神别有用意?让人心中惴惴不安!这位王妃看起很强势,我便和她套套近乎,有她关照,料这全罗王不敢胡!

“嫦娥对姐姐也是一见如故,既然承蒙王妃抬爱,恭敬不如从命!”嫦娥嫣然一笑,唤一声姐姐,答应了长孙无垢的邀请。

片刻之后马车已经准备好,长孙无垢与嫦娥共乘一车,李元霸催促胯下千里一盏灯,手提擂鼓瓮金锤寸步不离的护卫左右,由诸葛诞与逢蒙殿后,带着李建成、李元吉两位王子直奔京城方向而去。

望着李元霸一行渐行渐远,岸上的文武各自在心中嘀咕一声:大唐突然多出一位王妃,两位王子,只怕不得安宁咯!

洛阳,人心惶惶,乱作一团。

李靖的大军已经过了怀县,正朝孟津港全力进军,预计两日左右便会兵临洛阳城下。

而虎牢关方面,杨素已经弃关而走,除了溃散的新军之外,嫡系主力行踪不明。高宠、岳、高长恭、冯胜等四员大将各自提兵两万过了虎牢关,朝洛阳星夜疾驰,似乎准备要和李靖军团争夺拿下洛阳的首功。

从虎牢关到洛阳一百五十里路程,几乎与黄河对岸的李靖大军距离相等,这意味着两日之后洛阳将会遭到近三十万东汉大军的围攻,李存孝、高宠、岳、高昂、太史慈、高长恭等人哪个不是名动天下的虎将,就凭洛阳城中的两万新兵,只怕连一个时辰都守不住。

因此从杨素放弃虎牢关的消息传进洛阳的那一刻起就人心惶惶,全城陷入混乱之中。一些作奸犯科,恶贯满盈的劣绅恶霸收拾了行囊开始向长安跑路,但更多的百姓则是翘首期待,恭候东汉王师入主洛阳,还这个乌烟瘴气的京畿重地一个新生!

坐镇洛阳的杨坚已经连夜聚集满朝文武共商对策,准备将国库粮仓中重要物资全部转移,以最快的速度向长安迁徙。虽然逃到长安也不见得能苟延残喘几天,但能苟且一天算一天吧!

洛阳南宫金銮殿上,年方六岁的小皇帝刘陵正在龙椅上打盹,深更半夜的这些大臣们搅的自己不得安宁,真是太讨厌了!

就在杨坚召集文武在洛阳南宫商议迁都之时,被任命为京畿卫骁骑将军的杨广正召集了麾下的心腹将校齐聚齐王府,共商对策。

杨素、朱元璋、朱棣等人都常年在外征战,因此洛阳的军权逐渐落在了杨广的身上,两万守军有一半是他的嫡系部队,将校大部分是由杨广一手擢升的,惟杨广之命是从。

除了麾下的将校之外,被刘彻册封为齐王的杨坚府邸之中,两千多杨氏族人、门客也已经应杨广之命聚齐,在策划一场惊天动地的军事政变。

看到众心腹已经到齐,全身甲胄的杨广登上高处,大声高呼:“将士们,刘氏无道,惹得天怒人怨,先有黄巾之乱,后有诸侯割据,导致民不聊生,白骨遍野。如今当废除刘氏,另立皇帝!”

“弘农杨氏四世太尉,声望犹在汝南袁氏之上,世子坚毅果敢,能文能武,雄才大略,治国有方,当继承天子之位,以正大统!”经过杨广的授意,众心腹将校纷纷举起兵器鼓噪呐喊,支持杨广登基称帝。

杨广一副为难的样子:“杨广何德何能敢登大宝?就算要称帝也应该是父王称帝才对啊,此事需要再行商榷!”

众心腹将校继续按照商议好的蛊惑军心:“现在正值生死存亡之际,不能再循规蹈矩,齐王治国有方,但不如世子有魄力!请世子登基称帝,立齐王为太上皇,重振朝纲,抵御汉寇!”

“大胆!”

随着一声叱喝,抱病在家休养的太尉杨彪快步走,年已六十多岁,胡须头发皆白的杨彪气的上气不接下气,颤巍巍的手扶拐杖,指着杨广破口大骂:“我弘农杨氏四世太尉,世代忠烈,你竟敢僭越称帝,行大逆不道之举,将杨氏置于万劫不复之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