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百三十八 食君之禄当报君恩

一千二百三十八 食君之禄当报君恩


                “杀啊,攻下泰山郡,杀光汉人!”

天子一怒流血千里,东汉的皇帝可以做到,唐国的皇帝同样也可以做到。遭到刘辩羞辱的李世民雷霆震怒,向李克用下达了屠城的命令,但凡所到之处如遇抵抗,便全城屠戮,老幼不留。

随着李世民一声令下,青州境内狼烟四起,烽火遍地,三十多万唐军兵分三路,开始朝东汉控制的疆域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首当其冲遭到进攻的便是位于泰山郡与琅琊国交界之处的费县,在李克用的统率下,由三万唐军与两万魏军组成的队伍气势汹汹,以日行百里的速度扑向费县。

李克用自统一万五千人马居中,史敬思率一万五千人在右,曹刿与李进率领两万魏军在左,三路兵马之间保持着十五里左右的间隔,以“三”字阵势向前推进,所到之处百姓望风而逃。

对于唐军的口号,魏军将士颇为反感,纷纷向主将曹刿与李进提出抗议,要求进行干涉:“唐军凭什么吆喝杀光汉人?这岂不是意味着连我们这些盟军也要屠杀?”

曹刿笑着安抚军心:“呵呵……将士们不必多想,我们现在是魏国的将士,我们的子民就是魏人,唐军要屠杀汉人,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听了曹刿的解释,两万曹军将士俱都心头一阵怅然,这才纷纷意识到“是啊,我们现在已经不是汉人了”,说起虽然轻松,但心里却为何总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三路雄师逶迤向北,一路披靡,很快就逼近到费县五十里的地方。

“启禀都尉大人,前方有一座坞堡叫做祝家庄,凭借着堡垒死守山庄,既没有逃走也没有逃亡!”

接到禀报的都尉名唤朴三年,官职大约相当与东汉的偏将,麾下掌管三千将士,被主将李克用任命为先锋,负责摧城拔寨,逢山开路遇水填桥。

得到斥候禀报,朴三年发出一声阴鹜的大笑:“我大唐皇帝有令,若遇抵抗尽皆屠戮,我等一路北上还没有见血,是时候大开杀戒了!既然祝家庄的人讨死,便成全他们,儿郎们全力攻打,给我杀个鸡犬不留!”

朴三年催马舞刀,引领着三千唐军跑步向前,一阵风般把祝家庄团团围住。也不劝降,直接扛着梯发起了强攻。

“嗖嗖嗖”,一时间箭如雨下,坞堡围墙上的庄丁挽弓搭箭朝墙下冲锋的唐军怒射,唐军毫不示弱,八百弓弩手列开方阵朝围墙上还射,箭矢在空中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但整个祝家庄包括老幼妇孺在内不过千把人,去掉老翁老妪,妇孺儿童,能上战场的不过三百余人,虽然民风彪悍,户户射猎,家家砍柴,但装备落后,组织无序,遇见一般的山贼草寇还能自保,遇见了正规的军队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从战役发起到坞堡被攻破,前后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在朴三年的带领下,唐军悍卒顺着梯鳞次栉比的攀上了城墙,挥舞起大刀将庄丁砍翻在围墙上,人头乱滚,满地残尸。

围墙被突破之后,剩下的老弱妇孺变成了待宰的羔羊,上了年纪的老妪与年幼的儿童被毫不留情的砍杀,而年轻的妇人则遭到了无情的摧残与****,一时间惨叫声震彻寰宇,整个祝家庄如同人家炼狱,燃烧的烽火甚至盖过了烈日的光芒。

朴三年从一家民户里提着裤子走了出,心满意足的挥手吩咐亲兵:“弟兄们给我上,这个娘们又嫩又白水又多,今儿个都给我好好的释放一番,回头给我狠狠杀敌!”

“得嘞!”肆无忌惮的唐军发出嚣张的淫笑,烟火中满满的都是罪恶的味道。

又有亲兵跑询问:“启禀都尉大人,祝家庄庄主被生擒活捉,该如何处置?”

“五马分尸!”朴三年大手一挥,冷酷无情。

“你们这些唐寇恶贯满盈,我大汉雄师早晚会替子民报仇!”

在祝家庄门前,年已五十岁的庄主被唐军用五匹战马捆绑了四肢与脖颈,随着一阵人喊马嘶,被从中间撕裂成五块碎尸,鲜血飞溅,肝脏溅了一地,让人望之欲呕。

不过一个多时辰,祝家庄惨遭屠戮,老幼妇孺一千余人无一生还,就连猪圈里的牛羊牲畜,报晓的公鸡,看门的黄狗也被屠戮,当真鸡犬不留,最终被冲天的火光所吞噬。

唐军轻松血洗祝家庄,继续向费县逼进,县令得知唐军势大,穷凶极恶,急忙组织百姓疏散逃命,朝曲阜方向溃逃。

李克用率唐军兵临费县城下,城内的百姓早就逃了十之七八,只剩下一些舍不得家业的财主开门投降,跪地求饶。

李克用大手一挥:“投降者可以免死,但财产必须充公!”

在李克用的纵容之下,唐军肆无忌惮的在费县城中劫掠,被趁机玷污的妇女比比皆是,但好在保住了性命。只可怜那些向曲阜逃命的百姓,被李克用派遣部将率三千骑兵追杀,在泗水岸边杀了个尸横遍野,四千多百姓死于非命。

李克用攻破费县之后马不停蹄,继续挥兵向北,命曹刿、李进进攻武阳,命朴三年率前锋部队猛攻蒙阴,勒令一日之内拿下两座县城。

曹刿、李进大军兵临城下,武阳县令开门投降,跪地求饶:“两军交战,百姓无辜,庆幸攻打武阳的是曹将军,使全城百姓不至于蒙难,小吏特地开门投降,为满城百姓请命,请将军高抬贵手,饶过全城百姓!”

曹刿颔首道:“对于唐军的杀戮之举,本将并不赞同,既然尔等开门投降,从此便是魏国的子民,好好的安抚百姓,必不相犯!”

于是曹刿出榜安民,另外任命了县令、县尉,接掌地方治安,打击趁机劫掠的不法之徒,使得武阳县城逃过一劫。

比起开门投降的武阳县令,被萧何新派遣蒙阴担任县令的董贞抱定了必死之心,集结了城内的四百县兵,三百差役,又鼓动了一千多名精壮百姓登上城墙,据城死守。

“诸位将士,诸位同僚,诸位桑梓,食君之禄当报君恩,唐寇入侵,我等逃也是死降也是死,不如轰轰烈烈的大战一场,也好青史留名,上报朝廷,下安黎民!”年方三十的董县令披盔挂甲,大声鼓舞着城墙上守军的士气。

在董县令的鼓舞下,城头上守军的斗志被点燃,齐声响应:“愿随县令大人死战,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一个时辰之后,唐军都尉朴三年率领三千先锋部队兵临蒙阴城下,一声呐喊,发起了凶猛的攻势。

顷刻间,弩箭纷飞,滚石如同冰雹般砸下,擂木呼啸着横扫而至,许多顺着梯向上攀登的唐军被击中,惨叫着坠地,要么骨骼折断,要么脑浆迸裂。

一个多时辰的猛攻,唐军阵亡了五百余人,而蒙阴城依旧屹立不倒,朴三年不由得勃然大怒,亲自绰刀攻城,顺着梯向上攀登:“大唐的勇士们,若是连小小的一个县城都拿不下,谈何征服汉国,直捣金陵?怎么去睡刘辩的女人,给我舍命攻城!”

城头上弩箭纷飞,朴三年扛着盾牌,提着大刀,悍不畏死的向上攀登,将射下的弩箭、滚石尽皆格挡开,眼看着就要攀上城墙。

“佛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董县令双眼喷火,忽然从城墙上纵身跃下,一把抱住朴三年,犹如折了翅膀的雄鹰般同时从四丈高的城墙上跌落,“咣当”一声,只把垫在下面的朴三年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痛死……我也!”

“杀我百姓,屠我子民,今日与你同归于尽!”

董贞嘶吼一声,举起手中的匕首,一刀切开了朴三年的咽喉,殷红的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朴三年抱着喉咙痛苦的挣扎了几下,双腿一蹬,气绝身亡。

“抓住这个汉官!”

看到主将阵亡,唐军一阵慌乱,挺着刀枪前抓捕摔伤了的董县令。

董贞大笑一声:“天子守国门,我等臣子何惜死社稷?杀一唐将,死得其所!”

话音未落,董贞举起匕首刺进自己的胸膛,当场倒地,哪怕死去也牢牢的压在了朴三年的身上。

“为董县令死战!”

被董贞的悲壮鼓舞,城头上的县兵、差役、百姓浴血死战,冒着箭雨和唐军纠缠厮杀,许多老弱妇孺纷纷登上城墙,拆掉自家的瓦砾、青砖,向城墙下面的唐军投掷,阻挡唐军的攻城。

主将战死之后,这支唐军又填上了五百多条性命,依旧难以攻破蒙阴,只能暂时偃旗息鼓,派斥候飞报主将李克用,请求支援。

李克用闻言勃然大怒,一拳砸在旗杆上,咆哮道:“小小的一个蒙阴县城,便折损了一员大将,如此谈何平定青州?速速传我命令,命史敬思率领他的‘白袍先登’进攻蒙阴,打破城池,老幼不留!”(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