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五十七 突破极限

一千二百五十七 突破极限


                一万汉军铁骑呼啸而,踩踏的尘土飞扬,大地震颤。

正率部与邓艾鏖战的杨广大惊失色,急忙询问左右:“城外的哪支人马,速探!”

“陛下的话,是李存孝率领的东汉骑兵,已经由北门进了洛阳城。”有刚刚从城门赶报信的斥候大声向杨广禀报。

“李靖的先锋队伍竟然的如此之快?”杨广大惊失色,立即下令全军退出洛阳,“全军速撤,奔函谷关方向撤退!”

得知李靖大军抵达了洛阳,邓艾及麾下将士再也无心恋战,两家各自罢兵,潮水一般向西城门溃逃,万一被汉军堵住了四门,下场只能是被瓮中捉鳖了。

“吾乃大汉四象大将李存孝,挡我者死!”

李存孝催马舞槊,一骑当先,但凡遇见西汉叛卒,抬手一槊便是一条性命,丝毫不费吹灰之力,所到之处尸横遍地,无人可敌。

五千铁骑列队疾驰,紧随着李存孝的步伐,潮水一般涌进洛阳城中,直杀的西汉叛卒溃不成军,望风披靡,能逃则逃,不能逃便跪地求饶。

“吾等愿降,请刀下留人,饶我等一条活路!”

李存孝在马上看到洛阳城中火光大作,南宫方向火势熊熊,许多民宅被大火付之一炬,大街小巷随处可见惨死的百姓尸体,多半都是坦胸露/乳被蹂/躏致死的女尸,不由得怒发冲冠,双眼喷火。

“你们这帮狗娘养的牲畜,祸害百姓之时可曾饶过他们一条活路?”

李存孝咆哮一声,禹王槊高高扬起,将一个裤子都还没得及提上的叛卒拦腰斩断,用以暴制暴的手段发泄着心中的怒火,“给我全部杀光,一个不许投降!”

被激起怒火的不只有李存孝一个人,跟在他身后的五千铁血骑士同样义愤填膺,恨不能把这些猪狗不如,丧尽天良的牲畜千刀万剐,方能一泄心中仇恨。此刻得了李存孝一声令下,各自挥舞刀枪毫不留情的朝跪地求饶的叛卒砍杀,为死去的冤魂报仇雪恨。

比起嫉恶如仇的李存孝,罗艺的功利心更重一些,率部从东门进了洛阳之后并没有急于攻击叛卒,而是率部直奔洛阳南宫。能够抓到小皇帝刘陵或者杨坚这样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胜过歼灭数万叛军。

在罗艺的带领下,五千骑兵风驰电掣一般,畅通无阻的抵达了洛阳南宫门前,只见皇宫内外遍地尸体,到处火光冲天,许多房屋愈烧愈旺,不断的有公卿与太监逃了出,许多衣衫不整,神情呆滞的宫女相互搀扶,踉踉跄跄的穿过宫门走了出。

“把这些公卿全部抓起!”罗艺在马上挥舞长枪,喝令身后的骑兵抓人,同时大声询问,“小皇帝刘陵,齐王杨坚何在?”

有一名公卿战战兢兢的禀报道:“这位将军的话,杨广弑君叛国,陛下与太后已经蒙难!至于杨坚,似乎已经被杨广架空,被软禁在了杨府。”

听闻杨广胆大包天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罗艺吃惊不小,一边下令把公卿监押起,一边分出部分将士组织太监以及附近的百姓救火,若是任凭南宫继续燃烧下去,整个皇宫会被夷为平地不说,只怕附近的民宅也会被殃及池鱼。

“将士们堵住齐王府沿街要道,休要走了杨坚!”

罗艺又分出部分兵马扼守沿街要道,亲自率领一队骑兵杀奔杨坚的府邸,在刘陵与姜太后遇难之后,坐镇洛阳的齐王杨坚应该就是最大的一条鱼了,只要抓住杨坚定然是大功一件!

就在人喊马嘶之际,一个年近五十,头发微白,相貌威严,衣着朴素的老者走出了齐王府,高举双手大声喊道:“老朽杨坚,愿任凭处置,还望将军率部全力救火,避免洛阳化为灰烬。老朽对于洛阳的建筑与街巷了如指掌,在洛阳城中也有一定的人脉,还望将军准许老朽组织人力救火,待大火扑灭之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罗艺招呼熟悉洛阳的斥候向前查看,确认此人就是杨坚之后,这才一脸诧异的问道:“杨坚你不逃命为何反而主动要求救火?”

杨坚仰天叹息一声:“我杨坚教子无方,劣子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致使杨氏祖宗蒙羞。我杨坚纵然千刀万剐,亦是难恕其罪,只能为洛阳的百姓略尽绵薄之力,也算是为杨氏恕罪!”

罗艺翻身下马,亲自押解杨坚救火:“听闻你治国有方,洛阳叛军的粮草这些年都靠你供给,才能够持续对抗朝廷大军,我便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于是在罗艺的押解之下,杨坚从自家府邸以及杨氏宗族聚集了七八百名精壮,又发动相邻的世家大族集结了千余名门客、仆从,纷纷挑着扁担,拎着水桶赶往洛阳南宫救火。

在罗艺与杨坚的组织下,除了五千汉军骑兵纷纷下马救火之外,有愈愈多的百姓加入了救火的行列,全城一心对抗火灾,熊熊大火逐渐得到控制。

邓艾与杨广罢兵之后率部奔南门而走,刚刚过了吊桥,忽然迎面杀一支骑兵,为首大将胯下玉顶火龙驹,手持錾金虎头枪,正是岳飞手下的头号大将高宠。

原得知李靖大军已经过了黄河,高宠与岳、高长恭、冯胜三人商议后兵分两路,由高宠与高长恭各自率领八千骑兵分头杀奔洛阳,争取拿下攻破洛阳的首功。由岳与冯胜率领步卒随后进军,绝不能将大功让给李靖军团,白白为他人做了嫁衣。

高宠率部风驰电掣,全力疾行,依旧比李存孝的骑兵晚到了半个时辰,得知李存孝与罗艺各自由北门与东门进了洛阳,便率部杀奔洛阳南门,恰好与撤退的邓艾残部狭路相逢。

高宠与邓艾厮杀多次,早就知根知底,此刻在吊桥上狭路相逢,横枪立马咆哮一声:“邓结巴还想走么?速速下马束手就擒,饶你不死!”

邓艾心有不甘,拍马向前,手中银枪一个白蛇吐信奔着高宠的咽喉疾刺而,又快又疾,声势非凡。

“不自量力!”

高宠冷哼一声,手中錾金虎头枪挥舞开,一个横扫千军使出全身力气向外格挡。

只听“铛”的一声脆响,巨大的撞击力犹如排山倒海一般通过枪杆迅速的传遍邓艾全身,登时震的双臂发麻,虎口迸裂,一条银枪脱手飞上了城墙。

高宠策马向前,猿臂轻舒,一下子抓住了邓艾的铁甲腰带,不费吹灰之力就从马鞍上提了下,喝令左右捆绑起。

高宠在吊桥上立马横枪,大声叱喝道:“听百姓们说邓艾率部攻打杨广的叛军,才让洛阳城避免了更大的劫难。看在你们良知尚存的份上,本将不难为你们,若是放下武器定然从轻发落!”

望着高宠身后蜂拥而至的精锐铁骑,邓艾自知大势已去,只能单膝跪地求饶:“若高将军能够宽待邓艾麾下的将士,我等愿降!”

在邓艾的劝谏下,这支不足三千人的队伍纷纷缴械投降,并被下令立刻投入救火的行动之中,与罗艺麾下的将士以及洛阳城的百姓阻止大火的蔓延,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

就在高宠率部进攻洛阳南门之际,高长恭也率部包抄向洛阳西门,恰好撞见杨广率领叛军刚刚冲出城门,准备向函谷关方向逃窜,急忙挥军掩杀,登时杀的叛军四分五裂,溃不成军,在漫天飞扬的尘土中各自逃命。

杨广自知大势已去,在百余名亲兵的拱卫下冲开一条血路,准备寻找一处荒山野岭落草为寇。杨广也明白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做了人神共愤的事情,就算逃到长安,苏秦、皇甫嵩等人也决计不会轻饶了自己,事到如今只能落草为寇,苟延残喘一天算一天了!

李存孝已经得知祸乱洛阳的罪魁祸首就是杨广,听闻这恶徒朝洛阳西门逃走,便舍了将士,拍马提槊杀奔西门而,正撞上高长恭率领八千骑兵围剿杨广的残部,急忙大声询问杨广的去处,“可曾有人看到杨广何在?”

有眼尖的人朝西北一指:“似乎奔谷城方向逃命去了,有一支队伍追赶去了,只是不知能否追上?”

李存孝当即驱赶胯下黄骠透骨龙前往追赶,这匹宝马撒开四蹄,足下生风,不消片刻功夫就超越了紧追杨广的百余名骑兵,眼见杨广的背影愈愈近。

“杨广狗贼,在我飞虎将军面前还想走么?”

李存孝双腿猛夹胯下坐骑,全力驰骋,待到双骑并行之时,将禹王槊挂在马鞍上,伸出猿臂一下子抓住了杨广的披风,硬生生从马上扯了下,登时摔得鼻青脸肿,撞落门牙两颗,满嘴血渍。

“叮咚李存孝先后攻破王俭城、邺城、洛阳三座国都,生擒李渊、窝阔台、皇太极、杨广等四位皇帝,完成了前无古人的壮举,触发系统奖励,基础武力提升2点,突破人类极限上升至107!”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