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四十二 四象之力

一千二百四十二 四象之力


                听闻冉闵阵斩李进,击溃曹刿,正率领得胜之师前驰援平阳,李克用不由得一脸鄙夷:“魏军真是酒囊饭袋,如此不堪一击,怪不得被汉军杀的节节败退,以至于把都城都丢失了,诸位将士随我破敌!”

李克用当即传下命令,暂时放弃攻打平阳,全军向西迎战汉军,待击败冉闵之后再围攻平阳。同时派遣使者联络曹刿、陈子,措辞强硬的勒令魏军北上夹攻,否则便向大唐皇帝建议解除联盟。

巍峨的泰山脚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魏无忌向冉闵献策道:“听闻唐将颇为自负,对魏军的连战连败不屑一顾,我等可抓住唐将的这个心理做些文章,寻找险要之处设伏,再诈败诱敌,引诱唐军入围,予以重创,定能大获全胜!”

冉闵闻言大喜过望:“哈哈……好计谋,便如此行事!”

当下冉闵兵分三路,命徐盛率领七千人马前去诱敌,只许败不许胜。又拨给魏无忌七千兵马在徐盛后面埋伏,待徐盛败退之后再截住唐军厮杀,依然诈败而走,引诱唐军追赶,自己却在险要之处设下埋伏,力争重创李克用。

计议停当,汉军兵分三路,在冉闵、徐盛、魏无忌的率领下各自依计行事。冉闵寻找了一处地势险要,树木茂盛的地方设下埋伏,徐盛则与魏无忌一前一后向东迎战,引诱唐军去了。

次日清晨,两军在官桥附近狭路相逢,各自乱箭齐发,彼此射住阵脚,相互叫骂。

旌旗开处,史敬思催促胯下白鬃马,手提白玉凤凰戟大声叫阵:“冉闵何在,速速出与我一决胜负?”

徐盛拍马挺枪迎出阵:“番邦蛮寇,怎配向天/朝上将叫阵,先打赢我琅琊徐文向再说!”

秋风吹,史敬思白袍抖动,一脸轻蔑之色:“无名下将,也敢向我史敬思挑战?既然自寻死路,某便送你一程!”

寒光一闪,史敬思手中的白玉凤凰戟裹挟着一团银色光芒,犹如一只展翅翱的凤凰用坚硬的凤喙啄向徐盛,又快又疾,凶险万分。

“叮咚……史敬思特殊属性‘戟将’发动,在面对长武器类型武将之时,手中武器每超出对手一尺,则自身武力+1;在面对短兵器类型时,手中武器每超出对手三尺,则自身武力+1。”

“叮咚……系统检测到史敬思白玉凤凰戟长一丈九,超出徐盛镔铁枪两尺,武力提升两点,自身基础武力99,凤凰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02!”

见史敬思戟法了得,徐盛不敢大意,手中长枪一个推窗望月,用尽全力堪堪挑开了迎面一戟。还没得及松口气,史敬思的第二戟、第三戟犹如排山倒海一般接踵而至,徐盛使出浑身解数全力周旋,支撑了不过三个回合,便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啧啧……唐军阵中果真藏龙卧虎,这史敬思虽然不像李元霸那样逆天,但这一身武艺却也是登峰造极,就算在我猛将如的大汉也能排的上名号,看不用诈败也敌不过他!”

徐盛稍一分神,便被史敬思手中凤凰戟的侧刃钩住了肩膀的青铜护肩,猛地用力一扯,只听“哧啦”一声,便被生生撕裂断开,锋利的戟刃从徐盛肩头划过,伤及胛骨,痛彻心扉。

“看枪!”

危急关头,徐盛扭头一个“回头望月”,手中长枪奔着史敬思咽喉刺出,迫使的史敬思挥戟格挡,徐盛方才侥幸逃过一死,丢了长枪,拨马逃窜。

“还想走么,留下人头?”

史敬思咆哮一声,催马追赶,却被蜂拥而至的汉军拦住,挥戟砍杀之际,徐盛已经逃得远了。

见主将败走,汉军无心恋战,调头向西且战且退。

因为徐盛之前早有吩咐,大伙儿只许败不许胜,因此汉军还以为徐盛是诈败而逃,因此军心并未受到影响,退而不乱,秩序井然,并没有让唐军沾到多大便宜。

史敬思率军在前,李克用督兵在后,向西穷追了十几里路程,忽然一通鼓响,一支汉军打着“魏”字旗号,万箭齐发,挡住了唐军追赶的道路。

身为战国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魏无忌虽然也是骑术精湛,武艺非凡,但性格却与争强好胜的武将不同,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绝不会冒险单挑,因此挥军一拥而上,与唐军稍作厮杀,便鸣金败走。

“无能汉将哪里走?”

连续两场厮杀没有遇见对手,这让史敬思既有些蔑视汉将又觉得不过瘾,当下催马舞戟身先士卒,引领着唐军漫山遍野的穷追不舍。

李克用在后面看了,蹙眉沉吟道:“嘶……这冉闵昔年乃是一方霸主,骄傲自大惯了,为何今日却畏首畏尾,派遣部将前迎战?分明是诱敌之计,速速派人召回史敬思,不要再追赶了,免得中了冉闵的诱敌之计!”

李克用的亲兵得了吩咐,快马加鞭向前追赶,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追上了史敬思率领的队伍,在马上将李克用的命令告知,命史敬思停止追赶,就地扎营,免得中了冉闵的埋伏。

史敬思一脸自信,对李克用的话不以为然:“这些汉将不过是酒囊饭袋,他冉闵还有三头六臂不成?凭汉军这样的战斗力,纵有埋伏,又有何惧?你速速回去告知李将军,冉闵交给我应付,让李将军直管督兵破敌!”

“将士们,随我冲杀!”

史敬思不顾李克用的阻拦,依然一马当先的率领着唐军向西穷追,誓要大破冉闵,立下一场大功。

李克用见阻挡不住史敬思,转念一想:“在我唐国之中史敬思也是数一数二的虎将,而我李克用同样勇冠三军,又何必对他冉闵畏惧三分?全力一战,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在史敬思的鼓舞之下,李克用打消了收兵的念头,当下由史敬思在前开路,李克用坐镇中军,继续向西穷追汉军。

又向前追了十几里路程,地形逐渐险峻起,丘陵两侧都是茂盛的树木,山势崔巍,显然是个埋伏的好场所。

“小心埋伏!”史敬思勒马带缰,攥紧了手中凤凰戟大声提醒唐军。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梆子响,两侧伏兵齐出,万箭齐发,滚石、擂木从丘陵两侧滔滔而下,毫不留情的砸向唐军。

幸亏史敬思早有提防,虽猝然遇袭,但损失并不算大,急忙拨马回头,催促兵马向后撤退,魏无忌与徐盛率部回头,随后掩杀。两支兵马在徂徕山脚下展开了血肉横飞的大战,唐军兵力占优,汉军占据了有利地形,一场厮杀,难分胜负。

忽听一声呐喊,冉闵披挂黄金甲,催促胯下飒露紫,左手弯月钩,右手龙虎黄金矛,率领四千兵马从唐军背后杀了出:“大汉上将冉闵在此,李克用速速下马受死!”

千军万马之中,冉闵匹马当先,犹如一头猛虎冲进了羊群之中,所到之处尽皆披靡,马前无一合之敌,看准了“李”字大旗所在的方位,直取李克用。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了李克用,唐军定然军心大乱。

李克用正指挥着兵马与汉军厮杀,忽听得背后杀声大作,只见一员身高接近九尺的悍将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冲锋而,左钩右矛,所到之处血肉横飞,犹如波开浪裂一般,势不可挡的朝自己冲锋过,不由得心生寒意。

“此人必是曾经称霸河北的冉闵也,吾非敌手!”李克用惊慌失色,在亲兵的护卫下拨马逃窜,急忙派人寻找史敬思战冉闵。

史敬思正在前部与追赶的汉军鏖战,忽然听闻冉闵从背后杀到,急忙舍了徐盛与魏无忌,拨马回头前去迎战冉闵,“姓冉的休要猖狂,就让史敬思会会你!”

冉闵催促胯下飒露紫,在千军万马中闪转腾挪,纵横驰骋,紧盯着李克用不放,眼看就要追上,忽然斜刺里杀出一员身高九尺,手提白玉凤凰戟,白马白袍的大将拦住了去路。

两人互通姓名,也不多说废话,直接策马向前,举起兵器厮杀成一团,戟矛往,寒光霍霍,马踏连环,尘土飞扬,杀的惊心动魄。

“叮咚……冉闵‘仇胡’属性爆发,面对异族武将时武力+5,基础武力105,坐骑飒露紫+1,武器龙虎黄金矛+1,当前武力上升至112!”

“叮咚……史敬思戟将属性发动,白玉凤凰戟超过冉闵龙虎黄金矛两尺,获得两点武力加成,当前武力上升至102!”

冉闵左钩右矛,咆哮叱咤,气势如虹,一条长矛兼具力量与速度,而且变化多端,招式娴熟,招招夺命。

史敬思沉着应战,使出浑身解数招架,勉强支撑了十几个会合,被冉闵一矛扫中凤凰戟,登时将虎口震裂,兵器险些脱手,不由得面如土色,急忙拨马败走:“唉呀……这冉闵不亏是东汉四象大将之一,我非敌手,今当速退!”(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