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四十一 看我阵斩冉闵

一千二百四十一 看我阵斩冉闵


                泰山郡太守羊衜没有固守治所奉高,反而跑到平阳死守,这让李克用有些出乎预料。

秋阳照耀之下,李克用策马扬鞭,带领了史敬思、曹刿、李进等人到城下刺探情报,只见这平阳城墙高约五丈左右,方圆约莫二十余里,城头上旌旗招展,甲胄森然。

“嘶区区一个泰山郡竟然集中了这么多的兵力?”

李克用蹙眉倒吸一口冷气,看城墙上光穿着甲胄的守军至少有四五千,做游侠儿打扮的约莫能有三千左右,另外还有七八千精壮百姓,俱都手持镰刀、锄头等农具,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自古攻城者“三倍围之,五倍攻之,十倍拔之”,平阳城下的唐军与魏军加起已经不足五万人,面对着城墙上超过一万五千人的军民,正常情况下至少十天左右才能破城。

当然,如果军中有李元霸、李存孝这种万夫莫敌的猛将助阵,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李元霸在此,提着一双擂鼓瓮金锤砸开城门,大军一哄而入,怕是半天的时间就能拿下平阳。如果没有正面抗衡的武将,清兵能力天下第一的李元霸就是热兵器时代的核武器,游戏中的作弊器,可惜此刻这枚核武器已经沉醉在温柔乡里,被长孙无垢拐带了大唐。

旁边的曹刿策马向前,解释道:“这羊氏乃是青州屈指可数的名门望族,而太守羊衜的父亲羊续海内知名,而羊衜的两任岳父又是名闻天下的大学士孔融和蔡邕,号召力强大,故此招募了许多游侠儿与百姓助阵。”

史敬思冷哼一声:“不过是一些乌合之众罢了,除了郡兵之外就是游手好闲的乡下混混,所谓的游侠儿只是给自己脸上贴金而已。至于那些裤腿上还沾满了泥土的庄稼汉,有什么作战能力?明日清晨看我率领麾下的白袍先登,一举破敌!”

李克用抚须道:“敬思固然勇气可嘉,但我看城墙上的守军竟然有序,百姓精神饱满,可见这羊衜略通兵法,不可小觑!”

“羊衜的父亲羊续曾经历任庐江太守、南阳太守,参与过平定黄巾之乱;羊衜的祖父羊儒曾经官拜司隶校尉,光禄勋,羊衜的兄长羊秘曾经官拜京兆尹,偏将军,所以这羊衜也可以称之为将门之后,略通兵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曹刿作为本土人士,非常热心的向李克用讲解着泰山羊氏的光辉历史。

李克用哂笑一声:“如此说,这羊氏的确算得上名门望族,怪不得陛下点名要求俘虏此人。不过这羊衜只知其一未知其二,放着郡治所不守却跑守卫一个县城,我避实就虚,放弃了平阳攻打泰山郡,看他又如何应对?”

曹刿解释道:“李将军,平阳乃是羊衜的祖籍,羊氏一门都在平阳县城内,因此这羊衜才舍了奉高死守平阳。”

“原如此!”李克用手抚胡须,颔首道,“无妨,平阳对于羊衜说至关重要,对我大唐说却只是一座县城。本将的首要目标还是拿下泰山郡,继而进军济南,与李绩都督南北夹攻卫青,这平阳能拿下便拿,拿不下绕过便是!”

曹刿身边的李进手抚山羊胡,发出一声不怀好意的笑声:“听闻羊衜的妻子蔡贞姬气质出众,姿色超群,学识渊博不在其姐之下,若是能够攻破平阳,嘿嘿也好一偿夙愿!”

“哈哈都说你们汉人好人/妻,今日看果真如此!”李克用听了李进的话,放声大笑。

李进哂笑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李将军不去人/妻身上寻找优点,又安知人/妻的乐趣?”

史敬思闻言发出一声鄙夷的冷笑:“这位就是号称曾经打败过吕布的人?原本以为是英雄豪杰,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好色龌龊的小人!”

李进闻言大怒,手中玄卢枪一挺,大声道:“孔夫子尚且说过‘食色性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蔡贞姬乃是青州名媛,我仰慕她有何不可?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取笑我?”

“我不算什么东西,至少懂得礼义廉耻,也不会做出大敌当前却动花花心思的事情。”史敬思同样攥紧了手中的白玉凤凰戟,对李进反唇相讥。

李进怒火更甚:“,嘴上逞能算什么好汉,你我手底下见个真章!”

史敬思手中凤凰戟舞起一团寒光,一脸鄙夷之色:“你若能在我手底下支撑过十个合,便算你是英雄好汉,我史敬思向你赔礼道歉!”

城墙上的汉军虽然听不清这些敌人说得什么,但看情形似乎起了冲突,两员大将剑拔弩张,四目相对,似乎随时就要打起的样子,不由得大笑着起哄:“快打啊快打,看哪个龟儿子先认怂?”

曹刿急忙策马向前阻止道:“两位将军息怒,大敌当前,安能起了内讧让敌人看热闹?两位如果精力旺盛的无处发泄,那就比试看看谁杀的汉军更多吧?”

李进忿忿的道:“我不耻与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并肩作战,请分给我一支兵马去攻打奉高,三日之内誓要破城,让你们唐人看看魏国大将的本事。”

李进的话提醒了李克用,接过话茬道:“李将军好气魄,你看这样如何?你与曹刿将军率本部人马去攻打奉高,我与史敬思攻打平阳,先破城池者为胜。若你赢了,让史敬思将军向你赔礼道歉,攻破平阳活捉了蔡贞姬之后一并送给李将军,让你一尝所愿!”

“一言为定!”

李进不等曹刿说话就一口答应了下,径自策马返本部大营点起兵马杀奔泰山郡治所奉高而去。曹刿也想躲得李克用远一点,免得和屠城沾上了关系,当下也不阻拦,与李进一块率部杀奔泰山而去。

从平阳县城到泰山郡不过一百四十里路,曹军星夜兼程,于次日傍晚抵达了奉高城外。经过斥候提前刺探,得知城内尚有三千守军,以及四千多精壮百姓协助守城,论实力的确不如平阳县雄厚。

曹刿吩咐全体将士在城外安营扎寨,休息一夜,养精蓄锐,明日清晨五更做饭,吃饱喝足之后全力攻城,争取一鼓作气拿下泰山郡。反正目前唐魏之间已经达成了默契,谁攻占的地盘就算谁的疆域,能够拿下泰山郡的治所说起也算是大功一桩。

次日天色刚刚拂晓,两万魏军便踩着沾满了露珠的杂草,头顶着盾牌,手提大刀,扛着梯,推着冲城车与梯,呐喊咆哮着,漫山遍野的朝泰山城下席卷而。

“杀啊!”

战斗很快打响,曹刿亲自击鼓助战,李进策马提枪,身先士卒的率部冲锋。

由于城头上的守军人数有限,而且其中一半没有弓弩,而百姓们更是只能靠滚石、擂木阻挡魏军的进攻,很快就被魏军渡过护城河,将梯搭在城墙上,由先登死士扛着盾牌发起了强攻。

一个时辰的激战下,魏军搭上了千余条性命,眼看着先登死士在李进的带领下就要攀上城墙,忽然北面马蹄声大作,尘土飞扬,人喊马嘶之声愈愈近。

不用曹刿派人刺探,就有斥候快马送情报:“启禀将军,北面发现了一支约莫两三万人的汉军队伍,为首大旗写着‘冉’字!”

“嘶真是不走运,眼看就要拿下泰山郡,却被汉军援兵赶到,前功尽弃也!”

曹刿唉声叹气,摇头不止,“这普天之下姓冉的不多,十有八九就是以叛贼身份降汉的冉闵。此人骁勇善战,我大魏仅贾复、荆布二人能敌,不可与之争锋,速速鸣金收兵!”

眼看就要登上泰山城墙,忽听身后响起鸣金收兵的声音,李进一脸不甘心的策马询问曹刿:“眼看泰山郡即将告破,曹将军为何鸣金收兵?”

曹刿道:“北面尘土大起,汉军援兵已至,况且是由冉闵统率而,断然不可与之争锋,速速撤退!”

李进以长枪戳地,义愤填膺的道:“纵然李存孝、文成都在此,亦不足为惧,更何况区区一个冉闵?不必退兵,既然冉闵送人头上门,我便去砍了献给陛下,也让天下人知道我李进的大名!”

当年冉闵雄踞北方,凭借着一帮黑山军还能和曹操对峙了好几年,最后还是曹操亲自率大军征讨方才剿灭了冉闵,合四灵大将之力再加上曹宁都没能留住冉闵,反而让曹宁丧生在冉闵的双刃矛之下,因此魏国的文武对于冉闵都有种本能的恐惧,而曹刿也不例外,费尽了唇舌力劝李进退兵。

“李将军,冉闵久经沙场,骁勇善战,非陛下亲自征讨,不能胜之。更何况现在率领的是汉军精锐,更有徐盛、魏无忌辅佐,非你我所能争锋,不如速速撤退!”

但才加入曹魏两年的李进却对于冉闵一脸不屑,不以为然的道:“曹将军要退便退,我自率本部人马前往迎战!”

李进话音未落,亲自率领本部人马列队向北迎战冉闵而去,曹刿唯恐李进有失,只能率领本部人马尾随其后,见机行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